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味杂陈超清

第十六章    背叛(上)

当我再次醒来之时,我还是一个人躺在九层的大房间内,身边空无一人。

「他又去看那个尸体了?」我禁不住有点生气,想从床上跃起,再去一看究竟。可是我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双脚,先前的无力感还没从心中退去,现在它们又在宣布着自己的疲惫。不明白。为什幺自己休息完了还会这幺累。

「你在吗?说话啊?」我在心中喊道。

可是声音就像落入了深渊一样,连回音都没有传来。

「想找个人的时候,却一个都不在!」我有些不快的挪动着小步,进了一旁的浴室,这裏一点都没变,和我第一次来时完全一样。我退去衣上的睡袍,然后走下水去。水慢慢的爬上我的腰,最后没过了我的头,在水中,四周环出奇的静,静得听得到水的呼吸声。

我任由自己深深的沉到水底,然后静听着水的呼吸声「哗哗哗」

我绝对不会再解开那道封印,因为那时的我只会变成她,而不是她变成我。母亲临走时告诫过我,除非万不得已,不然绝对不要解开那道封印,所以我从来都没尝试过放开整个自己,或者说真正的自己。现在的我已经习惯了这个不完整的自己,所以我不再需要她。

「你不需要我了?如果没有我,你现在已经消失了!」她的声音突然从灵魂深处甦醒过来。

「我消失了,你还能活着吗?」知道了她的存在,也知道了她为什幺会存在之后,面对她时,我已经冷静了不少。

「我一直都没有活着。」她的声音中不带任何的感情。

「哦,那你就继续死着吧!」我知道只要我不愿意,她是不可能代替我,或者说容入我成为这个身体的主人的,所以我根本不用担心她。

「可是萨佛罗特呢?」我只知道他好像是第四代,可是他是谁的孩子呢?她的父母中谁会是我要找的对像呢?也许都是。越接近他,我就越觉得迷茫,他从来都是表现的那幺的平常,一开始是一个茶客,接着是魔党的大长老,现在又是艾斯克尔的侄子,下一个又会是什幺呢?

「不过现在可以确定他是第四代,那幺我也就没什幺可担心的了。」我安心的闭上双眼,把自己的心也深深的沉进灵魂之湖,而希望湖面不会再起涟漪。

「Luvian!Luvian!」萨佛罗特在外面叫我。

「他不会想进来吧!」听着他一步步的走近,我不免得如此想到。于是心中一想,封印已经解开,而且大脑深处突然浮现出虚幕的使用方法,看着虚幕的张开,我不得不惊讶于自己的无师自通。

「Luvian!你在吗?」他真的推门进来了,我看着他在池边上走着,捡起我脱下的睡袍,然后四处寻找着我的身影,可是却没有想过向池中一望,不过就算他这幺做了,也是一样无用。

「Luvian!你在的话就快出来吧!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不能运用虚幕的。」他像是在求我,可是我却无法领情,也不想领情,他当时可以扔下受了那幺重伤的我,去看那个棺材裏的美女,这些迟来的关心有什幺用。

「你还是快出来吧!」他在那大声的喊着,而我在虚幕中静静的听着,没有一丝的反应。

「你真的不在吗?」他看着开着的视窗,有些怀疑起来。最终他从视窗跃了下去。

我冷冷的一笑,从池中起来,然后在一旁的衣柜裏找了件合身的衣服穿上,向门外走去。下楼的一路上,看到那些女子还在忙碌着。我走到楼下的圆台前,圆台竟然已经被打开了,现在正在慢慢的关上,我急忙跃下。

「你还来干什幺?」这次我的再度很快,一会儿就到了最后的一个转弯口,突然听到裏面有人对话。

「我是来找Luvian的,我以为她又来这裏了!」

「她没来过。」

「你敢保证。」

「当然,我一直都在这裏,自从你们昨天离开后,就没有人再进来过。」

「如果我告诉你她会用虚幕,你还保证吗?」

「我……可是我记得她不会用虚幕的。」

「可是不久前我教了她。」原来是他教了我虚幕的使用方法,我还以为自己无师自通呢。

「你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可是当时我不希望她出事。」

「她不还是出事了吗?」

「……」

「好了,你快走吧!也许她只是出去走走。」

「希望如此!」萨佛罗特转身离开,我让道,他和我擦身而过,完全没有查觉到我的存在。

「唉!能瞒多久啊!」裏面之人一声长长的歎息。

「原来你还没死!」当我听到萨佛罗特关上圆台的声音时,我慢步走了进去,冷冷的感歎着来到棺材前。我以为萨佛罗特已经把他杀了,没想到他们竟然成了朋友,看来还是血浓于水啊!想省的自己动手看来还不行,算了,本来就没指望让萨佛罗特来帮我杀他。

「你…你真的在这裏?」他向后退了一大步,声音颤抖的厉害,他看不见我,却可以跟蹤我的声音,知道我在什幺位置。

「刚来不久。」我用力一推,棺材盖移致一边,她又再一次展现在我的面前。

「她是谁?」我盯着棺中的她,不过我并不指望他会告诉我,毕竟是他要求萨佛罗特保密的。

「她是谁你不需要知道。」他也走到了棺材边,不过却有意的和我保持着面对面的位置,看来我的存在还是让他心有余悸的。

「如果我非要知道呢?」我直直的盯着他的双眼,只是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因为他完全看不见我。

「把我杀了,我也不会告诉你。」他坚定的回答道。

「……」我有点犹豫。

「你难道忘记了母亲消失前的嘱咐吗?」灵魂深处的她冷冷的提醒道。

「那好吧!就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那幺有骨气。」我去耳朵上取血姬,却发现那裏空空的什幺也没有,可是我马上就上提了一下手指,从头髮上取下火羽,虽然不知道为什幺血姬会不在,但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寻它了。

「你不会想在虚幕中跟我动手吧?」他此时也取出一藏中袖中的矩齿刀,刀尖处指着我的方向。不过以这个方向直刺过来,也只是和我擦耳而过,最多伤及我的几根头髮。

「那开始吧!」我不要一击必杀,在他死之前,我还想让他开口告诉我棺材中人是谁。

「好。」随着这声低吓,我们双方开始了一场意外之战,奇怪的是他没有向前冲来,而是向后一跃,跃出了三四米。当然我那落点是他所站之地的一击完全落了空,我一顿,继续向前加了一招,直取他的脑门,他架刀来挡,用矩齿卡住我了短刃压致胸前,可是我不以为然的冷笑一声,既不用力抽回,也不用力前刺。就如此疆持着,他得意的笑了笑,「你只是第四代而已,想一对一打赢我,那简直就是笑话。」

「趁现在有机会就多笑几声吧!」我在他笑之前,先冷笑了起来,而同时握着火羽的手,轻开化掌,掌心微收然后用劲发力,火羽就如离了弦的箭一般,划过他的刀刃,直刺他的胸口。

他万万没有想到我会这幺做,所以事先没有任何的準备,可是事到临头,却为时以晚,他想收刀,可是根本来不急在火羽没入他朐口之前撤回以挡,他想侧身以避开,可是这幺近的距离一眨眼的功夫火羽已经触及他的外衣,他最终放弃了任何的抵抗,因为他知道事以如此,自己如箭上的大雁,必是穿胸而过了。

而我也是一样,我已经完全认定了他躲不过这一招,如果他要是从一开始就把我当成劲敌的话,那幺结果绝对不会是现在这样,也许还会相反过来,可是现在,他马上就要为自己的大意和轻敌付出代价,如果不是我暂时不想杀他的话,那幺火羽这一击就会直穿他的心脏。

「铮!」可是正当我以为一切就要宣告结束之时,一个撞击形的火花,带着一个不响彻云霄,却刺耳欲破的声音,把已经刺入艾斯克尔胸中有好几公分的火羽硬生生的击飞。火羽一个闷声,没入了一旁的墓壁。而和它相撞的竟然是血姬,则被弹飞了一米左右,落于地上。

「你怎幺样?」他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只是直冲向艾斯克尔,用自己的手帕捂住对方的伤口。

「你为什幺要坏我的事?」我不理解,本来是跟我一伙的人,此时为什幺要站我们的敌人那边,不帮忙反而帮倒忙。

「Luvian,我知道现在我说什幺你都不会听,所以我想今天我们不得不动手了。」他把艾斯克尔扶至一边,然后转身向我,慢慢的抬起头,眼中的哀伤任谁看了都会同情,可是我现在心之只有火,可以烧烬一切的火。

  • 名称:五味杂陈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6: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