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4超清

      战天风打个哈哈,神色一冷,盯着血狂道:「不要以为黑旗军好玩,红旗军一射乱敌军前锋,你便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快的速度,象一把最锋利的刀,劈入敌军阵中,将敌军彻底击溃。黑旗军很精锐,但还远远不够,这就是我让你提前来训练他们的原因,否则就只需要红旗军而不需要黑旗军了,你必须把黑旗军练得象闪电一样快,而且要无坚不摧,你做得到吗,若是不行,那还是让赤虎来好了。」

      血狂一张脸刹时胀得通红如火,猛地抱拳道:「我一定将黑旗军打磨成这世上最锋锐的一把刀,不论雪狼军有多少人,都可以一刀把他劈开,若练不出来,我自己割了自己脑袋。」说了这句话,扭身便去训练黑旗军,再不回头。

      战天风眼看将血狂的杀气彻底激起,暗暗点头,他这黑旗军,其实还是赶虎下山一计中精兵之计的翻版,不过他可以想像,当雪狼军前锋被红旗军弩战之术射乱后,黑旗军再急突进去,必然可以收到奇效。

      赤虎的红旗军只练配合,胡人生在马上长在马上,马术人人精湛,因此练起来很容易,初时还有些生疏混乱,练得十多天后,颇此的配合便滑溜无比,五个千人队来回反复,竟就和五个人一样,再没有一丝混乱。

      血狂的黑旗军练起来则辛苦得多,练体力,练劈杀,为了加强臂力,弯刀不用,换上重一倍的生铁条,人如此,马也一样,每匹马都加一个沙包练冲刺,这样到了真正上战场时,扔掉沙包,战马冲刺的速度就要快得多。

      西北苦寒,说是春天,其实冰雪皑皑,和严冬并无两样,可黑旗军一天到晚,身上的衣服竟就没有干过,十多天苦练,人人瘦了一圈,但精气神却反而强了许多。

      天算星诡战篇中自然有练兵之法,而且极其精妙,不但练体力,更练心气,诡战篇中说,一个战士,不但要手中有刀,更要心中有刀,也就是说心中要有杀气,只有心手合一,才是真正合格的战士,战天风便依样葫芦,拿来训练这一万胡兵,日子一天天过去,一万胡兵胸中的杀气也逐渐成形。

      十五天后,五千具手弩全部赶制出来,再合练五天,随即出山。

      胡狼山三个口子,马背峡、回雁峡、羊跳峡,马背峡最东,正对着青白两胡,回雁峡羊跳峡都在西段,对着黄胡和羊胡,三峡中又以马背峡地势最险,雪狼国在彻底控制胡狼山后,便在马背峡南面依山设卡,派兵五千驻扎,控制了马背峡口,雪狼王只要高兴,雪狼国大军随时便可穿峡南来,这也是白鸦等老人绝不愿轻意开罪雪狼国的原因,雪狼兵要来,实在太容易了。

      血狂赤虎带战天风看了马背峡地势,一条狭长的山谷,中间设卡,两边是雪狼兵的帐篷,夕阳下,一些雪狼兵在练习骑射,虽然看上去有些散漫,但身手的狡捷并不在寻常九胡兵之下。

      苦练二十多天,又新得利器,这时见了雪狼兵,血狂赤虎都是跃跃欲试,那种情形,就如做了新衣的孩子,急盼着过年一样,两个人同时向战天风请战,战天风却冷着脸摇摇头,道:「红黑两旗,是我们的秘密武器,是专用来对付雪狼王大军的,若为了这区区五千人而洩漏我们的弩战之术,那就太划不来了。」

      战天风性子轻滑跳脱,一世人里,难得有严肃的时候,但这些天对着血狂赤虎两个,却故意扮出一付高人的面孔,总是冷着脸训人,偏生这两蛮牛还就吃他这一套,尤其是见了手弩和弩战之术后,越发象敬神一样敬着他,凡事都要问过他,他说可以就可以,他说不行就不行,有时看着他两个给训得灰溜溜的,战天风自己都觉得好笑。

      何谓高人,故作神秘而已,越神秘,别人越看你不透,就会越敬你怕你。这是天算星诡谋篇中的话,这些日子,战天风算是把这话吃透了,不过反过来说,他素来就喜欢装神弄鬼,玩这个,只是玩本行而已,自然驾轻就熟。不过他这招也算是玩对了,若仍是嘻皮笑脸轻浮油滑,血狂等人或会觉得他亲切,却不敬他畏他了,那效果就要差很多。

      战天风的战法,红黑两旗都不动,就以白胡族中一万人马,夜里偷袭雪狼军,他定下了,血狂赤虎只有诺诺而应,血狂调兵,事前严格守密,白鸦一则年老多病,二则也实在是管血狂不着,只要不出外闯祸,在族里,尽他怎幺折腾,总之是不闻不问,所以全不知情。

      一万白胡兵在前,红黑两旗军在后,三更时分过了雁鸣河,血狂这才整队宣布要攻打马背峡全歼五千雪狼兵的计画,一万白胡兵一时大哗,血狂通红了两眼,象一头狼扫视着族人,直到喧哗声逐息,才猛地叫道:「山南本就是我九胡的地盘,夺回来理所当然,雪狼国当年杀了我们好几万人,现在更应该是血债血还的时候了。」

      一个年老些的千夫长有些迟疑的看着血狂道:「杀他们容易,报仇也确实很痛快,但事怎幺办呢?雪狼王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现在不要管这些。」血狂两眼狼一样瞪着他,向背后一指,道:「你现在只要出你的刀,劈向雪狼兵,如果你不拨刀,那幺你背后的刀将绝不会客气。」

      那千夫长不由自主的扭头看了一上,胀红了脸,却不再吱声了。

      不仅是这千夫长,事实上所有的白胡兵都能感觉得来自背后的强烈杀气,那些是他们从小熟悉的族人,但仅仅二十多天不见,却似乎都变得陌生了,他们不知道为什幺会这样,但却能明显的感觉到那种区别。

      再无一人吱声,血狂点点头,猛一下撕开衣服,厉喝道:「那就跟我走。」当先打马,直沖向马背峡,背后一万骑紧紧跟上。

      「这家伙还真是条疯狼。」看着血狂赤红着两眼摄服族人的情景,战天风暗暗点头,向赤虎看一眼,赤虎一挥手,黑红两旗军在后跟上。

      血狂率一万兵先是小跑,到距峡口五里时,逐渐加速,越奔越快,口中更呵呵狂呼,他身后的白胡兵本来是有些担心疑惧,但到这会儿,却也兴奋起来,跟着呵呵而呼。雪狼兵完全没想到白胡兵会来打他们,虽有巡哨,就只是在关卡附近,直到血狂率一万白胡兵开始加速,他们才被马蹄声惊醒,却还傻傻的扭头看着,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想过,九胡兵会有胆子半夜来偷袭他们。

      血狂一马当先,直沖到峡口,对着关卡就是一通火箭,关卡是木石结构,点火就着,加上峡口风大,刹时烧成座火焰山,关卡这边的雪狼兵,再无法从关卡逃走。

      事实上雪狼兵根本没有逃的机会,一小部份睡得死的,在睡梦中就掉了脑袋,大部份虽然爬起来了,也来不及抵抗,有的穿了半载裤子,脑袋没了,有的穿上了衣服,下半载又连腰给斩断了,只有极小部份爬上了马背,却又怎逃得过白胡兵的乱刀如雨。

      惟一逃得性命的,是关卡上的几十个雪狼兵,火一起,雪狼兵固然没法逃,白胡兵却也过不去,只能任由这几十个雪狼兵安安逸逸的逃走,不过这也是血狂的目地,就让他们回去报信吧。

  • 名称:624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1: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