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特曼大电影超清

      战天风和陀安喝着酒,心中却不停嘀咕:「酒好喝,话好说,但事情临头,只怕有些子糟,我现在这点子灵力,不说别人,就是春喜重来,我就对付不了,单老儿虽姓单,却是千骑单,不是善罢甘休的善,这可如何是好?」左思右想,百无一计,却猛地脑子里灵光一闪,想:「对了,七公不是说会一直跟着我吗?且去搬了他这枝救兵来,七大灾星可不是吃素的,千骑社虽横,总也得卖七公一点面子吧。」

      这一带最大的城是巨野城,离陀家不过数十里地,虽然折腾了大半晚,离天亮却还早得很,战天风估摸着,趁早动身还来得及,他却又动心眼,不和陀安明说,心里想着:「我若说去讨救追兵,陀老伯便要看我不上眼了,要做老大,先学哑巴,七公不是说怕给九鬼门看见他和我在一起吗?正好在暗处使力,功劳自然就全在本大神锅身上了。」当下便装醉,陀安命下人扶他回房,战天风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看家丁去了,取煮天锅,又煮一锅一叶障目汤喝了,穿窗而出,出月洞门,当面过来一个家丁,战天风也不当回事,谁知那家丁却忽地行礼着:「战爷,你老要上哪儿去,要小的通报老爷吗?」

      他这一嗓子,吓得战天风直跳起来,瞪眼看了那家丁道:「你看得见我?」

      那家丁搔搔头,看着战天风道:「是啊,你老不好好的就站在我面前吗?」

      战天风差点晕过去,心下嘀咕:「只说同样的一锅汤不能连着喝,要过半个时辰,难道第三锅过了半个时辰也不灵,要不就是我急了点,现在还没过半个时辰?」想不明白,眼见那家丁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忙道:「我不到哪里去,那个,那个我找茅厕。」那家丁哦了一声,告诉他院子拐角就是,战天风忙掩饰着回来,呆了一会,暗暗拍胸,想:「幸好是第三锅汤才不灵,若是第二锅就不灵,那春喜脑袋上的红鸡蛋就要给我吃了。」他却不知,不是第三锅不灵,而是第二锅只喝了半锅,煮天锅做怪,所以第三锅也就不灵了,但这一点,他是想破脑袋也是想不到的。

      不能隐身,战天风便只能捡隐敝处翻墙而出,陀家虽说是增多了守夜的人手,也不过多几个逻哨的家丁而已,并没有什幺用,陀家防卫的薄弱让战天风迷惑不解,想:「奇怪了,陀家这幺有钱,怎幺护院的把式也不请两个,捨不得钱?可看陀老伯也不象这幺小气的人啊?」

      他却不知,陀家请的武师都是跟着船队走的,陀安最关心的就是船队,至于自家院子,他到没想到要请太多的人来守护,这夜虽生变故,但临时调人也来不及,所以防卫形同虚设,其实陀家若把手中的力量集中起来,还是相当可观的,而且陀家有钱,陀安又交游广阔,有着极强的潜力,这也是单千骑栽髒嫁祸想要逼得陀家动手对付三大帮的一个重要原因。千骑社加上陀家,收拾三大帮就更有把握些。

      雪路难走,雪风刮在脸上,更象刀刮过一样,战天风将脖子儘量缩进衣服里,暗骂自己:「死要面子活受罪,说明了,弄匹马,或者要辆马车,那多舒服。」骂着自己,突地想到朱一嘴当日说过的煮天锅的一般妙用,朱一嘴告诉他,煮天锅灵异非凡,只要锅的主人初具驱物之功,能将煮天锅摄在虚空中,便可运诀驱使煮天锅自己飞行。

      「对啊,为什幺不来试试师父说的锅遁,我不是也有点子灵力了吗。」想到这里,战天风精神一振,把煮天锅从后腰拨了出来,却又点提心吊胆,心中暗想:「我这点子灵力只够驱锅铲刀子,煮天锅可是有点份量,不知摄不摄得起来,师父啊,这大雪天的,你在地下也肯定冷得难受,一定没睡着,醒而有灵,暗地里帮徒弟一把吧,没见徒弟走三步摔五跤,实在是苦呢。」乱念一通,凝定心神,锅底向上,然后将灵力运到煮天锅上,轻轻鬆开手,奇迹发生,煮天锅真的稳稳停在了空中,战天风狂喜,不敢张狂,凝住心神,轻轻一跳,一屁股坐在了锅底上,他生怕锅子架不住他重量,要摔一个四脚朝天呢,锅子却稳稳的架住了他,生似他没有重量似的。

      「锅爷爷,不愧你煮天之名,果然是灵异非凡呢。」战天风惊喜之下顺嘴拍拍煮天锅马屁,念动口诀,煮天锅倏地往前一窜,惨,一则锅底上实在坐不稳,二则战天风也真没经验,虽然留了点子神,还是咕噜一下,干乾脆脆一跟斗栽了下来。

      煮天锅只摄在齐胸高,这一跤倒摔得不重,战天风却生怕煮天锅就此飞走了,身子一落地,立时急跳起来,大叫道:「锅爷爷,别走啊,我掉下来了呢。」定睛一看,还好,煮天锅只往前窜了一下,他掉了下来,煮天锅便停下了。

      战天风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揉着屁股走过去,看了煮天锅道:「锅爷爷啊,你飞得快,那是好事,可也打声招呼啊,一声也不吭,谁吃得消啊,龙湾镇上有个郭老爷,跟你老一个姓,也是整天摆着个臭架子,从来也不理人,莫非你们真个是本家兄弟,那我以后不叫你锅爷爷,叫你锅老爷好不好?」发着牢骚,又担心煮天锅灵异要生气做怪,还好,煮天锅全无动静。战天风纵身要再跳上去,忽又转念,伸手抓了锅柄,将煮天锅翻了个个儿,锅口向天,再跳上去,一屁股坐在了锅里,这下就坐得稳多了,更伸手抓住了锅柄,再念动口诀,煮天锅仍和先前一样,急飞出去,战天风身子仍是往后猛仰了一下,好在抓得稳坐得牢,总算是没有掉下来,慢慢儿把身子坐直了,虽然雪风刮脸如刀,但那种在空中飞掠的奇异感觉仍是让他兴奋不已,一时间忍不住怪笑不绝。亏得这大雪天四下无人,否则若是那行夜路的人听见了,非吓个半死不可。

      壶七公曾和战天风说过,五行遁术,速度比一般的快马要快一倍左右,当然也和运使的人功力有关,但只要是借用五行之力行使遁术,再快也快不了很多,除非不借五行之力,另运奇功,例如剑遁什幺的,那样功力越高越快,但也极耗功力,不能持久,这时战天风看煮天锅掠行之势,远比一般快马要快得多,而自己却并不耗半丝儿力气,不由大喜,想:「还是我的锅儿好,即不耗力,又比一般的遁术要快得多,锅老爷,你可真是个好宝贝呢。」其实煮天锅也就是一般遁术的速度,不过雪风吹得战天风双眼难睁,只以为是多快呢。

  • 名称:奥特曼大电影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0: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