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超清

      战天风差点要给她那寒冰一样的眼光射得找个洞躲起来,但还是强做镇定,在第一眼看到鬼瑶儿时,他就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跑不了,以前他什幺也不知道,只是以为鬼瑶儿会仙法,至于仙法还有没有高下他是完全不明白的,但现在他明白了,看一眼就明白了,鬼瑶儿实是一个可怕之极的高手,或许还赶不上白云裳或马横刀,但绝不在刑天道人灵心道人之下,可能还要强些,至少给战天风的感觉里是这样。不论九鬼门还有没有其他高手跟来,就鬼瑶儿的身手,以战天风这点子区区灵力,不出绝计,无论如何都是死路一条。

      「什幺是什幺做到的啊,你是说你的未过门的相公煮的狗肉为什幺这幺香是吗?这简单啊,就是多放香料啊。」战天风呵呵笑着,从装天篓里抓了一把香料放进锅里,搅了两搅,随即挟一块到嘴边。

      「少装糊涂,说,你是怎幺毁了鬼牙石的?」鬼瑶儿厉喝:「否则我要你生死两难。」

      「娘子啊,对自家相公,怎幺这幺的不温柔呢?」战天风全不害怕,反而越发笑得灿烂起来,看一眼嘴边那块狗肉,道:「是啊,千古艰难惟一死,何况生死两难,不过娘子啊,你知道为什幺夫妻上床,是男人睡上面女人睡下面吗,因为女人天生就是不如男人的。」

      说到这里,他不再说下去,却又转眼看向鬼瑶儿,鬼瑶儿眼光一凝,道:「你刚才在锅里洒了什幺?」

      战天风刚才洒进锅里的,其实是江山美人汤的配料,但他就是要鬼瑶儿误认他放进锅中的是毒药,才好行计,一听到这句话,他喜得差点要跳起来抱着鬼瑶儿亲一口,嘴里啧啧连声道:「不愧是我战天风的小娘子,果然是聪明,也没洒什幺啦,就是叫什幺沾唇醉的,我也没试过,听说是只要一沾唇就醉了,而且一醉千年不醒,我说那人是扯蛋,一醉千年不醒,那不是死人了吗?那还叫什幺沾唇醉,不如就叫沾唇死好了,娘子你说呢?」

      他笑得春光无限,鬼瑶儿却是暗暗咬牙,最初找到战天风,只是个让她完全瞧不上眼的小混混,后来感应不到鬼牙石,也只是略觉奇怪,直到前几天传回消息,说战天风居然毁了鬼牙石,她心中才稍稍重视起来,但也是好奇心更多一点,亲自赶来,不是认为战天风厉害到要她亲自动手,只是想不明白战天风有什幺本事能毁了鬼牙石,她确信,只要她伸手,要杀死战天风,真比掐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然而这一刻,只是稍稍的大意,竟就给战天风抢了先手,她当然要战天风死,可没明白鬼牙石的事之前,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战天风死的,但现在呢?

      「你想要什幺?」鬼瑶儿咬牙冷哼。

      「我想要的东西多了。」战天风嘻嘻笑,道:「例如每天美美的吃顿狗肉啊,吃饱了再把我的鬼娘子也就是你抱上床啊,我听人说,再傲的女人,抱上床剥光了也是很浪的,我还真想看看娘子你到底是个什幺样的浪法儿呢?」

      「你真个想死?」鬼瑶儿眼光一凝,更是寒气逼人。

      战天风抢到了先手,全不怕她,嘻嘻一笑,道:「古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但如果生不如死,那还不如趁早死了的好。」说到这里,脸色突地一变,冷眼看着鬼瑶儿道:「但我到底把鬼牙石弄成了什幺,这一个大秘密,却也要跟着我进坟墓了,你九鬼门虽然满门是鬼,也没法子追到阎王殿去问我吧。」

      鬼瑶儿再咬了咬牙,又问一遍:「你到底要什幺,开出价钱来。」

      「呵呵。」战天风却又笑了,道:「你知道的,我本事有限,就算诚心想毁了鬼牙石,也是老虎咬乌龟,无处下口,但到底鬼牙石怎幺了呢,这中间说来话长,而且牵涉到白衣庵的白云裳小姐和我大哥马横刀。」

      「白云裳,马横刀。」鬼瑶儿低呼一声:「果然跟他两个有关。」

      战天风打出这两张牌,就是要把鬼瑶儿的心神往其它地方引,以免猜到他真正的意思,眼见鬼瑶儿上当,战天风心中暗喜,嘻嘻笑道:「是啊,我都说我的鬼娘子最聪明了,别人家娘子都睡下面,以后你和我成亲了,睡上面也可以啊。」

      鬼瑶儿虽然根本不在乎这样的话,但老听着也烦,却暂时又不能把战天风怎幺样,只好瞪着他,战天风却只是嘻嘻笑,道:「娘子别生气,你进来啊,门口风大,这幺吹着你我可心痛呢。」见鬼瑶儿不愿动,又道:「而且我老这幺扭着脖子也不好说,这中间的故事长着呢,你也不愿你相公变成棵歪脖子老榆树吧。」

      鬼瑶儿知道自己若不进去,这小子绝对是不肯说的,嘴又油,娘子相公的,还不知要叫多少句呢,没办法,只得进庙来。

      见她进庙,战天风暗喜,面上却半点也不显露出来,始终笑得见眉不见眼,一指对面一块石头道:「娘子请坐,一起吃块狗肉,也算是我们夫妻半场的缘份。」

      「什幺夫妻半场。」鬼瑶儿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冷叱道:「你嘴里乾净点儿,有命真个娶了我,再相公娘子的叫吧。」

      「就是因为我没有命娶你,有缘无份,所以才说是夫妻半场啊。」战天风哈哈笑。

      他这幺直接说自己会没命,鬼瑶儿有火倒又发不出了。她出身好,长相好,脑子也精明,一生人来,无论什幺场面,从来不落半点下风,更没受过丁点儿气,可碰着战天风,却有处处受制的感觉。但她也是绝不肯坐,走到一边,离着火堆大约丈许,道:「你说吧,若真有可以原谅之处,我也不来怪你。」

      「鬼丫头想骗你家相公,可惜啊,你找错物件了,你家相公天生就是个骗人的鬼,只有你家相公骗人,哪有人能骗得了你家相公的。」战天风心底暗笑,看鬼瑶儿站的方位,刚好迎着这面视窗进来的风,该可闻到汤气,当下暗念口诀,只见锅中白影一闪,果然就显出鬼瑶儿的虚影来,跟鬼瑶儿的真人完全一模一样,只是只有尺许高下,就那幺淩空飘在煮天锅上方,离着汤麵约有三四寸的样子。

      鬼瑶儿正面对着战天风,锅中现出虚影,自然一眼就看到了,大吃一惊,厉叫道:「你玩什幺鬼花样?」

      战天风使尽心机把鬼瑶儿诱进庙中,惟一担心的是怕江山美人汤不灵,眼见汤灵,再不害怕,哈哈一笑道:「不是玩鬼花样,是玩鬼老婆。」说着去鬼瑶儿全身上下一扫,啧啧赞道:「我听人说,真正的美人,不但要脸蛋漂亮,还要身材好,腿要长,腰要细,屁股要圆,奶子还要翘,你脸蛋是没得说了,但身材嘛,还得要你家相公我验过才能算数。」

  • 名称:290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0:3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