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尔薇超清

第二十五章    决定

灰暗的房间裏,开着一盏昏黄的灯,我睁开双眼,看着床顶,接着是左面的墙,后方的墙,右面的窗,窗开着,风带着阴冷的气息吹进来。可是我却感觉很舒服,似乎这就是属于我的气息,我所喜欢的气息。

外面是夜,没有星没有月的夜,黑得犹如不存在的夜。

「你醒了?」头顶方的门开了,走进一人。

「我不想醒的。」我闭上眼睛,可是却再也睡不着,睡前的一切如书般一页页翻开,话语在心中敲响,可是那两次的沉默才最伤人。

「可是很多时候,不由你选择。」她走进来,在桌子上放下一个保温瓶,然后就爬上了上铺。

「那由谁选择?」这是我最忌讳的一个问题,答案大都会是上帝,我最恨的一个人。

「不知道。」她回答,然后不再有任何的声音。

我转头,看着桌子上的那个见过一面的保温瓶,没有任何的感觉,我知道裏面放着黑血,也知道是谁的,但也正是因为知道是谁的,所以我已经没有了一丝食欲,我想我会得厌食症的。

「再不喝就凉了。」不知如此过了多久,在我将要再次睡去时,蕾丝突然开口,把我那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一点睡意惊得丝毫不剩。

「我不会再喝了。」我把头转回墙边,看着有些发黄的墙,双眼空洞无物。

「不会再喝这样的血,还是不会再喝血?」蕾丝想得很深,深得让我觉得吃惊。

「也许都是。」我在退缩,这是我第一次有知的退却,失望之极的退却。本来就不应该有的奢望,我却一点点的陷下,步步为营的迷失了自己,而现在得到了最残酷的惩罚。

「你也不想活了?」蕾丝突然把头探出了床铺,向下看着我。

「我一直都不想活,只是他的出现,让我有了一丝丝的幻想和希望,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了,永远都不会再有了。」我看了她一眼,她收回了头,再次躲下,然后就是沉默。

「这样好吗?」过了好久,她才问。

「有什幺不好,只是回到过去,回到本来的自己。」我伸手摸着那发黄的墙壁,想着也许它也有过幻想,有过美好和充满期待的一刻,只是最后还是变成了这样。

「你已经决定了?」她像个朋友一样,一次又一次的问,一次又一次的给我机会,可是我还有得选择吗?也许索罗说的一点也没说,我只是萨佛罗特那无尽的生命中的一次幻想,一次自我满足,就像他说的,无尽的生命,却没有无尽的事可做,也没有无尽的爱和付出。

「我该清醒了。」我用手捂着自己的额头,发现了它的冰冷,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我想要温暖,于是我选择了变成人类,那个在这一切都还没有发生过的人类,只是为了杀第三代而活着的人类。

「希望你不会后悔。」她轻声的感歎。

「后悔只是对那些可以补就的事而言。」我也轻歎了一声,然后把被子蒙过了自己的脑袋,呼吸着自己的呼吸,让吐出的热气充满整个空间,让自己冷了太久的心和身体,温暖起来。

「希望。」她睡着,因为不再发出一点声音,除了呼吸声,原来她也变成了人类。

「她跟我真的很像,跟她在一起,我很舒服。」我不由得在心中想到。从见到她的第一天,第一刻起,我就知道,而她也知道,我们俩很像,从骨子裏的像,所以我会没有杀她,而且跟她成了宿友,半夜这幺聊着内心最深处的秘密,而没有一丝丝的隐瞒和避讳。

自此,我再也睡不着,无论是闭上眼睛,还是睁着眼睛,因为心醒着。

看着窗外的夜,渐渐的发白,东方的红渲染了整片的天空。

天亮了,不过我的心却暗了,因为我决定了,一切都决定了。

「起床了,上学了!」我从床上爬起来,然后拍了拍上铺的她。

「不去了,我困死了,去了也是趴在桌子上睡觉,你去吧!」她在被子裏传来闷闷的回答声。

「哦!那我就先去了,也许今天老师会点名。」我虽然很清楚她不在乎这些,可是我还是想像一个人类的中学生那样,小小的告诫她一下。

「点名的话,回来告诉我一声,这是可以补就的。」她竟然表现的有那幺点在乎。

「哦!」我拿起梳洗的东西,出门而去,完后抱上书向教学楼走去。

外面的天空真美,白云各有形状,被风吹着飘动,白色的教学楼在云下,云走而阳光射下,白色的墙壁被金黄色所覆盖,显出一丝光辉。

「这就是白天和夜晚的区别吗?」我呆呆的站在楼前看着,感歎。

「这也是人类与血族的区别。」维赫突然出现在我的后面,他起得很早,也可能和我一样,根本没有睡着。

「身体怎幺样?」他边走边问。

「没事。」现在的我虽然还是疲惫不已,不过我知道到了晚上,那就会完全不一样。

「没事就好。」维赫放心的歎了一口气。

「嗯。没事,对我来说,永远都不会有事了。」我轻轻的自言自语起来。

「你这话是什幺意思?」他不解的追问。

「什幺意思也没有。」我一步步踩着台阶,脚下有点轻浮。

「给,这是索罗给你的留言。」沉默了一会儿,他突然说着递了一张叠的方方正正的纸给我。

「哦。」我收下,没有太多的言语。然后又是沉默。

当我们并臂走进人类的教室时,所有的人都呆看着我们,像是见了鬼一样。

「你可以走了!」我站在门口,回头看着跟进来的维赫。

「不用了,我以后就在这个班级上课。」他说着指了指蕾丝后面的那个空位,原来那裏还有个空位,我却从来没有注意过。

「为什幺?」我问。

「因为校长把你交给了我。」他没有说完,就嘲自己的位子走去。

「那就没这个必要了,我不需要。」我也嘲自己的位置走去,然后坐下,放下手中的书本,对四周那些至此都仍待着没有发出一丝声响的同学,视而不见。因为我很清楚,他们是为了什幺,或者更準确的说,是为了谁才会如此。

「听说你身体不好,现在怎幺样?」旁桌的文斯,最快恢复了正常。

「没事。」我冷漠的回答,连头都没有偏一下。

「没事就好,司佛同学呢?又不来上课啦?」他关心的人还真不少。

「嗯。」我不太想说话,觉得这样很烦,所以只是稍稍的敷衍了一下。

「维赫怎幺会和你一起来上课的,你们不会是那种关係吧?」他把头凑得很近,然后似问非问的打听道。

「哪种关係?」虽然我很清楚他指的是哪种关係,可是我仍旧问道。只是用了一种极其不屑的口吻问而已。

「相传你身体不好,维赫为了就近照顾你,所以才换了教室。」文斯说着还向维赫处瞄了一眼。

「是吗。」我没有任何的兴趣,应该说,从现在起,我对任何的人,或者事都不会再有任何的兴趣。

「你怎幺一点反应都没有啊?怎幺说也该表现的有点高兴,或者说不高兴,总得有点表现吧!」文斯吃惊的声音放大了一倍,所有的眼睛唰的一声,再次彙集到了我的身上。

「喂,文斯,现在是上课时间,好好听课。」不知什幺时候老师已经走进了教室,开讲。

「是,老师。」文斯极其不乐意的把头收了回去,放正。

没有了他的打扰,我趴到桌子上,反正老师讲的一切在我看来也就是泡茶要用热水这幺简单。

「索罗!」看着手中这封最简易的信,我轻歎了一声,然后慢慢的打开。

Luvian:

也许我很多方面都比不上萨佛罗特,可是我却是一个专情的人,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一个女孩子,你是第一个,如果你愿意,那幺我会守着你一生,无尽的一生,永远不离不弃,如果你现在不愿意,或者说还没这方面的打算,那幺我会等,等到你有所打算为止。有事来墓镇找我。

索罗留

我面无表情,只是慢慢的把纸揉成一团,然后从视窗扔了出去。

「Luvian!」维赫在我的后面看得一清二楚。

「什幺事?」我不以为然的回头问。

「你为什幺把它扔了?」他指了指窗外。

「因为我不需要。」我回过头,然后闭上了双眼。

「唉!」只听的后面发出一深沉沉的歎息。

我连我想要过的东西都不要了,更何况这些本来就不在我考虑範围之内的东西呢?

  • 名称:希尔薇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5: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