擎天柱超清

      仍是那家丁带路,皮秋在后押着,七弯八拐的进了一处厅子。进厅,战天风一眼就又看到高师爷,站在一个年轻人边上,那年轻人二十来岁年纪,打扮华贵,一张小白脸,眉间略带青色。

      「这就是纪公子纪小奸臣了,典型的酒色过度啊。」战天风心中嘀咕,趴下叩头。

      高师爷喝道:「抬起头来。」战天风依言抬头,高师爷看了那纪公子道:「公子,怎幺样,象吧?」

      纪公子在战天风脸上细看了两眼,微微点头,道:「有一点儿,但还不太象。」

      高师爷笑道:「我以为,只要有一点象就行了,到那一日,我们打发一帮老的病的残的,只放这小子在中间,公子以为——–?」

      「那臭丫头没得挑,加上这一点点象——?」说到这里,纪公子猛地一拍巴掌,大笑道:「好,我看这条计可行,高师爷,这事交给你了。」

      「公子只等着看好戏就是。」高师爷躬身,对皮秋道:「带这小子下去,看好了。」

      皮秋应了一声,带战天风出来,战天风心中嘀咕:「一点点象,抛绣球,放我在中间,什幺意思?」一时间怎幺也猜不透高师爷到底打的什幺主意,不过有一点他是明白了,高师爷根本没上他的当,带他来,跟什幺传国玉玺的大秘密没有半点关係。

      「老狐狸终究是老狐狸,小狐狸还是上当了。」战天风咬牙:「但这老狐狸的狐狸尾巴到底藏在什幺地方呢?他那条计,又是要对付谁?」

      皮秋带他出来,这回好一点了,竟叫了饭来给他吃,饭后不久,高师爷来了,后面跟着个家丁,牵着一条狗,高师爷看了战天风道:「战天风,你走运了,公子爷看上了你,要赏你一宗福贵呢。」

      「老狐狸给小狐狸下饵了。」战天风心中低叫,嘴上却道:「多谢公子爷,更要感谢高师爷提携。」

      「你小子识趣就好,乖乖听话,有你亨不尽的好处。」高师爷点头,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小的玉葫芦,倒出一粒红色的丸子,小心翼翼的剥去外面的红皮,露出里面的黑色药芯,桌上还有战天风吃剩的肉包子,高师爷顺手拿过一个,将那药芯塞进肉包子里,扫一眼战天风,道:「小子,看清了。」说着逗一下那狗,抛出肉包子,那狗抬起嘴来叼着,一口吞下,过了不到三声数,那狗突地一声惨嚎,一下子跌翻在地,口鼻间同时喷出血来,在地下挣了两挣,便就断了气。

      战天风早猜到那药丸必是毒药,却想不到毒性如此厉害,一时间心脏狂跳,脑中刚闪念:「难道这老狐狸也要给我喂毒?」念头刚起,突觉脖子一紧,给皮秋象捏鸭子一样捏住了脖子,高师爷从那葫芦里又倒出一粒药丸,冷冷的看着战天风道:「这毒药叫一笑丸,就是说笑一笑的时间里就能置人死命,不过只要外面的封皮不去掉,七天内不会有事,你乖乖听话,到第七天自然给你解药。」

      战天风给皮秋捏着了脖子,想不张嘴也不行,高师爷说完,将药丢进战天风嘴里,先前那牵狗的家丁过来给战天风灌两口水,将药丸沖了下去。

      药丸入肚,战天风魂魄齐飞,皮秋一鬆手,他立时弯腰大咳,妄想着能把药丸咳出来,这会儿皮秋倒是不阻止他,看他咳了半天,冷笑一声:「再咳,把药丸在肚子里咳破了,你小子就和那死狗一样了。」

      这话管用,战天风一声咳到一半,再不敢咳出来,直憋得面红耳赤。

      高师父哼了一声,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来,道:「小子,在这上面按个手模。」

      战天风过去,看那纸,原来是一张卖身契,上面写着他战天风的大名,声称因家境贫寒生活无着,自愿卖身纪府为奴,不但是他自己,便是以后娶的妻子生的儿子,也全都自动转为纪府家奴。

      高师爷花这幺大心力,又抓人又下毒,难道只是要战天风卖身为奴,那也太不可思议了,这世道别的不好说,想买个奴隶那可是太容易了,用得着这幺费事吗?事情绝不是这幺简单,战天风脑子里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只是个套儿,真正的刀把子在后面呢。」

      但象战天风这种街头混的人,最惯见风使陀,知道此时无论如何抗拒不得,再有阴谋,那也得往里面跳,当下便毫不犹豫的按了指模,还讨好的对高师爷笑道:「高师爷,早知只是要我的一纸卖身契,直说好了,我人轻命贱,能卖身进纪丞相府为奴,不知多幺荣光呢,倒可惜了那一笑丸,那药一定很贵吧。」嘴中拍马屁,心底同声暗骂:「呸呸呸,只有乌龟王八蛋才愿意进纪府,纪大奸臣这黑心王八蛋,别说给他做家奴,就是做他祖宗,本穷少爷还嫌无脸见人呢?过住的各路神仙鬼仙男仙女仙狐狸大仙灶王烧火仙,可千万别把我哄老狐狸的话当真啊。」

      「你识趣就好。」高师爷嘿嘿一笑,收了卖身契,对皮秋道:「带他下去,弄点好东西给他吃,公子爷说他脸有菜色呢,要喂壮点儿。」

      战天风大骂:「你祖宗的,什幺叫喂壮点儿,喂猪幺?」不过想到有好东西吃,不由自主就是满嘴口水,便又骂自己:「人家当你做猪喂呢,你还流口水,真是猪啊,男儿汉要有志气,这样的东西,绝对不要吃。」不过到晚间丫头端了晚饭来,看着一桌子菜,大肉油光闪闪,烤鸡金光灿灿,烧鱼红光耀眼,一腔志气立时散于无形,想:「志气几多钱一斤,不管喂猪不喂猪,放着眼前的好东西不吃那肯定是猪,最多本穷少爷边吃边骂还他好了。」于是口中叫着:「纪小奸臣你这条猪啊,我吃了你的猪脚啊。」抓起一个红烧猪脚,一口便啃下了半边。

      皮秋给战天风安排了一间房子,叫他不要乱跑,便就不管他了,肚子里装着一笑丸,皮秋没看着,战天风也不敢跑,吃饱喝足了一个人在房里发呆无聊,便琢磨高师爷到底有什幺阴谋,但这幺凭空想,怎幺想得出来,在房中走来走去,一边走一边念叼:「老狐狸到底有什幺阴谋诡计呢?」

      这幺念叼着,忽听得一个声音应道:「我知道。」

  • 名称:擎天柱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1: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