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蝉脱壳2超清

      金果摇头:「也没怎幺样,就这七个字吧。」

      他越不说,战天风越起疑,心中嘀咕:「老和尚玩什幺花花肠子,啊,是了,必是这七个字威力其实很小,同时也就不必费他太多功力,所以他硬要塞给我,哼哼,本大追风偏不上当。」他一时就忘了,这七个字本来是他自己想出来的。

      「他佛门里的字念惯的,都容易,我得找几个佛门里没有的,儘量从老和尚身上多挖点子功力过来。」战天风转着念头,左思右想,忽一下碰上腰后的煮天锅,茅塞顿开,想:「有了,我就给他来个煮天锅里煮和尚,也是七个字不是,啊呀不行,这个他肯定不干,对了,和尚不是不近女色吗?嘿嘿,我偏给他个美人玩玩,师父的宝汤可以借用一下,江山美人汤,不错,不过还只五个字啊,加个锅子,江山美人汤锅子,倒是七个字了,可也狗屁不通啊,岂非显得本大追风太没学问。」

      金果几个看他眉头深锁,便都不打扰他,战天风想了半天,忽地想到一句,冲口而出道:「美女江山一锅煮,就是这七个字了。」

      「美女江山一锅煮?」净心几个面面相窥,金果看了战天风道:「师弟,这七个字不好,我佛门中人,四大皆空,所谓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不等他说完,战天风猛地叫道:「对啊,我说的就是色即是空,所以我就把美人放锅里煮了,美人都煮了那还不是空吗?」

      「这个,这个。」辨这种油嘴,金果如何辨得过他,只得苦着脸点头:「师弟说的倒也有理,只是—只是—。」

      看他只是半天,战天风灵机一动,道:「本来我也想不到,但这七个字是突然从脑子里冒出来的,就好象有人在耳边告诉我的一样。」金果硬要说他是银果的前世转生的,那他就跟金果鬼扯一下,撑起鬼皮做大衣。

      「真的是这样?」金果果然就白眉一振,兴奋的看着战天风,战天风心中笑死,脸上却半点不动声色,点头:「是真的啊,怪里怪气的,要不我自己怎幺可能突然想到这七个字呢,把美人放锅里煮了,那多刹风景啊,抱到床上去浪一浪,那多美。」

      「不是突然而来,而是师弟前世的一点灵根不灭。」金果越发兴奋,道:「就是这七个字了,师弟灵根即提到这七个字,这七个字里必然另有玄机。」他说着看向净心四个,净心四个也一齐点头,齐宣佛号。

      战天风眼见了鬼扯成功,却还做怪,道:「要不就换几个字,和尚开口闭口美色什幺的,确是不好。」

      「不必换了,不必换了。」金果连连摇头,道:「所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师弟说得好,将美女一锅煮了,正是空到彻底,师兄先前尚未悟到,此时想来,这才是真正的空啊,师弟果是大有慧根。」

      净心等也一齐讚歎,战天风看几个老和尚一脸正经,乐得差点便要翻起跟斗来。

      金果一脸凝重道:「师弟即要练七字,那便不能只练一印,因为七字要彼此配合,所以必须三部大印都练。」说到这里,眼见战天风脸上有为难之色,略一沉呤,忽地低声喝道:「四僧护法。」净心四个闻声出殿。

      战天风一时没明白,道:「来了敌人吗?」

      「不是。」金果摇头,一脸庄严的看着他,道:「师弟灵台清亮,慧根明晰,来日必有非凡成就,因此我决定以五心灌注之法为你授功,助师弟一臂之力。」

      「五心灌注?不是说什幺摩顶授功吗?」战天风疑惑的问,没办法,他永远疑人的老毛病又犯了。

      「摩顶授功,只是手心对顶心而已,而五心灌注,是双手手心,双脚脚心,再加头顶顶心,全面授功。」金果说到这里,看一眼战天风脚下道:「师弟,你先把鞋子脱了吧。」

      战天风听他说得严肃,疑心略收,当下依言脱了鞋子,金果看他有些紧张,道:「法无定法,万法皆空,师弟以平常心待之便可。」

      战天风点头道:「我明白,不管什幺授功不授功,我就当吃了一碗大补的红烧肉好了。」

      金果微微一笑,道:「师弟这幺比喻,也并无不可,现在请伸出双手。」

      战天风依言伸出双手,金果也伸出双手,四掌掌心相接,战天风只觉掌心猛地一紧,金果的双掌便象两块大磁石,将他双掌牢牢吸住了。金果双手随即上抬,竟将战天风一个身子缓缓举了起来,一直举到金果头顶,头下脚上,到顶心相对时,金果双手略弯,战天风身子落下来,头顶顶在了金果顶心上,金果顶心也象一块磁石,吸住了战天风顶心。

      战天风头上脚下,心中即奇怪又有些想笑,想:「老和尚玩的什幺杂技。」

      「师弟,凝神定意,不要胡思乱想。」金果突地开口,战天风吓一跳,想:「难道我心里想什幺老和尚也知道?」不过随即明白是因为身体相接,金果感应到他气机的波动而己,当下依言凝神定意,不再乱想。眼睛却不肯闭上,倒看金果还玩些什幺花样,因为金果说五心相接,这种姿势下,脚心无论如何也接不上啊。

      便在他疑惑之中,金果鼻中忽地发出「哄」的一声,身子随即淩空而起,他本来是举着战天风的,这时自己身子却从脚那头缓缓升起,而战天风身子则缓缓落下,直到两个的身子成一条直线,就象平躺在床上一般。战天风身子这幺悬空平躺,照理说要挺直身子,腰上非得用力不可,但这时整个身子却都觉得轻飘飘的,就象一根羽毛,竟完全不要用力。

      躺平之后,金果双脚上弯,说来奇怪,他双脚上弯,战天风双脚竟也不自觉的跟着上弯,直到弯成一个半圆形,最后和金果的双脚碰到一起,随即同样被牢牢吸住。

      这时金果和战天风都是悬浮在空中,头手相接,双脚上弯相接,形成一个半圆,若用佛门常见的东西来比喻,两个人的身子,便象一朵含苞欲放的莲花。

      金果忽地又在鼻中发出哄的一声,随着声音,他胸前现出一个巨大的金字,却是一个灭字,净心几个的金字只有尺许高下,他这一个灭字却足足有四五尺高下,竟比他身子还要高出半个头。

      这个灭字慢慢靠向金果身子,金果的身子便缓缓的变成金色,那种情形,就好象金色的夕阳缓缓的爬上金果身子一样,到最后,金果整个身子都给这个金字染得金光灿灿,真就象画上的金身罗汉一般。

      这个金字染黄了金果身子,却并不停止,而是通过金果的双手双脚和头顶向战天风浸过去,就像是流动的金色的水流。

      战天风是眼睛向下的,那个金光闪闪的灭字和将金果身子染成金色他通通没看见,先前因姿势古怪只是想笑,后来怕金果说他,便睁大眼睛发呆,直到那个金色的灭字向他身子漫过来,他才生出感觉,却是觉得脚心手心顶心同时一热,就像是一股温水漫过来一般,全身说不出的舒服。

  • 名称:金蝉脱壳2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2: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