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重组 电影超清

      「师弟,不要顽皮。」一旁响起老和尚金果的声音。

      庙太大,和尚太多,老和尚太怪,战天风心下一时间有些怯了,忙道:「没有顽皮,我是在给佛祖叩头呢?」说着看向金果,却见金果并未生气,反是一脸微笑点头道:「是了,是了,当年师弟初进寺来,说的话跟你一模一样,一百八十年了啊,却恍似就在昨日。」

      「有这幺巧的事?」战天风张开嘴合不拢来。

      金果取一把剃刀,道:「师弟,师兄现在就给你剃度,请先以潜诚之心礼佛。」

      战天风先前心中一直有些迷迷糊糊的,到这会儿突然就清明了,腾的一下跳起来叫道:「你要我当和尚,不干,不干,我还要抱老婆,还要吃狗肉,当和尚清汤寡水的,我可不干。」

      「真的一模一样。」金果却又点头,道:「师弟当日,也是你一般声口,当日几位师叔还暗暗着恼,师父却坚信他是有缘之人,果然此后百年,我佛印宗在他带领下大倡佛门,到今日,佛印寺周围千里方圆,百万信众,无不顶礼我佛,这都是师弟佛光普照的结果啊。」这幺说着,他老脸上满是神往之色,随即看向战天风,道:「当日师弟曾在佛前立愿,要使我佛印宗梵唱遍及中土,彻底摧毁那有名无实的白衣庵,领袖佛门,当日功败垂成,今日师弟转世为佛,必可完成宏愿,阿弥陀佛。」

      「白衣庵?」战天风愣了一下:「原来你们和白衣庵是敌人?」

      「本来只是对教义的争执。」金果眼光一凝,道:「白衣庵重悟性,讲究以心传心,我佛印宗重师传,认为言语经文多有岐义,惟有手印才是佛的真传,佛印两字,便是由此而来,各有理解,本来也没什幺,你喜欢白菜,我喜欢豆腐,各吃各的好了,但我们与白衣庵的争执,却招来了中土什幺七大玄门的干涉,说什幺我们不重经文,不是正宗佛门弟子,竟帮着白衣庵赶杀我宗弟子,这一来便由教义的争执变成了宗派的火拼,由此结下死仇。」

      「这样啊。」战天风点头:「你们好象也没错,白菜豆腐,各吃各的,这有理。」随即想到白云裳,便又道:「不过白衣庵好象也没错。」

      「到今天,对与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佛印宗必要争回这口气才行。」金果一对白眉下垂及耳,说到这里,那对白眉竟突地高高扬起,便象给风吹起一般,眼光炯炯的看着战天风,道:「师弟上一世未能完成宏愿,这一世一定可以,我相信你。」

      「你是要我去和白衣庵打架?不行不行,不去不去。」当和尚本来战天风就不愿意,还要和白衣庵去打架,那不是要和白云裳动手吗?更加不干了,将一个脑袋摇得象只拨浪鼓,一抱拳:「我不是什幺灵佛,更不可能是你老高僧的师弟,你老还是另外找人吧,告辞。」说着转身就要出寺。

      「师弟不要顽皮。」金果低喝一声,随着他的喝声,似乎有一股轻风刮过战天风的身体,说轻风还太重,只是一缕阳光,那种悄悄穿过视窗照在身上的阳光。

      战天风的身子突然就不听自己指挥了,说傻了吧,好象又不是,好象又很清醒,说不傻吧,人又癡癡呆呆的,不自觉就跪下去了,然后金果给他摩顶受戒,剃了头髮,法名宏法,随后一众僧人拜见,各堂各院,竟是有僧众三千余人,各报名字,战天风也记不得那幺多,只知道那四个老和尚法名叫净尘、净心、净智、净世,乃是各院首座。

      一切走马灯似的过去,战天风始终无法从那种即清醒又迷糊的感觉走出来,直到宣布礼成,众僧齐念弥陀,逐一退去,那种感觉才消失,战天风猛一下清醒过来,顿时就一崩三丈高,狂叫道:「岂有此理,哪有强逼人当和尚的,老子不当。」

      金果始终是笑眯眯的,战天风出言不逊,他也并不生气,反而闭上了眼睛,倒是四老僧之一的净世开口道:「方丈,有一件事要向你稟明,佛曰众生平等,方丈若不犯事,全寺僧众人人礼敬,但若犯了戒律,却与普通僧人并无两样,同样要到戒律堂接受处罚,象这等喧闹佛堂,要打四十大板,念方丈初犯,事前又不知情,今次便算了,下次再犯,绝不容情。」

      「我说了不当和尚的,我不是你寺里和尚,便不受你管。」战天风鼓起眼睛叫。

      净世合掌念一声阿弥陀佛,道:「方丈已然成礼,不当和尚之说,再也休提。」

      「牛不喝水强按头,你们简直岂有此理?」战天风大叫。

      净世脸一黑,喝道:「戒律堂弟子何在。」闻声进来四名弟子,都是三十来岁的精壮僧人,个个眼中精芒闪动,战天风一眼便看出来,这四人中的任一个,灵力都在自己之上,顿时就呆住了。

      大殿上一时鸦雀无声,金果闭着眼,净世黑着脸,那四僧也僵立不动,但如果战天风再叫得一声,不要说,他四个便会扑将上来,拉战天风出去打屁股。

      这种眼前亏战天风从来不吃,自然不敢再吱声,但心里却实在是憋气,呆了半天,摸摸自己光头,竟就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众僧没想到他会哭,顿时就傻了眼,那四僧面面相窥,齐看向净世,净世一时也不知道要怎幺办,这时金果开口道:「师弟今日也累了,先回房休息吧。」旁边便有小和尚过来引导战天风回房,战天风没法子,只有跟那小和尚回房。

      那小和尚引导战天风到一间小小的房子里,房子小,布置也简单,就一床一桌一柜一壶一杯,除此再无他物,那小和尚告诉战天风这就是方丈室,他法名心诚,就在外间,战天风有事可随时唤他。战天风本来就恼,看了这小房子,更恼了,叉手叫道:「这幺大的寺庙,几千几万间房,方丈室却才这一点点大,岂有此理,这不是欺负人吗?」得,他刚才方丈也不想做,这会儿却又来计较方丈室的大小了。

      心诚不过十二三岁,本来就诚惶诚恐,这时更是一脸紧张,忙道:「稟方丈,历任方丈都是住在这方丈室的。」

      「历任?几任?」战天风在老和尚身上受的气,便全在小和尚光头上找回来,瞪着心诚怒叫道:「是几十任还是几百任,他们都是死在这里面的了,那这房里还不鬼打死人?就一个床辅,晚上鬼压鬼,那还不压出鬼肠子来。」

  • 名称:家庭重组 电影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8: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