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撸超清

「国色天香?」萧文淩顿时来了兴趣,兴奋道:「莫非是你花满堂的花魁不成?」

      「正是。」老鸨阅过男人无数,眼见这位公子面有企盼之色,哪还不会知道他的心思,咧开嘴笑道:「我这女儿啊,可是一个清倌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长的沉鱼落雁般容貌,今日正好是她出题之日,只要过了她三关,又被她看上,便能成为她的入幕之宾,我瞧这位公子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应该是个风流才子,不知有没兴趣一试?」

      「有!有!」萧文淩何止有兴趣,他本来就是个闷骚的主,被老鸨这几句话一勾搭,哪还閑的住,急忙道:「姐姐快快带路,我倒想看看这花魁究竟是如何个出众法。」

      三人又随着老鸨来到一个宽敞的屋子,总共有四个座位,分别摆在屋子两边靠墙,正上方是微微透明的轻纱,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张桌子与一张琴,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倒上酒水,二贵又塞了一锭银子给了老鸨,老鸨眉开眼笑便走了出去,倒是挺识趣的。

      这宽敞的屋子隐隐有股女人的幽香,似兰似麝,淡而幽雅,煞是好闻。墙壁上挂着几张若隐若现的裸女图,轻纱在身,反而比真正的裸女更加诱人,撩人的很。

      二贵身为家丁,却也闲不住,眼睛一个劲的乱瞟,口水都要滴了下来。倒是名叫李元天的侍卫面无表情,一声不吭,板起个脸来,好似所有人都欠他银子似的。

      萧文淩坐在左上方的桌子,茶,酒,水果,点心样样俱全,他自个吃了几个,感觉味道还不错,对着二贵和李元天招手道:「你们两个也来吃些。」

      「这…」二贵看着那些红红绿绿的糕点,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却还是面露难色道:「少爷,我们这些做下人的是不能跟主子一起吃东西,会坏了规矩。」

      「坏什幺规矩!」萧文淩眼睛一瞪,一把把他拉到身旁坐下,将一旁糕点放到他面前,轻哼道:「不要看我一直把你呼来唤去,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将你当下人过,顶多也就是当当小弟。」他顿了顿,又嬉笑道:「当小弟给老大做事应该吧?」

      二贵家里很穷,十几岁的时候便被父母卖到了萧家做家丁,这一辈子便被贴上了下人的标誌,对人们的漠视与打骂都麻木了,如今听到自家少爷如此一番话,看他神情便知没有丝毫做作,竟是真心对他好,顿觉得心中打翻了五味瓶,眼睛一红竟落下泪来,语带哽咽的唤了一句:「少爷——。」

      「哭个什幺劲!」萧文淩哼了一声道:「男人流血不流泪,给我把眼泪擦乾净。」

      二贵应了一声,用手胡乱的擦了擦,心里对少爷越发感激。

      这个时代的人还真容易感动,萧文淩暗暗歎了口气,其实他也清楚,古代的人根本不将下人当人看,这些人其实要求并不高,只要别人对他好些,他便会对你感恩戴德一辈子。

      萧文淩不是这个时代之人,像他那个时代美国天天高喊着人权,自己国家也宣传的人人平等,虽然这个条件不可能达到,但至少没有所谓的低贱之人,正因为如此,他并不在乎二贵是下人身份,对于同桌吃东西也是看的极淡。

      正在思索间,忽然看到李元天还是面无表情的站着,又招呼道:「李大哥,你也来吃一些吧。」

      李元天的眼眸闪过一道亮色,随即消逝,淡淡的摇了摇头。

      萧文淩却是不管,硬是将手中装着点心的盘子递了过去。这次李元天竟是没有坚持,随手拿起一块杏仁膏,躬身道:「谢谢少爷。」

      得你一句谢还真不容易,萧文淩知道他肯拿上糕点,这已经是他的底线,本想拉他一同坐下,但一想起他的呆板,估计十有**是不肯的,便没有强迫他。

      正在吃吃喝喝间,那老鸨又风风火火领了两队人前来,当看到萧文淩坐在左上桌的时候,她那本就厚厚一层白的脸上似乎又添上了一层粉。

      两队人都是个俊俏公子哥带头,好像来头还不小,一个身穿白色文士服,面若冠玉,身体修长,微笑间倒有一股斯文的气质,不过眉宇之间隐隐有股倨傲,定是个自负的主。

      另一人黄衫华丽,脸上很白,身形有些瘦弱,手执一把摺扇,轻摇慢走间说不出的潇洒,嘴角微微翘起,只差没在额上写上「我是奶油小生」六个大字了。

      两队人一进来便看到坐于左上桌的萧文淩,面色俱是一变,古代都是以左上桌的人来判断在场人的身份,他们两家都有着极高的地位,又互相看对方不上眼,正想着如何去争坐这个位子,却发现有一个人居然早已坐在上面,两个人矛头顿时一齐对上了萧文淩。

      两人虽是纨绔子弟,但还有些见识,仔细打量一番,并未发现有何不妥,只是这两队人马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他却仿若未见,神态潇洒自如,更为奇特的是,他竟与一个下人共同一桌,这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位公子,你是何人?」那身穿白色文士服的公子开口问道。

      二贵在一旁,看着两位公子都是神色不善,却也不怕,他虽一个下人,却是丞相府上的下人,见过的达官贵人数不胜数,哪会将两个纨绔子弟放在眼里,正欲起来呵斥一番,却被萧文淩一把拉住了。

      萧文淩站起身来,朝着四人拱拱手道:「在下一介平民,两位不用过礼。」

      二贵在一旁听着糊涂,当朝丞相的儿子也算平民,那我岂不是连乞丐都不如?他虽然心有疑惑,却很聪明的闭上嘴巴。其实萧文淩心中自有打算,他一个曾经的特种兵,什幺大场面没见过,这两人一看自己便是神色不善,自然是不怀好意,但自己现在贵为丞相之子,与他们一般见识,那不也成了纨绔子弟了幺?他没有必要去跟两个二世祖斤斤计较。

      只是他不计较,并不代表另外两位公子不计较,他们还未说话,一位侍卫模样的人便站出来怒斥道:「你们这些平民,见到公子还不快快退下,瞎了你们的狗眼,那左上桌的位子也是你们能坐的吗?」

      二贵见少爷被骂,眼睛一瞪就欲骂回去,萧文淩拉了他一下道:「我们坐别的位子去。」

      二贵哑然,李元天却是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萧文淩倒也爽快,他本来就对这位子之分不感兴趣,坐哪都是一样,对于两位公子手下侍卫的斥駡,更觉幼稚,也懒得去争辩。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戏谑的光芒,这两位人模狗样的公子,从一进来起就不看对方一眼,明显是不对路,估计这左上桌这个位子还不是那幺好坐的,谁坐还不一定呢。

      嘿嘿,即使是坐上去恐怕你也坐不安稳。

      「哈哈,就这样的脓包也好意思坐左上桌,真是不知死活。」

      「窝囊废,就你这样还跑来喝花酒,滚回家去喝奶吧!」

      「嘿嘿,毛都没长齐,还敢学人逛窑子,不如你洞房那天我帮你一把?」

      「哈哈哈哈……」众人一阵嘲笑,就连老鸨也嘲讽的看着三人,这几人都是人模狗样的,竟然还误导她的眼光,估计等下没资格与两位公子争了。

      他娘的,想当初老子进特种部队的时候也不知受了多少嘲笑与白眼,先让你们好好笑一阵子,萧文淩径直走到左下桌的位子,自顾自的坐下,脸色却从来不曾变过。

      他拉着二贵坐下来,自斟自饮,模样颇是从容自然,倒是二贵满脸怒容,若不是少爷拉住,定是要上去拼命了。

      「少爷,厉害。」李元天出奇的朝萧文淩微微一笑,竖起了大拇指。

      萧文淩大言不惭的笑道:「这算什幺厉害,我还有更厉害的呢,不过跟他们这些没水準的人斗起来,一点劲都没有,我是懒的跟他们争。」

      二贵在一旁听的懵懵懂懂,问道:「少爷,你们在说什幺呢?」

      「嘘」,萧文淩装腔作势咳嗽一声,故作神秘的道:「你凑耳过来,我告诉你。」

      二贵一愣,刚刚附耳过去,却听萧文淩轻轻的道:「这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 名称:一起撸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41: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