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阵超清

      正偷笑,壶七公却突地瞪着他道:「小叫鸡,你的刀为什幺没背在身上?告诉你,回去把你那馋嘴师父的烂锅子藏起来,把刀背上,有事没事,把鬼刀露两手儿,千骑社怕了九鬼门,那就不敢动你,否则没等九鬼门找上你,千骑社先要了你的叫鸡脑袋,那这游戏就玩不成了。」

      听了壶七公这话,战天风暗暗点头:「也是,千骑社相对于九鬼门,不过是正席前的凉拌儿,那不叫一个菜,老狐狸不肯帮手,但扯了鬼皮来做大衣,也足可以吓吓单老儿。」想得通畅,顿时眉开眼笑,连声答应。

      壶七公又嘱咐战天风,在过了第一关拿到第二关的试题后再来找他,没事就不要来了,免得万一给九鬼门的人发觉,战天风自也一一应了。

      先前壶七公的话,说战天风要找他,要在鼓楼上等三天左右才有可能来,但今夜来得可也太快,战天风心中起疑,临走问起来,壶七公一说,却就哑然失笑,原来壶七公的法子是,战天风走,他闻着香味也跟着走,战天风在一个地方停下来,他便也停下来,然后抢先找到那一带最大的城,就在城中猫下来,再过一天便去东门鼓楼上看一下,今夜里刚好壶七公来看,所以一下就碰上了。

      「还以为老狐狸真的能掐会算呢,原来不过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战天风暗笑,随又连呸两口:「呸呸,怎幺说自己是死耗子呢?现在本大神锅可是神气又威风的神锅大追风,已经是小有名气,也算得上是成名人物了呢。」

      当即分手,随又借锅遁回陀家大院来,到陀家,天差不多要亮了,战天风本不想让陀家人看到他出去搬救兵的事,想要偷偷溜进去,谁知远远的便听到陀家大院里哭声震天,似乎出了什幺大事,战天风心中一惊,想:「又出什幺事了?莫非陀大少上马扬鞭,却又身子太弱以至马失前蹄,竟是死在了单美人的肚皮上?那就搞笑了。」

      闪念间,早已掠进陀家大院,到大厅前停下,厅内厅外,到处是人,个个在哭,战天风一飞进来,早有人看见,便纷纷叫起来:「战少侠回来了,战少侠回来了。」

      「出了什幺事?」战天风落地收锅,进大厅,却就大吃一惊,大厅竟成了个灵堂,而死的人不是陀光明,竟是陀安,尚未进棺,直挺挺躺着,两只老眼大睁着,竟是死不闭眼,陀光明呆坐在陀安尸身前面,好象一个傻子一般,只有眼眶中的泪水不绝流下来,单如露跪伏在陀光明边上,一只手给陀光明死死的抓在手里。

      「陀老伯。」战天风惊呼,叫道:「这是怎幺回事?单小姐,这是谁干的。」

      单如露哭得象个泪人,听到他的声音抬起头来,更又痛哭出声,叫道:「是我爹,他派人来打死了公公,又制住了相公,并说—并说—。」说到这里,却是泣不成声。

      「还说什幺?」

      「单家以药制住了公子,说是陀家若不听千骑社的话,我家公子便永如僵尸般不能动弹,最后会这幺僵硬而死。」旁边一个老者介面,酒桌上战天风听陀安介绍过,这老者叫燕慎行,是船行的大管事,为人精细重义,是陀安的左膀右臂。燕慎行这时虽也是通红着眼,一脸愤怒,但说话却仍十分的清晰。

      「暗的不行乾脆来明的,单老儿还真够不要脸的啊。」战天风又惊又怒,问燕慎行道:「这是什幺候的事,昨晚上?」

      「是。」燕慎行点头,看着战天风,有些疑惑的道:「那会儿少侠好象不在这里?」

      战天风知道他怀疑什幺,这时只好实话实说,道:「是,我一个人斗不过千骑社几千人,所以去找个帮手。」

      燕慎行释然道:「原来少侠去找帮手了,可恨他们动手如此之快,老船主——。」他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一边的单如露却猛地叫了起来道:「对了恩公,你快走,我爹他们先是要来杀你的,你一个人,斗不过他们的,快走啊。」

      战天风倒没想到单如露会叫他走,冷笑道:「你爹还真是条赖皮蛇儿,不过我打蛇最拿手了,不怕他。」说到这里看向灵床上的陀安,突地想到刚得的神仙钩,心中一动,想:「神仙钩不知做不做得九死还魂汤的汤引子,七公那老狐狸说神仙钩的药性还在还魂草之上,应该做得吧,陀老伯气是肯定断了的,却不知血有没有冷?」

      当下走到灵床前,他却不知道血冷血热怎幺区别,左右一看,见旁边一个烛扡子,拿过来,对陀安叫道:「陀老伯,得罪了。」说着倒转烛扡子,一下插进了陀安手臂里。

      他这一下过于孟浪,旁边顿时一片惊呼声,燕慎行更是怒叫道:「你做什幺?」

      战天风心中也是暗暗打鼓:「陀老伯的血若冷了,我这祸可就闯大了。」不理众人,伸手去摸陀安手上流出的血,天幸血还微微发热,心下一喜,反手拨下煮天锅,去装天篓里取了配料,也是五味,乃是风蝉、地骨龙、钻心子、醒神虫、红颜不老,最后取一片神仙钩的叶子放在汤中,一刹时汤滚,扭头对燕慎行道:「扶了陀老伯头,撬开他嘴。」

      燕慎行看他举动古怪,疑道:「你是想要救活船主?」

      「不一定。」战天风摇头:「陀老伯的血差不多冷了,救不救得活,难说得很,死马权当活马医吧。」

      陀安是人不是马,什幺叫死马权当活马医,若在平时,他这话必定招来一片白眼,不过这会儿也没人来和他计较这个,个个是又惊又喜又疑呢,燕慎行忙抢步上前,将陀安脑袋抱在自己怀里,撬开陀安嘴巴,战天风将半锅汤尽数灌了下去。

      灌下汤,陀安一时间却并无半点动静,燕慎行就那幺抱着陀安脑袋,看一眼陀安,又看一眼战天风,边上的人也差不多都是他一般情形,所有人都屏声敛气,偌大一个厅中,针落可闻。

  • 名称:八卦阵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7: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