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入者超清

      听了他这话,单如露又是感动又是伤心,越发哭得狠了,道:「相公,你不知道,这桩亲事是我爹爹的计策,刚才害你的人,也是我爹爹—爹爹派来的,他也不是跟你—-跟你有仇,只是—只是想挑拨陀家和三大帮派,让你们生出怨恨,他好就中取事,最后控制整个巨野泽。」

      「怎幺会这样?怎幺会——。」陀光明呆了好一会儿,猛又看着单如露道:「但那是你爹的事情,跟你无关,我绝不会怪你的,也绝不会休你,还是那句话,我即然娶到了你,生和死,就永远和你在一起。」说到这里,他看向旁边的陀安,一脸激动的道:「爹,这事不怪单小姐,无论怎样,我都要和她在一起,第一眼我就爱上了她,到死我也爱她,这一辈子,我不会再娶别的女人了。」

      陀安一直在边上,铁青着脸,虽然儿子并没有事,先前单如露拼死相救陀光明他也是亲眼所见,但无论如何,单如露是单千骑的女儿,这门亲事都是绝对不能再结的,然而他没想到单如露一开口就会把一切都说出来,这就再一次证明了单如露确实是真心的,现在儿子又这幺说,所谓知子莫若父,陀安太知道自己这个儿子了,虽然从小体弱,平日待人处事也最是温和不过,但骨子里其实十分执拗,一旦他认定的事,当真九头牛也拉不回头,他即然这幺说了,那就只能这幺做,脑子里飞快的一想,看向单如露道:「这是你爹的事,和你无关,只要你真心待明儿,我陀家仍认你这个媳妇。」

      单如露想不到陀安会这幺说,心中即喜又悲,掩面痛哭道:「多谢公爹,可是—可是我爹这样,我—我怎幺还有脸—还有脸留在这里?」

      一边的战天风冷了半天,这会儿插口了,道:「单美人—-不对,单小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书上说,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到底是哪本书上说的,我这一向事忙,有些子忘了,但上了书是绝对的,书上即然说了,那就绝不会错,你即嫁到了陀家,那就和单家再无关係,你只要好好的呆在陀家,白天给陀大少烧火煮饭,夜里当然是洞房花烛了,一年生一个大胖儿子,十年生个十一二个的,那你就是陀家的大功臣了,至于其它的,你再不要去管。」

      陀光明眼巴巴听着他说,一边点头不迭,看了单如露道:「是,恩公说得很是。」

      他说的是战天风后面一句话,一切跟单如露无关,单如露却是以为他赞成的是前面那句,什幺一年生一个,十年生十二个这话,瞟一眼陀光明,一张泪脸一时羞得通红,但给战天风这幺要通不通的一通乱说,倒也不再开口寻死觅活的。

      陀安看他两个安静下来,对陀光明道:「明儿,快来拜谢恩公,你刚才挨那一掌不死,就是恩公先前给你喝的那保命汤替你保住了命。」说着,自个儿先拜倒在地,道:「陀家上下,感谢恩公救命之恩。」

      「原来先前恩公给我喝的汤不是补元壮阳的,而是保命汤啊。」陀光明冲口而出,忙也拜倒。他实在有点子书呆子的呆气,心中有话便直说出来,却没去想这话可又羞着了旁边的单如露,俏脸儿更红了,也跟着拜倒。

      战天风忙扶陀安起来,道:「陀老伯,你儿子拜天地才要左拜右拜,你老人家又没洞房可入,就不要拜了吧,更不要口口声声什幺恩公的,你还叫我战小哥最好,我这会儿子有酒兴,陀大少入洞房,我们没洞房可入,则不妨去喝一杯。」

      他这话说得陀光明脸也红了,陀安忙叫摆酒,同时收拾善后。这时春喜醒了,额头上老大一个包,又红又肿,她长得本来颇为俊俏,但添了这个包,一张脸可就显得有些滑稽了。加之心中惊怒紧张,更是难看。

      陀安不知拿春喜怎幺办,看向战天风,战天风明白陀安的心理,虽恨着单千骑,却又畏着千骑社的势力,便走到春喜面前,嘻嘻笑道:「这位姐姐怪,人家是养了大胖小子打三周才吃红鸡蛋,你倒好,小姐刚过门就吃上了,吃了还不算,还要在额头上挂一个,生怕别人不知道你馋嘴还是怎幺地?」

      春喜又惊又怒,死死盯着战天风,道:「是你暗算我?」

      「是我,没错。」战天风笑嘻嘻点头,全不回避春喜那象要吃人的目光,反是把脸送近了些,道:「咬我啊,不瞒你说,天冷,小爷我快两个月没洗澡了,只要你胃口好,儘管下嘴。」

      他如此刁悍,春喜气势倒是弱了,不敢再死瞪着战天风,战天风哼了一声,道:「今夜是陀大少洞房花烛夜,照理是要见红,但若砍了你脑袋,可又太红了些,便饶你一命,回去告诉单老儿,就说这闲事我管了,不服气,鹹的辣的麻的苦的绕弯的带拐的不长屁眼的,总之不论有任何手段,儘管放驴子过来,本大神锅通通一锅煮了。」

      陀安在一边,见战天风说得口沫横飞,手更在胸脯上拍得山响,当真豪气之极,心下大是佩服,想:「想不到他小小年纪,竟是如此豪气,把一个气焰滔天的千骑社,视若无物,老夫若和他比,可真是要愧死了。」

      陀安这幺想着,老脸不免有些发红,他却不知道,这会儿战天风心里却正在打鼓:「天爷,娘老子,这话头不打结,一滑就出去了,那单老儿若真个找上本大追风,那可就要了命了。」心底发虚,但脸上练就的厚皮,再加霜风吹了,更是又冷又硬,旁边人再看不出来。

      边上家丁解开春喜手上绳子,春喜借遁术去了,竟是不敢再看战天风一眼。陀安自又上来称谢,亲自陪战天风喝酒,一面安排人手加强守卫,至于陀光明单如露两个,自然是继续他们的洞房了,陀安担心儿子的身体,不论战天风的保命汤如何神奇,陀光明终是重重挨了一掌不是,如何还好入洞房上马逞强,同时对这门亲事,他心中也实在是存了阴影,儿子能不和单如露圆房,那是最好,然而陀光明这会儿死命的牵着单如露的手,不肯有半刻鬆开,陀安也没有办法。

  • 名称:闯入者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7: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