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齿虎超清

      牛皮吹下了,便不再转过身来,就那幺倒骑着,顺手便在马屁股上打了一鞭,喝一声驾,不想那一鞭略打得重了些,那马一惊,往前一窜,战天风又没注意这个,身子一栽,差一点就是个倒栽葱,幸亏练了这些日子的功夫,手脚快了好些,急一把抓住了马尾巴,虽然总算没有摔下来,却已惹得周遭哄笑声一片,好在那马一路奔了出去,否则战天风这张脸还真不知往哪里藏,恼羞成怒,不怪自己不会骑马,却怪起那送马的人来,暗骂:「我又不是你干大爷,平白无故的送的什幺马,这不是存心想让本穷少爷出丑吗?」

      出了镇子,战天风喝住马,换过身来,複打马前奔,先还琢磨那汉子到底安的什幺心,后来骑出了兴致,只管打马前奔,兴高采烈,其他的早忘到了脑后。

      奔了半日,又见一座镇子,怀里有钱,肚子饿得便也格外快些,战天风到一座酒店前住马,吃了饭再说,还是红烧肉,吃完了结帐,不想那小二又说有人替他结了帐了。

      「这里也有人结帐,这事可有点玄了。」骑马出镇,战天风可就琢磨开了。

      「谁这幺好心呢?老爹老娘或者战家十八代祖宗阴间显灵?不可能,我无数次差点饿死冻死,那时节玉米棒子也没见他们扔一个,现而今兜里有钱,他们倒来送红烧肉高头马了,哼。」战天风忍不住哼了一声。

      「要不是七公跟着我?」前后一想,战天风又摇头:「那死老鬼心狠,先前那一摔,若不是本穷少爷骨头硬,早摔碎了,会一路上跟着我付帐还给买红烧肉吃,这样的梦还是不要做吧。」

      也不是壶七公,那还有谁呢,想到这几天的事,战天风心中突然猛地一跳,眼前现出一对眼睛,正是苏晨的。

      「难道是苏小姐知道我到了这里,一路派人跟着付帐?」这幺想着,心脏怦怦跳,但跳了一会儿,终是不跳了,想:「不说苏小姐不可能知道我到了这里,便是知道,也不会对我这幺好吧,她撞天婚只是不得已,就象为了躲避老鹰的天鹅,虽暂时不得不跟癞蛤蟆呆在一起,但终是要展翅高飞的,绝不可能竟然会喜欢上癞蛤蟆,换了我我也不喜欢啊。」心中沮丧,不由便想到了苏晨的心上人卢江,想:「那姓卢的也是将门之后,必定是又英武又帅气,否则苏小姐也不可能看上他,我战天风有什幺?喉咙大,叫鸡公,除此再没一样拿得出手,若是和姓卢的比,那真真是提鞋都不配呢。」

      这幺垂头丧气,胡思乱想,却忽地里脑中灵光一闪,在马上直跳起来:「难道是我那硬要送上床来的鬼老婆鬼瑶儿?七公玩的这一手其实根本没能瞒过九鬼门,鬼老婆一直在派人跟着我?」

      想到这个可能,一时间手脚发软,头昏眼花,任他平时自负机灵,这时也是半点主意没有,明摆着啊,以壶七公之能尚且瞒不过九鬼门,他又有什幺本事就能躲得过了?

      「这回死了,真个死了,还能有活命的机会吗?那要问那干鱼辅里的鱼干了,鱼干兄啊鱼干兄,你老人家晒乾了还能摆尾巴吗?」嘴上念叼,脸上苦笑,心中乱作一团,信马由缰,那马却突地作怪,一声欢叫,突地撒开蹄子跑了起来。

      「干嘛,这是干嘛?」战天风吃了一惊,脑中闪念:「莫非这马是我那鬼老婆养的,闻到了旧主人的味儿所以撒欢,这幺说鬼老婆就在前面?」

      魂飞魄散中抬头前往,却见前面路边站着七八个人,其中就有先前在店中替他付帐的青衣汉子,不是鬼瑶儿,战天风心中先松了口气,却又怪,那些人不等他到面前,突地一齐在路边跪下来。

      战天风奔到面前,那马自动住了蹄子,战天风且不下马,看那些人,跪在那青衣人边上的,是个六十来岁的老者,一副乡绅模样,其他人都跪在这老者后面,看打扮不过是些家丁。

      见战天风过来,那老者猛地叫道:「少侠救命啊,少侠救命啊。」

      「少侠?」听到这两个字,战天风着实愣了一下,他一生人里,小鬼、小贼、小无赖、小叫鸡、小王八羔子听了无数,但听人叫少侠还真是平生第一次,一时便有些晕晕乎乎,道:「什幺事?你们是什幺人?」随又追问一句:「你们好象认识我是吧,没认错人吗?」

      他终究有几分自知之明,如果对方不是认错了人,平白无故的,不会叫他什幺少侠,因为他这一世人里,就没和侠扯上过关係。还真给他猜着了,那帮他付帐的青衣汉子抬起头来,一脸热切的道:「是啊,少侠不就是玉面小追风风少侠嘛,两年前你老在逝流城里大显身手,小的虽只在人堆里见了你老一面,你老威风凛凛的样子却至今记忆犹新,所以这次一眼就认了出来。」

      「玉面小追风,哈,本穷少爷名字里倒有个风字,却不是小追风,而是叫鸡公。」战天风心底大打哈哈。

      那老者却又哭叫起来:「少侠救命啊,少侠救命啊。」边叫边不绝叩头,那青衣汉子几个便也跟着叩。

      战天风本想说是那青衣汉子认错人了,但话到嘴边,却又打起了转转,他一生没给人这幺看重过,尤其这一顶少侠的新帽子戴在头上,那真真叫一个过瘾,实在捨不得就这幺取下来,心中琢磨:「我这几日练功,好象颇有些进境,且鬼刀又最善于抽冷子暗算人,虽还不熟,也将就用得了,而且这种乡里小地方,不会有什幺了得的人物,十九就是几个小山贼而已,这少侠说不定还真能做上一做呢。」这幺想着,便着意挺了挺胸道:「那老丈,你且别哭,有什幺事,先说来听听,我这会儿有点子事,不太空,不过若顺手,就帮你个忙,也不是什幺大不了的事情。」他这话先就彻下了坎儿,能管就管,形势若不妙时,哈哈,那他就不空了。

      那青衣汉子闻言大喜,对那老者道:「大伯,我说了风少侠侠肝义胆,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那老者也是一脸欣喜,张了张口,却又咳了起来,好一会儿才颠三倒四的把事情说明白了,却原来又叫战天风猜中了三分。

      这老者叫洪仁,是前面洪家庄庄主,这青衣汉子叫洪梁,是他本家侄儿,洪家庄附近有个一阳观,观主一阳子很有几分法术,却是不走正道,专爱阴阳采补,观中收了不少的女弟子,不知如何,却又看上了洪仁的女儿,说要择吉日收为弟子,洪仁自然不肯,但一阳子神通广大,连这一县的县太爷都是他的信徒,竟是有官无处报,有苦无处诉,跑也不敢跑,一大家子呢,光走了洪小姐一个可不管事,正自呼天不应喊地不灵,洪梁却就撞上了战天风,误认做了那什幺玉面小追风,当下便结帐送马做下人情,自己则飞跑回来跟洪仁说,洪仁带了人跟了他来迎战天风,便就在这里碰上了。

  • 名称:剑齿虎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6: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