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猿泰山超清

****凡间-天魔城废墟-虹光灵台处****

「慕绫…不要太勉强…灵台所需灵气不足的地方…就由我来补足…慕绫量力而为就好…知道吗?」

深怕对于灵气运用不甚熟悉的慕绫过度输出灵气而造成生命危险,圣灵洁以温柔语气关怀提醒道。

「圣…灵洁神尊…我…没关係…谢谢圣灵洁…神尊…的关心……」

在清圣个别传授灵气招式阶段,慕绫因心理排斥故未曾认真钻研学习,以致眼前最简单的灵气输出依然造成慕绫身体极大负担,慕绫在苍白脸庞中勉强挤出笑容,感激致意。

「唔…你们这些该死的废物…一直围在本大爷身旁做什幺?滚开!喝啊啊啊~~~~~~~~~~~~~」

因黄劭峰及四神等人围在护罩旁阻挡视线,让十分在意又无法探知虹光灵台状况的许靖诚十分光火,为了能够及早掌握战况,许靖诚挪出部分灵气自护罩内发出範围冲击波,大喝发招。

「呃?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没想到许靖诚竟然会为了探知灵台状态…甘愿承受肉体修复速度降低的风险而出招,万万没料到会有此一着的黄劭峰及四神五人,就在毫无防备状下被灵气冲击波抛出,发出惊恐的哀嚎。

「哼…乖乖躺下等死不就没事了…这幺做只是自讨苦吃!唔…想让虞清圣复活?本大爷不会让妳们如愿的!喝啊啊~~~~~~」

将碍事的黄劭峰及四神以冲击波逼退,看着五人受冲击后横躺于地,许靖诚不禁发出得意的冷笑…就在许靖诚继续吸取灵气以修复肉体的同时,忽然惊见圣灵洁与慕绫将灵气输入灵台的画面,为此惊慌的许靖诚顾不得身上灵气的分配比例,连忙朝圣灵洁与慕绫所在位置击出灵气弹,大吼发招。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结构不算完整的灵气弹朝圣灵洁及慕绫快速飞去,就在逼近圣灵洁约五步距离之处,突然被猛然起身的玄武所抵挡,在一阵掺杂着玄武哀嚎声的爆炸巨响之后,玄武躺在爆炸所扬起的尘土之中,一动也不动……

「玄~武~~~~~~~~~~~~~~~」

见玄武以身为盾抵挡许靖诚攻击的举动,圣灵洁不禁发出惊慌的哭喊。

「圣灵洁神尊…麻烦您继续将灵气输入灵台之中…好让清圣主人能够复活…就算没了灵气…我们还是可以…以身体为盾牌…来为您抵抗所有的攻击…」

朱雀屹立在圣灵洁与慕绫之前,张开颤抖的双手,语气坚决缓缓说道。

「没错…一如二姐所说…清圣主人的复活…是扭转战局的最大关键…恳请圣灵洁神尊及慕绫小姐…继续协助清圣主人…不要担心我们…就算拼上修为及性命…我们也不会退让…」

白虎缓缓靠在朱雀身旁,与朱雀肩并肩增强防御强度,毫无畏惧坚定说道。

「圣灵洁神尊…趁现在魔神灵气仍未补充完全…伤口尚未痊癒…在我们还撑的住的时候…儘快让清圣主人复活吧!…这是一场和时间的竞赛…请您千万不要犹豫……」

青龙勉强挪移颤抖的身体与朱雀会合,随即以身为盾伫立在圣灵洁与慕绫之前,意志坚定请求道。

「呜…圣灵洁…神尊…慕绫小姐……终止灭世的关键…就在妳们身上了…就算要踏着我们的尸体才能达成目的…也请您不要顾虑…清圣兄的复活…就拜託妳们了……」

黄劭峰起身与青龙比肩而立,黄劭峰抱着必死决心,转头朝圣灵洁微笑致意。

「还…还没…完呢…号称四神之中…防御最高的…玄武…不会…这幺简单…就被…打倒的…来吧…魔神……」

玄武伤痕累累的自地面爬起,拖着蹒跚的步伐加入四神与黄劭峰的防御阵式之中,毫不退却勇敢致意。

「你们…好…我绝对不会辜负你们的心意…在你们全部倒下之前…我绝对不会回头…我一定会把清圣再带回到这个世界…喝~~~~」

玄武语毕,圣灵洁晶莹的泪水自脸庞轻轻滑落,为回报四神与黄劭峰捨命保护的一片心意,圣灵洁断然别过头去,将心思放在灵台之上,哽咽回应道。

「可、可恶!妈的!你…你们这些该死的蛆虫…虞清圣到底给了你们什幺好处?可以让你们为他如此牺牲?你们到底要跟本大爷我作对到什幺时候才会甘心?…呃…噗啊…呜…唔……」

许靖诚攻势受阻,看着四神所组成的人墙防御阵式因同心一志、连成一气而微微散发出极光,恼怒不解的许靖诚不禁心绪纷乱、心火剧燃,在体内灵气与魔气交错紊乱之际,许靖诚发出一声怒吼!瞬间,一大口鲜血竟自许靖诚口中喷溅而出!惊慌的许靖诚虽试图以右手摀住,鲜血却抑制不住的自指缝不断流出,不意遭逢异变,让许靖诚不禁惊惧的发出闷吭低吼。

许靖诚用以吸收灵气自我治癒的〝浑沌之体〞效果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创,前一刻稍稍显现的优势,却因为突来的状况被迫回到原点!这对四神及黄劭峰而言,可谓天赐良机!也因此更坚定了五人守护圣灵洁与慕绫引导清圣复活的决心!

就在彼此与时间竞赛的紧张时刻,貂蝉、虞姬、王昭君与西施等人已因元神用尽、濒临魂灭状态,形体开始忽明忽灭了起来………

拖着伤痕累累的虚弱躯体,貂蝉、虞姬、王昭君与西施用尽最后一丝灵气,极为吃力地朝臻玥、佩婕、昭凰与紫芸位置各自飞去………

「或许…灵台宿主复活后,小女子残缺的元神…就可以获得恢复…但…这却不是小女子所期待…此刻…小女子即将要追随奉先大人而去…且让…小女子的元神…再次成为辅助臻玥的天之魂吧……」

貂蝉带着一抹微笑轻声说道,语毕,瞬间崩解的元神化做无数散发银白光芒的秋牡丹灵光花瓣,飘落融入臻玥体内,臻玥顿时被温和的银白光芒所包围。

「大王…臣妾…也要仿效您的作法…以臣妾残缺的微弱元神…化成地之魂来延续善良佩婕的生命…让她能够继续美好的人生与未来…臣妾认为…大王一定会支持臣妾这般的决定…大王…臣妾…这就来陪伴您了……」

虞姬轻闭双眼,轻声低语呢喃,似乎在对项羽诉说自己的决定…随后,虞姬在清丽的笑容之中消失了身形,元神如玻璃破碎般崩落,化做无数雪白梅花灵光花瓣,缓缓融入佩婕体内,剎那间,佩婕被银白光芒所笼罩。

「没有阶级身份限制的平等年代…男女之间…不必受到帝制约束而能彼此相爱…这是多幺令人羡慕的时代啊…昭凰…我残缺的元神将化成天之魂赋予给妳…盼望妳…能勇敢的表达妳对他的爱恋之意…祝福妳……凤翔…嫱…来陪你了……」

王昭君双手合握胸前,微微闭上双眼默默祈祷,而在王昭君微笑为昭凰轻声祝福的同时,王昭君的元神已随之碎裂崩落,王昭君释放的最后元神化成无数白杜鹃灵光花瓣,融入昭凰体内,让昭凰躯体沐浴在银白光芒之中。

「唉…范蠡大人…千年爱恋…终究还是抗拒不了…命运无情的作弄…紫芸…请好好善用我元神所幻化的地之魂…期盼妳能把握年轻岁月并…享受与心爱之人相处的美好时光…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范蠡大人…妾身…永远不会…再与您分…开…了……」

西施眼中泛着泪光,在轻轻叹了口气之后,元神逐渐崩解散落,顷刻间,崩落的元神碎片化成无数白紫罗兰灵光花瓣,飘散在紫芸身上,花瓣逐一融入紫芸体内,银白光芒将紫芸完全包围笼罩。

貂蝉、虞姬、王昭君与西施各自选择了与吕布、项羽、于凤翔及范蠡等人相同的方式来结束这段千年之恋的最后结局…而四大美人各自幻化的元神型态…却有极深意涵包含其中:

秋牡丹,代表着貂蝉对吕布的爱情有着无限的守候与期待…

白梅花,代表虞姬对项羽爱情的坚毅忠贞与至死不渝…

白杜鹃,象徵着王昭君对于凤翔相逢的欢欣及喜悦…

而白紫罗兰,则代表西施对范蠡爱情的洁白无暇与真挚…

就在貂蝉、虞姬、王昭君与西施等人的元神分别以天、地之魂赋予臻玥、佩婕、昭凰与紫芸之后,四位女孩身上忽然出现散发不明灵光的奇异物体…定神一看,竟是金色与银色光芒相间的美丽蝴蝶!四只灵光蝴蝶自四位女孩身上缓缓脱出,彷彿受到召唤一般,虹光灵台处竟也飞出四只闪耀七彩虹光的奇特蝴蝶,虹光蝴蝶与金银相间的灵光蝴蝶在空中短暂嬉戏迴旋飞舞后,随即恋恋相依、双双对对的朝无垠苍穹翩然飞去…就在此刻,这四对历代绝世情侣,彼此不但贯彻了追寻千年的凄苦恋情,更为这凄美的千年爱情故事划上句点……

「唔…林臻玥、秦佩婕、王昭凰与赵紫芸的天地之魂…因古代四大美女的元神支持而趋近完整…而她们主魂尚未散去…也就是说…只要施予返魂之术…便可顺利复活?…可恶!本大爷我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感受臻玥、佩婕、昭凰与紫芸的天地之魂受到四大美人元神的辅助而复原,许靖诚以不可置信神情发出惊愕的怒吼。

此时,圣灵洁与慕绫灵气几乎用尽,虹光灵台亦因灵气输入中断,整体光芒因而逐渐转弱……

「呃…慕绫?…住手!妳若再继续将灵气输入给灵台的话…妳连性命都会赔上去的啊!住手…快住手啊!」

灵气耗尽的圣灵洁虚弱的连手都提不起来,而身旁的慕绫却奋不顾身的将双手搭在灵台之上,任灵台吸取慕绫身上尚存的最后一丝灵气,圣灵洁见状大惊,连忙发出制止的喊叫。

「不…我感觉的到…清圣…已经离我们…很近了…此刻…就算赔上性命…我也要赌他一睹…圣灵洁…神尊…请让我…放手一搏…」

体内灵气几乎消耗殆尽的慕绫脸色苍白、气若游丝,依旧坚定表示自己的决心。

「慕绫……」

看着灯枯油尽…生命之火即将熄灭的慕绫仍展现出坚决意志,深受感动的圣灵洁不禁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呼哈哈哈哈~凭圣灵洁还有桑慕绫妳们那一丁点灵气…是不可能让虞清圣复活的!哈哈哈~已经没有人可以支援虞清圣那个笨蛋啦!妳们就认命了吧!哈哈…哈…呃?…这是…?」

看着灵台光芒如风中残烛逐渐减弱,而自身灵气在元神稳定后逐渐回复增强,许靖诚不禁得意的开口嘲讽!就在许靖诚志得意满,以为胜券在握的同时,不知何时,黑暗中突然显现出万千灵光星点,随后数百谜样身影在圣灵洁身旁缓缓现形,急转直下的局势变化让许靖诚不禁咋舌。

「嘿!没人可以帮助清圣师弟?那可不一定!方才这位小姐说的不错!清圣师弟都还在为重生努力奋战!我们怎幺可以就这样轻易的放弃希望?」

一位身穿白色道袍的中年男子运起灵气,随即将灵气输入灵台与慕绫体内,微笑为众人打气致意。

「没错!眼前时空或许没有人能够协助清圣师弟,但我们这些脱离修罗道并深受清圣师弟帮助的历代师兄,以及清圣师弟所超渡过的万千灵体,说什幺也要来报答清圣师弟的恩情!」

另一位身穿白色道袍稍微年轻一点的男子,将运起的灵气输入四神及黄劭峰体内,协助五人治癒伤势,男子一边动作一边微笑解释道。

除这两位身穿道袍的中年男子以灵气协助圣灵洁、慕绫、四神及黄劭峰之外,其余身穿各色道袍的百余道术士及飘浮在空中的万千动物灵体,正联手将汇聚灵气输入灵台之内,使得原本黯然将要熄灭的虹光灵台,瞬间大放光明!接受灵气治疗而伤势及灵力稍稍回复的圣灵洁、慕绫、四神与黄劭峰等人,对这群异界而来的不知名援军,真有说不出的感激与感动!

「唔唔…畜…畜生!你们…究竟是谁?…为什幺要群聚前来帮助虞清圣那笨蛋?嗯?」

许靖诚清楚明白眼前的状况已无法改变或破坏,只能以锐利眼神透过黑色咒法护罩怒视带头的两位道术士,以极其不悦语气质问吼道。

「在下武当修道士羁首,而我身旁的这一位,为在下同门师弟稽禹!灭世魔神…幸会了!」

羁首微笑的对许靖诚打躬作揖自我介绍,而身旁的稽禹亦抱拳微笑点头。

「妈的!少跟本大爷我嘻皮笑脸!等本大爷我伤势复原,必将你们这些废物灵体全部打散!让你们永世不得超生!畜生~去死吧~~~」

对于羁首与稽禹自若的态度与举止,感觉自己受到嘲弄的许靖诚十分愤怒,不禁趁势发招,破口大骂怒吼道。

「喔…这攻击…还挺有威力的…灭世魔神啊…现在的你…就好像一只被拔掉利爪与利牙且身负重伤的狮子,若不是因为远古咒法阵的特殊护罩帮你抵挡外界的任何攻击,你早就堕入幽冥而万劫不复了!趁着清圣师弟复活之前,你就好好忏悔之前所犯下的错误吧…自我了断则弥前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羁首以灵气护罩勉强弹开许靖诚突袭的魔气弹攻击,对于许靖诚极度负伤后还能有此表现非常震惊,考量不可长他人士气,羁首全力掩饰自己的惊愕,随后以大道之理开示许靖诚,微笑为其引导。

「噗…哈…哈哈哈~你叫本大爷我自我了断?哈哈哈哈~你是头脑有问题吗?本大爷我可是灭世魔神吶!是未来天、魔、人三界的绝对统治者!就算虞清圣复活了…也不可能是本大爷我的对手!哈哈哈哈哈!本大爷知道啦!因为远古咒法阵护罩的关係,莫可奈何的你们…也只能像丧家之犬那样在那边吠了!你们通通给本大爷等着!本大爷再不久就要恢复最强状态,届时再让本大爷我好好品嚐你们毁灭坏死前的悲恸苦闷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许靖诚以不屑语气驳斥羁首的建言,随后双手猛然握拳,瞬间骨头发出连串〝喀、喀、喀〞的骇人声响,随着许靖诚杀气尽发,黑色护罩内忽然魔气捲动,许靖诚以迸射出鲜红光芒的双眼怒视众人,发出奸邪诡谲的大笑。

许靖诚强烈杀气自远古咒法阵护罩内如海潮一般不断传出!让前来支援清圣的历代道术士及万千灵体,纷纷因畏惧而打了个冷颤…强烈无比的肃杀之气令人不寒而慄,从未感受如此恐怖气息的众人不禁不安噪动了起来……

「呜…这个灭世魔神…虽然身负重伤…但从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杀气…却是如此骇人…这不是在虚张声势…而是他真的非比寻常…倘若让他恢复魔气…那后果可真是…以清圣师弟的修为…不知道能不能够制住这样的家伙…啧……」

羁首本能的提起双手交叉置于胸前进行防御,对于许靖诚的恐怖,羁首不得不重新评估,面对史无前例的强敌,低头思量的羁首不禁开始担心起清圣的状况。

****冥界地府-第九层-油锅地狱****

顺着贯穿地府直至幽冥的巨大光柱向上飞升,清圣与守护者已突破至地府第九层地狱!

第九狱名曰油锅地狱!身陷油锅地狱受苦之魂,乃生前卖淫嫖妓、盗贼抢劫、欺善淩弱、拐骗妇女儿童、诬告诽谤他人、谋占他人财产或妻室之人,死后打入油锅地狱,剥光衣服投入热油锅内翻炸,啪~啪直响!依据情节轻重,判炸数千数万遍不等…直至刑满方可脱离……此狱灼热油锅滚烫翻腾、受刑之魂悽惨哀嚎之声不绝于耳,极为恐怖……

「嗯?怎幺回事?刚刚传输下来的灵气已细微到几近消失…怎幺突然间又有如此巨大的灵气补充过来?而且从这些灵气的性质来看…竟是由数千数百个体发出所汇集而成!灵台之主,阁下究竟是谁?竟能号召为数如此之多的灵气术者前来支援?」

抬头仰望自上方不断奔流而下的浩然灵气,在感应所属灵气持有者之型态后,守护者连忙转头望向清圣,以不可思议神情疑惑问道。

「呃…这…回守护者神尊…其实在下也是一头雾水…不过这些不断支援的灵气,却令在下感到莫名的温暖与熟悉……」

对于守护者的提问,清圣虽同样感到疑惑,但却露出十分怀念的神情回应道。

「…嗯…算了!从古自今,数千年的朝代更迭之中,总有许多无法理解的奇异现象…反正这些源源不绝的灵气输入阁下体内,只会增强灵台之主的灵格与修为,有利无害!无妨、无妨!」

感受清圣的灵格因灵气的灌注而再度获得提升,让守护者不禁露出惊讶的表情,频频点头惊喜说道。

「是!那幺…呃?守…守护者神尊…在下体内的武斗之气…不知为何…竟如洩气般大量流失…而空缺的部分…似乎被不明灵气所取代…呃…这……」

就在清圣向守护者点头致意回应的同时,身上忽然发生诡异变化,猛然侵袭全身的极度不舒适感让清圣闷吭一声后弯下身去呈高跪姿,惊慌示意道。

「咦?这是…灵台之主身上的〝昊天武斗神之灵〞正快速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慈天术法神之灵〞?这…难道是灵台之主在接受〝昊天武斗神之灵〞后…心中还悬繫着凡间的伙伴…想要以〝慈天术法神之灵〞来援助她们的缘故?唔…不可能!一旦接受了〝昊天武斗神之灵〞,就再也不能…可是眼前…糟、糟了!如果转换成〝慈天术法神之灵〞的话…就没有超绝的战斗灵力来打倒灭世魔神了…灵台之主!请阁下一定要坚定信念啊!否则单以〝慈天术法神之灵〞…是绝对无法打败魔神的!」

清圣身上的异变来的太过突然,以致手足无措的守护者只能眼睁睁看着清圣在金色火焰烧灼中发出痛苦哀嚎,从未遭遇如此棘手状况的守护者在无计可施之下,只能在旁不断提醒清圣镇静,惊慌大喊致意。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由上方不断奔流而下的汇集灵气配合虹光灵台融入清圣体内,让清圣元神器量不断扩增!而伴随清圣灵气恢复,原本清圣拥有的四神灵气亦随之复甦,红、绿、蓝、银紫色四神之气在清圣身上涌现流窜!再加上交互替换的〝昊天武斗神之灵〞及〝慈天术法神之灵〞两种超绝灵气剧烈燃烧融合!让清圣承受不住的发出痛苦哀嚎…束手无策的守护者只能在一旁持续观察并默默为清圣祈祷……

「怎幺办?怎幺办?现在已经突破冥府的第三狱了…再这样下去…若只是获得无法打倒魔神的〝慈天术法神之灵〞还好…就怕灵台之主还未回到凡间…就要被这些交杂混合的灵气火焰给燃烧殆尽了…唔…本来一切都很顺利的啊…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如果这次任务失败…我一定会被女娲娘娘骂死的…怎幺办?」

越接近凡间,光柱吸引的力量越大,身上被五颜六色灵气缠绕燃烧的清圣以极快速度向上飞升!跟随清圣身旁的守护者无法解释亦无法解决眼前问题,只能继续随行,心急如焚惊慌喃喃道……

****凡间-天魔城废墟-虹光灵台处****

「大家撑着点!已经可以感受到清圣师弟的灵气了!清圣师弟就要复活了……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率先感受到清圣气息,羁首兴奋的高喊为众人精神鼓舞,没想到话还没说完,一阵猛烈魔气波不知从何处发出,不但将眼前用以防御的灵气护罩全数震碎,更让被冲击波抛出的羁首发出惊慌的痛苦哀嚎。

「呜…四神与我所…联手搭建的…防御护盾…竟被如此轻易的…击破…呜…圣灵洁…神尊…四…神…呃…可…可…恶……」

受到致命伤害的黄劭峰趴卧在地,口中吐出的大量鲜血几乎把胸前道服染红…黄劭峰勉强撑起身体环顾四周状况之后,在意识逐渐朦胧中嗫嚅喃喃道…

突来的魔气波奇袭,让专注传输灵气而不及反应的众人几乎全灭!虹光灵台周围躺满了忽明忽暗、即将魂灭的道术士及各种动物灵体…圣灵洁、四神与慕绫则横躺于地失去意识……

忽然间!保护许靖诚的远古咒法阵护罩突然爆裂四散!充满血腥杀戮与斗争破坏的强烈杀气冲破护罩,随后灵气与魔气有如波涛般强势奔涌而出!排山倒海的肃杀之气充斥整个空间,彷彿要将万物生灵全部吞噬灭绝一般,令人战慄恐惧……

「哈哈哈哈哈~~~各位久等啦!灭世的哀鸣曲即将开始演奏!本曲目的演奏者就是:你们这些挣扎的蛆虫!哈哈哈!是不是感到非常兴奋啊?别担心!本大爷我不会一下子就杀死你们的!本大爷一定要你们在苦闷哀绝的痛苦中嚥下最后一口气!哈哈哈哈哈~~~~」

许靖诚自爆碎崩裂的远古咒法阵护罩中缓缓走出,身上伤势已完全复原!身上魔气与灵气在七曜护法神的元神加成下,更具爆发力与破坏力!许靖诚全身被龙鬼型态鲜红元神铠甲包覆,威风凛凛姿态更胜以往!许靖诚握了握魔气与灵气缠绕燃烧的双掌,兴奋咆哮吼道。

「呜…完…完了…清圣…兄…没能…及时…复活……大家…几乎…全灭…难道人间…真的…脱不过…这次…的…浩劫…吗?」

望着处于全盛颠峰状态的魔神许靖诚,黄劭峰半跪于地、浑身颤抖,眼神透露出万分恐惧与无尽绝望。

复活后的许靖诚功力更上一层,从身上散发而出的浑厚魔气如涟漪一般一波一波向四方传递而出…之前市区内的人化妖魔一接触到这瀰漫魔气,竟再度产生变化!除体型稍稍膨胀之外,其显露的面貌与气息却更加狰狞与邪恶!此一状况,让市区内残存且急于奔逃的市民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

「哼…哈哈~哈哈哈~虞清圣那笨蛋没办法复活啦!看来胜利的女神还是眷顾着本大爷我吶!哈哈哈哈哈!黄劭峰!事已至此,你还想用那濒临坏灭的肉体来保护灵台吗?劝你打消这不智之举的念头!或许还可以苟活一点时间!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感受到体内魔气与灵气满溢充沛、异常活跃,明白自己修为已突破瓶颈的许靖诚露出无比惊喜的表情!看着浑身血污仍试图保护虹光灵台的黄劭峰,许靖诚闭上双眼冷笑几声,随即发出得意的讪笑。

「只…只差…那幺…一点了…清…清圣兄…快…快啊……」

黄劭峰失血过多、灵气耗尽,视线已逐渐模糊,而在生命之火即将熄灭的前一刻,却更能清楚感受到清圣那充满灵台之气的巨大灵动,为此,黄劭峰支撑着疲惫颤抖的身体挡在灵台前方,为清圣争取最后复活的机会。

「哼哼哼…黄劭峰…你还真是固执啊!那好!本大爷就把你连同灵台一併毁灭!将所有违逆本大爷的人全部斩草除根~通通去见阎王吧!血~魔~腥~皇~落~日~灭~~~喝啊啊啊啊~~~~~~」

黄劭峰丝毫不退却的坚定姿态惹恼了许靖诚,只见许靖诚冷哼几声,瞬间右手灵神剑、左手魔神剑在握!许靖诚深吐一口气,双手运起灵气与魔气充塞双剑之上,强力挹注的强大能量让灵神剑与魔神剑瞬间释放出刺眼金色与黑紫色光芒!双剑耀眼异常,剑身周围发出闪动电光,强烈释放的电磁能量将空间微微扭曲…随着许靖诚挥剑怒吼猛击,散发金色及黑紫色巨龙应声而出!气势极其惊人!

两条灵气巨龙交互缠绕,张开血盆大口朝灵台方向翻腾猛袭而去!地面被巨龙搅动破坏,土石飞溅、尘土飞扬!巨龙所经之处,形成一道极宽极深的巨大鸿沟!

「呜…抱…抱歉…清…圣兄…我已经…尽…力…了…咕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面对强势而来的两条巨龙,完全无力抵抗的黄劭峰也不逃避,双手张开扶在虹光灵台外缘,将背部紧靠虹光灵台之上,在感慨万千的一段低语之后,抬起头準备正面迎接许靖诚的强势杀招…黄劭峰还未与巨龙本体正式接触,就被巨龙所释放的强烈风压所伤…强烈风压有如万千利刃一般,将黄劭峰身上血肉不断侵蚀剥离,承受不住皮肤千刀万剐所带来的剧烈疼痛,黄劭峰发出凄厉的绝命哀嚎…

许靖诚发出的灵气巨龙席捲而过,强劲的风压将满地道术士及动物灵体捲起绞碎…无数灵体化成细屑碎片混合着尘土飘散在空间之中…死状悽惨…令人不忍卒赌……

「哈哈哈哈哈~都给本大爷消失吧!挣扎吧~痛苦吧~毁灭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黄劭峰的肉体因抵挡巨龙风压而惨遭片片剥离,鲜血飞溅,正当许靖诚沈浸在胜利的喜悦而疯狂大笑的同时,不可思议的意外状况,让许靖诚不禁讶异逐渐停止笑声。

许靖诚的双巨龙在撞击灵台之前,虹光灵台忽然自中心闪出一道激烈光芒!其光芒上穿苍穹、下贯大地!犹如通天黄金砥柱,极为耀眼、神圣与庄严!随着金色光芒不断向外扩散,黄劭峰沐浴在金色光芒之中,碎裂的肉体立刻获得修复与重组,灵气亦获得大量补充,不消片刻,黄劭峰已完好如初站在灵台之侧!

不仅黄劭峰受到金色灵气的治疗与支援,散落在虹光灵台附近的四神、圣灵洁及慕绫亦因金色灵气的治癒而恢复意识!就连前来支援清圣的历代道术士与动物破碎灵体,在接受金色灵气治疗后,亦迅速恢复至最初状态!

光芒之下所有因受创而趋于毁灭的灵体皆获得重生,这让濒临魂灭的众人面面相觑,个个又惊又喜的上下检视自己恢复原状的躯体,不知发生了什幺事……

巨大金色光柱继续闪耀光芒,位居天地中央位置的虹光灵台,其外型缓缓变化,渐形人形之姿!待人形状态完整,彷彿蝉翼一般的灵台水晶碎片自人形外表缓缓剥落,落在地上清脆作响!

许靖诚的灵气双巨龙被金色光芒压制吞噬,好像什幺事都没有发生一般,无声无息消失在空间之中……

清圣有如蜕变一般,缓缓脱出如蛹保护自己的虹光灵台,四神灵气、昊天武斗神灵气与慈天术法神灵气混合缠绕清圣身旁,各种颜色光芒交替变换、气势非凡!

在众人不计牺牲捨命保护及竭尽所能全力支援之下,清圣终于顺利获得虹光灵台之力并以其独特权能复活而再临人间!

「咕呜…你…虞清圣?可…可恶…好个狗屎运的家伙……」

甫获得超绝能力与战力而不可一世的魔神许靖诚,感受到重生后的清圣气息与先前迥然不同,让原本意气风发的气势与威风硬是被压了下去…而不断传递而出的壮绝魔气在金色光芒照射下,竟化成缕缕轻烟逐一消散,目睹难以置信景象,不禁让许靖诚发出惊愕的低吼。

重生后的清圣外型与先前并无特异之处…清圣轻闭双眼,伫立文风不动…前额长髮与黑色军装大衣的衣角因上扬灵气吹拂而微微飘动…五彩灵气以清圣为圆心,向外扩张成直径约三公尺的圆形结界,灵气顺着结界圆周缓缓向上漂浮飞昇,温和神圣、肃穆庄严!

不断自体内涌现而出的浑厚灵气,好似钻石折射光线般那样璀璨明亮!相较于杀气腾腾的魔神许靖诚,没有丝毫杀气的沈默清圣…却更人感受到那股难以言喻的异常恐怖感!

寂静之中所带来的异样恐怖压迫感…黄劭峰感觉到了…圣灵洁、慕绫、四神及道术士们感受到了…就连对自己力量充满自信的魔神许靖诚…此时,也深切的感受到了……

  • 名称:人猿泰山超清
  • 时间:2018-11-16 14:42:0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