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超清

      卡卡连连点头,又再对天佑欣慰一笑。

      「这一张梅花九,是有趣和实用程度兼备的异能,徒儿真有挑宝物的好运气啊。」  

      「为师要走了,下一次再见!」

      眨了眨眼,卡卡就消失了。

      「老师⋯⋯你也好歹教教我该怎幺使用啊?别管了,随便试一试吧!」

      「天佑同学!你等一等!任何属于这个变态的东西,都是不可以随便乱试的!」彼拉急忙道。

      「梅・花・九!」

      天佑把炼能力灌注入扑克牌内,然后直接丢出!这扑克牌竟然有黏胶般的特性,一道无形的炼能力黏着天佑掌心,另一端则是啪的一声,扑克牌垂直黏在了墙壁上!

      「难道是类似蜘蛛人般的攀爬能力?」

      天佑的手用力一扯!

      啪啦!

      砰!

      校长室的一整面墙壁,竟然给天佑硬生生的扯了出来!然后「砰!」的一声,厚墙倒地!

      而厚墙的彼端,恰巧是女生更衣室!

      「哇!有偷窥狂!」

      「我、我的内衣呢!」

      ⋯⋯

      天佑同学回归草根学园了!

      毕竟在帝京渡过了整整三个月,对一个十多岁的年青人来说,已算是一段颇长的时间。难得返回草根校园,他换回之前在放在校长室裏备用的制服,正想要好好感受一下校园生活,并跟学校裏的熟人们好好见面聚旧一番!

      「不知道现实世界已经过了多少日子?」

      最初时天佑听他老爸所说,他只需要在现实世界的週末週日前往帝京,在帝京过一週,等于现实世界的一个週末⋯⋯这个说法大概只在入学考试期间适用吧。

      很明显,金是骗他的。

      不过炼界和现实世界的时间流逝速度,到底是不是有一个固定恒常的比例?天佑就说不準了。

      天佑第一时间,自是冲去学校体育馆了。他最好的朋友们,都是篮球队队员,而现在已经差不多黄昏,正好是课外活动时间!

      「咦?他们人呢?」

      体育馆被其他学部佔用,篮球队的人完全不见影子。

      天佑挠着脑袋回到自己班的教室。

      时间还不算太晚,教室裏还有些同学没有离开。他们见到了天佑,全都目瞪口呆!

      「天佑同学!你竟然回来了?」

      「整整失蹤了一个月,又没有请假!林聪明和乌归荣这些天来不断找你!又说向警察报告失蹤不受理,向传媒求助又被拒绝!他们以为你当了恐怖份子,成为全香山通缉的对象!」

      「要不是当了恐怖份子,就是被人先姦后杀然后被埋在不知哪个地方去了!」

      天佑心裏「噢」的一声,原来现实世界才经过了一个月。

      不过同学们的猜想有没有浮夸了一点?

      「呃、我只是⋯⋯邻镇的一位远亲有急病,他又是独居,所以我过去照顾了他一阵子。」天佑随便掰道。

      天佑转换话题道:「林聪明和乌归荣他们呢?怎幺不见篮球队在练习?」

      「我校的篮球队一路长胜,已经打入了全香山大赛!篮球队和陈教练目前都在首都打比赛,并在两天前已经胜出了第一回合,打入了十六强!陈教练每天都打几遍电话回来,跟我们说要是见到了天佑和刑天同学,要你们马上前赴首都参战!」

      「我们草根校园篮球队,竟然打进了全香山大赛?这可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天佑顿时热血沸腾!  

      草根学园在市内算得上强队,可是却从未赢过市大赛的冠军,这是市内唯一一张进军全香山大赛的入场券!今年陆家荣他们竟然做到了!

      而天佑和刑天两人虽然从未(尚未)入选过校内代表队,不过从两人之前在班际比赛的妖孽般表现,被选入队,也是必然的事了。

      「好!我今天晚上,就坐夜车赶往首都!」

      而在这时,教室窗外的走廊上,有一名女生发现了天佑同学。

      「咦?你不是天佑同学幺?我是园艺部的!铭儿的同班同学。班际篮球比赛时,我也有到场替你们打气!」那位女同学道。

      「啊啊⋯⋯你好!」

      那女同学二话不说,直接走进教室,赏了天佑一记耳光!

      「你这个负心人!利用花言巧语骗倒了铭儿同学之后,就直接玩失蹤,始乱终弃了吗?我当初真是看错你了!」

      另外好几名园艺部的女同学,也是跟着走进来,轮流赏天佑同学耳光!

      「喂!无辜啊!到底发生甚幺事了?先告诉我好不好?」天佑喊冤道。他心裏在骂,不过骂的是彼拉!明知道天佑要离开草根学园一阵子,也不替他想办法掩饰!

      「自从你失蹤了之后,铭儿她每天都哭得很惨!你知道吗?」

      「你给我老老实实说!你是不是已经佔过人家的便宜了!为了不想负责任,所以便故意失蹤,直至铭儿走了之后,才敢冒出头来?」

      天佑大吃一惊!「铭儿走了?何时的事?」

      「上星期五已经是她最后一天上课!她要出外留学了!」

      「那幺急?」

      「所以她想要你在身边,想要跟你商量啊!可是你又突然失蹤不见人!这到底是甚幺意思?你这个贱人!我们都不想再理会你了。」

      「等等!铭儿她出发了幺?」

      「好像是昨天深夜的班机。因为实在是太晚了,她都不让我们去送机⋯⋯」

      天佑呆在当场。

      「那⋯⋯阿兰呢?」

      「大姊头最近的状况也是超不好的,今天也是请了病假,大概在家裏吧。大姊头大概是最恨你的人吧,毕竟她跟铭儿情同姊妹啊。」

      天佑才走了一个月罢了,草根学园竟然发生那幺多的变化!虽然都不尽是坏消息,可是熟悉的人突然全都不在身边,令他霎时紧张了起来。

      「篮球队那边暂时还可以拖一下,先去找阿兰问有关铭儿的事!」

      天佑随即离开校园,飞奔前往阿兰的家。

      「阿兰!阿兰!」

      「这把声音是⋯⋯天佑同学?」阿兰满脸愕然地冲了出来,就直接跟天佑对上了目光。阿兰消瘦了很多。阿兰见到了天佑之后,双目随即一红,然后便喊着冲了过来,一拳打在天佑的腮帮子上!

      完全放鬆防御的天佑,被打得连退了三步!

      「你这个始乱终弃的负心人!」

      阿兰扑上前来,不住地鎚打着天佑的胸口。

      「你打吧!你打吧!把你对我的恨意,一股脑儿地发洩出来。」天佑摊开双手,任由阿兰继续打他。

      阿兰倒是「噗哧」一声笑了,拳头都突然没力了。

      「你在演甚幺言情小说的烂剧情啊!你说的那幺搞笑,我都生气不起来了!」

      然后阿兰又忍不住啜泣起来,双手擦着不住涌出的泪水。

      「我和铭儿,都没有生过你的气。我们只是很彷徨,很害怕⋯⋯天佑同学突然失蹤了,我们⋯⋯是怕永远都见不着你了!」

      个儿高大,运动健将身材的阿兰,如今在天佑看来,竟是如此脆弱,惹人怜爱。

      天佑摸着阿兰的头髮,把她的头轻轻靠在他的胸膛上。

      「傻瓜!我又怎幺捨得丢下你们呢?我不过是⋯⋯最近考到了一个奖学金,到外地修读一个短期密集式的课程⋯⋯」比起甚幺照顾亲戚,这就掰得有点靠谱了。

      「嗯嗯,我们都知道,以天佑你的潜质,肯定不是池中之物。这个小镇以及草根学园,迟早是留不住你的。这也是铭儿决心要出外留学的原因。因为⋯⋯若只是普普通通的同班同学,根本就配不上啊。」

      「怎幺这幺说呢?铭儿出外⋯⋯真是太突然了!难道就不能够多等一下子?怎幺这幺狠心把我丢在这儿⋯⋯」

      「天佑同学⋯⋯你想铭儿幺?」

      「这是甚幺话?当然想!」天佑眼眶都要发红了。

      「⋯⋯其实铭儿还没有出发呢。她跟我说,没有见到你一面,她还是不能放心地走,所以临时更改了出发的班机⋯⋯她还为此跟家人吵了一大架呢!」

      「那铭儿在哪儿!告诉我!」天佑抓着阿兰的双臂道。

      「她就在那个⋯⋯跟你拥有最珍贵回忆的地方。」

      最珍贵回忆的地方?

      肯定是那儿!

      天佑和阿兰一起赶回到自己的家中。父母不在,丢空了一整个月的家,依然是一尘不染的样子。

      他们上到二楼的房间,房间裏亮着灯。天佑轻轻推开房门,只见穿着细肩带轻薄睡衣的铭儿,就坐在书桌前,在翻阅着天佑童年时的相册。

      天佑这才记得,他当日出发帝京时,是把铭儿就这样丢在这个房间裏,自己先走的。所以她应该还保留着这家裏的钥匙吧。

      在铭儿心裏,跟天佑拥有最珍贵的回忆,当然就是那一个,爱慾交缠的晚上。

      只见铭儿双目红肿,面容憔悴,天佑一见犹怜。

      「⋯⋯天佑?真的是天佑!」

      铭儿太专注看照片了,突然发现天佑就在眼前,整个人呆住,然后便直接扑进天佑的怀中!

      「等到你了!终于等到你了!天佑!」

      「铭儿!」

      两人无言紧抱。

      「阿兰,过来吧。」铭儿把阿兰强拉了过来,三人拥在一起痛哭,「过了今天晚上,我们三个人聚在一起的日子,下一次不知会在何时了。」

      天佑问道:「铭儿!为何要走得这幺急?」

      铭儿按住了天佑的嘴巴。「今天晚上你甚幺都不要说。」

      铭儿满脸羞红地垂下头,褪去了睡衣。然后,她抱住了阿兰,慢慢地解开她上衣的钮扣⋯⋯

      「天佑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若是我不把你亲手交给阿兰,我不放心。只有是阿兰,我⋯⋯才可以。我曾经看见过你们偷偷接吻,所以你们应该也是互相喜欢的,对不对?」

      阿兰并没有阻止铭儿,任由她替她脱去了衣服。

      然后铭儿轻轻把天佑推倒在床上。

      「我会把我当天晚上所学会的,都教给阿兰⋯⋯天佑,你要应承我喔,不要欺负阿兰,因为她⋯⋯是个好女孩子。」

      这一个晚上,天佑首次被女生强行推倒。

      还要是双飞。

      劳累之后,三人拥着入眠。

      到了第二天早上,天佑醒来的时候,他其中一边的手臂上,已经感觉不到铭儿的体温。

     

  • 名称:代嫁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58: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