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三味超清

      「父皇,深夜招唤儿臣所为何事?」在御书房之内,一个身穿华服的年轻男子半跪着朝皇上行礼。

      「你起来吧。」皇上摆了摆手,停下批阅奏章的笔,对身边太监道:「你们先下去。」

      「是。」太监行了一礼,带着几个侍奉皇上的人缓缓退去,一直看到所有人都走光了,皇上点了点头道:「你前些日子一直跟我举荐那个萧文淩,朕前几日在金銮殿上召见了他,还提了几个问题,果然如你所说那般有才,只是可惜了,他这幺好的才华,竟是如此的胸无大志。」

      「那父皇你的意思呢?」太子连忙问道,似乎对这个萧文淩很是关心,如果萧文淩在场的话,定会惊讶的发现,这个太子竟会是他的生意合作伙伴赵修若,只听他点点头道:「父皇,萧文淩确实是个人才,儿臣与他接触许久,也未曾琢磨他的能耐,反正儿臣至今未曾见过让他为难的东西,仿佛无所不能一般,便是言辞也是犀利无比,当今世上再无第二。」

      见到赵修若一下子便将萧文淩抬到如此高度,皇上似笑非笑的抽出一张画纸,递给赵修若道:「这便是你说的那个无所不能的萧文淩所画之画,的确不同凡响,不同凡响啊。」

      文淩还会作画?他文才如此之好,莫非又画出什幺惊世名作了,激动之下打了画纸,待看到画上之物时,眼神便是一顿,没想到这幺大的画纸上,只有一个小小的物事,歪歪斜斜的——,是鸡吗?额,姑且当作是一只下蛋的母**。

      他的眼神逐渐变的古怪起来,却听皇上道:「朕赏画无数,还当真未见过如此难看的画,这画名为公鸡下蛋图,又为凤凰诞子图,更是所谓的抽象画,依朕看,倒像是小孩胡乱涂鸦一般,也亏他能说的如此冠冕堂皇,文才我倒不是最为看重他,朕更看重的是那张厚脸皮还有一张口无遮拦的嘴,这样的人若能为朝廷所用,必是大福。」

      「那父皇的意思是?」赵修若有些兴奋起来,想把萧文淩引入仕途一直是他的初衷,若是父皇肯插手的话,那就好办多了,毕竟萧文淩本事再大,他也不可能与皇上作对的。

      「你倒是挺关係他的嘛。」皇上若有深意的一笑,点点头道:「学会赏贤是不错,但你也要记住莫要太过依赖与他,我发现你与萧文淩接触的久了,在他身边的时候都没有往常的睿智,少了主见去了。」

      「儿臣知道了。」赵修若脸色微微变了变,皇上看了暗歎了一口气,又摆了摆手道:「这也怪不得你,只是那人说话倒像有种莫名的魔力,明知道他是胡说八道,却又忍不住去听,便是朕也在他手上吃过亏。」

      父皇也吃过文淩的亏?赵修若微微愣了愣神,却见父皇道:「这个萧文淩倒也有些意思,昔日在集市见过他一面,反倒敲了朕不少银子,只是朕的银子有那幺好敲诈幺?这不朕在朝堂使了个法儿,让他去军营里当监军去了。」

      监军?赵修若听的微微一愣,古怪道:「萧文淩文才出众,理应当个文官才是啊,父皇为何让他去当那监军,他能管的过来吗?」

      「朕也不知道。」皇上笑了笑,又道:「朕一开始本也是想让他当个文官,不过为了报上次之仇,故意考考他军事方面的问题,说是答不出来便治他罪,没想到他还真说出来三条,并说的头头是道,朕才起了让他去军营的心思,毕竟现在局势有些混乱,倒是军部还好一些,也省得他被牵扯在其中。」

      「父皇考虑的倒是周到。」赵修若点了点头,皇上又看了他一眼道:「朕知道你一直在查萧文淩的身份,当初是萧丞相不想让他人查出,这也情有可原,你查不出来也是正常,至于萧丞相为何要隐瞒他的身份,朕想你也应该猜得到吧。」

      「莫非——」赵修若眼神微微一凝,「是啊,我早该猜到的,怪不得文淩第一次见萧大人的时候显得极不自然,后来萧丞相为了他更是大动干戈,我当时还当萧丞相是惜才,现在想来,他们是两父子的话就什幺都说的通了。」

      「嗯,不错。」皇上微微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萧丞相古板守成,本来生出一个癡儿便已让人很是感歎了,他又是老来得子,这癡儿再怎幺说也是他的骨肉,平时溺爱的很,没想到待这癡儿快要成年之际,却又清醒了过来,十余年仿佛一场空梦,朕倒是好奇极了,为何清醒过来的萧文淩会如此油嘴滑舌,更难得的是,做事极为老成,有时又像有几分稚气,倒真看不透了,当真是一只小狐狸啊。」

      另一边,是一个装饰豪华的房间,一名中年人站在前面,他的对面坐着一名身着华服的年轻人,只听那年轻人开口道:「徐先生,你觉得皇上为何要将萧文淩安排在军营里呢?照理来说萧文淩明显更适合当文官,他有多少才我不知道,但便是聚情楼这个老闆的名号,他便离军营远上了许多了。」

      「三公子说的很对。」徐先生不是别人,正是与萧文淩有过一面之缘的徐若川,只见他微微沉吟道:「圣上向来英明,每做一件事都有他的用意,三公子你也该知道,现在朝廷里暗涌不断,顾丞相一直都是支持您的,而萧丞相那些老顽固又站在太子一边,突然出现这幺一个萧文淩,他现在蒙受皇上恩宠,若是进了朝堂,则很有可能破坏双方平衡。」

      见三公子没有做声,徐若川点点头道:「依我看,皇上是当真欣赏萧文淩的,朝堂就像浑水,皇上也不敢轻易放他下去搅得更浑,索性将他扔到军营,磨练一段日子,再招回来也说不定。」

      「有理。」三公子点了点头,又问道:「怎幺样?萧文淩的身份你们还未查到幺?」

      徐若川的脸色难看了几分,还是摇了摇头道:「恕属下无能,我已派了上百人在京城对萧文淩明察暗访,似乎每次有了些头绪的时候就会有人出来捣乱,甚至,甚至还有些人失蹤了。」

      「失蹤?」三公子脸色微微一变,摇了摇头道:「不对啊,朝堂之上,大臣们已经证实了萧文淩即是萧丞相之子,即便是萧丞相有意要隐藏萧文淩的身份,也没有必要将调查者清除了吧,这其中定有古怪。」

      「他是萧丞相之子?」徐若川眼睛瞪得老大,随即又释然了下去,除了萧丞相之子的身份,还有谁有这幺大的能耐呢,这一切倒说的通了,至于三公子说的那事,他试探的问道:」莫非是萧丞相担心有人对萧文淩不利,才下了凡是调查萧文淩身份者格杀勿论的命令?」

      「不可能。」三公子一口便否决了徐若川的话,「虽然萧丞相对萧文淩极为溺爱,但皇上在朝堂之上便已知道了萧文淩的身份,萧丞相是不会主动告诉皇上的,而且赵修若也不知道萧文淩身份。」

      「那——」徐若川微微一愣,事情好像又複杂化了,难不成萧文淩的背后还有什幺神秘势力不成?

      「也罢,这事也不是重点。」三公子摸了摸头道:「最让我头痛的是,这个萧文淩是什幺身份不好,偏偏是萧丞相的儿子,这样一来,拉拢也很是问题,别看那老狐狸极其护短,但原则问题也是不含糊,况且萧文淩究竟是什幺心性还难以捉摸,他又与赵修若极其交好,我怕他迟早会打破这里面的平衡,到时就真难办了。」

      「三公子考虑的极是。」徐若川沉吟一会,又道:「萧文淩确实虚虚实实的难以让人难以看透,不过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即便是他与赵修若交好又如何,在利益面前,再好的交情也有可能有瓦解的一天。」

      「哦?那你的意思是?」三公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徐若川,萧文淩这人确实是个麻烦,得之大用,去之大患。

      「利益!」徐若川眼里闪过一道精光,淡淡道:「每个人都有他的强点与弱点,每个人都有他的价钱,只要谈好了,三公子与他交好也不是什幺难事,既然赵修若能与他交好,那幺三公子你为何不能与他交好呢?现在萧文淩可不只代表一个人,他代表的还有萧家,施家,甚至还有魏家,固然萧丞相固执的很,但亲情的羁绊是不是更重要呢?」

      三公子眼神有些飘忽,良久之后缓缓道:「传令下去,所有人开始给我调查他的动向,我要知道他所有的生活习惯,以及每一句话。」

      「是。」徐若川行了一礼,打开了屋门,走了出去。

      今夜注定有许多人无眠,还不知道已经被盯上的萧文淩,独自哼着小曲走在一旁,此刻的莫小姐已由女医师搀扶着下山,莫将军拍了拍他肩膀道:「萧贤侄,这次可多谢你了,本来我还担心你们会越闹越僵,现在看来我纯粹是杞人忧天了,我家的霞儿以后还请你多多照顾。」

  • 名称:开发三味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41: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