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之物超清

      「我知道你不是玉面小追风。」那老者又哼了一声:「老夫也不是一阳子。」

      声音就在灶边上的样子,可战天风就是看不见人,不过听说不是一阳子,他又奇了起来,叫道:「仙师不是一阳子,那我们更无怨无仇啊,你一定是弄错人了,快放我出来啊。」

      「弄错人?什幺叫弄错人?」那老者嘿嘿笑:「我只问你,你是人不是?」

      「我当然是人。」战天风叫。

      「是人就没错。」那老者说到这里,自已嘟囔了一句:「老夫只是要弄个人吃吃,是个人就对了,有什幺错不错?」

      「他纯粹就是要弄个人来吃?」战天风听得清楚,一个身子顿时凉了半边,心中骇叫:「妖怪?山精?木魅?牛头?马面?」越想越怕,脑中急转,急道:「啊呀大仙,你老人家还是错了,小子不中吃的,小子瘦,身上没肉啊。」

      「没肉?」那老者似乎犹豫了一下,道:「那有骨头没有?」

      「莫非没肉又有骨头他就不吃我,便如吃鱼,骨头太多了卡喉咙?」战天风心中转念,忙道:「就是净骨头啊,吃到嘴里嚼不烂,吞下去还卡喉咙。」

      「这样啊,骨头太多确实不中吃。」那老者赞同,却又转念道:「即如此,那就不蒸了,用油炸吧,炸得稣了,咬上去又脆又爽口。」

      战天风没想到说了半天,不蒸了却要换油炸,想到下油锅的惨状,汗毛直竖,急转念道:「老仙师明察,小子不好炸呢,小子极懒,从出生到现在,就没洗过澡呢,炸了不但吃不得,反倒汙了油。」

      「皮子髒没事。」那老者嘿嘿笑:「老夫加把火,索性把外面炸焦了,然后剥了皮沾酱油吃,味道最好。」

      「但小子这几天便道堵塞,七八天,不,十七八天没解大手了,积了一肚子大粪呢,所以里面也吃不得。」战天风垂死挣扎。

      「这个倒是真提醒了老夫。」那老者叫:「看来是要多费点手脚,先剖了肚子,倒出大粪才行,不过这刀不快了,老夫先磨磨。」随着那老者话声,窗外真个传来霍霍的磨刀声。

      战天风再也无计可施,急得要哭出来,叫道:「老仙师饶命啊,小子真的不中吃啊。」

      那老者忽地猛喝一声:「要饶你命容易,你且老实交代,你到底是什幺人,为什幺心法是玄门正宗的,刀法却是九鬼门的,若有一句虚言,嘿嘿,别说你一肚子粪,便是全身狗屎包着,老夫今夜也要吃了你。」

      战天风给他喝得一机灵:「原来这老家伙是吓我的,原来我的一切都落在他眼里。」这会儿哪敢有半点不老实,从头到尾,哪里人,什幺出身,以及怎幺撞上高师爷及后面这些天发生的所有事,一字不漏全倒了出来。

      「原来鬼牙石在你身上却又给玄女袋袋着了,怪道老夫总觉得你小子身上鬼气森森偏又看不出来呢。」那老者哼了一声,却突地骂起壶七公来:「壶七这老傻货,竟要你学听涛心法,这种玄门正宗的心法,进境最慢,没有二三十年时间,如何入得了门,想借它在短时间内连过九鬼门九关,简直是癡人说梦,老傻货,老蠢材,这幺好玩的游戏,若不是阴差阳错碰上老夫,可就要生生浪费了。」

      战天风尖着耳朵听他说话,心中可就嘀咕起来:「他和七公似乎是老熟人,不过关係可能不太好,听他的语气,竟也想和九鬼门玩一玩,难道他要另外指点我仙功妙法?」

      果然那老者开口道:「小子,碰上老夫算你有缘,不是看着你顺眼,只是老夫看九鬼门不顺眼,要跟他们玩玩,今夜你先回房去,明夜就照你的法儿,斩了一阳子,随后老夫另教你个法儿,好好的陪九鬼门玩一把过瘾的。」声落,战天风眼前突地一黑,身子重又给那布包着飞起来,稍顷又重重落下,那布飞了开去,睁眼,却是回到了自己房里,落在了床上。

      战天风一挺身想要爬起来,想一想却又躺下了,心中即惊且喜,想:「想不到阴差阳错,冒充小追风竟又撞上了大运,这人也不知是什幺人,听他的话,和七公也相识,也同样看九鬼门碍眼,好,你们要借我和九鬼门玩儿,那我也借你们学仙法儿。」想到高兴处,在床上连翻了两个跟头,手舞足蹈大叫:「我要成仙,快乐齐天,红罗帐里癫倒癫。」

      从去到回,战天风一直没能见到那老者的模样儿,枕着头乱想一回,却就睡着了,做梦吃酒席,好大一只红烧猪蹄儿,他一把捞着就往死里啃了一口,却猛听得一声大叫,急睁开眼来,哪里是什幺红烧猪蹄,原来是洪梁的手,这一口狠,把洪梁手背上咬得鲜血淋漓,战天风虽然皮厚,这会儿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刚要彻词解释,却见洪梁一脸慌张,大叫道:「风少侠,你老醒来了,快请去看一看,出怪事了。」

      「出什幺怪事了。」战天风趁势跳起来。

      「是—是—是一个人脑袋。」洪梁脸色惨白,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人脑袋有什幺奇怪的。」战天风一撇嘴:「没见过人脑袋吗,没见过摸摸你自己脖子上,看那是什幺?」

      「小的脖子上自然是个人脑袋儿。」洪梁咽了口唾沫,道:「但那人脑袋怪,给人砍下来了却还是活的,而且还能张嘴咬人呢。」

      「有这等事,那是妖术了。」战天风心中也自一跳,情不自禁的一缩脖子,他这会儿灵力未成,玩玩刀剑还有点胆子,说到妖术可是有些畏火,但脑中猛然间想到昨夜的奇遇,胆气一下子大了起来,想:「不怕,这里有高人,本穷少爷后面靠山硬着呢。」当即一挺胸膛,道:「区区妖术有什幺了不起,那人脑袋在哪儿,前头带路,本少侠去看看。」

      他答应去,洪梁立刻精神大振,前头飞脚带路,到前面正厅中,但见洪家人都在,个个神色慌张,洪仁一见战天风,急迎上来,却是骇成了个结巴,嘴里只叫得两个字:「少—少—少—-侠—侠—侠—。」再说不下去。

      战天风实在听不下去,一摆手道:「不要怕,本少侠去看看就知道了。」跟着洪梁往外走,绕过照壁,洪梁便住了脚,对战天风道:「少侠请看,那人脑袋就咬在那门梁上,今儿个早间一开大门就看见了,看门的老吴当时就吓傻了。」

      战天风抬眼看去,果见大门的横樑上,有一个人脑袋,那人脑袋真个是咬在门梁上的,焦黄的牙齿咬进去老深。

      「脑袋离了身子还能咬人,世间就有这般怪事了。」战天风心中嘀咕,猛地想到一个人,失惊叫道:「刑天道人,这是刑天道人的独门标记。」

  • 名称:天降之物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3: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