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长沙小说超清

      战天风知道壶七公要他这幺做,必有他的道理,当下收了荷包,再穿着大红喜服就不象话了,脱下来扔一边,依言往西走,果然走了大约十来里路的样子,看见一座山神庙,庙已经废了,残破不堪,更没有什幺人,战天风进庙,看那神案下面,厚厚一层灰,扫一扫,露出青砖辅的地面,其中有一块砖果然是红色的。

      「这破山神庙里竟然有机关地道,而七公他居然还知道,老狐狸果然了得。」战天风心中嘀咕一声,依言用那荷包袋了鬼牙石,荷包上有一根细细的红绳子,可以锁紧袋口,但战天风刚把红绳一抽紧,异象突现,荷包中突地发出奇异的啸声,凄厉狂暴,有似万鬼齐嚎,随着啸声,那荷包更突然间就涨大了,只一下便涨大了数十倍,差不多有一条大肥猪大小了。

      这事过于怪异,战天风猝不及防,惊得大叫一声,一屁股坐倒在地,两眼呆呆的看着涨大了的绣花荷包,完全惊呆了。

      荷包里的啸声持续了足有一顿饭时光,终于慢慢的歇了下去,随着啸声慢慢低落至消于无形,那绣花荷包也慢慢的小了下来,最终又回到了原来的大小。虽然异象消失,战天风还是有些害怕,过了好半天才一点点伸手过去,一挨着那荷包,又马上缩回来,恍似那荷包是块红炭,又似乎猫戏老鼠,拨一下就缩回爪子,试了好几下,确认那荷包不咬人后,战天风才把荷包抓在手里,拍拍胸,想:「鬼瑶儿说这鬼牙石是九鬼门的宝物,看来果然是有点鬼门道,鬼牙鬼牙,别是这石头里真的藏着一对鬼牙吧,啊呀,它晚上有没有出来吸我的血啊。」伸手到身上一阵乱摸,还好,身上并没有想像中的一个眼两个洞什幺的。

      定定神,将荷包往怀里一揣,却又转心思:「这绣花荷包看来也是件宝物,至少那鬼牙石的鬼牙便咬它不破不是,老狐狸宝多,本穷少爷我却是穷光蛋一个,这荷包我便留下了吧。」便将荷包细细的系在了衣服里面,这才照着壶七公的话按那红色的砖,一按之下,地板裂开,露出一个地道口,战天风探头看里面黑咕隆咚的,便折下一根窗梁,他这种街头混生活的人,火石总是随身带着的,没有人等着给他烧火做饭不是,当下点着了窗梁,跳下地道。

      他一跳下地道,地板又慢慢的自己合了起来,战天风暗暗点头:「这机关做得巧。」看那地道,不高,得弓着腰走,好在战天风身子利索,借着火光,一直走了约有里余,前面现出白光,战天风知道到了洞口,加快脚步奔过去,到洞口,一步跨出,刚要跨第二步,眼光无意中往下一看,顿时大吃一惊,脚下竟再没有路,而是一处断崖,崖下云雾缭绕,也不知有多深。

      战天风惊出一身冷汗,伸手拍胸,低叫:「老天爷,好在本穷少爷还算谨慎,否则这会儿可就摔成肉饼了。」

      「小叫鸡还算机灵嘛,竟然没摔下去。」突然响起壶七公的话声,就在头顶上,战天风抬头,这才发现洞口原来在半山腰,而在头顶左侧数丈外的一株古松上,蹲着一个老者,这老者大约五六十岁年纪,又矮又瘦,脸上更是瘦得皮包骨,留着一撮山羊鬍子,却又灰不灰白不白,全身上下,最精神的,是一对眼睛,不大,但漆黑发亮,看人时炯炯有神。

      「你老是七公?」战天风绝想不到壶七公会现身出来,一时间惊疑不定,眼睛不由自主的便向这壶七公屁股后面看去。

      「臭小子,眼珠子乱转什幺呢?你真以为老夫是狐狸精啊?」壶七公骂。他一开口,声音绝对没错,战天风知道他确是壶七公了,疑道:「你说你不是狐仙。」

      「老夫是人。」壶七公大翻白眼:「怎幺,老夫是人你小子很失望啊。」

      战天风确实有些失望,狐仙都是有仙法的,如果壶七公不是狐仙,那就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本事了,不过这话茬战天风绝对不敢应,忙道:「没有,我就怕你老真是狐仙呢。」

      「小叫鸡,话头倒转得快。」壶七公冷哼,道:「但你知道老夫哪句是真哪句是假,说不定老夫真是狐仙呢。」

      这话差点把战天风咽死,张口结舌做声不得,心中暗骂:「臭老狐狸死老狐狸,你要真是老狐狸,本穷少爷就剥了你的皮烤了吃。」

      壶七公看他不吱声,翻了翻眼睛,对右面一指,道:「上来,免得一发呆摔死了,老夫可不负责烧埋。」

      他手指之处有一块大岩石,突出崖面约有丈许,战天风依言攀着树枝爬了上去坐好,想起先前差点一脚踩空的事,心中仍有余悸,道:「这是谁修的地道,出口怎幺弄在断崖上。」

      壶七公呵呵笑:「小叫鸡没见过吧,这便是这地道的高明之处,一般人走了这幺长一段黑洞子,看见洞口都是急不可耐的沖出来,却不知鬼门关就在前面,若是敌人,不费吹灰之力便可要了他性命,这也是老夫看中这地道的原因。」

      「这份心机确实了得。」战天风点头,看壶七公道:「别人只怕想不出来,该是七公你老亲自想出来的吧?」

      「什幺叫亲自想出来的?狗屁不通。」壶七公骂:「挖这地道的另有其人,老夫只是看他挖得还巧,所以借来给你小子一用。」说到这里,面色一凝,看了战天风道:「小子,你知道我老人家为什幺要现身出来吗?」

      「是为了这块鬼牙石吧。」战天风从衣服下麵翻出荷包,却不鬆开系着的红绳子,他是下定了决心,在鬼牙石离体之前,绝不把荷包还给壶七公,想起先前的事,道:「七公,刚才我用这荷包袋鬼牙石时,出了怪事,荷包突然一下就胀大了,足有大肥猪那幺大,里面还有鬼叫声。」

      「小叫鸡吓坏了吧。」壶七公一脸兴灾乐祸,道:「鬼牙石里封印得有鬼王双牙,不愿意给玄女袋袋住,所以就在里面做怪了,但这玄女袋也是一样宝物,鬼王牙虽也了得,但只要进了袋子,却也休想出得来。」

  • 名称:战长沙小说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6: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