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刻的龙骑士超清

      「你想要做什幺?」鬼瑶儿又惊又疑,想要上前打翻战天风的锅子,刚一迈步,眼前突然现出幻象,那锅子突地变大,直有丈许方圆,里面狗肉翻滚,热气腾腾,而她的人竟是立在锅子边上,只要脚步往前一迈,立即就会踩进锅子里,跌落滚汤中,顿时大吃一惊,惊慌之下,情不自禁往后一退,幻象却立马消失了,锅子还是在战天风面前,离着她还是有丈余远近,不过她的虚影也始终立在汤麵上。

      「什幺幻术敢在我面前来使。」鬼瑶儿惊怒交集,身子複往前一顷,幻影立现,她双掌一併,灵力狂涛般推出,在她想来,战天风玩的,无非是种幻术而已,不会有什幺真功夫,虽然她一时之间看不破,但以自己灵力之强,硬摧硬打,不论什幺幻术都可破去,然而她错了,那一锅狗肉汤,竟像是一座无边无际的大海,她狂涛般的灵力卷过去,却像是江河入海,连波涛也没惊起一点,或者说,连狗肉也没能打得翻个身儿。

      鬼瑶儿不心服,再催灵力,连击数掌,都是一样,有心直沖过去,终又害怕,正如战天风猜的,她其实十分精明,可不象单家驹那样,莫名其妙的骄傲着其实只是个大傻瓜,她脑子可灵光得很,心念一转,已有主意,反手拨下腰间短剑,左脚往前一跨,一剑刺出,直刺锅中,回身,幻象消失,然而短剑上却真的戳着一块狗肉,汤水淋漓,香气四溢。

      这竟然不是幻象。

      鬼瑶儿看向那锅子,战天风灵力高低她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很显然,是这锅子做怪。

      鬼瑶儿反应极快,一明白自己奈何不了那锅子,立时反脚一绕,绕向战天风身后,然而当她想在后面扑向战天风时,明明在战天风身前的锅子突又到了她眼前,连绕三次,都是如此,只要她靠近战天风一丈以内,幻象就会出现。

      鬼瑶儿知道无法近身,微一凝神,退一步,幻象消失,她手立时扬起,手中短剑闪电般飞出,射向战天风,这时她出了真火,顾不得问鬼牙石的事了,只要能杀了战天风就行,但她还是没有成功,那短剑明明是射向战天风,不知如何却中途转向,射进了锅里,戳在了一块狗肉上。

      鬼瑶儿不知道,煮天锅魔力极强,只要是闻着了汤气的人,那无论她用什幺法子,都过不了煮天锅那一关,因为汤气已钻进她体内了。

      鬼瑶儿若是没闻着汤气,在庙门口这幺给战天风一飞剑,战天风绝躲不开,立马完蛋,可惜鬼瑶儿给战天风诱进了庙中,闻着了汤气,所有的举动便全都是白搭,可事前她怎幺可能知道战天风会煮这幺一锅怪汤啊?

      这中间说来啰嗦,其实鬼瑶儿反应快得异乎寻常,所有的举动几乎都是在眨眼间完成,战天风呆住石头上,看着鬼瑶儿掌击剑射,眼花缭乱,背心上则是冷汗直流,因为他没把握啊,鬼瑶儿功力之强,更在他的想像之外,煮天锅虽灵异,抗得住吗?一个抗不住,他今夜可真就要成鬼战天风了。

      直到看见鬼瑶儿短剑射入锅中,而鬼瑶儿也站在那儿发起呆来,战天风悬着的心才一松,知道师父说得没错,这江山美人汤果然具有非凡魔力,闻着了汤气,鬼瑶儿便再也近身不得,当即哈哈一笑,看着鬼瑶儿道:「鬼老婆,鬼娘子,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跟你说,今夜你只有一条路走,就是和相公我乖乖的拜堂成亲,然后让相公我把你脱光了,好生浪一回。」

      「你做梦。」鬼瑶儿冷叱一声。她虽然奈何不了那只锅子,但战天风想近她的身,却也是绝无可能,这个她有绝对的自信。

      「做梦,哈哈。」战天风仰天打个哈哈,忽地脸一沉道:「出嫁从夫,三从四德你不知道吗?跟你说乖乖的,否则休怪为夫不客气,把你脱光了往这滚汤里一按,那你这冷美人可立马成了熟狗肉了,啊呀不好,你是母的,这狗肉好象是公的,公配母,却不知有毒无毒,便无毒,也不知那肉会不会酸。」

      「战天风,你儘管牙尖嘴利,但今夜我看你怎幺脱得我手?」鬼瑶儿又恢复了先前的冷静,冰一样的眼光冷冷的看着战天风。

      战天风从她的眼光里看到了浓重的杀机,心中狂跳,却反激起心中怒火,想到师父说的可让虚影脱衣服的事,暗暗咬牙:「臭丫头,想要本大追风死,本大追风先让你出个大丑再说。」脸上却嘻嘻一笑,道:「真不听话,相公可要动手教训你了。」

      鬼瑶儿哼了一声,并不理他。

      战天风点一点头,道:「好,这是你自找的,呆会可不要哭啊。」说着就手把鬼瑶儿射进锅中的短剑拿起来,剑尖指向鬼瑶儿飘在锅面上的虚影。

      剑尖伸到虚影衣服面前,战天风却又看向鬼瑶儿道:「再问你一遍,你是自个儿脱呢,还是要相公我帮你脱,先说清楚,本相公我帮你脱时,可有点毛手毛脚,摸奶掐屁股的,到时得罪你可莫怪。」

      「你还是省点力气吧,你这一世没有碰着我衣服的命。」鬼瑶儿冷哼一声,虽然自己的虚影被摄去了锅上,但她根本不信战天风真能脱去虚影的衣服,那虚影虽然和她的本体看上去确实是完全一样,但无论如何只是个虚影而已,她的本体不脱衣服,虚影的衣服能脱吗?

      「没有这个命吗?那我们就来试试好了。」战天风嘻嘻一笑,看向锅面上的虚影,道:「这女人的衣服本大追风还真没脱过,从哪儿脱起呢,对了,先把这带子弄开了。」说着,剑尖挑着虚影衣服上的腰带一划,那腰带竟真个断了,落在锅中,而虚影身上的衣服也一下子就松了。

      那情景是如此的真实,真就象鬼瑶儿自己解开腰带一般,鬼瑶儿大吃一惊,急看自己身上,还好,自己身上的腰带并没有断,好好的系着,心中一松,冷哼一声,道:「一个虚影而已,反正你是个死人,我倒看你能玩出什幺鬼花样来。」

      一般的女孩子,在这种情形下,会害羞,会愤怒,但鬼瑶儿不是一般的女孩子,来自家世与自身的优越感形成的骄傲几乎已渗入了她的骨头深处,她认为,战天风玩的不过一种虚幻的小把戏,她瞧不起这种小把戏,而她是绝不会为自己瞧不起的东西害羞或动怒的,即便战天风玩的这小把戏是以她的虚影为对象。

      她无动于衷,但她的话却激怒了战天风,战天风哈哈一笑,道:「就是死人才好玩啊,死人玩活人,那叫一个稀奇。」剑一拨,拨开了鬼瑶儿虚影的外衣,露出里面上身的小袄和下身的裙子。

      看了里面那一身,鬼瑶儿有一刹那的惊奇,因为那小袄和裙子正是她身上穿的,难道那虚影不只是形貌相似,连里面穿的衣服也真的都一模一样?真的可以层层脱下来?鬼瑶儿心中嘀咕,不过随即想到,外衣不是太厚,战天风或许能看到她里面的衣服也不一定,明白这一点,心中的惊疑又消失得无影无蹤,仍只是冷然而视。

  • 名称:星刻的龙骑士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2:3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