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超清

      战天风自然不应声,更敛气屏声,鬼荆迟叫了两声不见战天风答应,飞身过来,到岩石后一看,看不见战天风,顿时大吃一惊,转身四下乱看,嘴中边叫:「姑爷,姑爷。」

      看他转身,战天风将刀尖对準他后心,猛一发力,一刀就从鬼荆迟后心戳了进去,随即一跳闪开,取锅喝了口水,现出身来。

      鬼荆迟挨这一刀,身子往前一栽,一个踉跄,却站住了,转过身来,一眼看到战天风,脸上现出疑惑惊怒之色,叫道:「你—你—?」

      战天风嘻嘻一笑,道:「想不清你家鬼姑爷怎幺会突然不见了是吧,哈哈,不好意思,这个不能告诉你,等哪天我和你家鬼小姐上了床,被窝里倒是可以悄悄的告诉她。」

      说到这里,哼了一声,道:「你也别怪我,本来我们无怨无仇,你若不是硬要看鬼牙石,只是考校刀法,我何至来害你,到这会儿我也不骗你了,鬼牙石确实是没有了,我跟你去,只有死路一条,你要我死,所以我只好要你先死了,抱歉,抱歉。」说着笑嘻嘻抱一抱拳。

      「鬼牙石果然给你毁了。」鬼荆迟点了点头,看着战天风,却忽地冷笑一声,道:「战天风,你也别得意得太早了,九鬼门的规矩你不知道,替小姐择婿是大事,不但有择婚使,还有鬼灵在旁监督,就是怕万一择婚使怀有二心,不能公正考校,你虽然杀了我,但鬼灵已回报门主,小子,你同样死定了,我在奈何桥头等你,最多七天,你就要来和我相会了,不过到时我认不认得你还真不好说,因为你会死得惨不堪言,除非现在就自杀。」

      「鬼灵,是什幺鬼东西?」战天风大吃一惊,四下乱看,却并没有看到什幺。

      「你看不到鬼灵的。」鬼荆迟哈哈一笑,笑声未落,仰天一跤栽倒,战天风先前并没有拨刀,他担心鬼荆迟反手给他一下啊,所以一下就跳开了,这时那刀先撞在地下,顿时将鬼荆迟戳了个对穿对过。

      「看不到鬼灵?什幺意思?难道真是个鬼。」战天风吓一大跳,恰好背后冷风吹过,顿时毛骨怵然,转身便往回跑,边跑心中边转念头:「看那迟到鬼咬牙切齿要吃肉的样子,说的只怕不是假话,七公当日对着九鬼门也是十分小心,又给袋子又让我钻地道的,九鬼门的鬼名堂只怕真的很多,那什幺鬼灵十九是个真的,这可如何是好,先前只是考校刀法,这会儿可真是要考我脖子的硬度了,但我的脖子又不是铁打的,怎幺能硬得过刀子?得想个救命的法儿。」

      这幺想着,脑子里第一个便想到马横刀,随即又想到了白云裳,想:「要不也叫燕大叔放风声,就说我不但是马横刀的义弟,和白云裳也是姐弟相称,这两块金漆招牌打出来,九鬼门该要怕了吧。」刚想到这儿,却猛地连呸数声:「呸呸呸,你小叫鸡还真出息了,原来马大哥看得起你,是要你借他的金漆招牌来保命的啊。云裳姐就更不要说了,要借一个女人的号来保命,那还是去买块豆腐来撞死吧。」

      「不知七公有什幺主意?」战天风又想到了壶七公,却又想:「事情到了这一步,七公只怕也没什幺主意,无非是躲了,是了,就这一个老主意,不管他鬼灵还是阎王灵,找不到本大追风,那就通通不灵。」

      打定主意,已到了芦棚前,这灵是守不成了,要躲就要连夜走,也没什幺东西要带,只要和陀光明说一声,到芦棚前,却想:「这小俩口不会在里面骑马马吧?」尖耳一听,似乎没什幺响动,刚要张口,却又想:「一句半句也说不清楚,算了,说什幺说,还是本大追风的老招牌,给他留一幅墨宝吧。」转身到自己芦棚里,火盆中取根木炭,便在棚柱上大笔一挥:我去也。下麵署名:神锅大追风。

      刚要转身,却又想陀光明只怕不知道神锅大追风是他,便又在后面写道:注,神锅大追风便是战天风也。却一时写发了性,再又写道:再注,先前陪你玩,但现在你有老婆玩了,我就不陪了,就此说明,莫说本大追风来去不光明也,行了,不再注了,再注就啰嗦了,走也,走也。

      这幺一大段写下来,一根柱子不够写,把旁边柱子又写了半根,始才收手,歪着脑袋自己欣赏一会,颇觉满意,扔了木炭,借锅遁便往巨野城来。

      陀光明两口子第二天早间起来,看了柱上留言,不免绝倒,虽说战天风走了有点子伤感,但看柱上留言,一注二注三注,却是看一遍笑一遍,怎幺也伤心不起来。

      战天风去巨野城,是想看能不能找到壶七公,虽然自己有了老主意,但能问问壶七公的主意还是更有把握些,但在巨野城头等了个多时辰,始终不见壶七公来,想:「七公又不知溜去了哪儿,我还是趁早开溜的好。」随手找一块瓦片在墙面上留字道:情况不妙,他们知道石头没了,捅破天了,小叫鸡玩不转了,要开溜了。后面署名:叫鸡公。

      在这里他谨慎了一下,前不写壶七公之名,后也不写自己战天风的号,是怕万一给九鬼门的人看到墙上的字,给壶七公带来麻烦。

      留了字,再借锅遁掠起,一时却不知往哪里去,前后一想:「还是往西去好了,即躲了九鬼门,若还能找到还魂草,搂草打兔子,也算是一方两便的事。」当下便径直西去。

      飞了小半夜,少也有上千里,看看天明,实在是冻得受不了了,刚好见到一只野狗,便驾锅追上去打死了,洗剥乾净,提到一个破庙里炖了一锅,美美吃了一顿,就在香案下睡了一觉,午后醒来,练了半日功,再炖一锅狗肉吃了,複又驾起锅遁,再往西去,如此连跑了几天,始终不见有什幺异象,心中想:「上次七公只让我跑出五百里便算,这一次少也有五千里了吧,行了,该没事了。」

      这幺想着,心下便鬆懈了下来,这日傍黑时分又打了一只狗,想:「晚上风也实在太大,今儿个晚上便不赶路了吧,吃顿狗肉,美美睡一晚上再说。」却又找了一处破庙,炖了一锅狗肉。

      狗肉炖得越久就越香,战天风也不急,先练了功,又搬了一尊菩萨放屁股下坐舒服了,这才準备大吃一顿,筷子刚伸进锅里,耳边忽听得异声,急扭头时,只见破庙门口站着一个女孩子,和白云裳一样,也是一身白衣如雪,但却不是白云裳,而是鬼瑶儿,而那张清丽绝伦的脸上,仍是冷若冰霜,一双比天上寒星还要冷上三分的眼睛正冷冷的看着战天风。

      战天风心中急跳,整个人也想跳起来,但立即就稳住了,心念电转,脸上便一脸笑道:「娘子还真是有口福呢,来来来,门口风大,快进来,暖暖的吃块狗肉,包你肚中春意蕩脸上映桃花,加倍的漂亮十分呢。」

      战天风故意放鬆语气,笑得贼忑兮兮,鬼瑶儿神色却没有半点改变,冰冷的眼光直射着战天风眼睛,道:「你是怎幺做到的?」

  • 名称:轩辕剑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9:3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