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超清

      「真上了阎王殿,倒是真可以放心大胆说了,不过你不会跟去阎王殿问吧?」战天风笑,同时脑子急转,寻思脱身之计,拷着手脚的铁鍊极粗,他玄功再了得也是挣不脱,这条路不要想,左右一寻思,想:「对了,可以把雪狼那条狼借来用一下。」一扫九大族长,嘻嘻一笑道:「诸位现在知道我是奸细了,我帮九胡打雪狼,也确是没安好心,事即不密,倒也不必否认抵赖,诸位要杀要剐随便,皱一皱眉头的,不是好汉。」说到这里,略略一停,不等刀扎等人开口,却又道:「当然,诸位若赖得动手,还可以把我送去给雪狼王,你们对雪狼国动手,都是我挑动的,雪狼王抓住我这个罪魁祸首,气至少先要消了五分,剩下五分呢,一则新败,二则九胡大军已然聚齐,他也未必就敢发出来,所以只要把我送去,再找个会说话的说说,送点儿东西,雪狼王说不定就这幺认了,免了一场刀兵。」

      「住嘴。」卢江怒喝,看向九大族长道:「这是他的脱身之计,此人不但身怀异术,而且诡计多端,若是真把他送去雪狼国,千里迢迢,他就有可能脱身逃跑,所以最好现在就把他五马分——。」

      「滚开。」他最后一个尸字还没说出口,赤马猛地一声怒喝,卢江吓一大跳,那尸字到了嘴边却又活活吞了进去,退开一步,看着赤马,不知他为何突然发怒。

      刀扎扭头看向赤马道:「赤马汗,这奸细已是自己认了,到这个时候,你不可能还要帮着他吧?」

      「我不是要帮他。」赤马摇头,脸沉如水,道:「他挑动九胡打雪狼,没安好心,这一点他自己也认了,即没安好心,也就没什幺人情可讲,赤马对敌人,从来也没有手软过。」说到这里,他略略一顿,眼光缓缓扫视八大族长,道:「但他虽是奸细,却是我敬服的人,他以一国之王,潜身敌营而行奸细之事,目地只是为了保全自己的国家,天朝诸候王数百,但这样的国王,诸位可曾见过一个?此为大勇。他到我青胡,先是成功挑动血狂赤虎对雪狼出手,随后更屡出奇计,助三族以区区八万之众,彻底击溃雪狼王二十万大军,歼敌十余万,忽尔度几乎是空马逃回野狼城,用计之奇,战法之高,堪称神人,此为大智。」

      他说到这里,白鸦几个一齐点头,看向战天风的眼光里,都有敬佩之色,即便是刀扎,看向战天风的眼光也颇有些异样。

      「而他。」赤马霍地向卢江一指:「他却只是一条出卖主人的狗而已,一条狗,是没有资格在战老大这样大智大勇的人面前狂吠的,我即便要亲手斩下战老大的脑袋,却也一定会先替他把狗赶开。」

      到这会儿,他竟仍是叫战天风做战老大。

      卢江的一张脸,在刹时的胀红后,变得青白若死,不由自主,退开两步,随即退出帐去。

      战天风一生自负皮厚,听得赤马如此夸他,却也有些脸红,心下暗叫:「本大追风虽有些子阴谋诡计,但打仗的本事却都是跟天算星师父现捡来的,要本大追风自己来想,却还真想不出来。」

      天骏从战天风脸上收回目光,看一眼赤马,再看一眼刀扎,道:「那这人到底要怎幺处置呢?」

      三大汗中,刀扎最年轻骠悍,赤马威望最隆,天骏却最有人望,八大族长几乎人人和他交好,若是各族起了冲突,往往都是他出来做和事佬。他个子不高,一部花白鬍子,方脸上满布岁月洗刷后留下的沟壑,这时眉头紧皱,脸上的沟沟坎坎便越发的多了起来。

      刀扎哼了一声道:「我上次在七喜城外死了两万人,据说也全是这小子的计策,族中老少,只恨不得生吃了他的肉,所以我看就把他交给我马胡好了。」说到这里,看一眼赤马,道:「放心,我让他死得体面些就是,我虽恨他,但也敬他是个人物。」

      「不行。」赤马却并不领情,断然摇头,道:「雪狼国虽败未衰,雪狼王随后会有什幺打算,谁也不知道,所以这事还得多议议,也许他说的把他送去雪狼国,还真是个好主意呢。」

      白鸦黑鹰一齐点头,刀扎刚要反驳,天骏却伸手一拦道:「这事慢慢商议吧,不要在这里争。」说着当先出帐,赤马刀扎几个也随后跟了出去。

      「方为座上客,突做帐中囚,这一跟斗还真是栽得彻底呢。」看着赤马几个出去,战天风歎了口气,试着运功一挣铁鍊,只是拉得链子哗啦哗啦一阵响而已,试了两次,终于死心,左思右想,又将九诡书从头到尾想了一遍,并无一计解得眼下之困,天巧星倒是有无数开锁的法子,可他从来也没想过会有今天,根本没準备工具,天巧星法子再巧,空手也是开不了锁的。

      「只盼雪狼王不依不饶,或者硬要把本大追风送去雪狼国,或者乾脆他们打不赢了,只得重新再来求我出计,本大追风才有活路,否则这次是死定了。」战天风心中寻思。他是街头混大的人,从来是天当被盖地当床,吃了早饭不操心晚饭的,养成了的性儿,想得一会,不耐烦起来,索性练起功来。

      当天没人来管战天风,第二天也一样,酒饭倒是三餐不缺,还挺丰盛,自然是赤马几个敬他之故,却没人来说到底要怎幺处置他,原来九大族长分成了三拨,赤马白鸦黑鹰三个坚要等着看了雪狼王随后的反应再说,而刀扎为首的马胡银胡杂胡则想要将战天风立马处死,以报族人之仇。天骏为首的黄胡羊胡毛胡夹在中间,两边的提议都赞同,却也不明着支持哪一方,便就那幺僵住了。

      战天风其实也猜得出来,心下念佛:「阿弥托佛,菩萨保佑,雪狼王大发雷霆,起全国之兵来报仇,那时本大追风便又可做座上客了。」三餐吃饱了无聊,便就练功,练得勤了,功力似乎倒有些子长进。

      第二日晚间,约摸已是三更过后,战天风正在练功,忽觉有异,帐篷后摸来了几个人,随即便是身体倒地的声音,似乎是看守给打倒了,战天风心中一跳,猛一下就想到了心诚,想:「难不成心诚没有被关起来,听他说佛印寺也逃出了不少和尚,莫非给他联繫到了附近的师兄师弟,救他们的方丈来了?」急睁眼睛,却是一愣,进来的不是和尚,却是美女,当先进来的是蜜雪儿,后面跟着唐琪。

      「蜜雪儿?」蜜雪儿的出现完全出乎战天风意料之外,失声惊呼。

      「不要吱声。」蜜雪儿一步跨过来,伸手便捂着了战天风嘴巴,唐琪也急步过来,她手里竟拿着钥匙,开起锁来。

      蜜雪儿见战天风眼中有惊异之色,道:「他们商量好了,要派遣使臣去雪狼国,解说是中了你的奸计,愿意送你去雪狼国以求得雪狼王的原谅。」

      「这也在我预料之中。」战天风嘻嘻一笑:「不赖啊,此去万里迢迢,还很有些日子可活呢。」

      「摇尾乞怜,亏他们也是男人。」蜜雪儿却冷哼一声:「好男儿敢做就要敢当,第一莫做,第二莫怕,捅了刀子又下跪,叫我哪一只眼睛看得起他们,所以我来放了你,那还是成全了他们。」

  • 名称:下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1: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