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伦理超清

      李一刀抬头道:「回总山大王,不是说是因为陈骠他们冲撞了你老吗?」

      「这老家伙记性倒好。」战天风把先前这话给忘了,给他回得一咽气,道:「是冲撞,但本大王若不出来,你们想撞也撞不着,本大王今儿个之所以出来,是因为这山里来了个人,让本大王在金山里睡不着。」

      「金山。」有几个山贼头子仿似害牙疼,大大的吸了口气。

      「是金山,本大王天天都是在金山上睡觉的,那金山也不大,高也只有千把丈,方圆也只有四五十里,小得很,小得很呢。」听到吸气声,战天风索性再吹一气,这会儿包括李一刀在内,顿时人人害起牙疼来,有的甚至疼得大呼小叫。

      战天风暗笑,道:「为什幺在金山里还睡不着呢,因为这个人非比寻常,他前世乃是天帝座前的金童,因和玉女有了私情,因而被贬下凡间,玉女就是现在的七喜王妃,而金童却做了王妃属下的奋威将军,领了王妃之命来镇守南峰关。」

      「奋威将军风天战,属下听说了。」李一刀点头道:「是王妃特旨选的两将军之一,先前属下还说这王妃大方,七喜做官容易呢,原来颠倒这奋威将军还是王妃的老情人啊。」

      战天风把戏文里现成的段子捡出来,是想骗一下众山贼,事前没想那幺多,这会儿听了李一刀这话可就有些子头痛起来,想:「啊呀不好,只顾捡现成,但万一这话传到苏小姐耳朵里,只怕她要生气了。」

      不过这会儿也管不得那幺多了,道:「是啊,他们是老情人,偏偏那马胡族长不识相,要来抢七喜王妃,也就是玉女,金童当然是不干了,但他成了凡身法力有限,所以刚才就在山里发脾气,激出元神,金光有四五丈高,因此就惊动了本大王,本大王以前上天,金童敬过本大王一杯酒,现在可不能见他落难不管,但本大王是神道,不好管凡间的事,所以才出来寻你们,让你们给金童帮个忙,把那马胡族长叫什幺刀扎的汗的,给打退了。」

      「原来是这样啊。」众山贼头子恍然大悟,李一刀抢先表态道:「总山大王放心,我们一定竭尽全力,帮金童把马胡打退。」

      王毛儿也道:「我们是你老的下属,自然一切遵命。」屠四虎等一齐点头,并且个个一脸兴奋之色,也是,金童玉女降凡尘的事,平日只在戏文里听过,这会儿却叫自己撞上了,而且还能插手帮金童一把,能不兴奋吗?他们却不知道,战天风根本就是捡的戏文中的现成段子。

      见众山贼头子点头,战天风大喜,道:「如此,你们呆会便去见金童,一切听他调遣便是,待得成功,金童玉女重回天界之日,看功劳大小,自也还你们一个正果金身。」

      这许诺可又比什幺金山银山更让众贼动心,一时个个喜动颜色,齐声称谢。

      战天风估摸着时辰也差不多了,刚要抽身,却又想金童玉女什幺的真要传到苏晨耳朵里,终是不妙,便又嘱咐道:「金童贬落凡间,并不知道自己的前世是什幺,所以你们也不要说出去,免得泄了天机,你们去,只说是服了奋威将军神威,愿意听从他调遣便是,其他的不必多说,切记切记。」

      众山贼自然人人拍胸脯保证绝不乱说,但这样神奇的事让他们不说出去,如何做得到,不多久,金童玉女之说便传遍了整个七喜国,弄得战天风焦头烂额,不过这已是后话了。

      战天风抽身出寨,便回南峰关来,途中顺手抓了两只兔子,回来一面炒了兔子下酒,一面便等众山贼来,心中暗暗偷笑,想:「本大追风这一齣戏唱得好,呆会还要补点边角儿,可别漏了风。」

      众山贼来得快,不到天黑便到了,肖勇一脸惊慌的跑进战天风房中,结结巴巴道:「将—将军,山—山贼—来—来了。」不怪肖勇惊慌,南峰关后山无险可守,李一刀却又尽起寨中贼伙,加上就近几个山寨以及一干山贼头子,足有好几千人呢,关上这区区一百人不到的守军,如何是山贼对手。他却不知,战天风正在等山贼来,这时便装腔作势的喝斥道:「小小山贼,有何可怕,亏你还是堂堂百夫长。」

      肖勇给他说得胀红了脸,更结巴了,道:「是—是—小人是百—百夫长,可—可山贼有好—好几千呢。」

      「便是几万又如何?」战天风越发扯足了架子,道:「看本将军去喝退他们,你安排绳子,有那不退的,都给本将军绑了。」说着抬步出去,后面的肖勇可又呆了,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几千山贼喝退便是,这位将军是不是有点子失心疯啊。」

      南峰关后山是一个斜坡,地势反比南峰关高,战天风到关上,抬眼看去,但见漫山遍野,满坡满岭,尽是山贼,心中嘀咕:「好家伙,难怪肖勇吓白了脸,本大追风若不是事先知情,只怕也要吓一跟斗呢,那人可就丢大了。」当下双手叉腰,一声暴喝道:「本将军乃七喜王妃亲封的奋威将军风天战是也,尔等小小毛贼,见了本将军神威,还不下拜?」

      他这一番话里,运上了玄功,话声如闷雷般滚滚送出,在群山中久久回蕩,尤其最后那下拜两字,更至少有十数声回声,余音良久方绝。

      李一刀屠四虎王毛儿等数十个山贼头子站在一起,离着战天风不过二三十丈,先见战天风出来时,单单瘦瘦,全不打眼,也没放在心上,到战天风话出,便如突然间炸雷响起,只觉震耳欲聋,心血激蕩,差点都站不稳身子,这才个个大惊失色,相视一眼,心中都闪过一个念头:「不愧是金童下凡,果然非比等闲。」膝盖儿发软,便在下拜两字的回音中,齐齐拜倒,一干山贼头子拜倒,众山贼更不用说,纷纷下拜,一时间满山满岭,跪满了山贼。

      肖勇比战天风后上关,听到战天风打雷也似的声音,心中嘀咕:「奋威将军的喉咙倒还是真大,不过喉咙再大也吓不了人。」这幺想着就上了关,抬眼一看,一双眼睛立马就瞪大了一倍,因为他刚好就看到了众山贼下拜的场景。

      「怎幺可能?这怎幺可能,娘啊,我不是做梦吧?」肖勇完全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了,把一个手指头伸进嘴里,他要咬一口,看自己是不是在做白日梦呢,要说他这人还真是有些子木呆,咬一口无所谓啊,可他却是死命一口,差一点把个手指头就咬了下来,这一下痛,啊的一声大叫,可就在关上跳起脚来。

      山贼在拜,战天风在看,关上士兵在发呆,关上关下,再无一人吱声,肖勇这一叫便远远传了出去,一时所有人全转眼看向他,便战天风也扭头看过来,叫道:「你鬼叫什幺?」

      肖勇胀红了脸道:「我—我以为我做梦,自己咬自己一口,谁知咬太重了—-。」

      他这一说,战天风才看到他一个手指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一呆之下,不由就笑得打跌,李一刀等人由于所处的地势高,虽是跪着,仍能看到关上情形,自也听到了肖勇的话,一时也是哄笑声起,后面的山贼虽未听清肖勇的话,但头子笑,下面的罗喽自然也要笑,就算不明所以,傻笑那也要陪着不是?一时间狂笑盈穀。

  • 名称:日韩伦理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3: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