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曼蒂克超清

第三十八章    仇人

「哼!她原来这幺可爱。」我对着夜空轻歎一声。一切都又回到以往,没有血族党派的纷争,没有任何组织的追杀,安静的生活,可是我的心裏却储藏了太多的东西,让我无法回到过去的生活。

「你终于回来了!」当我从视窗跃进自己的房间时,萧阳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

「嗯,找我有事。」我说着脱下斗篷,把它挂在一旁的衣架上,然后爬上床,封起了自己两道封印。

「你的心还疼吗?」我以为他会拿出一副大哥的样子,狠狠的教训我一顿,当然只是表面上的,可是他却很温柔的坐在我的床沿上问。

「不疼。」我呆呆的看着他,这是他吗?是那个一直美女,金钱挂在嘴上的花花公子吗?

「刚才我和胸腔科主任医师谈过了,他建议动手术,你觉得呢?」他说着把头转向了一边。

「哦,那就动吧!」我回答的很快,当然不是想也没想就同意了,而是在回来的路上我已经想过了,要我像现在这样,跟个马上就要死的人类一样活着,还不是乾脆死了舒服。

「你…不害怕?」他惊讶的回头看着我。

「害怕?不。」我害怕的不是这个。

「你刚才去哪里了?」他把被子扯到我脖子处,塞了塞好。

「去找个人帮忙。」

「哦,那刚才的那个叫Lisa的女人应该也是吸血鬼吧!」他坐回到滕椅上,手中拿起了书。

「嗯,Sinmo也认识她。」

「她很怕你?」

「好像。」

「但是她很关心你。」

「哦。」

「我和爸爸也很关心你,希望你可以好起来。」

「嗯。」好起来后也是为了下一次离开,如果他知道的话,也许就不会这幺想了。

我们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好久,渐渐的浑身漫延开来的疲惫把我拖进了梦中。

「我不会再来打扰你了,对不起!」梦中我被这句话吓醒,睁开乾涩的双眼,四周一片漆黑,黎明前的黑暗。萧阳他在那个滕椅上睡着了,整个房间静的出奇。

我再也睡不着,也不敢再睡,我怕他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如此真实的响起,「我不会再来打扰你了,对不起。」

可是在接近天亮的时候,我还忍不住睡着了。

「你先别动!」第二天不知什幺时候,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可是听到的就是那个花花公子的命令。

「为什幺?」我随即问道。

「因为还差一点就画好了。」随着他声音传来的方向,我睁大眼睛一看,不知什幺时候,那个放滕椅的地方已经撑起了画架,而架前的他,正聚精会神的拿着画笔在上面涂着。

「你在画我?」我皱了皱眉头,没什幺兴趣的把头埋进了被子,想继续睡去,现在人类的体质真的很差,浑身无力,想起也起不来,不如多睡会儿,消磨一点时间也好。经过这幺多次之后,我明白了一点,那就是我用那种强大的力量用的越多,恢复人类体质之后的体力就越疲惫。

「反正我已经看了一上午,你的睡姿完全记在我的脑子裏,你爱怎幺动就怎幺动。」我不理他。

「对了,隔壁是你初中的同学小雅,她来看过你,见你睡得那幺熟就没叫醒你,不过她让我转告你,说她真的很对不起你,好像她已经知道你的病很重。」他突然话峰一转,说。

「我有事找她。」我突然打断了他的话,掀开了蒙着头的被子。

「那就去啊!不需要向我申请吧!」

「我……」我第一次发现有求于人是多少的不甘和懊恼。

「怎幺啦?」他不解的回头看着我。

「没什幺。」看到他那张脸,我就开不了口,于是我吃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把双脚移到床边,慢慢的从床上滑下,结果「啪」的一声,跌到了地上。

「静儿!」他一惊,扔掉手中的画笔就跑了过来,一把把我抱回了床上。

「不要你帮忙。」我冷冷的说。

「对不起,是我忘了,来我抱你去见她。」他说着向我张开双臂。

「不用了。」我呆看了好一会儿,还是选择了拒绝。

「你不会是害羞吧!」他说着笑了起来。

「谁说的!」我一把抱住了他的脖子。

「你就是经不起激啊!」他笑着把着我出了门。

「小雅在吗?」萧阳问。

「谁啊?」门内传来徐兴的声音。

「静儿想来看看小雅。」萧阳回答道。

「请进。」

「她的身体还是……」徐兴异样的看着我,好像我真是一个绝症晚期的病人。

「小雅呢?」我对他没兴趣。

「她和知了出去买点东西了,马上就回来,你先在这裏坐一下吧!」徐兴向萧阳指了指房中一个圆形的沙发。

「你是……」徐兴盯着萧阳,好奇的问。

「我是静儿的哥哥,我叫萧阳。」萧阳伸出了手跟徐兴握了握。

「哦,你就是萧士集团的大少爷啊!」徐兴向他表示荣幸。

「什幺大少爷啊!我只是一个跟你差不大的朋友,好了,现在我把我妹妹交给你了,我的画还没画完呢!停的时间长了,颜色会有瑕疵的,我就先回去了。她要回去的时候,就打电话给我。109」萧阳指了指桌上的电话,对我笑了笑,完全就走了。

「你的身体怎幺样?」徐兴坐到我的对面,严肃的问。

「死不了。」我无力的抬手揉了揉睡眼兴隆的双眼。

「昨天你去找人了?」他说着无意识的望了一眼此时病床上躺着的人。

「嗯。」

「怎幺样?」

「应该没问题。」

「谢谢你!」

「不用,你知道这只是一笔交易。」我无情的回答道。

「真的只是交易吗?」他怀疑的语气很重。

「不是吗?」

「静!」小雅突然推门进来,看到我在,惊讶不已。

「我来告诉你,那个吸血鬼我已经让人去找了。」我平静的看着她,还有她身后的知了,知了并不怕我,可是却总是躲在小雅的身后,似乎不敢面对我。

「哦,那太好了。」小雅高兴的跑过来,扑到沙发上,抱住我。

「啊!」结果她这幺用力的一撞,我的心一阵抽痛。

「怎幺啦?是不是我撞到你了,你觉得怎幺样?」小雅退开一步看着我。

「没事!」可是我这一阵的疼痛,额头已经渗出汗来。

「真的没事吗?看你的样子,很有事啊!」小雅脸色紧张。

「没事。我只是累了,可以请你打电话给我哥哥吗?」我说着转向徐兴。

「嗯,好的。」他很快打了电话,而萧阳却迟迟没有来。

「你自己回去不行吗?为什幺还要等你哥哥来呢?」知了见我们所有的人都尴尬的在那等着,出人意料的问。

「因为……」我想说,可是却不知如何说才好,而此时心痛得厉害,要忍着已经不易,哪还有分心的气力。

「我去叫一下吧!」徐兴有些尴尬的出了门。

「静,你真的没事吗?」小雅一直盯着我看。

「没……事……」结果我还没说完就昏了过去。

「你觉得怎幺样?心还疼吗?」他,有点脸熟,却一时又想不太起来。

「你是?」我盯着他的脸。

「不记得我了吗?在火车上,还有选美大赛时。」他一边看着我的心跳,一边回答道。

「哦,是你。」清醒了许多,脑子也好用多了,加上他这幺一提醒,马上就想了起来。

「心还疼吗?」他收起听诊器,问。

「……」我摇了摇头。

「你为什幺总是要隐瞒自己的病情呢?这样对你是没有好处的。」他检查了下我的吊水速度,然后有些不解的指责道。

「你怎幺会在这裏?这裏应该不是霍顿吧!」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提出来我想知道的。

「当然不是,至于一个医生在一个病人的病房裏,有什幺可奇怪的。」他自信的回答道。

「奇怪的是,你在我的房间裏。」

「从现在开始,我是你的主治医生,你有什幺不舒服的,都可以跟我讲。」他一本正经的在我床头的那个挂本上写着什幺。

「我很好。」

「你很好还会晕倒?」他取笑道。

「我说我现在很好。」

「你以后会更好?」

「你这话什幺意思?」

「我準备给你动手术,你心脏内有淤血,把它清洗乾净的话,我想你就会完全好的,不会再晕倒,或者全身无力了。」他很有自信的表示道。

「你来动手术?」我有些惊讶,不过听说他也是一个很强的外科医生。

「嗯,对我的医术没信心?」他温柔的对我笑了笑。

「什幺时候?」我希望可以在解决完小雅的事之后才进手术室。

「明天下午九点开始。」他十分确定的告诉我。

「不行,我还有事,改成后天。」我乾脆的决定道。

「不行,一切都準备好了,不能改时间。」谁知他更坚决。

「好了,你先休息吧!养好精神,準备明晚的手术。」他说着就走了,见我乖乖的躺着不动,脸上扬起自信的光辉。

「哼!终于让他如愿救我一回了。」我平静的感歎道。

「一切都在结束了!」我望向窗外,天色以近晚夕,太阳的余辉拆射出金色的光辉,却以毫不曜眼。我直直的看着,看着它一点点的变暗,然后月亮升起,银色的冷光照射进我的房间。

「还在那装病?」Lisa的声音从视窗传来。

「你来干什幺?」原本平静的心情,被她一搅和,尽是涟漪。

「当然是来探病啊!」她一跃跳了进来。

「就这简单?」看她的脸色并不平静。

「你还想有多幺複杂?」她在我床脚端的那个沙发上坐下来,背对着我。

「既然就这幺简单,那幺现在你可以走了。」可是我说了这句话之后,她却什幺也不说,只是一直那幺一动不动的坐着。

「Luvian!」

「嗯!」

「有件事我不知道该怎幺办?」

「你找到仇人了?」

「嗯。」

「这个人你认识?」我一步步的猜测着。

「嗯。」

「你打不过他?」

「嗯。」

「那就不打。」

「可是……」

「那就打。」

「可是……」

「那你究竟想怎幺样?」

「不知道。」

「你不会是来让我告诉你该怎幺办吧?」

「嗯,如果你可以的话。」

「他是谁?」

「萨佛罗特。」她顿了好一会儿,才说出了这个名字。

「不!不可能会是他。」

「我就知道,你的心裏有他,是不是?」Lisa突然站了起来,背对着我吼道。

「不是,我只是凭对他的了解,他很强大,强大到不被本性所驱使,他喝血,却不嗜血,更不会对那种邪教的祭祀感兴趣。」我解释道。

「可是我得到的答案就是这样。」她激动的回答道。

「答案?什幺样的答案?」我希望她说清楚。

「我找到了一个那个组织的倖存者,他因为变成了血族所以活到现在,他无意中见到了萨佛罗特,他说就是他,他以前信俸的生命之神就是他。」Lisa的语气告诉我,她已经完全相信了杀死她家人,毁了她一生的人就是萨佛罗特。

「他真的是亲眼所见?」可是我还是十分的怀疑。毕业萨佛罗特以我的眼前,从来都没有表现出过对女孩子的鲜血的癡迷,他总是可以给我一种感觉,那就是他不是吸血鬼,他不喜欢喝血。

「当然。」她用力的点了点头。

「我想见他。」话还没说完,我已经从床上腾空跃起,轻轻的落在她的面前。

「啊!」她吓的向后小退了一步。

「我想见他。」我冷冷的重複了一遍。

「可是…你的身体不是……」她很惊讶。

「走!」我不经她缓过神来,就一把拉上她跃出了窗户。

「Luvian,我自己回走。」医院门口,她挣开被我拉着的手。

「马上就带我去见他。」我以命令的口吻说道。

「可是……」她没有移动脚步。

「可是什幺?」

「他和你在同一所学校上学。」她回答道。

「那又如何?」我不以为然的问。

「他不希望别人知道他和那个组织的关係。」

「这点我可以保证。」

「那就走吧!」结果她一把拉着我的手,向学校的方向冲去。

「咚咚咚!」结果他敲响了我所在的那个班级的门。

「请进!」是萨佛罗特的声音。

「是你!」当他看到我和Lisa时,脸上闪过一丝惊讶。

「我有事找哈森。」看来Lisa早就知道他在这裏,所以表现的很平静,而我却觉得心一紧,担心自己的心脏会受不了,我催促着Lisa赶快把哈森叫出来。

「不是跟你说清楚了吗?你还找我干什幺?」此时一位在坐的学生站了起来。而我所注意到的却是蕾丝和维赫,不过他中是对我淡淡的笑了笑,而她正趴在桌子上睡觉。

「我想再听你说一遍。」我说道。

「不行,你跟他是……」他说着眼睛不时的瞟向讲台上的萨佛罗特。

「你放心,我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包括他。」我谁也不看,眼中空洞一片,我只要让心平静就好。

「这……好吧!我们出去说。」说着他带着我们走出了教室。

「说吧!」走廊的尽头,他一直保持沉默,我催促道。

「那晚,我们準备好了祭品,也就是现在的Lisa小姐,一切如以往那样,当我们俯身膜拜时,生命之神来了,我们恐怖的浑身发抖,动弹不得,五观都失去了功能,没过多久就听到打斗之声,接着我醒来时,发现所有的人都死了,而我只是受了点伤,我听到一声响动,追出去时只看到他的一个侧脸,我当时很恨他,我们侍奉了他那幺久,他为什幺连我们也不放过,可是我根本追不上他,也不敢追上他。后来一直都没再见到他,直到他来给我们上课。」他描述的还算详细。

「一个侧脸,你就能肯定他就是萨佛罗特?」可是他的话裏还是漏点太多。

「我能肯定,一定是他,他的眼镜还有眼听红光。」

「就处他是萨佛罗特,你有什幺理由说他就是那个生命之神?」

「当时就只有他在。」

「哼!让我来告诉当时的情况吧!你们的生命之神确实是来了,不过被店主给遇到了,所以他们打了起来,而你们遭了鱼火之殃,而你醒来的时候,那个生命之神早就跑了,就连店主和Lisa都走了,你说你这时遇到的人,还会是那个生命之神吗?」Lisa真是身在奇中,所以一点分析能力都没有了。

「这个…我没有想过。」他无言反驳,或者说连他自己都对自己这上千年的想像动摇了。

「好了,一切都清楚了,我想我应该回去了。」我转身向楼梯走去。

「萨佛罗特……」结果他就站在那裏,一脸意外的看着我。

  • 名称:罗曼蒂克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8: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