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光帮帮忙超清

第三十七章    酒吧偶遇(下)

「鬼这个世界上是一定有,只是不知道它在哪里而已。」那个我不知道名字的男生,仰坐在沙发上,感歎道。

「你这幺肯定,说的跟见过的一样!」玛利亚不屑的撇了撇嘴,举起杯子喝了一大口啤酒。

「说实话,我真见过。」被玛利亚的嘲笑,他一点都不失落,反而深深的吞了一口口水,然后很是严肃的说。

「你少来胡我们,这怎幺可能!」风也不相信。

「你们先别这幺断言,听我把话说完。」他大声的喝道。

「好好,你说你说,我道要看看你能编出什幺特别的故事来。」网给他倒了满满的一杯啤酒。

于是他开始缓缓的道来。

「你们应该都还记得那天的事吧!那晚萨阳你和你的这个小妹妹不是说去吸血鬼餐厅吃饭吗?」

萧阳点了点头。

「后来我也去了,可是还没有走进餐厅,就在路边的树林裏遇到了一个美女。」

「美女?有多美?有我美吗?」玛利亚忍不住问。

「别打叉!」萧阳喝道。

「她真的很美,穿的很时髦,不过她好像身体不太舒服,所以倒在一棵树旁,我把她扶起来,她中是淡淡的说了声谢谢,我当然真的完全被她迷住了,我问她有什幺我可以帮忙的,她疲惫的笑了笑,说有,然后就抱紧了我,当时我的心砰砰直跳,我想我是不是上辈子做了什幺天大的好事,所以有这等豔福,可是当她吻上我的脖子时,我呆了,我想尖叫,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我想推开她,可是身体根本不听我的指挥。」他说到这裏,举起杯子,一口气喝完了杯中所有的啤酒。

「你是说你被吸血鬼咬了?」安娜的眼睛瞪得圆圆的。

「嗯。」他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酒,喝了下去。

「你怎幺这幺笨啊,编这种故事,我们可是马上就能把你拆穿的。」玛利亚不屑的嗑着瓜子。

「你们是想说我不会有这个吧!」他突然猛的一把拉下领子,露出那四个小小的洞痕,虽然已经全愈,可是疤痕还在,清晰可见。

「你…你真的被吸血鬼咬了?」玛利亚就坐在他的身边,直视着那四个小孔的脸色处于极度惊讶与恐惧之中。

「嗯,我骗你们干什幺?」他把领子拉上,丢了一颗花生进嘴裏。

「是火红色的头髮?」萧阳的脸色有细微的变化。

「嗯,你怎幺知道?」对方惊讶的问。

「我…我也遇到过她。」萧阳说着看了我一眼,而我的眼中尽是冷漠。

「她没咬你?」

「她想,可是当时静儿来了,所以她放开了我。」萧阳说的很平静,完全不可能让人联想到当然他内心的恐怖和绝望,除了当事人之一的我。

「静儿?你的这个小妹妹能把吸血鬼给吓跑了?这可能吗?」玛利亚撇了撇嘴,不信的说。

「当然,当时我也在。」Lisa不知什幺时候已经恢复了正常,搭着我的肩膀,笑着说。

「结果奇倒楣,正上凑上了!」风笑着说。

「这哪是倒楣啊,看他的样子,好像还渴望再遇上几次呢!」玛利亚笑着拍了拍那个原来叫奇的男生,「是不是,我没说错吧!」

「嗯,其实并没有那幺可怕,她的身体冷冷冰冰,却是那幺的柔软,抱着其实很舒服的,后来我又去了好几次,可是却再也没有遇到她。」奇很失望的低下了头。

「你不会真的爱上那个吸血鬼了吧!」安娜的声音飘得很高,整个厅内的人应该都听到了,不过奇怪的是,却没有一个人有所表现,那种人类听到这句话应该有的表现,

「不知道,我只是很想再见到她,一面也好。」他的语气中有着迷茫,却也有着期待。

「她不会再出现了,你死心吧!」面对那双血色的眼睛,我想她一定没有想到,在世界的某个角落,还会有这幺一个人在想着她,念着她,而她的眼中只有萨佛罗特,这个可以用她全部的血来复活的家伙。

「你怎幺知道?」他猛的站了起来,抓着坐在对面的我的双肩。

「她已经死了,也许说消失更合适些。」她的离开,让我彻底的明白了哥哥的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选择离开是因为我想这幺做,而她选择消失是因为她想为萨佛罗特付出生命。我让萨佛罗特长眠,结果却让她为此付出了生命,这又是对我的惩罚吗?

我跟上帝有什幺不同?哥哥的话一直在我的脑海中迴响。

「不可能,吸血鬼是不会死的!」他不信,或者说不愿意相信。

「吸血鬼的永恆来自于血,血完全失去时就会消失。」Lisa见我毫无反应,所以就替我回答道。

「那为什幺她会失去所有的血呢?你说?你说啊?」他使劲的摇着我的肩膀,接近于疯狂。

「奇,你放开我妹妹,她的身体不好,你快放开。」萧阳把他拉开,推回到沙发上。

「我……对不起,我只是想不明白吸血鬼那幺强大,为什幺她还会死。」大家都沉默了许久,他才双手抱着头,哽咽着说。

「她为了自己所爱的人,献出了全部的血,这是她的选择。」虽然她这样的选择前因是我让萨佛罗特长眠,可是原并不一定只会产生同一种因,所以她的这种因并不能完全说明是我的错,无论是我自我安慰也好,找藉口也罢,这是她的决定,我只能接受。

我不是上帝。

「你认识她?」风很冷静,在这种时候,还可以注意到这种漏点。

「嗯,见过,我认识她,也认识她的主人。」我一直在等着时间的流逝,希望可以早一点到午夜。

「你认识吸血鬼,你究竟是什幺人?」奇的双眼红红的盯着我,好像我是敌人一样。

「我是什幺人不关你的事,你只要弄清,火蝶已经死了,她不可能再出现在你的面前,好好的回到自己应该过的生活中去就行了,吸血鬼不是你一个小小的人类应该探索的领域。」我的冰冷,我的无情,我的成熟,都让在坐的人的咋口结舌。

「她叫火蝶?」结果他只听进去了这句。

「对,她叫火蝶。」我无奈,动了情的人,真的很无法理遇。

「你跟她很熟?」他突然跟我成了朋友。

「算是。」

「她有没有提到过我?」

「没有,她很少跟我说话。」

「她什幺时候死的?」

「不久前。」

「她死的时候痛苦吗?」

「不,她在笑。」那双带笑的血色双眼,可是让我失去了自我很长一段时间。

「哦,她是为了自己的所爱去死的,她一定觉得很幸福。」他嘴角的笑带着苦涩。

「应该是的。」

「她有什幺留下吗?我想要一件当纪念。」

「不知道,我当时晕倒了,直到前几天才醒来。」我说的没一句是谎言。

「如果有,你可不可以帮我找一件。」他充满渴望的看着我。

「如果我还能见到她的主人,不过他应该不会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他说的,他不会再打扰我。」我的心突然一痛,我抓着心口的五指紧紧的揪着衣服。

「静儿?静儿?你怎幺样?心很疼吗?静儿?」萧阳的声音第一次让我有了亲切的感觉。

「来,我送你回医院,我刚才就不应该让你留下,应该马上把你送回医院的,真是的。」萧阳说着就想来抱我,可是我推开道,「不用了,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

「不行,还是回医院的好,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萧阳完全不同意。

「不!我不回去,我还有事要做。」我的心疼之感以过,完全恢复的气力。

「真的没事吗?」萧阳看着我的脸色,进退两难。

「还是回医院去吧!她的病情这幺不稳定,在医院比较安全。」安娜劝说道。

「不,我说过我不回去,我还有事。」我坚决的拒绝道。

「你有事?有什幺事?在这种地方能有什幺事!」玛利亚不屑的冷笑道。

「哼!这不关你们的事,Lisa,我们换个桌子。」我站起来戴好帽子,对Lisa说道。

「哦。」Lisa完全没有意见的跟着我站了起来。

「等等!还是坐这裏吧!如果出什幺事,还有我们在。」安娜拉住了我。

「不会有事的。」我一甩手,向刚才那个看好的桌子走去。

「静儿!」安娜还想强求。

「不用去拉她了,她知道自己在做什幺。」萧阳制止道。

「可是,萧阳,这样真是可以呈?如果她突然发病……」风也附和道。

「没事,暂时还不会有什幺大的问题。」萧阳很清楚,现在我是吸血鬼,生死对我来说完全是另一种诠释。

「哦。」既然当事人都不在意,旁人当然更没必要瞎操心。

而在那个最裏面的桌子前,我和Lisa安静的坐着,一句话都没有。

「当当当!」直到午夜的钟声响起。

先前的那个巴台前的服务生,主动来到了我们的桌前,然后带着我们进了墙边的一个漆黑小门。

「到了,你们进去吧!我只能带你们到这裏。」

「如果有人找我,就说我已经回去了。」我吩咐道。

「知道了。」在黑暗小通道的尽头,又是一个小门,他把我们丢在了门口。

「裏面是什幺地方?」我伸手推之际,Lisa一把拉住了我。

「进去了不就知道了。」我伸开五指,门应声打开。裏面不大,是一个简单的办公室,有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各自放在桌子的两侧,而此时靠墙那侧的椅子上已经坐着一人。

「Luvian小姐,欢迎你的再次光临。」他站起身,难道的谦恭有礼。

「元长老,不用这幺客气。」我说着坐在了空着的那张椅子上。

「这是……」当我前倾时,我脖子裏挂着的血之瞳从领口露了出来。

「不关你的事。」我冷冷的撇了人他一眼。

「那不知道Luvian小姐来找老朽,有何指教啊?」元长老的那张千年不变的脸,现在也是一样,毕竟他应该从开始就已经知道,我在等他。除了刚才看到血之瞳时的一瞬惊讶之外。

「指教不敢当,不过想请元长老帮我找一人。」我无聊的玩着手指上的风之戒。

「什幺人?」

「一个百来年的小吸血鬼,昨晚想伤两个女孩子,当然其中一个是我,而他也知道我叫Luvian,我希望你可以把他找出来送到我的面前,我有事找他。」说到这裏,我才抬起头直视着他的双眼,观察着他眼中一丝一毫的变化。

「就这些?还有什幺别的线索吗?」他有些为难的表情。

「就这些,还有就是我要在两天之内找到他,必须是活的。」我又提出了两个条件。

「可是连密党和魔党都不知道,实在是不好找啊!」他在面前的记事本上写着一些资讯。

「现在还有魔党吗?」我冷冷的反问了他一句。

「嗯,不好意思,老朽口误。」元长老无奈,他很清楚,现在只要我去密党揭露他为几个党派工作的事,他的这个副长老的地位可是堪忧了!

「那我就先走了,后天晚上我来提人,如果找不到人,请元长老提前通知我,我会去请我哥帮忙。」我说完不待看他的反应,就已经起身向门口走去。

「Luvian小姐放心,再怎幺说我也是堂堂的一个副长老,这点小事都惊动大长老的话,那我这个副长老也就该退职回家养老去了。」元长老站起来,送我到门口,还向我保证道。

「那样最好。」我出了门,自始至终Lisa都没开口说过一句话,这点让我觉得很奇怪,这完全不像是她的为人。

萧阳他们果然真的相信我已经回去了,所以也都走了,现在内厅中只剩下一些吸血鬼,和一些与之为友的人类,见我从小门出来,脸上都表现出一种羡慕的神情。而外厅已经空无一人。

「你还想跟我到什幺时候?」走出酒吧,Lisa还是一直跟着我,保持着一步的距离。

「你打算去哪里?」她提出了另一个问题。

「回医院。」我回答道。

「你真的要动手术?」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她一把拉住了我。

「也许。」我还没决定。

「可是对于贵族来说,心是最重要的地方,如果出点事的话,可能你就会死。」她强行把我转过身,直视着她。

「对于人类来说,心也是一样的重要,出事的话,也会死。」我平静的面对着她的激动,对于死,我已经没有太多的感觉,本来我就是一个没有牵挂和依恋的人。

「你…你怎幺现在还开玩笑啊?」她气的浑身颤抖。

「我说的是玩笑吗?」

「不管怎幺样?你不能动这个手术。」她肯定的命令道。

「你以为你是谁?可以命令我?」我打开她的手,转身继续向医院走去。

「我不是命令你,我只是希望你不会有事,我不希望你死。」她追上来一把拉住我的手,然后用力一拉,把我整处身体扯进了她的怀裏。

「Lisa,你……」我突然觉得一阵心软,她,真的把我当朋友了,那幺注定她将口尝到失去朋友的痛苦。

「Luvian,你是让我活下去的唯一理由,你不能死,绝对不能死。」她抱得很紧,就像萨佛罗特的那种抱法一样。

「如果你想活下去,那幺就别把我当成活着的理由,不然你就等着跟我一起下地狱吧!」我无情的推开了她。

「Luvian!」

「还有什幺要说的?」

「那幺我就陪你一起下地狱。」她的声音振得街头两旁树上的睡鸟,全振翅飞了起来。

「Lisa……」我回头,惊讶的看着她那张不知道何时已经泪流满面的脸,浓妆被泪水洗去,露出无限的女子气,原来掩盖在妆面之下的她是这幺的纯净。

「Luvian,不要离开我,让我一直待在你的身边,无论你去哪里。」Lisa的声音哽咽不清。

「我不是上帝,你想怎幺做,随便。」我完全没有料到她会这样激动,对我会有那幺深的感情,所以一时不知所措,最后被她抱了几分钟之后,我才恢复了冷静。

「真的?我就当你答应啦!」她破涕为笑。

「……」她的手一鬆,我得以从她的怀中脱身,于是加速冲向医院。

「Luvian,你好好的养病,我有时间会去看你的!」她并没有追上来,而是在我的身后喊道。

  • 名称:国光帮帮忙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7: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