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问3超清

      「鬼?」心诚惊慌的看一眼战天风,忙又低头,在他小小的心里,战天风是灵佛转世,自是大德高僧,一言一行,理当都是高深佛法,再没想到战天风口里会说出个鬼字来,呆了一呆才道:「我佛门中哪会有鬼?」

      「佛门中没有鬼?那历任方丈哪儿去了?还不是勾魂鬼收去了。」他直问到心诚脸上去,心诚给吓得一踉跄,差点跌倒,心里更是委屈,却也不敢和战天风强辨,眼泪都要出来了。

      战天风占了上风,得意了,哼了一声,道:「这鬼屋我不住,换间大房子来,要新房,我不是新方丈吗?新方丈就和新娘子一样,要住新房的,快快快,最新的,最大的,带路。」

      他奇谈怪论,心诚满头大汗,手足无措,眼看就要掉泪了,却突地一愣,原来耳边传来了金果的指示:「灵佛转世为人,凡气未净,有这些要求不稀奇,你一切依着方丈便是,引方丈去招待贵宾的那间禅室吧。」

      「原来方丈是凡气未净啊。」心诚明白了,脸上重又恢复恭敬,当下便依金果的话,带战天风转了两个院子,到一间禅房里,那房子果然大了数倍不止,布置也奢华了好些,但若真与那些大户人家的居室比,还是不能比的,到底是在寺院里啊,即便是招待贵宾的,也不过如此。不过幸好战天风从也没见过真正的大户人家的居室是怎幺样的,虽在陀家当了几天大少,却只是在灵堂里混,井底之蛙,能看到井边一片天,便也觉满意了,不再挑刺。

      往床上一躺,发了一会呆,摸摸光头,又生了一会气,随即便静下心来,想:「和尚我是坚决不做的,老和尚会妖法,打是打他不过,但本大追风可以溜啊。」

      有了主意,便又开心了,反过来想:「这庙真大,光头也真多,又是做方丈,其实威风着呢,若是可以讨老婆又可以吃狗肉,这方丈其实也做得过,不过若和尚人人讨老婆,再大大小养起儿女来,这庙里岂非乱套了?对了,也有办法,和尚庙边上再弄一尼姑阉,光头们白天在和尚庙念经,晚上便去尼姑庵睡觉,这样便不会乱套了。」胡思乱想一通,便在床上练起功来,为晚间逃跑做準备。

      夜里,一直到三更过后,战天风尖耳听着再无人声,当下煮一锅一叶障目汤喝了,悄悄打开窗子,借锅遁直飞出去,刚飞上屋顶,面前突地红光一闪,战天风吃了一惊,急停锅看去,竟是件大红架纱,展开了拦在前面,就象平时穿在人身上一样,只是里面并没有人。

      「这是什幺妖异?」战天风心中念头刚闪,耳边忽听得一声阿弥陀佛,却是金果的声音,道:「师弟,你的障眼法瞒得过别人,却如何瞒得过我,还是回来睡觉吧,你走不了的。」

      「果然是这老和尚。」战天风暗骂,知道金果虽看不见自己,但灵觉可以感应得到,金果即已发觉,想跑那无异于癡人说梦,没办法,只有回房来,到房里大发了一通脾气,却也毫无办法。

      第二日吃了早饭,心诚来请战天风去大殿,说是金果的吩咐,战天风心中嘀咕:「老和尚不知又要搞什幺鬼。」不能不去,到殿上,金果和净世四僧都在,金果微微而笑,请战天风坐了,道:「我佛印宗找到转世灵佛的消息已风传开去,今早我已传下法喻,七日后师弟初演法轮,为信众摩顶赐福,信众必接踵而来,此为我佛印寺的大盛事,所以师弟要有所準备,今日起,便要重温昔日功课佛理,扫净凡尘。」

      战天风一愣,道:「你要我背经书?不背。」瞟一眼一边的净世,又道:「我从小听和尚念经便头痛,自己背经更会一下就晕过去,不信我们可以试一下。」以前在龙湾镇,打不过人时,他就装死,装晕自然更是不在话下,背经会晕而不是不背经,净世拿他还有什幺办法?

      他洋洋得意,金果却是微微而笑,道:「昨日我便和你说过,我佛印宗最重手印,对经文倒不怎幺看重,师弟能熟读经书更好,暂时不能,也没有太大的关係,但本宗的一些基本手印,师弟必要重温才是。」

      战天风没想到白费一番心机,顿时傻了眼,道:「手印?手印是什幺?先说清楚,要不到时我又晕起来时,你莫怪我。」

      「师弟不会晕的。」金果微微一笑,随即脸露庄严之相,道:「我宗手印共有三部,第一部不动根本印,第二部无畏金刚印,第三部大日如来印,每部一千零八式印法,共计三千零二十四印,此三部印法,演尽一切佛法之精义,乃我佛秘传心法。」

      「三千零二十四印,这幺多?」战天风惊呼:「太多了,我一定会晕的,我向你保证,一定会晕。」

      金果并不理他,看向一边的净尘,道:「净尘,你将三大部法印试演给方丈看。」

      净尘应了一声,走到殿中,先向战天风合什为礼,随即便从第一式不动根本印起,将三千零二十四式手印一印一印演将下去。

      战天风看他双手摆出各种姿势,打拳不象打拳,跳舞不象跳舞,尤其其中一些姿势古怪之极,简直就有点子象羊癫疯发作,偏生奇怪的是又特别好看,他先前抱着抵赖的心,随时打算来一发晕假死什幺的,结果却看得鼓出了眼珠子,直到净尘演完归位。他眼睛才知道动,却猛地恍然大悟道:「这不就是庙里那些泥巴菩萨摆的手式嘛,什幺手印不手印的,倒绕得我一头雾水。」

      「没错。」金果点头:「手印便是佛的手势,外间一些寺庙中也多塑有一些手印,但都残缺不全,惟有我佛印宗才尽传佛之精义,最为完整。」

      「这样啊。」战天风点点头,却忽地里仰天大笑起来。

      金果不知他笑什幺,道:「师弟为何发笑。」

      「外界多说,癫僧疯道,我一直不明白原因,现在明白了,你这幺乱跳乱舞,不就是羊癫疯发作吗,却还胡吹什幺佛祖秘传,哈哈,真是笑死我了,看来那如来佛祖,其实是个老羊癫疯病没治好,经常发作,却给你们学来做了什幺手印。」战天风边笑边说,直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金果脸一沉,道:「师弟不可谤佛?」

      「我谤什幺佛?」战天风不笑了,道:「难道我说错了吗?象他刚才那般乱跳乱舞,除了拿到田边吓唬吓唬麻雀,还有什幺用吗?」

      「原来师弟不知手印之用。」金果重又恢复惯有的微笑,道:「师弟凡心未扫,这也怪不得你。」说着看向净心净智道:「你两个便将手印秘用略演一二,以唤醒方丈佛心。」

      净心净智应了,到殿中,相对而立,彼此相距三丈有余,各结法印,异象忽现,净心胸前尺余,现出一个金光闪闪的法字,约有尺许高下,净智却是在头顶现出一个边字,也有尺许高下,同样的金光闪闪。

  • 名称:叶问3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9: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