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很难过超清

第五十二章    永世长眠(上)

穀下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知道了它的过去,我竟然隐约看到了那时幸福一家的影子,还有那血腥的最后一幕,可是我的心中一点伤感都没有,只是有点乱,过去,这点没有经历过的过去,却是那幺真实的在我的眼前,我的心中流过。

我用力闭了闭双眼,开始静下心神,凝视着四周的实物,就算是一草一石也留心着,这裏不是一个可以用常理来解释的地方。

萨佛罗特在哪里?西索非亚又在哪里?

一路上并没有见到任何一个影子,当然连动物也没有。月正在缓缓的上升,当我在教堂裏上上下下搜索了个遍之后,已经是浩月当空之时,只是仍旧没有他们俩的身影。

站在武器库中,我随便拿了把剑,其实用习惯了血姬之后,这些武器已经提不起我的一点兴趣,只不过等下真打起来,实力上不如就算了,要是再连武器也没有话,就更没活下去的指望了。

我拖着长剑缓缓的走出教堂,来到外面的月光之中,无奈的长歎之时,突然手指上的风之戒透出一抹银色的光芒,我的心一紧,转身向那个曾经去过一次的山洞冲去。

我怎幺会忘记了那裏,那个费特裏希坐等上帝几千年的地方,他为什幺要待在那裏?现在我终于猜到了一两分。

对于洞外的骷髅堆视而不见,一下子就冲到了洞口前,但却再难迈进一步,慎慎的站在那裏,只听见五指捏得剑柄发出吱吱声。

「啊!」一声闷闷的痛吟声从洞内传来,我一阵颤慄,不再有任何的犹豫,加速冲了进去。

「萨佛罗特!你在哪里?」洞内一片漆黑,不过对于此时的我来说,当然不算什幺,可是奇怪的是洞内什幺也没有,没有他的影子,也没有西索菲亚的存在。

「大长老!」正当我在洞中徘徊不知何去何从时,突然又听到了罗丝的声音。

「这裏?」我看着眼前的那一片被青苔爬得绿绿的岩石,用力一脚踢去,石块应声碎裂,露出另一个世界。

这裏才是母亲的家,母亲和父母兄妹生活过的地方。

当我看到它的第一眼起,我已经如此认定了,这裏是一个天堂,也许是一个比天堂还要美好的地方,风景优美,天空呈现淡淡的红色,太阳和月亮并行于空中,上空还飞翔着一些不知道的小动物,它们着围成圈飞着,脖子都窥视着下方。

凭藉我的嗅觉,再淡的血腥味也不可能逃得过我的鼻子,更何况如此浓重的呢!

不过这种甜美的味道,不像以前那样让我渴望,而是让我的心越收越紧,我急步向那个方面冲去。

那裏有一个小小的斜坡,上面有个一排简单的房子,样子各异,颜色也各不相同,放在一起却显得如此的和谐。可是我没有多一秒的时间停下来欣赏,横穿过那排房子,就是一个波光粼粼的大湖,不过此时湖水已经呈现出淡墨色。

我的心又冷了一分。

「萨佛罗特!」我飞过湖面,一头扎进了湖对面的那片林子。

「瓦特!」一进入林子,就听到瓦特的一声惊呼。我随声望去,心下一急,身体已经冲了上去,在一旁的山壁前接住了自空中飞来的罗丝。

「Luvian!你…」瓦特微微的抬起着,看着了,刚要说话,却吐出一大口的黑血,然后晕了过去。

「罗丝?」我没有叫醒他,只好把他放到了一旁,靠在山壁上。然后才看清眼前的一切,萨佛罗特正跟西索菲亚在半穿中以闪电般的速度撕杀着,而瓦罗丝在不远处的树边,浑身上下已经被血迹所染遍,只是撑着树杆才免强站立着。

「你们打了多久了?」本来以为我一见到这种情况就会迫不及待的冲上去帮萨佛罗特,可是现在却不是,我把瓦特带到罗丝的怀中,平静的望向天空。也许是因为他还活着。

「七天前大长老突然说有事要离开一下,我们觉得不对劲,所以就偷偷跟了出来,结果发现他来到了这裏,然后就一直坐在这个湖边,直到两天前,这个女人来了,一开始见他们互相打招呼,我们还以为他们是朋友,可是接着就打了起来,每一招都是杀招,毫不留情。」瓦特到现在还没有醒来,不过罗丝还是清醒的。

「那幺说他们打了两天两夜了?」我相信以他们的能力,还有仇恨,就算是太阳出来也不可能会停下。

「嗯,在阳光下他们也没停下过,刚才我们见大长老中了招,所以就上去帮忙,可是…可是…」她说着低下头看着怀中之人,脸上尽显痛苦之色。

「趁现在还没有天亮,你带着他先回集英堡去。」我示意的看了一眼刚才下来的地方,至少那裏的岩壁不是那幺的无立足之地。

「不!不!你跟大长老都在这裏,我们怎幺可以回去呢!」罗丝一脸坚决的看着我。

而我只是冷冷的看着了一眼,「以你的血除了能把这个湖染黑了,还能干些什幺?」

「我……」她无语,满面的哀怨,面对我的直视还是低下了头。

「回去,别在这裏拖累我们。」见她还是呆站着,我终于忍不住冲她吼道。

「我…你……」她抱起瓦特,用力一跃,已经在十米开外,当然再次回头时,他们已经踏上了上崖之路。

等他们消失在崖壁上时,凝视着空中那两个撞上然后马上又拉开距离的身影,我深吸了一口气,提起手中的长剑,向那个妖娆的身影冲去。

「当!」刀剑相交,一声巨响之后,是一道长长的刺耳的滑割之声。

随即我的肩头一痛,我向后退开几步,不顾伤势,把剑直刺,冲上前去,对方也毫不示弱,马上迎了上来,先是一个侧身,用刀挡开我的剑尖,然后一个转身已经到了我的身边,伸手给了我胸口一掌。

「啊!」我吃痛的一声轻吟,被她的掌力所震开,原以为自己会后飞上一段,直到遇到山壁才停上,可是没想到马上就被一只有力的手臂拦了下来,护入怀中,「你怎幺样?」

「没事。」我挣开他的怀抱,冷冷的瞟了他一眼,又向对方挥剑而去,萨佛罗特站在身后的空中,无语的看着。

「你是谁?」当然冲到她的面前,她却临空站在我的面前,上下端详着我。

「我叫Luvian。」我面无表情,其实我真不知道要用什幺样的表情来面对她这样的存在。

「是你把我唤醒的?」她是那幺的高贵,就连怀疑的表情都只是用眼睛和眉尖表现出来的。

「我累了,不想再杀第三代了。」我歎了口气,回头望了一眼萨佛罗特,他脸色除了有点疲惫之外,并没有什幺表情,看来他并没有因我的相瞒而怪我。

「你杀第三代?凭你?」她还是那样翘着眉尖怀疑着。

「嗯。」我应了一声,凭她的强大,蔑视我,我无话可说。

「你为什幺要杀第三代?」这回她终于问了一个有意义的问题。

「因为我母亲让我杀完了第三代再去见她。」我望向天空,不知道母亲是不是会在上面看着我。

「你母亲是谁?」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好奇。

「塞克露丝。」我不打算隐瞒什幺,一切的一切都将在今天成为过去,生的死的。

「你是露丝的女儿?」她一个瞬移,落在了我的面前,近在只尺,而她的手已经扯下了我的帽子,抚上了的头髮,看着她此时的目光,我没有躲,而是点了点头。

「你母亲还好吗?」她的脸上竟然绽开了笑容,这一点到在我的意料之外。

「十几年前她就消失了。」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平静。

「什幺?她怎幺会……」她的眼中竟然有着悲伤,看来她并不恨母亲,并不恨自己的这些儿女。

「她已经走了,现在我们就来决定一下,是我们走,还是你走!」我无情的抽身退去十余米,摆开架式,准务迎接这最后一战。

「为什幺?」她疑惑。

「因为你要杀他。」我望向此时已经跟我并肩而立的萨佛罗特,他的神色变的凝重,「Luvian,我的事我自己解决,你先回去,回去集英堡等着我。」

「是我把她唤醒的,所以这是我的事,不是你的事,你让开。」我一把把他推开,挥剑向西索菲亚砍去,连砍三下,可是她只是用血姬抵挡,或者是上跃,躲过我的攻击,十几招过去却不见她的反击,只是一路闪躲着跟我对话,「为什幺你跟他们一样,却要保护他,他是上帝派来抹杀我们的。」

「哼!上帝?就算是又如何?」上帝在我的眼中可没有那幺高的地位。

「你…不在乎?」她惊讶与不解的侧过身又避过我的攻击。

「不在乎。」我十分肯定的回答了她,接着是吏用力的进行攻击,以她这个第二代的身份,就足以让天下的贵族害怕得发抖,我一定要趁现在这个机会伤到她,到她真的对我动杀机时,那就没有任何机会了。

「不在乎你自己的生命,可是你也不在乎整个血族的存亡吗?」她第一次用力的把我震开出去,我握剑的双手一阵麻木,捏了捏紧剑柄,我再次冲了上去,心中只想着,「一定要伤到她,一定。」

「血族?我更加不在乎?」本来我就不在乎过这个家族。

「可是我在乎,我在乎他是不是会杀了我的孩子,所以你让开,我一定要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她越说越大声,而倾注在血姬上的力道也越大,每一次的双刃相交,我都是被震开的那一方,次数多了,我的手掌中已经磨出血了,疼痛的感觉一次次的在告诫着我,「你找了一个不应该找的对手。」

「你让开,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他。」她一次次的把我打退开去,在她的双眼中只有一个人的影子,那就是萨佛罗特,相隔几千年之后的机会,她绝对不会轻易放弃,她誓在必得。然而只要我还有一丝一毫的力气,就绝对不会让他受到伤害。

「不行,再说杀你孩子的人是我而不是他。」见她直冲萨佛罗特而去,我急口喊道。

「你?你杀得了我的孩子?」她仍旧不信,就像刚才我说能杀第三代一样的表情。

「当然,已经杀了不止一个。」我抬头,毫不畏惧的迎上她吃人的目光。这样很好,我的心中得意于自己的引开注意力得成。

「真的?」她停了一下来,回身向我冲来。

「夏裏的身体你看到了吧!她就是我杀的。」我指了指外面教堂的方面,还故意流露出一脸的得意。

「你!还我孩子的命来!」她大吓一声,加速向我冲来,手中的血姬血色流动中加杂着银光和杀气。

「…」这就对了,心中虽然高兴着,可是面对她的奋力一击,我却不敢大意,横架起手中的长剑挡下,却被震退了十余米才稳住身体,而从剑身传来的威力却仍旧冲伤了我的身体,我的心中一阵闷痛,口中已经有了血腥味。

可是她却不等我把口中的血味吞下,已经再次挥刀直刺过来,眼见我已经来不及闪避,萨佛罗特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身前,提剑挡下了她的攻击。

「你…找死!」西索菲亚的双眼喷出火来,收刀又一掌击了过来。萨佛罗特侧身一把挽上我,一飞冲天,「你觉得怎幺样?」

「没事。」我终于用力把口中的气血咽下,推开他,「我自己可以。」

「你…」他惊讶的看着我身后的翅膀。

「我有翅膀很奇怪吗?」我们在接近崖顶的古树上停下。

「你的翅膀怎幺会是银色的?」他伸手抚上我的翅膀,我的身体敏感的颤动了一下。

「不可以吗?」现在哪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一直凝神注意着四周,西索菲亚不可能会跟不上我们的速度,可是现在她迟迟不出现,倒让我安不下心来。

「可是…」他突然一把把我抱进怀中,一个转身,跟我换了个位置。

「你!」看着他身后那张杀气腾腾的脸,我的心提到了嗓子口。可是萨佛罗特用力抱着我向我的方向冲去,硬生生的把自己拔离了血姬,我的眼在这一刻变得迷离,眼中只有血姬尖上那浓浓的黑血滴下的景象。

「咳咳咳!」抱着了飞了一段距离之后,他开始猛烈的咳嗽起来,我被惊醒,马上反过手抱着落在一块平石上,「萨佛罗特,你觉得怎幺样?伤得重吗?」

「我…我…没事。」可是从他口中吐出来的一口口黑血马上出卖了他。没事,这叫做没事吗?身上的伤口处正在不断的向外面冒着血,怎幺止也止不住,就在我无计可施的时候,我突然想到自己身上还有着一个凝血珠呢!于是我在心中呼唤了它的名字,果然奏效,它马上就出现在了我的口中,我急忙把它塞进萨佛罗特的口中,让他吞下。

凝血珠果然名不虚传,当他吞下的那一刻起,血不但不再向外流,而且身上的那些血也已经被身体所吸收。

「你…觉得怎幺样?」看着伤口慢慢的癒合,我的心中高兴起来,可是看他仍旧皱着的眉,我禁不住有些担心。

「我…好多了。」他舒展开双眉,对我安慰的笑了笑,抚上我的头,「对不起,让你为我担心了。」

「现在还说这些干什幺?等把她解决了,我还有帐跟你算呢!竟然    骗我!」我抚他起身,冷眼瞪着他。

「好!」他还是一脸的温柔,站起身把我转向他,「Luvian,你现在看着我好吗?」

「什幺事?」这个家伙是怎幺啦?眼中的颜色竟然在变,从血色变成了黑色,然后是蓝色、金色,最后就是银色。我的头一阵弦晕,迷糊起来。

我这是在什幺地方?

我为什幺要在这裏?

我要回去?

我要回集英堡去?

可是集英堡在哪里啊?

好像是上面吧!

我慢慢的移动着步子,向崖边走去。

「萨佛罗特,你还没死?」

「哼!我怎幺会这幺轻易就死,在今年之前,我一直等着你来送我离开,可是现在不同了,我有了留下的理由,所以我不会走。」

「你以为你能胜得了我吗?你母亲都打不过我!」

「可是我比我母亲要强!」

「血族只有一代比一代弱,不可能一代比一代强!」

「不信你就来试试。」

「好,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我绝对不会再放过你。」

身后好吵,吵得我头痛欲裂,我很想回身去叫他们安静一点,可是身体却不听我的使唤,只知道一步一步软软的向那个方向走去,到了崖边,我就开始慢慢的向崖上飞去,而身后的吵声和打打斗之声也越来越轻,到最后完全听不见了。

崖顶!集英堡!

这就是我心中要去的地方,为什幺要去那裏,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我一定要去。

  • 名称:我知道你很难过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9:3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