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侵略者超清

第五章    西索菲亚(上)

「绝对不可能。」他没有回答我,只是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再次狠狠的振出了这幺一句话,然后就一个人风也似的冲上了我们旁边的楼梯。

「天地间没有绝对。」我莫名的觉得他的可笑,绝对也是他这种生物可以说的词吗?

「奇儿,你说什幺?」离我最近的罗丝猛得抬起头,用她那双慈爱与悲伤交杂的眼睛,如此无法相信的看着我,从头到脚,最后定格在我的脸上,也许是眼睛上或者嘴上。

「听得最清楚的就是你,何必再问。」我十分的吃惊于自己并没有逃避,而是以无比冷漠和无情的目光迎了上去,穿过她的双眼,射进她的心裏,刺激着她心中每根有弹性的神筋。

「你…真的变了。」她沉默了许久,才慢慢的吐出这几个字。

「变?变是你们这种低级生物才会有的过程,不过那也是种进化,没有什幺不好。」我越来越发现,现在正在说话的自己根本不是自己,或者说是另一个自己,是她正在控制着我的口,用它说出一些连我都不清楚的理论,或者说是夜谈。

「Luvian?你说什幺?」「爸爸」忍不住,也向我问道。

「我说的是事实。」我说着把杯中的沸水一饮而尽,打算出去走走。

「你要去哪里?」罗丝一把拉住了我,她无法想像像我这样一个什幺都不记得的人出去了还能不能找到回家的路。

「我只是去看看天空。」不知道为什幺,我似乎可以知道她的心裏在想些什幺,所以自然回答得让她不得不放开手,任我离去。

「天空?」他们再次十分的惊讶。可是我已经走出了大门。

「原来从天空的下面看,它是这种颜色的。」我惊歎于天空的美丽,可是却不知道为什幺自己会有这样莫名其妙的歎息。站在院中,仰首看天,看着风卷云舒,瞬息万变,可是我却没有一丝的失落与感慨,有的却是不变的冷静和寞然,似乎这一切只是我眼前的一瞬,无心理会。

阳光还是那幺的灿烂,还是那幺的没有一点温度,温度?突然觉得这个词是那幺的陌生,温度?对我有意义吗?如果没有,那幺就忘了它吧!

「小姐!」车由远及近,在院前停下。我早就知道它的到来,却也是视同风云,自身仍如千年的冰山凝立不动。

「小姐,我们去上学吧?」车内之人走下来,来到我的身后。

「上学?人类这些生物从出生到死亡,无时无刻不在做的事?」我平静的感歎了一声。

「小姐,你说什幺呢?我怎幺听不懂啊!昨天你没说今天不去,所以我来接你了,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我们走吧!」他说着为我开了门,而我对这个词的本身并不感兴趣,不过却对我所忘记的过去,有些好奇,虽然在另一个我看来,好奇也只是一种多余的情感。

「学校还是很好玩的吧!」他一边开车,一边用后脑跟我说着话。

「……」从这句话来看,他一定还不知道我已经什幺都不记得了。

「怎幺啦?你觉得不好玩吗?」他见我无声,于是反过来问。

「学是一件神圣的事,可是上学就有些可笑了,知识无所不在,学亦无时不可,为什幺要上学呢?」我只是一抒心中所想。

「小姐,你这是怎幺啦?」他已经不是第一个惊讶的人,当然我想他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我没事,只是忘记了一些东西。」我回答得轻描淡写。

「哦!」他轻轻的应了一声,可是我却听到他的内心在说,「这也叫没事吗?我觉得你很有事。」

「我说没事就没事。」我冷冷的说。

「小姐你说什幺?」他吃惊的一个急刹车,车猛的停了下来,车内所有的东西都经不起惯性的作用,向前飞移了一大段距离,除了我,似乎这点惯性,并不能影响到我。

「小姐,你没事吧!」他十分担心的回头看我。

「没事。」我回答。

「哦!」他再次发动了车子,向前驶去。

「小姐,你…你似乎知道我在想什幺。」他开始有些犹豫,可是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不是似乎,是很清楚你心裏在想什幺。」

「为什幺?」

「不知道」现在的我有太多自己不知道自己为什幺会知道的东西。

「小姐,到了,请下车。」他十分的庆倖终于到学校了,因为在一路上,他都在担心着我是不是会从他的心中读到他对他妹妹的不纯感情。我一下车,他就风也似的开车走了,看来是想离我越远越好。而我没有叫住他,就算他把我扔在一个完全陌生地方,而且四周的人都把我当成怪物一样的看着。不过我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穿着,睡袍加白色的极地长斗篷,跟他们的短裙确实相差的太多了。

「不同所以排拆!哼!原来哪里都一样。」我又说起一些莫名其妙的理论来。

「早啊!」突然从那些陌生人中走出一人,对着我摆了摆手。

「……」我本想问「你是谁?」可是却没有出声,我想也许可以看看他此时心中的话,结果却让我大失所望。

「怎幺?我的脸上有东西?」他问着,伸手去摸自己的脸。

「没,我是来上学的。」我有些笨拙的回答道。

「那还不快去换衣服,马上就要上课了。」他微笑着,一张天使模样的脸膀,沌净的双目。

「换衣服?为什幺?」我想此时他心中一定还在想着什幺,可是我还是什幺也没有看到。灵听不起作用之后,我只能用问的。

「怎幺?昨天的事已经忘了?」他还是沌净的笑着,看着我。

「我确实忘记了一些事。」我承认。

「你不会告诉我你把昨天的事都忘了吧!」他虽然觉得我不是在跟他开玩笑,可是他那一尘不染的脸上,多少有了一丝其他的表情。

「準确的说,我现在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我倒是表现得十分镇定,好像失忆这种事再正常不过了,而且我除了对自己叫什幺比较在意之外,别的那些记忆似乎根本不在我的主要思考範围之内。

「你…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他笑着把我带进了一幢大楼,楼前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一天从这裏开始」。

「开玩笑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我跟在他的身后,严肃的回答道。

「你…你和昨天很不一样。」听我这幺冷淡的回答,他的语气也变的有些不同。

「昨天的我有过去,现在的没有。」我相信这就是现在的我会说一些奇怪理论的真正原因。

「这个就是你的更衣室。对了,我叫维赫。」他指了指前面的那个房间,说。

「Luvian」门上方刻着一个名字。

「我真的叫Luvian?」我走近一步,盯着门上的那个名字,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连这个都不记得了?」他有些无奈的看着我。

「我觉得我不叫这个名字。」我冷冷的瞟了他一眼。

「那叫什幺?」他难得会表现的有些好奇。

「西索菲亚。」我回答着推门走了进去,不用看我也知道,他没有跟进来,而是飞一般的离去了。因为这次醒来之后,我总觉得背后像生了眼睛一样,可以看清身后的一切。不过也许只是因为心中空了,没有了个人感情和思维的影响,一切感观也就清楚了起来。

衣柜裏放着一套和他们一样的红色衣服,我不紧不慢的脱下身上的身服,然后把它穿上。可是奇怪的是,镜中的我,竟然还是穿着一身白袍,只是和现在挂在衣柜中的那件有一点细微的不同,比如袖口这多了一条细细的金色镶边。    我揉了揉眼睛,再看,就什幺也没有了。

没有了他的带路,我一时也不知道去哪里上这个学,或者说是哪个房间,因为每幛楼都有好几层,而每一层都有很多的房间,现在有的有人,有的没有。

「你也迟到啦?」背后过来的一人,伸出的手定在了半空,因为在他想要触及我的左肩时,我已经身在他所能碰触的範围之外。

「你是什幺人?」我没有回头,继续看前走去,因为只有前面那几个房间我还没有查过。

「不用这样六亲不认吧!」他只当我所说的是玩笑话,于是全然不介意的加快脚步,超过我走进了前面第二个门。当然既然他认识我,那幺,我想他进去的地方应该也是我要进去的地方。

「你又迟到了!」一个十分严肃的老妇人,带着一副小圆眼镜,瞪着我前面的那个家伙。

「不好意思,我的闹钟坏了,所以…所以…」他嘻皮笑脸的解释着。

「这裏是我学习的地方吗?」我对他的这些可笑举动视而不见,绕过他走到那个看起来像是老师的人前面。

「你…你是Luvian小姐吧!」她的怒目而视涮的变成了温柔微笑。

「他们都是这幺叫我的。」这是我现在唯一可以保证的。

「那幺我想那个就是你的位置,请快坐好,我们马上就要开始上课了。」她充满关怀的微笑着给我指了一个空桌子,我环视了整个房间一周,看到的是各色充满无聊情感的目光。我无情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坐到那个空的位置上,开始思考起我来此的目的来。

  • 名称:萌萌侵略者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3: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