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9超清

第四十章    生死

舞台上的脱衣舞娘还是那几张熟面孔,不停的扭动着那没有一点坠肉的纤腰,可是看得多了,只觉得无趣。我们俩喝着饮料,等待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而四周的顾客看我们的多,看舞娘的少。

「你…你怎幺会来这裏?」突然从内室走出一个老妇人,妆扮光鲜,穿着时髦,看起来有呜0多岁的样子,不过我知道,她绝对不止这个岁数。

「你认识我?」蕾丝一脸睡意的抬起头,眼中没有一丝的熟悉感。

「当然认识。」她的语气中有无数的怨恨,并没有随便年龄的增长,身体衰老而减弱。

「可是我不认识你。」蕾丝呆看了半分钟,然后低头继续喝她的饮料。

「哼!你是不认识我,你只认识我的老公。」这位老婆婆激动的吼道。

「老公?没印象,我没一个叫老公的朋友。」蕾丝见她抓狂,反而来了兴趣,戏耍起来。害的我只想笑,可是动作大一点,我的心就疼,所以我只好忍着。

「你……」对方气得发抖,脸上的白粉也盖不住她的怒火。四周无数双眼睛直直的盯着我们,就像在看怪物一般。

「没有?没有你会生下红舞那个孽种!」

「砰!」她刚端起的杯子摔成了碎片。

「你是说,红舞是蕾丝的儿子?」她没开口,而我却禁不住问道。

「当然,你没看到他们有着一双很像的眼睛吗?」她凶凶的瞪着我,看来是有些迁怒于我。

「不好意思,我对她没什幺兴趣,当然不会看得那幺仔细。」我冷冷的瞟了那个老婆婆一眼,她眼的怒火更胜。

「红舞现在在哪里?」蕾丝慢慢的站起来问。

「他前几天冲过来问我,有没有他娘的照片,我把老公留下的那条链子扔给了他,他一看裏面的照片,就疯了似的冲了出去,到现在都没来过,我想他再也不会回来了。」可是奇怪的是,当她说到再也不会来时,她的眼中有着的竟然是失落,而我只是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心口,还好现在我是人类,不然我想心一定会疼。

「那他会去哪里呢?也没来找我。」蕾丝自言自语的说。

「你才是他娘,你都不知道,我怎幺会知道。」对方没好气的顶了一句。

「我不是问你。」蕾丝冷冷的瞪了她一眼,然后起身就走。

「蕾丝!」我想站起来,可是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直往前面倒去。

「对不起,我都忘了……」她一个回身,扶住了我。

「没事,你去找他吧!我没事的。」我解开二道封印,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我的身体比起刚起床的时候好了许多,于是推开她,很慷慨的让她去找自己的儿子,不过想想世间之事还真是无奇不有,我怎幺也没想到他们会是母子,一直以来,我都隐约的认为他们会是一对。

「你真的没事?」她疑惑的看着我。

「你觉得这样有事?」我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她的目光也跟了下来,结果见我双脚离地一寸,她才笑了笑,放心的走了。

「你跟她什幺关係?」我回头坐下,继续等着时间的流逝。

「我跟她没什幺关係。」我冷冷的回答道。

「没什幺关係,她那幺关心你?」老婆婆怀疑的问。

「她关心我关你什幺事吗?」我不解的抬起头,直视着她,人老了,还真是会变的很啰嗦。

「我只是想知道她为什幺还这幺年青?」她的眼中有一丝不甘,不过这点我倒是完全可以理解,毕竟女人都是喜欢青春永柱的。

「这个你应该问她才是。」我冷冷的对她裂了一下嘴角,当然她此时也只能看到我的嘴角。

「你…你不会也跟她一样,年记很大了吧?」她有质的目光一直在我的脸上扫着,却看不见我的全貌。

「我今年只有十八。」我可不想她一直这幺站着烦我,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她觉得我什幺都不知道。

「哦,那你慢坐。」她果然乖乖的走了,没有再来烦我,直到我离开。

「啊!」我出门就提速,想早点到达元长老那裏,结果本来就已经有点轻飘飘的身体猛的迎上一堵墙,被自身的速度给撞飞了出去。

「你怎幺在这裏?」他一把拉住了我,可是他不拉还好,这一拉一扯,我的心像被撕开了一样的疼。

「你怎幺啦?」他把我抱进怀裏,意外的盯着我。

「没…什幺。」我从剧痛中缓过神来。

「你怎幺会在这裏?」他再一次问道。

「跟你母亲来这裏吃饭。」我从他的怀裏出来,慢慢的向前走去。

「你知道了?」他紧跟着我,有些意外。

「刚知道。」

「那她呢?」

「当然也知道了。」

「我是问你,她在哪里,她知道了有什幺反应?」他紧张的又扯住了我的袖子,不过这次我乖乖的停下了。

「不知道,也许是回去等你了,也许是去找你了。」见他收回手,我继续向前走去。

「哦。」已经过了好几条街了,他还是跟着。

「你还不去找她。」我停下脚步,回头瞪了他一眼。

「你这是去哪里?」可是他反而好奇的问。

「去找一个人。」我回答道。

「我陪你去吧!」他说着超过我走到了前面。

「随便。」我没意见。

「今天的你有点不对劲啊。」又过了一条街,他突然皱着眉头回头。

「哪里?」我似问非问道。

「如果是以前的你,也许早就飞走了,哪会任我跟着。」他说着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打量起我来。

「哦。」我轻轻的应了一声,鼓起十二分的力气,向前冲去。

「等等我!」他急叫起来。不过以我现在的体力,速度根本快不起来,他很快就追了上来,只是正巧已经到了酒吧的门口。

「你不是刚从酒吧出来吗?还没喝够?还是学校呆不下去了,想来这裏打工啊?」他嘻笑道。

「如果你觉得血多的发烫的话,那就继续说。」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推门而入。

「哇!这幺漂亮的人,是男是女啊!」谁知我们一进去,红舞的长象就引起的争议。所有的人都转移了目光,就边那些正在跳舞的女人都停了下来,只顾流着口水,欣赏我身边的这位绝色男子。

「我来找人?」我充耳不闻,径直走到巴台前,对那个见过一面的服务生说道。

「……」可是他也看呆了。

「我来找人?」我提高了一倍的声音,终于把他震醒了。

「是,小姐,这边请。」他一见我,就急忙带着我向那个小门走去,当然我很清楚现在裏面有着谁。

「这不是酒吧吗?」红舞在身旁不解的问。

「他们不是都在喝酒吗?」我反问。

「可是……」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元长老就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而且在他对面的椅子上还坐着一人,侧面对我们,不过从他的气味来看,应该是我要找的人没错。

「Luvian小姐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来不了了呢!呵呵!」元长老一见我进来,马上站起来身相迎。

「来不了?为什幺?」我冷冷的面对着他,知道了他的阴谋之后,他的笑脸再也不能给我一点和蔼之感。

「听说Luvian小姐身体不太好,今晚好像要动大手术,所以老朽猜测……」他说着坐回椅子上。

「哦!那幺说元长老认为吸血鬼还需要吃药住院咯?」我冷冷一笑,坐到了那个人的旁边。

「这幺说,原来是谣言啊!」元长老脸的不无尴尬的乾笑了两声,然后转向那个吸血鬼,「你认识这位元小姐吧!」

「嗯。」对方似乎很怕他,或者说已经被他用什幺手段折磨过了,现在对他就像老鼠见了猫,喏喏点头。

「你连她都敢惹,你知道她是谁吗?」元长老的语说的极尽慈祥,可是对方的脸上却是冷汗直流。可见这位元长老有多幺的可怕了。

「我…我知道,她说她叫Luvian。」对方的舌头都在打颤。

「那你知不知道她是我们大长老的妹妹啊?」特别是大长老的妹妹五个字,说的特别的响。

「我…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对方紧张的看着我,不停的向我认错。

「不用这幺紧张,当初我放了你,就不会再杀你。」我真的很不习惯对着这幺个精神边临崩溃的人。

「那叫我找他来是……」元长老好奇的问。

「这个就不劳元长老操心了,谢谢你的帮忙,人我这就带走了。」说着我给红舞使了个颜色,红舞聪明的一把提起他,我跟我走去了这个暗室,只留下元长老一人在那胡思乱想。

「你要把他带去哪里?」红舞一边跟着我走出酒吧,一边问。

「去医院。」我尽边加快了速度。

「你真的要动手术?」红舞惊讶的问。

「也许。」

医院住院部的楼下

「带上他,跟我进去。」我说着跃起,跳进了一个开着窗户的房间。

「静,你终于来了。」小雅他们三人都在房内等着。

「嗯。」我有点体力透支,于是急忙找了个位置坐下。

「人呢?」徐清冷冷的盯着我问。

「这裏!」红舞随即出现在了房间中央,手裏还提着一个吸血鬼。

「把你给他施的催眠解了。」我冷冷的对那个吸血鬼说。

「如果我解了,你是不是可以放过我?」他虽然害怕,可是还是有发抖的声音问道。

「当然,我对你的血没兴趣,你快点解开,就快点离开,不过如果有什幺差池,那幺你今天就别想活着出去,就算你今天逃走了,我想要抓到你也不是件难事。」我平静的说着这些威胁的话,只见他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红,就像生物中的变色龙一样。

「是,我…我知道了。」他瑟瑟发抖的走到病床前,扶起昏迷不醒的小宇。

「我这是在哪里?」两三分钟后,我们就听到了小宇的声音。

「哥,你终于醒了,真是太好了!」小雅扑上去,喜极而泣。

「现在我可以走了吗?」小吸血鬼走到我的面前,恭敬的问。

「不可以,不可以放他走。」小宇清楚过来,就直嚷嚷。

「你先看着我!」我没理他,而是站起身,直视着他的眼睛。可是我一用那种探知的力量,心就发疼。

「红舞,帮我审视一下他的灵魂。」最后我不得不求助于一旁的红舞,还好他并没有先嘲讽一翻,而是乖乖的按我的话去做。

「没有。」几秒之后,红舞回过神来,对我含情默默的笑道。

「好,你可以走了。」我无力的挥了挥手,他一见我的手式,风一般的跃出了窗户。

「Luvian,他见你就像见了鬼一样,哈哈哈!」红舞看着他的举动直发笑,而他那抱着自己肚子的扭捏像,象足了女子。

「静儿,你怎幺会在这裏?」小宇身体完全没事了,从床上下来,直盯着我,还有我身边的红舞。

「我只是来看小雅的,现在我也应该走了。」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走向视窗。

「你想走哪里去?」突然门被砰的一声打开了,门口赫站着萧阳,还有那个医生。

「你们……」我完全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出现。

「手术室已经準备好了,快,跟我进手术室,你的手术不能再拖了,说不定什幺时候它就停止跳动了。」杰特医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拉上我,然后就向门外走。他的背影,突然让我一阵模糊。

「放开我,我不打算动手术了。」我挣扎着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可是他竟然握得那幺紧,于是我只好有嘴来说明。

「为什幺?你不知道这样下去你会死吗?」他诧异的回过头,眼神中的不解,已经化到了整张脸上。

「知道,不过我还是不要动手术。」在刚才那句话出口前,我都还没有想好,可是那个背影,刚才一阵模糊中看到的那个离开的背影,让我莫名其妙的说了那句话,而现在话以出口,那就这幺决定吧!反正我也不知道怎幺决定为好,现在这样也好。

「为什幺?」萧阳走上前一把抱着我的双肩,问。而我只是沉默不语。

「静儿,你怎幺啦?动什幺手术?」小宇更是惊讶的看着我们疆持不下的三人。

「哥,静的心脏不好,準备安排今晚动开腔手术的。」小雅见没人回答,只好自己回答。

「什幺?静儿的心脏不好?你们是不是弄错了,她不是吸……」

「哥,这位是静儿的哥哥萧阳,那是她的主治医生,杰特。」小雅急忙打断的他的话头,而小宇这时才明白过来,在场人中还有不知道我真实身份的所在。

「那这位是?」接下来,他有尴尬,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转向小雅指着一旁的极尽妖媚的红舞问道。

「他…他第一次来,我也不认识,刚才听静叫他红舞。」看着红舞的小雅满脸通红。

「对,我叫红舞,是Luvian的朋友。」红舞如酥一笑,小雅的脸更红了,就连那个花花公子都不禁在他的脸上停滞了目光。

「既然Luvian她不想,那就先把手术的时间推迟几日如何?」突然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哥哥!」看着他,我十分的意外。

「杰特医生是吧?」他首先走向杰特,充满风度的微笑。

「你是?」

「我是Luvian的大哥,我叫圣格雷德。」

「我还以为她只有萧阳一个哥哥呢!」杰特有点意外的看着他。

「萧阳是她的义兄,而我是她的亲哥哥。」圣格雷德说着慢慢的走向我。

「哦!」

「你真的不想动手术?」哥哥走到我的面前,温柔的摸着我的头顶。

「嗯!」我微微的点了点头。

「那就不要动吧!等你什幺时候想动了再说好了。」哥哥慈祥的笑着,「累了吧!那就放鬆点,有哥哥在。」

「嗯。」我的声音轻的连自己都听不见,可是随着这声蚊子般的轻哼,我封起了二道封印,全身像插走了骨头一样,再也站立不稳,向前倒去,可是我却安心的任自己倒下,因为那裏有着哥哥的怀抱。

「静儿!」「静!」「Luvian!」许多种的唤声响起,可是我却不想应声,把头深深的埋进了哥哥的胸中。

「各位放心,Luvian不会有事的,她只是太累了,我先带她回去休息。」哥哥抱着我冲出支房间。

「我也去。」红舞在后面直追。

「你不想去看看你的母亲吗?她在学校宿舍等你。」哥哥突然以一种平静而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说道。之后红舞就在我们的身后消失了。

「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萨佛罗特吗?」哥哥一边抱着我前行,一边问。

我没有回答。

「他说他要辞职,回集英堡去。」

「嗯。」我轻轻的哼了一声。

「再也不回来了。」他接着说。

「嗯。」我的心突然又疼了起来,我咬着牙,不想让哥哥发现自己的不适,可是心真的很疼,疼得我额头上冷汗直冒,浑身发抖。

「Luvian,你怎幺啦?是不是心又疼了?」哥哥停下来,担心的问。

「没事,过一会儿就会好的。」我忍着,十分勉强的裂了裂嘴。

「他现在在德古拉古堡,你要不要去见最后一面。」哥哥继续向前走去,不过现在已经放慢了速度。

「不,不用了。」昨天的分别已经差点要了我的命,我不知道这样的身体还能不能承爱得起第二次。

「真的最后一面也不见,他明天就要走了。」哥哥又提醒了我一遍。

「还是不见的好。」我淡淡的回答道。见了只会给双方带来更多的麻烦,既然决定了断,那幺就不要再拖泥带水,藕断丝连。

「那你就跟我回密党去吧!现在你似乎没有地方可去。」哥哥站在十字路口,无奈的矗了矗肩,看到我苍白的脸,把我抱了抱紧,生怕会多一丝夜风吹到我的脸上。

「嗯,我好累,好困。」我轻轻的说。

「那就睡吧!在哥哥的怀裏,你可以安心的睡。」哥给我的爱是不一样的,他的话和语气总是可以让我的心变得平静,我合上眼,只想把自己的一切思绪沉进心底,把一切的麻烦埋到灵魂的深处,永不翻起。

  • 名称:949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4: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