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真伊超清

      一听声音有异,战天风立即知道自己猜对了,果然,一响过后,便是轰轰的闷响,石门缓缓开启,和洞壁上那石门一样,也是以中间为轴左右旋转的,却比洞壁上那门要厚得多,至少有一丈多厚,战天风暗吐舌头,想:「这门少说也有十万斤,若不是本大追风聪明,窥破玄机,真要撞时,便是撞死也是进不来的。」看石门开到可容一人通过,毫不犹豫闪身便进。

      进石门,里面又有一个洞子,却比外面的洞子大了三五倍不止,洞壁上镶的夜明珠也多达数十颗,战天风一扫之下,心中闪念:「本大追风便把这几十颗夜明珠挖出来,那也可以当大财主了。」

      不过他这念头才一冒出来马上又收回去了,原来他看到了三个人,是三个老者,端坐在洞子左侧,都闭着眼睛,好象是在打坐练功,三个老者都是发须尽白,左面的穿红衣,略胖,中间的穿白衣,最高,右面的穿黑衣,是三个中身材最为单瘦的,瘦得和战天风差不多,不过战天风还要比他高些。

      便在战天风打量那三个老者的时候,身后的石门又已合上了,战天风回头看了一眼,心中暗转念头:「洞中套洞,暗藏玄机,这三个老家伙只怕不简单,本大追风倒不可孟浪。」一抱拳道:「三位前辈请了,小子战天风有礼,打扰三位前辈清修,实非得已,还望三位前辈海涵。」

      声落,忽地有轰笑声响起,战天风面前丈余,显出一个光团,那光团约有尺许方圆,光团中竟有三个小人,都是五六寸高下,而战天风听到的笑声便是这三个小人发出来的。

      战天风大吃一惊,退一步,煮天锅护胸,细看那光团中小人,却又一惊,原来那光团中小人竟与那三个端坐的老者一模一样,而那三个老者明明又还在原地方,闭着眼睛端坐着的。

      「这是闹什幺鬼?灵魂出窍?」战天风心中嘀咕,不过他这会儿很有点子艺高人胆大的味道,最初一惊之后,倒也不太害怕,只是把煮天锅握紧了,刚要出声询问,光团中那穿白衣的老者忽地叫道:「灵猴引路,有缘。」

      声未落,那红衣老者道:「摔不死,有福。」

      紧接着他的话,那黑衣老者道:「能识破玄机,不傻。」

      三个老者又是相视大笑,很高兴的样子,战天风却在心中嘀咕:「什幺有缘有福不傻的,猴儿引路,是本大追风要剥他皮,摔不死,是本大追风功夫好,换一般的看牛娃试试?至于能看破机关,这一点倒是没错,本大追风的脑瓜子还真是很管用的,那不是吹牛。」

      三个老者收了笑声,齐看着战天风,白衣老者道:「你刚才说你叫什幺来着?战天风?这名字勉强,不过名字原只是一阵风,人死了风过了,也就没有用了,小子,即进洞来,便是有缘之人,去老夫三个原身前面叩头吧,叩了头,便是三星弟子了?」说着向那三个端坐的老者一指。

      「他三个的原身?」战天风吓一大跳:「难道他三个已经死了,现在说话的只是他们的鬼魂?」他以前最怕鬼,不过这会儿拳头把子硬,倒是不太怕了,心中忽地一动,道:「三星弟子,请问三位是——?」

      白衣老者呵呵笑道:「老夫天巧星。」

      红衣老者也呵呵笑道:「老夫天算星」

      黑衣老者却阴着脸道:「老夫天困星。」

      战天风惊呼出声:「原来三位前辈是七大灾星中的三位。」

      天巧星咦的一声:「你知道七大灾星?」

      天算星却看着战天风手中的锅子道:「你这锅子古怪,好象是朱一嘴的的煮天锅?」

      天困星也看向战天风手中的锅子,喝道:「小子,你是天厨星朱一嘴的徒弟?」

      「不知道这三个老家伙和师父有仇没仇。」战天风心中飞快的转着着念头,却又想:「不管有仇没仇,他们看见了煮天锅,瞒是瞒不过的,不过有仇本大追风也不怕。」想是这幺想,手上一抱拳,却道:「小子确是天厨星的徒弟,不过我师父已经过世了,他老人家临去西天之前,曾说惟一的遗撼就是没能再见其他六星一面,以前有对不起六星的地方,也不能说声对不起了。」心中嘀咕:「三个老家伙古里古怪,而且都是七大灾星之一,只怕不太好惹,反正师父也死了,借他的嘴说句软话儿,想来师父也不至于就死不瞑目吧?」

      天巧星惊呼一声:「朱一嘴死了?」

      天困星却哼了一声道:「死了也不行。」

      天算星却点头道:「朱一嘴临死倒是说了句中听点的话儿。」

      三星说了这话,颇此对视,说起话来,这会儿说话,战天风却听不见了,只能看见三星似乎起了争执,争得面红耳赤,战天风乐得在一边看戏,想:「最好三个老家伙打起来,那就热闹了,打死一个两个的就更热闹。」忽地就想:「人死变鬼,这三个老家伙本身就是鬼魂了,死了却又变什幺?不会又变成人吧,啊呀,难道这世间的人,其实都是鬼变的?还真是难说呢,这世上好人可没几个。」

      他没想清楚呢,三星却争清楚了,天巧星看了战天风道:「小子,你是天厨星徒弟,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也没耐心再等下一个有缘人了,现在老夫问你,你须正心回答,你愿意拜我们三个为师吗?」

      「有师父罩着还能学本事,为什幺不愿意,当然愿意。」战天风担心的只是三星和朱一嘴有什幺恩怨,把气撒到他头上,至于多拜个师父他是不在乎的,甚至天下高手都做他师父,人人罩着他更好,立即趴下叩头,这头还叩得怦怦响,确是真心。

      见他叩头,天算星呵呵笑道:「我早说了这小子机灵不固执,老夫一生神算,再不会错的。」

      天巧星也呵呵笑,天困星却哼了一声道:「前面的都依你们,但最后一条却须由我,除非这小子能把九诡书背出来,否则休想离开三星洞。」

      「九诡书?那是什幺?听他的话,是要本大追风背书,那可要了命了。」战天风心中嘀咕,抬起头来。

      天巧星看了他道:「战天风,你即是天厨星弟子,知道的事多,有些话就不必多说了,直入正题,老夫三个,游戏人间,烦了,所以连袂来这三星洞里着书,设下有缘有福有巧三道玄机,以待有缘之人,你即能撞破玄机,书便传你。」说得这里,略略一顿,道:「此书名为九诡书,何为九诡?因为老夫着有诡巧、诡器、诡技三篇,说及天下一切机关技巧消息之学,奇巧不可思议,因而立一诡字。」

      天算星接道:「老夫着有诡谋、诡智、诡战三篇,身处庙堂,诡算千里,愚者不可知,智者不可测,神机妙算,因此也立一诡字。」

      天困星哼了一声,却并不说话,天巧星呵呵一笑,道:「天困老儿着有诡困、诡阵、诡变三篇,以阵法之理,借天地之用,困尽天下之人。」

      「狗屁不通。」天困星闷哼一声。

  • 名称:黄真伊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7: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