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生瑜何生亮超清

第二十二章    决定(中)

「不用那幺惨,只要你能用你身上的任何部位触及我身上的任何部位就算你赢,如何?」他此时就像一位教官在和自己的学生切磋一样,自然随意而又不当回事,而且开出的条件也是那幺的不把对方的实力放在眼裏。

「你应该还没有忘记那个夏裏吧?」别人怎幺看我,我一向都不当回事,可是现在我却怎幺也忍受不了被他小看了的感觉,于是冷冷的问道。

「当然,她的死像确实太有艺术感了,让人看后很难忘记,怎幺啦?」他一脸十分欣赏的神情,目光中似乎正欣赏着那个被钉在楼顶上的身姿优美的夏裏,表示道。

「这就是太小看自己对手的结果。」我一点笑意都没有的回答道。虽然我现在说得那幺理所当然,其实我很清楚,能打赢夏裏那完全是百分之九十九的运气和百分之一的实力。所以如果说让我正面再遇一次像夏裏那样的对手,我就只能等着自己被钉在楼顶了,运气这种东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特别是当它已经给了你一次很大的胜利之后。

「哦!那幺说,还好今天我们只是切磋而已!不然,我的小命休矣?」他说着哈哈哈的大笑起来,那种傲视一切,天下无敌的神气,嘲笑一切的狂妄,任谁看了都会恨不能上去狠揍他几拳,而且最想打得就是他的那张脸,俊美的没有瑕疵的白皙脸膀,本来就够让人不爽的了,现在再加上那种无比嚣张的神情,就更让人恨不打一处来,我的十指已经紧紧的屈在两手掌心,每个关节处都发出愤怒的声音。

「那你就接招吧!」要说我的战技很差,我完全可以接受,可是说我差得连他的衣角也碰不到一下,杀了我都不相信。于是我不等他做好準备,就迫不及待的电光火石般的出手了。我多幺希望可以在瞬间让他闭上嘴,停下狂笑,让他认识到自己的轻视所带来的后果是多幺的可怕。

「没问题!其实我们早就应该比上一场,以前每天新加入魔党的成员,我都会亲自和他比试一下,这是一个规矩,也是一种乐趣。可是进入集英堡的你从一开始就让我忘记了自己,忘记了自己的那些习惯、原则和乐趣,忘记了原来的自己。结果还因此害得自己一直痛不欲生,却又迷茫不知所措。」此时的他脸上突然之间没有了那种强者面对弱者时所有的表情,而是十分诚心的诉说着自己内心的痛苦,希望对方可以了解。不过现在在他的脸上已经看不到他所说的那种痛不欲生,他的表情是清晰而坚定的,就像一个下了最后一决死战命令的元帅一样,气度和神情都以不是常人可比的。

「是吗?也许一开始就和你比试的话,你会更加痛不欲生。」我说着已经以闪电般的速度向他冲去,虽然说起来有些不太光彩,但是克敌至胜的方法有千万种,先下手为强就是其中之一,而且也是最常用最实用的一种。

「你以为这样就能赢我吗?」说着他哈哈两声大笑,轻轻的上飘一步,就已经身在我的攻击範围之外了。

「这样就逃得掉吗?」我冷冷的感歎了一声,已经用力一点地面,向他的方向扑去。可是就在我认为马上可以大获全胜的时候,他的整个身体就好像被一根绳子牵着的风筝,背后有人轻轻的一扯,又再次和我的指尖差之毫裏,实之千里。如此反复了多次,我还是每次都是无功而返,明明看似只是相差堪微,可是明明中给我一种相差很远的感察。面对如此的情况,我乾脆放弃了那毫无效果的攻击,停下来站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是呆呆的看着他那飞速闪动,忽瘾忽现的身影,考虑着下一步的攻击策略。

「怎幺啦?放弃了?」他说着得意的停下闪动的身影笑起来。

「谁说的!」我冷冷的一笑,箭一般的射了出去。我原本还没有想好新攻击方法,可是看到他大意的停在我如此近的距离处,我就毫不考虑的冲了上去。看着他一眼惊讶的神情,我坚信这下我一定可以用指尖触到他的身体,无论是什幺地方,无论光不光彩,我赢定了!可是就在我如此断定,心情愉快的时候,在他的嘴角突然泛起一丝邪邪的微笑,我知道不妙,可是却又找不出什幺地方不妙,而且在那幺快的速度下,也没有多余的时间给我去慢慢的观察分析和作出最终的判断。

「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就在我以为指尖马上就要触到他的身体时,他竟然在和我的身体相差半毫米的距离下,和我擦身而过,还奸笑着说道。

「……」看着他的脸擦过我的脸,那幺近的距离,他眼中的迷离,心中的所想我以一清二楚,可是…可是我却完全没有办法阻止他一边邪邪的笑着,一边得意洋洋的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那幺快的速度,此时对我来说是那幺的缓慢,看着他慢慢的抿上他的双唇,然后慢慢的接近我脸颊,接着慢慢的亲了下去,最后脸上露出享受而满足的幸福感。

「你!」我气得咬紧了牙齿,狠狠的看着他,眼中流露出的杀气,竟然把四周的一些飞禽走兽都惊跑了。我从来都没有动这幺大的怒过,连自己都不知道此时的自己是怎幺啦?而且突然觉得自己体内有什幺东西正在怒火中变化着,却又说不清楚是什幺,只是一种感觉,但内心又是如此的确实它的存在。

「想杀我?那幺来啊!」他微微一笑,就以身在我二十来米开外,可见他也很清楚把我惹火的话,绝对不是一件小事,就算我的战艺对他来说跟个婴儿无异,可是我本身所具有的能力却是不可小觑的。而且很有可能,他也发现了此时在我的身上,正有什幺不知名的东西孕育着。

「既然是你的要求,我一定会满足你的。」我压住心头的怒火,冷冰冰的先理后兵道。因为我很清楚一件事,那就是面对像他这样的强敌,过份的愤怒只会碍事,冷静才有胜算。于是我先是站在原动闭上双眼,静静的了休息了一会儿,想要好好的感受一下体内的变化,可是现在却又什幺都感觉不到了。

「唉!」我无奈的感歎了一声,然后猛得一点地面,双脚离地再次利箭般向他所在的方向以手代剑刺了出去。

「一个把戏玩两次,对我会有用吗?」这次还没等我冲到他的面前,他就已经事先侧身撇开了我的攻击。可是我全当没有看见,继续向前冲去,就好像我的目标并不是他,而是他身后的那块巨石。

「哈哈哈,小心撞上…」他得意的在我背后大笑着喊道。可是他马上就发现了情况不妙,因为我突然消失了,在他的眼前只剩下那块光秃秃的巨石。于是他的笑声嘎然而止,急忙一个瞬移,离开了原地五米之远。

「你还真是一个很强的对手!」我冷笑着夸奖他道。因为刚才由于他敏捷的反应,我竟然再次和他失之交臂,这样的对手值得一夸。虽然此时在我的心中,正愤愤不平着,「竟然被他跑了,真是上天没长眼睛。」

「你现在也这幺觉得了?」他不紧不慢的一边躲开我的攻击,一边回答道。话言中洋溢着太多的自信,完全成了一个我所不认识的人。不过,也许我从来都没有真正的认识过他。

「你很强,只是还不够强。」我狠狠的泼了他一身的冷水。看着他那得意忘形的样子,我的气就不顺,特别是他那认为强于我,以那强者的神气面对我这弱者的反驳,一脸的不屑一顾的神态,更是恨得我牙疼。

「那要多强才算够强?」他的气焰并没有被我的一盆冷水给泼灭,由此可见他遇事力和适应力,完全有别于我这种「幼苗」。此时,我突然觉得他像一个真正的长老,当然不是指脸上的皱纹。

「打赢我如何?」经过那幺多次的攻击失败,经过这幺多次的擦身而过,终于让我明白了一点,那就是要我主动去捉他不易,但是我可以让他来攻击我,正所谓,让他自己送上门来,到时就可手到擒来。

「好!」他突然大吓一声,一个急转直下就冲我而来,我飞速避开,还好只是一次有惊无险。可是我完全没有想到,他会有如此快的速度,明明事先我已经有意的和他保持了几十米的空间距离,但是在他的脚下却好像只是一步而已!

「你!」我有些生气的瞪了他一眼,恨他事先好无朕兆,说动手就动手。可是仔细想想,他这种做法和我刚才的不是如出一辙,只是他的更快,更猛,更准。跟他现在的攻击相比,我刚才那简直就是街头的的杂技表演,而且还是连观众都不会付钱的那种。

「我怎幺啦?」他微笑得很是绅士,可是他的这种笑容却让我汗毛直竖。因为从刚才开始,我原来正得意着的让他自己送上门来的决定,现在却害得自己像是从猫变成了老鼠,而且到处闪躲,还是无处可躲。

「啊!」我好不容易才避开了他的攻击,正想放鬆一下的时候,突然他不知怎幺回事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背后,我下意识的向前一跃,可是还是吓出一声尖叫,一身的冷汗。

「这样就被吓到了吗?真不知道你当初是怎幺打赢夏裏的!」他的身影再次消失无蹤,可是声音却总在我的耳边源源不断的传来,参杂着得意的味道。

「真是一个可怕的对手,还好他不是我的敌人!」我在心中不禁感歎道。可是也许这只是暂时的而已!天下没有永远的敌人,但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更何况我们现在连朋友都算不上。

「怎幺啦?又在想什幺把戏了?」他见我原地不动,于是好奇的问道。

「我只是在想,也许我们的这次对战只是一个序幕,什幺时候我们也会生死相搏。」我毫不隐瞒的回应了他的好奇心,只是我此时正尽全力的观察着他的声音究竟是从什幺地方传来的,因为只有找到目标,才能躲避开对方的攻击,也才能满足攻击对方的必要条件。

「也许吧!不过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你!」他回答时的语气很沉也很恳切,听着就像未来真的会是如此,不过他的保证突然给我一种莫名的快乐之感。只是我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体会那种感觉,而是一辩认出他的方位,我就迫不及待的冲了上去,我可不想放弃这难得的天赐良机。

「怎幺又变成你攻击了?」他一见我的举动,就笑着问道。此时我已经来到了他的身旁,哪还管他谁攻击谁躲避的,只顾着寻找他的位置。从此刻他的声音来看,他还在那裏。真是太好了,这下他跑不掉了。可是在我正打算欢呼胜利时,才发现指尖所触及的除了空气,什幺也没有。

「他到底去了哪里?」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幺刚才他明明还在那裏,可是当我指尖伸出去的那一刻,他却突然的消失了蹤影,而且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好像他从来都没有在那裏出现过一样。刚才那是海市蜃楼吗?

「你在玩弄我?」我停下来静静的想了好一会儿,终于明白了这是怎幺一回事,刚才那确实可以说是海市蜃楼,只不过这种奇像是由他的意愿随意创造出来的,于是我生气的责问道。

「玩弄?我哪敢啊!只是在你的脸上轻轻的碰了一下,你就差点用目光把我杀了,如果说是玩弄的话,真不知道我会不会被你五马分尸。」他继续那幺一副轻鬆的样子,嘻笑着瘾着身体和我对话道。

「那幺说,你是想一直都钻在那个龟壳裏?」我一脸睢不起的样子问道。我从来都不喜欢看到别人一副嘻皮笑脸的样子,特别拿我来当免费的笑料。

「原来你发现了啊!」他再次凭空出现在我的面前,看着他虚空而立,我突然有种十分怪异的感觉。自从在Sinmo那裏听说过虚幕的真实存在之后,我一直对这种能力,或者说是技能很感兴趣,只是又听他说,这种能力只在密党的圣典中记载着,而且在密党也只有大长老一个人会,连他都不知道那种技巧,所以我也就放弃了学一招的希望。可是自从那天在红剧院裏,萨佛罗特在我面前一展所长之后,希望再次降临到了我的头上,自那晚起,我一直在考虑着找个合适的时间,好好的为此请教他一下,却一直都没有机会。

可是今天被他这幺狠狠的一耍,突然觉得虚幕这种技能虽然强得不能说,可是却是一种彻头彻尾的卑鄙技能,好人学了就算了,像他这种与之对立的家伙学了只会给这个世界,以及世上所有的生物带来灾难。而现在灾难正降临到我的头上。

「如果你不敢出来就算了,反正我也有些累了,不陪你玩了,晚安!」我说着,转身就走,一副任他一个人在外面自生自灭的表情。

「等下,你想就这幺逃走吗?」他在我身后喊道。在他的语气中听到的全是挑衅的味道,可是我却完全没有生气,因为他的任何举动早在我的意料之中。

  • 名称:既生瑜何生亮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8:2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