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王之破晓之战超清

第二十八章    可悲的母亲

千米之外,他早已被我甩的不见了蹤影,可是他的声音还在我的耳边萦绕不散。

你为什幺要杀他,他可是你的亲生父亲?

是啊!我为什幺要杀他,我怎幺可能会杀他,他是我的亲生父亲,从小就把我抱在怀裏,捧在手心,爱如珍宝,最疼我爱我的人啊!我怎幺可能…

风中,我的泪哗哗而下,被风吹洒。

模糊的双眼以看不清任何的东西,除了那记忆深处的夜晚。

那已经是妈妈没有回来的第三个晚上了,家中只有我跟爸爸,而爸爸的情况很糟,我虽然已经十五岁了,可是自那晚爸爸变成吸血鬼后,从来都没有走出过家门一步,什幺都不懂的我,看到如此的爸爸,很害怕,真的很害怕。

「爸爸,你怎幺啦?」看到脸色苍白,浑身发抖,不停的喝着水,却还是很渴的父亲,我第一次害怕的不知所措,可是我还是勇敢的走上前,拉着他的手臂,那只经常抱我的手臂。

「Luvian,爸爸…没事,你…先去…自己的房间待着,好不好?」他说的很吃力,用力把我推开,我没有站稳,跌倒了。

「Luvian,你…没事吧!」他想来扶我,可是伸出的手停住了,然后慢慢的收了回去,反掐着自己的脖子。

「爸爸,你怎幺啦?你究竟怎幺啦?」我急忙爬起来,去抱住他,我是害怕,可是我更害怕他会把自己掐伤,他是我最亲的人。

「走开,你…快走开,不…然…我…我会…伤害你的,我好渴。」他再次把我推开,这次他用的力气很大,我直直的撞到了对面的桌子上,疼的我一时爬不起来。

「爸爸!」于是我只能干看着他在那裏,用利爪抓伤自己的喉咙,痛苦的挣扎着。

「对了,爸爸是渴了,他,他需要血!」我傻了足有十多分钟,才想清楚这件事,于是我忍着身上被撞伤的疼痛,再次拉住他,「爸爸,爸爸,你渴了就喝我的血吧!我不怕疼的。」

「不…不行,我…不能伤害你,不能。」他又把我推开了,这次我很快就爬了起来,可是无论我爬起多少次,拉住他多少次,他都没有任何的动摇,依然是一次又一次把我推的远远的。

我知道他这幺做是因为爱我。

我已经泪流满面,当时我恨,恨妈妈为什幺一直都不回来,难道说妈妈不要我们了吗?

「有办法了。」当我最后一次爬起时,我想到了一个让爸爸喝我血的办法。

我二话不说,一个人冲进了厨房,然后拿起一把菜刀,在自己的手腕上用力一割,深红色的鲜血如柱般流出,我完全顾不上疼痛,急忙拿了个大碗盛着,直到满满的一碗。

「爸爸,快喝吧!不然就凉了。」当我带着一身的血腥味,端上那碗满满的鲜血来到爸爸的面前时,爸爸呆住了,而我催促道。

「Luvian,你…怎幺能这幺伤害自己。」爸爸没有接,可是他的泪已经止不住的落下。

「为了爸爸,我什幺都愿意,再说…再说一点也不疼。」我脸上十分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因为手腕真的很疼,而且刚才撞到的地方,还在不断的传来疼痛感。

「孩子,你……」爸爸跪下,抱着我痛哭了起来,吓得我急忙把碗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

「爸爸,快喝吧,喝了就没事了,我们不是还要下棋吗?」我擦着脸上的泪,可是擦上去的却是血,浓得化不开的血。

「嗯,爸爸喝,爸爸不能辜负宝贝的一片心意,爸爸还要陪宝贝下棋呢!」爸爸强忍着饑渴,笑着端起那碗鲜血,一口气喝了下去。

「这下好了,爸爸没事了。」我当时好高兴,高兴的身上,手上的疼痛都已经不觉得了。

「爸爸陪…陪宝贝…下棋,啊!」可是,可是爸爸却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话,脸上的笑意就被痛苦所代替,比刚才没喝血之前更加痛苦。

「爸爸!爸爸!你怎幺啦?你到底怎幺啦?」我想要去抱住他,可是他痛苦的趴在地上,蜷缩着身体,抽搐起来。

「啊!啊!」还发出阵阵的惨叫声,每一声都叫到了我的心裏,叫的我的心也抽搐起来。

「爸爸!」我想去扶他,可是在我的眼前,他眼中的白色一点点的消失,而血色越来越浓,覆盖了整个眼球,脸部也完全扭曲了,看着这张脸,我觉得他不再是我的爸爸,我害怕,好害怕,一步步的后退。

「Luvian!宝贝!」可是他看到我退后时,却艰难的一步步向我处爬来,伸出的手像是要抓住我一样,让我更是害怕的双腿发软。

「不!不要…过来。」我双脚打叉,跌了下去,看着他一步步逼近,我想要站进来,可是脚踝却疼得要命,于是我只好向后挪着,一点点挪着,我好害怕,心砰砰直跳,我不知道他想干什幺。

「咳咳咳!」他一边向我处爬,一边痛苦的吐着血,血是黑的,可是无论怎幺样,他还是在不断的接近着我,伸出的手抓向我,发出声嘶力竭叫声:「Luvian,Luvian。」

「不,不要过来,不要。」我好害怕,可是身后已经撞到墙壁,无路可退了。

「不要,不要过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会变成这样,我不是有意的。」听着他的叫声,我害怕的发着抖,后背紧贴着墙,抱着弯曲的膝盖,把脸深深的埋起来,一边哭一边解释。

「爸爸!爸爸!」不知这样过了多久,他没有声音了,而他的手也没有抓到我,我慢慢的抬头,看到了永生永世都无法忘记的一幕,爸爸看着我,血红色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我,不过他笑着,虽然笑的有些勉强,可是他还是笑着,此时的笑已经疆硬,而他那伸出的手也无力的落到了地上,一动不动。

爸爸死了,爸爸就这样被我杀死了,是我杀了他,我抱着头痛哭起来,一直哭到没有眼泪再流下,哭到累得睡着,可是在梦中,我还是在哭,我后悔为什幺要给他喝自己的血,为什幺刚才自己会害怕他,连最后的一面都没有直视他,后悔没有握着他的手,给他勇气面对死亡。我好没用,我竟然会害怕自己最亲最爱的人。我自责,我只有哭,一直的哭。

「雨!你怎幺啦?雨!」是妈妈的声音把我从梦中唤醒。可是看着抱着爸爸痛哭呼唤的妈妈,我不敢,不敢上去抱着她,我害怕,是我害死了爸爸,是我,真的是我。

「Luvian!到底发生了什幺事?」妈妈这样哭了很久,喊了很久,直到她确信爸爸已经不可能再醒来的时候,她才回过头,面对着我。

「我…我不是有意的…我不想这样…我…」我吱吱唔唔的说不清楚,我想解释,可是我不知道怎幺说才好。

「快说,到底发生了什幺事?」妈妈的声音大的可怕,吓得我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爸爸好渴,所以…所以我给他喝了我的血。」我有些木纳的伸出自己割伤的那只手,给妈妈看。

「天那!你是在惩罚我吗?」谁知,妈妈看后,昂头哭喊起来。

我吓得什幺也不敢说,只是仍旧紧紧的抱着双膝,发抖。

「哈哈哈!」突然妈妈开始大笑,放声大笑,就像疯了一样。

「妈妈!」我好害怕,可是心已经不再那幺跳得快了,可能是已经麻木了,看着眼前的妈妈,我不知道还能说些什幺,我可是杀了她最爱的人啊!我知道她永远都不会原谅我的。

「啊!」我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妈妈一眨眼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吓得我尖叫起来。

「Luvian!不要害怕,这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妈妈温柔的把我抱进了怀裏,可是在她的怀裏却一点也没有温暖的感觉,她的身体是冰冷的。

「Luvian,你好好的听着,下面妈妈会把一切都告诉你。」妈妈轻轻的在我的耳边说着。

「嗯。」我微微的点了点头。

「其实我也是血族,只不过我是纯正的血族,而且比你爸爸要强大很多,所以你从我们这裏继承来的的血比你爸爸要强大,他不能够吸食你的血。不过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隐瞒了我的身份,是我的错,你不用自责。」

「可是是我给他喝的……」

「你不要说话,听妈妈把话说完。」

「嗯。」

「妈妈已经经历过太多这样的离别,所以我已经没有信心再经历下一次了,以后你就要自己照顾自己了。」

「妈妈?你要去哪里?你不要Luvian了吗?」我不要,没有了爸爸,如果妈妈再走的话,那幺我怎幺办,我不知道自己该怎幺办,我不要孤单一个人,我不要。

「Luvian,乖,现在妈妈就把一切都告诉你,你照着妈妈的要求做,妈妈就会永远陪着你,永远都不离开你。」妈妈说着一抓把自己的脖子划了两条深深的口子,然后把脖子凑到我的下巴处,「来,喝吧!你需要长大,需要力量。」

「不……」我想说不要,可是看着那浓浓的黑血流下来,我突然觉得好渴,我阻止不了自己,还是凑了上去,深深的吸食着,可是伤口的血流得很慢,于是我不由自主的用牙咬了下去。

原来血是那幺的美味。这是我第一次喝血时的感受。

「Luvian,吸吧!把所有的都吸乾,那幺妈妈就会保护着你。」妈妈轻轻的在我的耳边说着,「记住,如果哪一天想来见我和爸爸了,那幺就杀光所有的第三代,不然我们是不会见你的。」

「妈妈!」感觉妈妈抱着我的力气越来越小,最后身体如皮囊般倒在我的怀裏时,我收回了尖牙。

「记住,这个叫金银环,可以让你和人类一样,生活在阳光下。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要解开第二道封印。」她最后的一丝力气,就是把金银坏戴上我的手臂。

「妈妈,爸爸!」我抱着妈妈哭喊着,可是她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 名称:火王之破晓之战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8: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