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好超清

      陀安看了这种场面,也自十分激动,再又细细商议对付单家的办法,不觉时间渐过,燕慎行一直留意着时间,趁个空档悄悄对战天风道:「二公子,老船主真的只能还魂一个时辰吗?可现在已过了一个半时辰了啊。」

      战天风没留意这个,喜叫道:「真的吗?那可能是神仙钩能够代替还魂草的作用,乾爹不会死了。」

      他的声音大了点,陀安听见了,转头问道:「天风,你们说什幺,什幺不会死了?」

      「说你呢。」战天风喜叫:「本来乾爹只能还魂一个时辰,现在已过了一个半时辰,我估计是代替还魂草的那味药起了作用,乾爹今晚上不必回阎王爷那儿睡觉了呢。」

      「真的过了一个半时辰了吗?」陀安眼睛一亮,脸上露出喜色,但突地脑袋往旁边一偏,竟就那幺不动了。

      「乾爹。」战天风大吃一惊,急上前一步抱住陀安脑袋,一试鼻息,呼吸全无,陀安竟真的就这幺断了气,燕慎行也从另一边抱住陀安身子,也试了试陀安鼻息,顿时就大哭起来:「老船主,是我害死了你啊。」边哭,边抽自己嘴巴,骂道:「打烂你这张臭嘴,你不出声会哑巴啊?」

      战天风忙抓住他手,叫道:「燕叔,这事不能怪你,你不必自责,是我那汤里少一味药,乾爹只能还魂一个时辰,多出半个时辰,已是赚了呢。」

      「可我若不说,老船主至少可以多拖一会儿啊。」燕慎行仍是十分自责,不过战天风这话终是让他心里好过了些,不再打自己嘴巴了,而这时厅中早已哭声震天,陀光明哭不出声,那泪却象决堤的洪水,不绝的流下来。

      灵堂先前布置了一半,这时便重新添置起来,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战天风不太懂,好在一切有燕慎行打理,他只管穿了孝服哭灵便是,想到陀安的亲切和气和对他的好,也不由大放悲声,痛哭了一场。

      守了一日灵,到晚间,战天风想:「先前只是想借七公放出的谣言吓得单家不敢再伸爪子便好,但现在情势又不同了,我还得和七公去商量商量,还有大哥身上的毒也得请七公想法子解了,他若没有灵药,就让他去单家偷。」心中定计,到二更时分,便叫过燕慎行,说自己要出去一趟找帮手,嘱咐他小心在意。燕慎行知道战天风有异术,点头应了,战天风随即便借锅遁往巨野城来。

      到巨野城东门鼓楼上,壶七公不在,战天风等了老半天,壶七公始终不见现身,无法可想,心中嘀咕:「这一次不会真要我等上三天吧,这可不行,单家知道乾爹把陀家船队託付给了我,恼羞成怒之下,必然对我动手,我现在这点子本事,便是把锅子顶在头上也保不住脑袋,必要七公撑腰才行。」再等一会儿,想起壶七公说他住在城中的话,想到一个主意,坐在煮天锅里,便在巨野城里乱飞起来,一路飞一路喊:「七公,七公。」

      喊了半夜,把一城狗尽惊起来,壶七公却始终不见现身,以壶七公的功力,若在城中,战天风一喊必然现身,喊这半夜不现身,显然是不在城里了,战天风知道再喊无义,没办法,只得先回陀家来。

      回来,燕慎行接着,见战天风仍是一个人,并没有什幺帮手跟着来,有些失望,却也不好问得。陀安还魂那一个半时辰里,一切都安排好了,陀家调集人手,严阵以待,同时向三大帮在内的巨野各大势力揭示千骑社的阴谋,并宣告陀安收了战天风做义子,陀家由战天风接掌的事,这些都由燕慎行安排下去,自有人去做,战天风都不必管。陀家上下群情激愤,誓要为陀安报仇,这大主意到是要由战天风拿,但战天风没找到壶七公,心中没底,便和燕慎行商议,藉口人死为大,一切应等到陀安入土为安再说,燕慎行深以为然。

      稳住这头,战天风却担心单千骑恼他接掌陀家船行,会象对付陀安一样,直接让单家驹率高手来陀家刺杀他,他死鸭子嘴硬,但心里知道,自己绝不是单家驹的对手,即便有宝汤打底,也绝对撑不过,因此时刻小心提防。一天无事,到夜里战天风又去巨野城,等到快天亮,壶七公还是没来,第三天又去,以为壶七公会出现了,谁知还是没有出现。

      「老狐狸搞什幺鬼,不是说最多三天就会来的吗?是不是老糊涂了。」在鼓楼上冻得身子发僵,战天风忍不住暗骂,骂也没用,眼看天光将亮,只得回来,第四天晚上又去了一趟,仍是无影无蹤,战天风死心了,猜到可能是因为九鬼门没来找他,所以壶七公也暂时废了那约定,暂时不可能来和他相会了。

      壶七公找不到,好在战天风担心的单家的刺杀也一直没有出现,战天风心中疑惑,想:「莫非是七公散布的谣言起了作用,单老儿真以为我是九鬼门的人,不敢来惹我了,那倒也是件好事。」便让燕慎行派人暗里打听单家有什幺动静反应。

      过了几天,燕慎行忽地极度气愤的来告诉他,单家正在巨野大造谣言,不但一口否认是他们派人刺杀了陀安,反而说一切都是战天风做的,说战天风是邪道上的一个大魔头,用邪术在洞房花烛夜制住新郎陀光明,占了单如露,再害死陀安,就此控制了陀家船行。

      这谣言厉害,战天风听了半天做声不得,好一会儿才气极反笑道:「这一定是单老儿的主意了,这样的计策也想得出来,高手,真是高手啊,我一生不服人,这回还真是服了他呢。」

      燕慎行报事,陀光明自然也在,而陀光明是一刻也不愿离开单如露的,所以单如露也在边上,听了燕慎行的话,单如露羞愤交集,心中更对战天风充满了歉意,看了他道:「二弟,对不起,我—我—。」

      「大嫂,你不要说了,这事跟你无关。」战天风哈哈一笑,看向燕慎行道:「燕叔,单老儿还什幺出彩的花招儿没有?」

  • 名称:早上好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5: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