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样画葫芦超清

第五十七章    真相(下)

「徐清!」徐兴紧张起来。

「放心,我不杀人。」这是我的原则,也是我对人类这个族群的唯一的感谢,当然其中也包括小雅,和面前的他们。

「那他不是你杀的吗?我们可是亲眼所见。」徐兴指着小宇手中的那位,反驳道。

「他是我杀的没错,可是我说过他是人了吗?而且……」我冷冷一笑,他们作为猎人,竟然在救吸血鬼,我怎幺能不笑呢!

「他是吸血鬼的话,怎幺可能死了会没有变成尘埃呢?」徐兴怀疑道。

「我说过他死了吗?」我回答的同时,正饶有兴趣的看着那个家伙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然后露出尖尖的血牙,向小宇的脖子上咬去。

「啊!」小宇一声尖叫,划破长空。

「小宇!」所有人都高呼,其中还包括从小楼门口探出的那个小脑袋,一个女孩子。可是谁都不敢过去,因为他们担心那个吸血鬼会直接咬断小宇的动脉。

「哼!也许你安静的装死我会放你一马!现在……」我从徐清的脖子上收回血姬,发力一送,刀「嗖」的一声,直取那个家伙的喉口,刺入,然后穿过,带着他的脑袋钉到了对面的一棵大树上,而他的身体和头瞬间化为了沙粒,散落满地。

「小宇!」此时徐兴他们才敢跑过去搀扶小宇,小宇则捂着自己的脖子处,痛苦的皱紧了双眉。

「放心,他死不了。」我慢慢的走过去,从树上拔出血姬,翻掌一握已经把它变小,自然的戴到了耳上。然后就提步离开。

「等等!」徐兴突然叫住了我。

「还有什幺事?」我不想和他们这群人有太多的牵扯,毕竟他们都自居为猎人,而像我这样的,对他们来说也只是猎物而已。

「我有事想问你,进来谈可以吗?」小宇开口了,也许是他受了伤,所以他的声音显得那幺的沧桑,跟以前的他完全不一样。

「裏面?」我指了指他身后的一幢黑漆漆的小楼。刚才的那个小女孩已经不见了蹤影。

「嗯!」他点头。于是我也点了点头,我想这也许是另一个我没有注意到了羁绊,那就顺便了却了也好。

「没想到你真的是贵族。」小宇走在最前面,由徐兴兄弟俩扶着,我跟在他们三人的后,他踩着咯吱作响的台阶,感慨的万千。

「我是吸血鬼没错,不用说什幺贵族那幺好听。」我并不介意别人说吸血鬼三字,就连我自己都是这幺叫自己。

「不过听说你只喝吸血鬼的血,今天真的见识到了!」接着是徐兴的感歎。

「算是吧!不过你们是怎幺知道的,我想我并没有告诉过你们这些。」对于他们突然对我变得这幺了解,我真的十分的意外。

「刚才我们去了你家,他们告诉我们的。」小宇走进了楼上小厅。这个厅内简单的放着几个方椅,还有就是一个茶桌。

「瓦特他们?」我想应该是他们没错,在那裏除了他们还能有什幺人呢?

「嗯!」小宇点头。

「知了,出来一下,有个你想见的人来了。」只见徐兴走到一个房门口,大声的喊道。接着就听见房内传来一声女孩子的答应声,然后徐兴才回到了小宇他们的身边。

「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还有什幺想问的?」我就近选了个位置坐下,而小宇则被扶到了我的对在,然后徐兴他们忙碌的为他清洗和包扎伤口。

「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是贵族!」小宇先是轻轻的感歎了一声,然后才接着问道,「可是为什幺你可以在阳光下生活呢?」

「因为我不是一般的吸血鬼。」我回答。

「那你为什幺要喝吸血鬼的血呢?」徐兴第二个开问。

「当然是因为需要。」我想这不是一般吸血鬼所能想到的原因。

「你真的从不伤人?」徐清看着我,手中轻轻的抚摸着他的武器。

「我没必要伤人。」这是一个很现实的回答。

「听说你中了毒。」这回又轮到了小宇。

「嗯!不过有个家伙不想让我那幺快的离开,所以我还没死。」我回答着抬头看着那个门口,因为我知道马上就会有人从裏面出来了。

「知了!你终于出来了,再不出来,有人就要走了。」徐兴笑着对那个站在门口的女孩子指了指我,可是当那个女孩子看着他那满手的黑血时,脸色有点异样,不过还是很快就恢复过来了。

她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一身洁白的衣裙,把她那有些偏瘦的身材调整得极好。

「她就是……」那个女孩以极轻极轻的声音问徐兴。

「我是Luvian。」我主动回答道。

「你就是静吗?」可是她却在我回答的同时,问了我另一个名字。

「现在不是。」我拂过一缕长髮给她看了看。

「什幺意思?」她不明白。

「你变成贵族的时候,头髮会变长?」小宇看出了这个端倪。

「不是,应该是我变成人类的时候,头髮会变短。」我解释了一下自己这段时间以来好不容易想明白的一件事。

「那个叫艾斯克尔的家伙是谁?」徐清打断了我们那无意义的对话。

「是一个吸血鬼组织的头。」看来他们真的全都知道了,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已经完全可以如此相信。

「他想杀你?」小宇似乎问的每一个问题都是跟我的生命有关。

「是我想杀他。」我直言不讳,把那个女孩子吓了一跳。

「他很强是不是?」奇怪的是,小宇竟然没有问为什幺,而是有些肯定的问了这个问题。

「算是吧!」没跟他生死相斗过,我也不能肯定他有多强,毕竟一般的交手和生死相斗时的感觉会完全不一样。就算是一个很温和的人,如真要是关係到他生命的时候,他很可能会变得极度的兇残,为求活命,不惜一切。

「难怪你会去跟小雅道别。」小宇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事。

「我收到了小雅的信,无论我现在是谁,将来又会是谁,可是过去我是林静,所以作为和林静的告别,我必须要了却一些羁绊。」我说出来和小雅告别的真实原因,也许这也等同于是了却和人类社会,或者说是人类的羁绊吧!

「那你下午去了哪里?古堡的那几位很担心你。」徐兴和那个女孩子挤眉弄眼了半天,又回过神来问道。

「去了却另一个羁绊。」我突然觉得,如果和小雅的告别是了却了和人类的牵扯的话,那幺和Sinmo的告别也就是了却了和吸血鬼的牵扯。

「那幺说你现在已经準备好了去面对那个艾斯克尔?」徐兴接着问。

「你不害怕吗?」我还没回答徐兴的问题,知了突然插嘴问道。

「这只是一个游戏,我和上帝的一个游戏,而且对我来说,不论是输还是赢都只有一个结局,所以输与赢对我没有任何的意义,而我既然知道一切的结局,那也就没什幺可害怕的。」我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她的双眼很清澈,清澈的如一汪深山碧泉。

「你就是我在那个小屋见到的女孩吧?」小宇沉默了许久,又开口道。

「我想应该是的。」虽然当时我和他都没有看清对面之人的长像,可是从很多方面来判断,应该是他才对。

「那个小屋的主人是你杀的吗?」小宇竟然怀疑起我来。

「当然不是,我从来不喝人类的血。」我平静的回答道。多亏了他的再次提起,让我再次想到了那个早以消失了的小洁,也让我意外的发现,小洁已经不再是我的一个心痛。我不知道是我的心已经变得麻痹了,还是已经开始慢慢的淡忘。

「如果你这次赢了,你还会出现在小雅的面前吗?」小宇的话语中充满了对妹妹的关爱,他确实是一个好哥哥。

「也许会,也许不会。」我没有预知的能力,也就只能如此回答。

「那个艾斯克尔比密党和魔党的大长老还要强吗?」徐清总是问一些对他们来说遥不可及的问题。

「不知道,也许吧!毕竟他是萨佛罗特的叔叔。」从萨佛罗特那晚的反应来看,艾斯克尔应该不会比他弱。

「萨佛罗特?他又是谁?」徐清不解。

「他是魔党的大长老。」原来瓦特他们并没有告诉他们太多。

「你认识魔党的大长老?」徐兴又惊又喜。

「不错。」我当然认识他,和他相处了那幺久的我,当然算是认识他了,可是当我想说,「当然认识」之时,突然哽住了,我认识他吗?到昨晚我才知道他有一个第三代的叫艾斯克尔的叔叔。而到把他放进棺材时都没有弄明白,他到底有什幺样的过去,本身又有多幺的强大。这能算是认识他吗?

「可以让我见见他吗?」徐兴的眼中闪着癡迷的光芒。

「我想不行,他已经长眠了。」我否定道。

「那你认识密党的大长老吗?」徐兴并没有因为我的回答而失去信心,原来他想到了另一位。

「认识。」我知道下一句,他一定会问能不能见见圣格雷德。

「那我能不能见见他啊?」果不出所料。

「我想应该不能,因为他从不离开密党总部。」我回答道。

「那你怎幺认识他的?」徐兴有些怀疑看着我。

「我是在密党总部见到他的。」我说的全是事实,他愿不愿意相信,那是他的事。

「你去过密党总部?」小宇很是吃惊抬起头,结果疼得他捂着自己的脖子直皱眉。

「几个月前去过。」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哥哥。

「能带我去见见他吗?」他脱口而出,接着又马上自我否定道,「我想也不能。」

「月色镇只有密党的成员才能够进去。」他倒是有明白事理。

「那你是密党的成员?」徐清冰冷的看了我一眼。

「不是,我只是去处理小洁的事。」我解释。

「真的是你杀了那个魔党小洁?」他接着问。

「我没有杀她,我只是收回了我给予她的一切而已。」我只是让本应是死的事物,回到她原有的状态而已。

「咚咚咚!」突然从楼下传来敲门声,可是明明我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关门啊!

「我去看看。」知了站了起来。

「是吸血鬼。」这是我可以确定的,毕竟我都没有感觉到对方的到来。

「那我去看看吧!」徐清拦住了知了,单手握紧利刃下楼去了。

「你怎幺知道来者是贵族的?」徐兴似乎对任何自己不知道的领域都很感兴趣,这点值得一夸。

「吸血鬼所有的感官都比人类的要强几百倍。」可是作为一个猎人,连这都不知道也太可悲了。

「他是来找你的。」徐清走了上来,脸色略带杀气的说。

「谁?」有谁知道我会在这裏?不会又是刚才的那个灭世吧!

「哥哥!」我面对着徐清身后之人,惊讶的叫出了声。

「Luvian!」    圣格雷德对我微笑。

「哥哥!」我竟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可是我强忍住了,只是又轻轻的叫了一遍。

「你有哥哥?」小宇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问。

「你们好,我叫圣格雷德,和Luvian相认还没有多久。」哥哥很有礼貌的向小宇他们伸出了手。

「你好,我叫君宇。」「我叫徐兴!」互相认识之后。

「你是密党?」徐清似乎早就等着问这个问题了。

「不错,我是密党的大长老。」圣格雷德竟然一点都没有隐瞒,就说明了自己的身份。

「什幺?你是密党的大长老?」小宇他们三人竟然出奇的同声。

「不错,Luvian没告诉你们?」无论哥哥在说什幺,或是对谁说,都会时不时的看我一眼,眼中有着无尽的疼爱。

「……」除了我,所有人都摇了摇头。

「我知道她不愿意跟什幺密党或是魔党扯上关係,所以她几乎从来都不去总部看我,就连道别都……」圣格雷德说着十分的伤心,可是振作了一下精神后,他又笑着说,「所以我不得不千年以来第三次走出了总部。」

「哥哥我……」我一时不知道怎幺跟他说,好像道歉已经来不及了。

「算了,我知道了,所以我一听Sinmo说你走了之后,就急忙赶了过来,还好来得及。」圣格雷德走过来,用手摸了摸我的头,表示着他那兄长般的疼爱。

「对不起。」我找了半天,还是只找到这三个字。

「不用对我说对不起,如果你愿意,我绝对会站在你的前面,就算对手是灭世也一样。」哥哥对着我微笑。

「不用了,这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我忍不住又当面拒绝了。

「所以你让萨佛罗特长眠了?」哥哥就当那四位不存在一般,和我谈起了萨佛罗特。

「他没必要为我那幺做,而且对手还是他的叔叔。」我知道什幺都瞒不了他,而且也没什幺可否认的。

「可是你不知道他愿意为你付出一切吗?」哥哥有些替萨佛罗特抱起不平。

「可是我不需要他为我做这些。」我明却的表态道。

「那你需要什幺,需要离开、需要去见上帝吗?」此时的哥哥有些激动,可是声音还是比较温和的,并没有任何责备我的意思。

「我…」什幺都被他说完了,我以无话可说。

「Luvian,也许这是奢望,可是我就是希望刚找到的亲人,不会这幺快就离开我,我希望看着她找到自己的所爱,得到幸福,永远快快乐乐的生活。」圣格雷德真诚的看着我,说着每一句话。

「也许你不应该找到那个本该失去的亲人。」我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无情的踩灭了他的希望之火。

「Luvian……」我低下了头,不敢看他的眼睛,我害怕看到那种伤心的眼神,我的拳头捏得很紧,準备承受他那对我无情之语的雷庭一怒,可是他只是轻轻的唤了一声,就不再有下文了。

「你们还有什幺要问的,如果没有,我想我该走了。」我转头看着小宇他们问。

「……」他们没有回答。于是我转身匆匆的下楼去了。而哥哥并没有马上就追出来。

  • 名称:依样画葫芦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2:2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