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 电影超清

      朱一嘴自然知道他这会子在想什幺,道:「行了,先别乐了,练练手法吧,万一你小子到时过于兴奋,指东打西,真个给老夫一鬼牙,老夫可就冤死了,记着了,只练手法,可千万别念诀,鬼牙这会儿还不死心,只想要出来,你一念诀往外放,他借势可就跑了。」

      「绝不念诀。」战天风点头应了,当下便练起手法来,不敢念诀,口中便叫放字助兴,左一放右一放,突然间「扑」的一声,却是下麵放了个大响屁。

      朱一嘴忍不住放声大笑,道:「行了,服了你小子了,不要练了,进蒸茏去躺着吧。」

      战天风也自有些不好意思,听了朱一嘴的话却又失惊,道:「还要蒸啊,小子已经有十一分熟了,不要再蒸了吧。」这时天已黑了下去,先前那一蒸,可着实是蒸了好几个时辰。

      「老夫老了,要蒸个十二分熟才嚼得烂呢。」朱一嘴哼了一声,见战天风爬进蒸茏,道:「刑天道人的习惯,必在子时一刻现身,还有点时间,你将九转回锅气多练几遍,把先前那汤里的好东西儘量吸收乾净了,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刑天道人来时,老夫会通气让你看见,你小子放屁还响,到时老夫揪住他两个脑袋,就叫一声放,你小子就跳起来双手齐放,记住了?」

      战天风一下子想到了其中关健,道:「是不是我躲在蒸茏里,刑天道人就难以发觉。」

      朱一嘴眼中露出讶异之色,嘿的一声,道:「你小子脑瓜子还蛮灵光的嘛,是,老夫以通气之术,让锅中气与老夫本身之气相连,气连人连,老夫看得到的你也看得到,你可以看见外面,但刑天道人灵觉却会给蒸气遮住,否则以刑天道人之能,你小子藏身附近,他岂能不知?那就休想算计他了,若不能打他个措手不及,鬼牙威力虽大,你小子想打中他却也只是白日做梦。」

      战天风明白了,老老实实躺进蒸茏里,吸一口蒸气,不等运功,周天立时运转,他一直有些担心,生怕又不通了呢,这时才放下心来。

      「他刚才说先前的汤里面有好东西,看来不是假话,我能打通气脉周天,绝不是蒸这几个时辰就做得到的,那锅汤必然起了很大的作用,却不知放的什幺东西,这般灵验。」乱猜一气,突又想到:「七公号称偷遍天下,那皮囊里好东西一定多得不得了,却小气到要死,只拿一颗什幺先天丹来给我吃,还说什幺功夫一定要自己练,天材地宝也帮不了忙,哼哼,所谓日久见人心,那老狐狸待我,可是远不如朱老爷子了。」心中一时对壶七公大有成见,他却不知,人身承受能力有限,就拿天天要喝的水来说,一杯水是好东西,喝下去不但解渴,有时简直是可以救命,但如果一口气灌下一桶水呢,那就会要人老命了。壶七公袋子里便有好东西,即便也捨得,拿给战天风,他吃下去容易,化得了吗?不过这中间的道理,战天风一时是不会明白的。

      胡思乱想着,身上却灼得肉痛起来,忙运起九转回锅气,朱一嘴这蒸锅里练成的功法还真是管用,气一运转,灼热立消,战天风心中讚歎,更好生佩服,想:「这人还真怪,怎幺就能想出这蒸茏里练功的法门呢?难不成他竟是个包子成精,却不知是肉包子还是糖包子。」

      想到吃包子,忘了练功,身上立即又热了起来,失惊暗叫:「可别把本穷少爷先蒸熟了,那可真是个大肉包子了。」不敢再乱想,专心练功,内息绵绵,一时间物我两忘。

      也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忽传来朱一嘴的声音:「来了,不要怕,看着就是,记住老夫的话。」随着他话声,战天风眼前突地一亮,已可看到蒸茏外面。

      「连着气,就可借他的眼睛来看来听,这通气之术还真是灵异呢。」战天风心中即兴奋又紧张,依言不动,但张眼往往看,并不见刑天道人,只朱一嘴一个人在灶边烧火,又过一会儿,忽听得格格一阵怪笑远远传来,战天风心中一跳:「来了。」

      笑声一起,朱一嘴腾身站起,反手拨下腰间炒锅,随手扔出,那锅打着旋儿撞在四面墙上,竟将四面的墙全都撞倒了,屋顶整个压了下来,好在蒸茏上有盖,屋樑瓦片并没有打在战天风身上,只把他吓了一跳,不过他立即就明白了朱一嘴的意思,这幺烧着一个大蒸茏,终会惹刑天道人生疑,所以朱一嘴故意撞倒屋子,让屋顶盖住蒸茏,刑天道人看不到,灵觉又感应不到,自然就不会生疑了。

      四面墙一倒,战天风眼界立时宽了许多,只见朱一嘴站在断墙边,面对着他,十余丈外,站着一个人,但那人生像也太恐怖了,若不是事先打了底子,战天风真会吓得大叫起来。

      那人身量颇高,穿着雪白的麻衣,背上背着一把剑,若就看这模样,和一般道人也没什幺两样,但再往上看就不对了,这人的肩膀上,竟没有脑袋,这人的脑袋呢?这人的脑袋提在手里,而且是两只手各提着一个,左边的在笑,右边的在哭。

      「我的娘啊,整日价只说见鬼见鬼,但鬼若见了这人啊,只怕都要吓得还阳了呢。」战天风心中发紧,一颗心怦怦直跳,耳中闻得朱一嘴一声低哼,那意思显然是要他放平呼吸,以免被刑天道人发觉,但战天风将气连运了两遍周天,呼吸仍然放不平,那种恐惧感竟是怎幺也无法消除,心中着急,突然想到两臂上的鬼牙,暗想:「别说他不是鬼,便是鬼也没什幺了不起,本穷少爷身上还装着鬼牙呢。」这药灵,这幺一想,心中一发狠,那种恐惧感终于消除了。

      幸好刑天道人那笑的脑袋一直在笑,并未察觉,一时笑毕,那哭的脑袋看了朱一嘴开口了:「朱一嘴,还我脑袋来。」

      朱一嘴哈哈一笑,一敲锅底,道:「煮着吃了,不是说你,还真是难吃,也不知你是吃什幺长大的。」

      「啊。」刑天道人两个脑袋齐声大叫,双手齐扬,将两个脑袋对着朱一嘴齐扔过来,同时间反手抽出背上长剑,飞身刺向朱一嘴。

  • 名称:金瓶梅 电影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3: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