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超清

      战天风收了刀,当着壶七公的面,终是不敢试着将刀塞进玄女袋里,便背在了背上,道:「现在怎幺办,我躲到哪里去?」

      「小叫鸡,你会水吗?」壶七公凝眉问。

      「会。」战天风一拍胸膛:「这天下淹得死我战天风的水,还没生出来呢。」

      「什幺叫水没生出来,臭小子吹牛皮也有点条理好不好。」壶七公骂,从皮囊中摸出一团丝一样的东西,道:「会水就好,这崖下就是一条河,你顺水而出,至少先游出五百里,九鬼门短时间内想找到你就有些难了,然后找个地方躲起来,练功练刀,能躲多久躲多久,能躲到练出灵力是最好,那时就可以把鬼牙石拿出来亮一亮,主动挑战了。」

      战天风点头,有些疑惑的道:「即然九鬼门找不到我,那你老和我在一起,顺便指导我,岂非更好?」

      「九鬼门找不到你,是因为你太平常了,没有鬼牙石的感应,你再机灵一点不露鬼刀刀法,九鬼门的人就算当面碰上你,也未必认得,但我老人家就不同了,一现身就会有人认识,你跟我在一起,九鬼门立即就会留心,一查,不什幺都知道了?」壶七公说到这里脸一沉,道:「小叫鸡,不要那幺没出息,只要你一切照老夫说的做,这一局咱们铁定赢。」说到这里想起一事,道:「对了,鬼刀刀法和听涛心经你都放进玄女袋里好了,免得给水打湿了。」

      「是。」战天风依言将两本小册子全塞进玄女袋里。

      「準备好了。」壶七公一挥手,那丝飞出来,缠住了战天风左手,道:「九鬼门必定已开始搜索了,老夫不能用灵力,虽然他们未必知道,但小心些总是没有错的,这一点你最好记住了,老夫现在吊你下去。」说着不等战天风再有异议,手一挥,一下便将战天风悬空甩了下去,战天风猝不及防,啊的一声叫,耳边听得壶七公骂:「臭小子,鬼叫什幺,当心老夫一鬆手,真个摔出你的蛋黄子来。」身子则如一块石头般直落下去,穿云过雾,下麵果然是一条河,不知是云雾隔阻让壶七公看不清还是恼了,接近水面了壶七公也不紧一紧手,真就让战天风象块大石头般,直通通掉进了水里。

      虽然是水里,这幺高摔下来,也把战天风摔了个昏天黑地,从河底冒出头来,一时间气急败坏,扯长嗓子叫道:「什幺把我吊下来,你就直接把我扔下来得了,狗鼻子插大葱,还装的什幺象?」

      上面却不见应声,再看手上的丝线也不见了,就这一会儿,壶七公似乎是走了,不过战天风也不能肯定,虽给摔得恼羞成怒,也不敢大声骂,只低声骂了两句死老鬼,却记起了壶七公的话,刚好身上也还各处发痛,索性就不上岸,仰躺在水面上,就那幺顺流而下,没事想着这几天的遇合,也不知是惊是喜,又想到壶七公,不由就骂出声来:「死老狐狸,你虽帮我解了一笑丸的毒也教了我不少东西,可给九鬼门追杀也是你一手造成的,临了还要摔我一下狠的,若不是我身子板还结实,这一下只怕就要散架了,所以你休想我会领你的情。」骂得一回,却又笑了起来,想:「死老鬼还挺有趣的,尤其鬼花样层出不穷,跟他在一起,倒是不气闷,恼火的是偏不肯收本穷少爷为徒,气人。」

      战天风做梦都想学仙术,壶七公教他的一切,他心里还是感激的,只是壶七公不愿收他为徒,这就让他气恼万分,感激中便又有几分恨恨的。

      顺水漂了一日,傍黑时上岸,就手摸了一条鱼上来,便在岸边烤着吃了,然后先练一趟刀法,再盘膝静坐,习练听涛心法,半夜时分醒来,睡一觉,天将明时起来,又练一趟刀法,随即再跳进河里,複又顺流下漂,如此反复三天,战天风终于有些烦起来,而且这种深秋天气在水里泡着,说实话非常冷,若不是练了听涛心法,这幺整天的泡着,非冻僵了不可。

      第四天一早醒来,练了刀法,战天风想:「七公让我下漂五百里,漂了三天,该差不多了吧,可以不必下水了,且就近找座镇子,慢慢的混着,七公说了的,只要九鬼门的人感应不到鬼牙石,即便劈面碰着,也未必认得出我,鬼瑶儿想来不会亲自出来找老公吧?」这幺想好了,便不再下水,反上了旁边的小山,看远远的屋宇密集,似是一坐镇子模样,当下便径直走去,他身上没钱,但当日高师爷将他着意打扮,不但里外一色新,腰带上还系了两个玉坠子,这时便想:「这两个玉坠儿,少也值个七八十来两银子,到当辅里当了,也混得一两个月,别的不说,先美美去吃一碗红烧肉再说。」想到红烧肉,早是满嘴口水,脚底生风,越发走得快了。

      那处果是一座大镇子,人烟十分的繁茂,进镇不远,便见老大一个当字,战天风进去把两个玉坠子都当了,得了六两多银子,虽比预想的少了点儿,但战天风手里也很少有这幺大一笔银子的时候,一时便有富甲天下的感觉,脚飘飘,身摇摇,跨步便进了一家大酒楼,要了一大碗红烧肉,另加两个小菜,还打了一壶酒,美美吃了一顿,然后拍着桌子结帐,他难得有这幺花钱吃东西结帐的时候,感觉一时好极了,但小二一来,出怪事了,竟说有人把他的帐结了。

      世上竟有这样的好事?战天风奇了起来,问是谁替他结的帐,那小二告诉他,就是先前在店中吃饭的一个青衣汉子,小二一说,战天风想起来了,先前确有一个青衣汉子老是拿眼看来,当时战天风只以为那汉子是看他吃相不雅,也不当回事,不想竟把他帐结了,这就怪了,但还有更怪的,小二告诉他,那青衣汉子还在外面留了一匹马,是送给战天风的脚力。

      战天风到外面,那小二果真牵了一匹马来,一匹马少也要一二十两银子,可不是一顿饭钱,战天风心中疑惑,问那小二,小二却也说不出来,只是说那人吩咐的,只叫把马交给战天风,并无其他的话交代。

      战天风并不信有天下掉馅饼的好事,本想不要那马,但看着那马,却又觉心中发痒,骑在高头大马上那种威风,他一直非常羡慕,只是没有什幺机会骑,这时便想:「不管他是谁,送给本穷少爷的,不骑白不骑。」跨身上马。他没怎幺骑过马,没经验,上反了一只脚,到了马背上才发现,竟是屁股向前脑袋向后,反了,忙要转过身来,却见边上那小二捂着嘴笑,顿时改了主意,喝道:「笑什幺笑?少见多怪,本少爷骑马,从来就是倒着骑,这叫别具一格。」

      ——-早九晚九,喝杯老酒,呵呵,朋友们,此书的更新时间是每天的早晚九点哈,请多支援。另,我所有的书都是全本,此书也是一样,还有一点,此书即便进VIP,公众版也绝不会停下,仍会每天更新,所以喜欢的朋友们儘管放心看,不是特殊情况,那就天天有得看,只要你还想看,呵呵,不想看就另说了!!!

  • 名称:如花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5: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