blood-c超清

      肚子饱了又出不去,洞子是密闭的,却又不气闷,战天风琢磨半天没琢磨明白,只是猜可能是天巧星玩了什幺巧妙法儿藏了通气孔,若是别人弄的,战天风十九便要找出来,但一想到天巧星着作中那种不可思议的奇巧,便彻底灰了心,死心塌地的摸了书来背。

      先通读了百十遍,大概记熟了,再从头至尾来背,洞里也无日夜,大概背了半天,好象是能背了,扔了书到三星面前大声背去,虽有些结结巴巴,但总算是背完了,作个揖:「三位师父,我背完了,放我出去吧。」等了半天,石门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难道哪里背错了?」战天风大失所望,搔搔头,只得从头再背,又熟了些,再来三星面前背诵,这次没那幺结巴了,可石门还是一动不动。战天风没办法,只得再背,连着背了四五遍,自己感觉确是没什幺错了,可石门就是不动,战天风心下急怒起来,看了天巧星遗体叫道:「天巧星师父,这石门的机关不会是失灵了吧?」话一出口,立马自己摇了摇头,想:「天巧星设下的机关若也会失灵,这天下就没有巧手了。」

      打消疑心,还只是在自己身上找错处,将九诡书一字一字,从头至尾认真背去,也不知背了多少遍,中间还睡了两觉吃了几次山精玉乳,也不知过了几天,这天又自背得昏昏欲睡,却忽听到轰轰声响,急扭头看时,石门竟是缓缓开启了。

      战天风狂喜,看了天巧星叫道:「天巧星师父,我就知道你老的机关再不会失灵的呢,弟子拜别,他日借三位师父诡器诡战诡阵扬威缰场,大大的替三位师父扬名啊。」急叩三个头,看那石门已过中线,又开始缓缓合上了,急起身一步窜出,到外面洞里一看,洞壁上的石门却没打开,不过战天风心底实在是信服了天巧星,并不着急,眼光四下一看,这才注意到洞壁上竟有一排木桩,显然是给下麵的人攀爬用的,战天风用不着爬木桩,但看了木桩,更信天巧星一定有安排,绝不可能让他出了内洞却又关在外洞里的,正四处乱看,背后的石门缓缓关上了,而就在背后石门关上的同时,石壁上的门竟缓缓开启了。

      「原来下面的门关,上面的门就开,果然是做得巧啊。」战天风又惊又喜,这时却猛地想起刚才出来的匆忙,九诡书忘拿了,这时再想进洞是不可能了,但他这两天将九诡书反来複去的背,早已滚瓜烂熟,有没有书倒也无所谓,当下纵身飞起,待石门打开,闪身而出。

      出得洞,重见天日,战天风高兴得大叫一声,叫声出口,却猛地捂了嘴,想:「鬼丫头不知还在峡中没有?」估算一下,自己进洞,看书,睡觉,背书,尤其是背书,也不知背了多少遍,反正至少两三天是有,想:「鬼丫头功力不弱,该自己把穴道解了,早离开这里了吧。」等了一会,不见有人来,松了口气,却猛地想:「啊呀不好,这峡谷中野物只怕不少,万一鬼丫头急切间解不开穴道野物却来了,一代鬼女,喂了野狼,那就搞笑了。」这幺想着,便向那日鬼谣儿被制处掠去,心中却搞不清到底是盼鬼谣儿真给狼吃了呢还是成功解穴走了的好。

      到地头,没看见血肉模糊的场景,却一眼看到了那天的那只猴子,那猴子看了他做鬼跑,跑的方向,还是那洞子,战天风哈哈一笑:「你猴大爷的,还想诱本大追风进洞去啊,本大追风才不上当呢。」却又想:「巧手师父机关做得如此之巧,即有了传人,外面那石洞门十九是打不开了。」

      不过这会儿他实在没心思去验证这个想法,先飞掠出穀,到崖顶立定,左右一想:「鬼丫头更恨本大追风是不用说了,必定在四处搜,但不可能就知道本大追风是七喜国使臣,有了师父的车弩,这兵不借也罢,但还是回城和杨浦打个招呼,顺便一路马车回去,官帽子戴着,反不易露风。」想好了,便去林中等着,到天黑,便取煮天锅,煮了一锅一叶障目汤喝了,展开淩虚佛影身法,飞回西风城。

      战天风有点子担心,鬼谣儿或九鬼门其他高手感应到灵力波动,又会中途拦着,还好,没这幺倒楣,鬼谣儿没出现,也不见其他任何人,不过战天风还是小心了一把,先在城西落地,再走路回驿馆来。

      回到驿馆,杨浦还没睡,战天风先喝口水解了一叶障目汤魔力,再到杨浦房中,杨浦一见他,又惊又喜,急站起来道:「大将军回来了。」

      战天风有些不好意思道:「我遇到点子事,也没和你们说。」

      「大将军为七喜尽心尽力,属下自感惭愧。」杨浦一脸的敬意。

      战天风没想到他会这样说,目瞪口呆,心中低叫:「本大追风自认也是拍马高手了,但若与他比,那还真不是一个档次呢。」

      杨浦看他不吱声,便道:「大将军,下官这两天把西风国朝中的人事打听了一下,大致清楚了,西风王年老多病,久不上朝,现在当权的是国舅田芳和丞相马齐,下官试探了一下,一说到借兵的事,人人摇头,都说西风国的兵是绝不会迈出西风山一步的,这事看来—-。」说到这里,他没有说下去,只是一脸忧郁的看着战天风。

      「我知道了,明天我们就回去。」战天风一摆手。

      「回去?」杨浦惊看着战天风,结巴道:「那—那—兵—兵不借了?」

      「不借了。」战天风点头,道:「本大将军另有妙计对付九胡联军。」

      他这话牛皮哄哄的,杨浦一脸惊疑的看着战天风,但却仍不忘拍句马屁:「大将军神勇。」

      「马屁精。」战天风在心里低哼一声,自回房休息。

      第二天一早,杨浦去打了招呼,一行人又启程回去,所有人都和杨浦一样,不知战天风葫芦里卖的什幺药,但战天风不说,他们也不敢问。

      回去同样是打马飞奔,战天风急着回去赶制车弩呢,一天就出了西风国,又急奔两天,战天风因怕路上碰到九鬼门探子,回程坐的是马车,这天正在马车里晃得昏昏欲睡,忽听到前面马蹄声急响,他也没在意,却忽听外面的随从叫了一声,奔马便停住了,随从随即在外面稟道:「大将军,国中急报。」

      「难道九胡这会儿就联兵攻城了?」战天风心中嘀咕一声,想不出另外还有什幺事啊,打开帘子,却见是雷讯站在马旁,却跑得满头大汗,衣衫尽湿。李一刀做了将军,雷讯是他的亲兵队长,怎幺送起信来了,战天风更是奇怪,而雷讯一见,却猛地跪了下去,而且大哭起来,叫道:「大将军,国中出大事了,王妃被掳了。」边哭边从背上解了文书递上。

      「什幺?」战天风惊叫一声,急打开文书一看,却是华拙写来的,一看之下,直气得暴跳如雷。

  • 名称:blood-c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9: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