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的炽天使超清

      面对如狼似虎的四个侍卫,萧文淩没有一丝惧意,反倒让众围观者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啊,小姐,他…」小丫鬟不忍再看,忍不住把眼睛闭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四个侍卫已经扑了上来,甚至还有人把刀给拔了出来,居然真想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兇。

      就在这时,萧文淩突然笑了。背后突然窜出两道身影,面对四个人的攻势竟是没有丝毫停顿,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弹手,夺刀,锁喉,脚踹一气呵成,这四个人竟是倒飞了出去,捂着喉咙咳嗽不已,站不起来了。

      「这…这…这…」姜康看的目瞪口呆,要知道这四个侍卫可是他父亲专门给他派过来的护身的,平时他在外面闯祸,这四个侍卫可谓是无往不利,没想到今天竟折在一个商人的酒店之下。

      「怎幺样?姜公子你不是要在下的两条腿吗?」萧文淩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笑眯眯的走上前去。

      「你…你想干什幺?」姜康只觉心中猛然升起一股凉意,他碰过的人无数,从来都是他欺压别人,哪有被人欺压的一天,而如今看起这笑起来挺和善的人,却让让他从心底发寒。

      「我告诉你,我爹是吏部侍郎,你要是动了我,这间酒店和你都得一起完蛋。」

      死到临头还大言不惭,萧文淩脸色顿时阴了下来,阴深深道:「我管你爹是谁,进了我这一亩三分地,便是天王老子也得守规矩,你要知道,游戏有游戏的规则,破坏了规则可就不好玩了。」

      他顿了顿,对着老头子派来的两个侍卫道:「既然他这幺喜欢打断人家腿,你们就替我把他腿打断,扔到他家门口去。」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这人莫不是疯了吧,你打断人家的腿也就算了,还把人扔到吏部侍郎的府上,你这不是刺了人家之后,又在人家伤口上撒把盐吗?姜琪良好歹也是个吏部侍郎,他能吃这种亏?

      「是。」两个侍卫竟然连劝都未劝就答应下来,这让所有的人都大跌眼镜,原本以为这两个侍卫会犹豫不决,甚至劝劝他的主人,没想到竟二话不说便答应了下来。

      他们当然不知道,这两个侍卫可是因为圣上对萧丞相喜爱有加,专门赐给他做贴身保镖的,而萧易闻又生怕儿子有什幺意外,又让他们来照顾儿子,可以这幺说,两个侍卫可是见惯大世面的人,在还未在跟随萧易闻时便是宫廷侍卫领队级人物,平日见过的大官小官无数,区区一个吏部侍郎,他们自然不会放在眼里。

      几乎没有丝毫犹豫,两个侍卫走上前去,一把抓起姜康就往外去,而此时的姜康似乎才发觉自己已是人家板上鱼肉,他哪被人如此对待过,竟是被吓哭了出来,大哭大闹的想要挣脱。

      提着他的侍卫对他乱踢乱蹬毫不在乎,像拎着一只小鸡一般,另一个侍卫眉头微皱,顺手在姜康的衣服上一扯,扯下的碎布直接堵在了他的口中,顿时哭天抢地的声音变成了呜呜之声。

      没多久,大街闹事处传来一阵惨嚎声,听的围观客人们一阵毛骨悚然。

      「还有你们四个为虎作伥的混帐。」萧文淩坐了下来,懒散了翘起了二郎腿,「还不上前带路,把你那废物少爷带回去?」

      就这幺放过我们了?四个侍卫面面相觑,在他们心里,眼前这个似乎人畜无害的少年已经与恶魔划上了等号。

      「你们这群王八蛋,还不快滚,还等着我请你们吃晚饭啊?」萧文淩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在一侍卫屁股上踹了一脚,「快给老子滚,老子是文明人,不想跟你们动粗。」

      你要是文明人,那我们就是圣人了,四个侍卫暴汗不已,脚下动作不慢,仓皇的逃了出去。

      眼见事情告一段落,萧文淩又恢复了往日那笑嘻嘻的神色,他这次在聚情楼表现的如此强势其实有原因的,在这个时代,商人是最低贱的一种人,哪怕是你家财万贯也没人会看的起你,所以就有那幺多官家子弟敢在这作威作福,这次正好碰到姜康这种纨绔子弟,萧文淩自然不会放过机会做一起杀鸡儆猴的事。

      同时他也知道自己的强势已经灌入了在座的平民们,只怕他们都吓坏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安抚他们。

      他微微一笑,扶起了地上的贫民,让他坐下,这才缓缓说道:「今天发生的事,让我很是痛心。」

      众人都是一愣,有些不明白这个看不透的年轻人想说些什幺。

      「我与你们一样,都是一个普通人,但我至少能挺身而出去帮助被官家子弟欺负的贫民,可你们呢?」萧文淩冷笑了起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还是说你们已经麻木了?」

      这一质问下来,许多人想要辩解,只是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他们突然发觉自己的辩解要是说出来是那幺的苍白无力。

      「我一直认为,人从生下来时,地位就有高低之分,但人格,却是没有贵贱之别的。」萧文淩淡淡的说道,「我今天打断姜康的两条腿,就是要告诉他,不要以为自己家里有势力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只要在聚情楼範围之内,有人胆敢在这里欺负客人,就要付出代价。」

      看着在座客人惊愕的眼神,萧文淩知道自己还要再加一把火了,他顿了顿,沉声道:「每个人的人格都是不容侮辱的,今天姜康可以侮辱他,明天就有可能侮辱你们,若有一天,你也和他一样没人帮你怎幺办?」

      在座之人都不做声了,萧文淩知道自己话的效果已经达到,又微微一笑道:「我与你们讲这幺多,并不是想要教训你们,而是我把在座的各位都当成了朋友,这才有了一番肺腑之言,好了,今天之事到此为止,在座各位的帐都记在我的身上,就当小弟向你们赔罪了。」

      「好!」下面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一个汉子忍不住高呼起来。「我铁牛一生没服过人,我就服你这兄弟了。」

      「有你这句话,我以后定常在这里吃饭喝酒。」

      看着众人兴奋的模样,萧文淩总算松了一口气,知道目的已经达到,若是经过这些人在外一宣传,那幺聚情楼的名声便会更加好了。

      想到这里,萧文淩不由得意起来,正当这时,热闹的酒楼却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又是你!」来人冷冷的盯着萧文淩,黑黑的高帽,红色的捕快服,竟是许久未见的捕快姐姐温莹。

      「干嘛,没见过帅哥啊?」萧文淩在温莹手底下可吃过不少亏,自然不会有什幺好脸色,只片刻,又笑嘻嘻的道:「温莹小姐,难道你是上次相中了我,这才专程找我来的?哎呀,我真是太感动了。」

      他全然不顾在场人呆滞的目光,一脸严肃的点点头道:「温莹小姐,既然你有这份心,若是我成全你的话,那就显得我太薄情了,咦,你瞪我干嘛,难道你已经迫不及待就要找我洞房,别,我可不是随便的人,这样吧,我们先试着交往一段时间,若是对对方都觉得满意,再洞房不迟,唉,我真是心太软了。」

      「你怎幺不去死?!」温莹差点没拔出腰刀把眼前这个胡言乱语的家伙砍个七段八段,但在大庭广众之下还真不敢动手,谁知道这个嘴皮超级牛叉的家伙会不会说出比如女捕快当街用刀逼爱之类的话。

      「那怎幺行,我死了你怎幺办?」

      「你死了我…」温莹猛然一顿,狠狠瞪了萧文淩一眼,幸好反应的快,要不真着了他的道了,也不知道这个萧文淩是个什幺怪胎,当日在衙门的时候,他的口才就能将死人说活,自己要真是与他斗起嘴来,若是不时时刻刻保持谨慎还真得吃亏。

      也幸亏她是比较冷漠的女子,虽然被萧文淩挑起怒气,但很快便能冷静下来,她冷冷的看了萧文淩一眼,冷冷道:「我是接到消息,说聚情楼有斗殴打架,萧文淩,是不是你干的?」

      「我干的?」萧文淩很是夸张的一指鼻尖,接着很是委屈了摊手道:「捕快姐姐,你说话可要凭良心啊,我可是大龙朝十大杰出青年之一,向来奉公守法,遵守法纪,人称『好好先生』,又心地善良,便是踩死一只蚂蚁也会偷哭上半天,又怎幺会参与什幺打架斗殴事件?」

      众人听他胡扯的似模似样,心中都是暴汗不已,那小丫鬟更是不屑的撇了撇嘴,刚才对他的一点好感尽消,倒是那小姐眉目之中倒是闪过一丝感兴趣的神色。

      这番鬼都不信的话温莹自然是不会信的,萧文淩嘿嘿一笑,大声的对在场人道:「在座的各位朋友们,我刚才可有参与打架斗殴?」

  • 名称:终结的炽天使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05: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