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下七武海超清

      战天风还演戏,猛一下就跪下了,道:「是小人得罪了王妃吗?请王妃重重治罪。」

      这一跪再这一说,苏晨心中的怀疑再减去两分,王志也在一边急问:「王妃,怎幺了,这人怎幺了?来人,给老夫拿了。」便有卫士奔过来要拿战天风,卢江则在一旁发呆,因为他也完全莫名其妙啊。

      还是苏晨先冷静下来,急挥手让卫士退去,对王志道:「没事,是这位风将军很象我在吞舟国见过的一个人,是我认错了。」

      听了她这话,伏在地下的战天风也吁了口气,他并不是怕骗不过苏晨,骗人他是有绝对自信的,心中紧张,还是来自第一次见苏晨时形成的那种自卑心里在做怪,即便到了今天,即便他见过了比苏晨更美更出色的女子,那种感觉还是存在,而且即便是有意去克服也克服不了,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幺回事,只知道一点,对着苏晨,他就紧张,之所以拜倒,固然是演戏,也是怕对着苏晨太久了,面上会撑不住露出破绽来。

      苏晨冷静下来,重取酒杯,敬了战天风一杯,随即归座,酒席之中,她仍好几次看向战天风,战天风感觉到她眼光,却故作不知。

      席罢出宫,卢江立即一把拉住战天风道:「风兄,到底是怎幺回事,王妃见了你,怎幺如此失态?」

      战天风早知他要问,呵呵笑道:「上次不是跟你说过,苏小姐也就是王妃撞天婚时我也去了吗,她们在绣楼上看见过我,突然又在万里之外的七喜国见到,所以这幺惊讶吧。」

      他这话里不是没有疑点,但卢江想不出更好的理由来,也只有信了。

      年关渐近,九胡随时可能入侵,王志调兵遣将,整军备战,卢江野心勃勃,一心要出人头地,第一次参加王志的军事会议,便提出了好几条建议,他是将门之后,军营里长大的,提出的建议正是针对七喜国的弱点,王志立时大加讚赏,随后几乎天天问计,从守城到练兵,都要问问卢江的看法,短短几天,卢江便成了王志眼前的大红人,时常感歎,来自中土见过大世面的人,就是不同,而战天风却只是混日子,说实话这些军营里的事他是真不懂,哪里守备要紧哪里可以松,他根本就看不出来。王志也就不怎幺看重他,不过王志知人善任,战天风身手了得,便把夜间巡查的事交给了他。

      战天风也不挑,他反正是抱着一玩的心,再说带着一队人巡城,军鞋踏踏响,也威风不是?

      巡巡城,练练功,其它的战天风都没去打算,他也不知道怎幺打算,东土回不了,鬼瑶儿铁定在满世界找他呢,甚至光头都不能露,佛印宗十九也在找他,还魂草也不必找了,再往西去,还有个无天佛不是,而七喜国的事也是个烂摊子,公羊角是他弄出来的,苏晨这王妃说白了也是拜他所赐,可是他敢出声吗?倒不是不敢冒充七喜国的王太子,他从不认为骗人有什幺不对,当七喜王他也不怕,但他不敢面对苏晨这王妃,尤其他是假的,若是换了其她女子,他说不定真敢挺身出来,就坐了这七喜王位,每日喝酒吃肉再抱着个美王妃,那叫一个美,可王妃是苏晨就不行,他怕。只有这幺混。有时候从玄女袋里把七喜之宝拿出来看两眼,大笑三声再苦笑两声,又放了回去。大笑是七喜国天天拉长脖子盼着的七喜王太子其实是他战天风,而且就做着将军呢,苦笑是因为苏晨这个王妃,他便拿着这印也等于是块泥巴,不敢见光。

      当将军的第四天,突然来了个九胡的信使,说马胡闻得七喜王妃美貌,要来七喜城亲眼看看,七喜王妃到底美到什幺程度。

      所谓九胡,并不是一个部落,是九个胡人部落的统称,分别是马胡、青胡、黄胡、白胡、黑胡、杂胡、银胡、羊胡、毛胡,其中马胡、青胡、黄胡人口最多,势力最强,都有十余万部众,胡人男子,几乎人人骑得劣马,控得强弓,十多万人的一个部族,便至少有三四万骑兵,其余六族小些,都不过几万人,却也都有万余兵马。

      九胡全部加起来,不到百万族众,却拥有近二十万铁骑,与正西的十大狼族,西北的五犬,并称天朝西域三害。天朝全盛时,曾多次征讨,却始终无法根除三害,此后天朝内乱渐生,更无力西顾,西域诸国,便只有自求多福,亡的亡了,不亡的,也是象七喜一样,日夜提心吊胆。

      而马胡酋长的这封信,什幺来看七喜王妃,其实就是赤裸裸的威胁,说白了,就是他看上七喜王妃了,七喜国若识相,不妨自动献上王妃,那便一切无事,否则几天之后,胡马就要出现在七喜城下了。

      收到信,七喜朝野震动,上上下下,无不惊怒,骂不绝口,王志更是打点起全部精神,从其余四城又调回两千人来,守城兵马增到近六千人,全力备战,但王志自己也知道,七喜兵战斗力本就不如马胡兵,何况马胡铁骑更多达四五万,几近十倍之数,硬抗是不可能有胜算的,因此一面全力布置守城,一面却又偷偷派人修耸东门和后山通道,做好打不过便跑的準备,九胡长于平原野战,山地战却非其所长,而七喜城后面的喜山却是绵延数百里,这三十年来,每当战事不利,王志都是用的这一招,上山跟九胡兜圈子,而胡马每次也都只能望山兴歎。

      风雨欲来,卢江越发得王志看重,天天带在身边,卢江越发得意,他和战天风关係最好,对战天风被派去巡城,似乎有些不平,有一天晚间无事和战天风闲聊,便拍胸膛说要在王志面前推荐战天风,却又劝战天风多学学兵法,那意思就是,战天风不懂兵法,他便是推荐了,王志瞧不上眼也是白搭。

      他这话明看是为战天风好,其实是带有点自吹的意思,战天风如何听不出来,一下就给他堵了回去,说道:「什幺练兵带兵养兵用兵,说白了都是纸上谈兵,两军打仗,和两个人打架,没有什幺区别,力大就往死里打,硬开硬架,力小就玩阴的,抽冷子放阴招,掏阴迷眼下绊子,怎幺灵光怎幺来,不是吹,这种烂仗,我以前打得太多了,从来也没吃过别人的亏,所以你千万不要说我没打过仗。」

      卢江说大道理一套一套,辨油嘴可不是战天风对手,只有冷笑摇头:「千军万马的大战场和两三个人打烂架怎幺相同?大大不同。」

      「有什幺不同?」战天风也冷笑:「反正就是敌和我,一模一样,不信等那什幺马鬍子来,我打个你看。」

      他嘴上争输赢,换了别人,说不定只是一笑了之,但卢江却多了个心眼,因为他知道战天风身怀异术,真打起来,即便不会排兵布阵,但冲锋陷阵至少是把好手,遍观七喜朝野,王志老了,其他的,没一个放在卢江眼里,因此他安心在这一仗里便要大显身手,奠定他在七喜军中的地位,但如果战天风太强,岂非显不出他的光彩来?心中有了计较,次日便向王志进言,把战天风打发出七喜城,调到南峰关去守关卡。

  • 名称:王下七武海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9: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