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戮天使超清

      连阿兰也气得说不出话来,双眼也渐渐发红了。

      铭儿此时却是站了出来!她双眼也是红红的,她以一双诘问的眼神,抬头看着黄莱道:「对你们来说,打破一个学校的玻璃窗或许只是小事,可是对我们来说,却是无数心血结晶的破灭!你们可能打从心底裏瞧不起园艺部和手工艺部,可是这并不表示,我们的心血可以遭受任何人的践踏!」

      铭儿的一双诘问的眼神,让黄莱渐渐受不了,他别过了头来,但嘴脸还是一副的不屑。文展鹏道:「我不想再纠缠这件事下去,说,你们要怎幺样才肯离开球场?」

      铭儿看了看阿兰,发现她仍处于缓不过气来的愤怒状态,便开口道:「我要求你们向我们正式道歉,而且要负责把我们的部室回复原貌。」

      铭儿身后几位女生都纷纷点头同意。

      文展鹏的表情明显不好看,他身后黄莱等人更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以他们的脾性,叫他们道歉?恐怕比挨揍还难受。

      黄莱更是道:「你们是不是误会了?由此至终,我们有承认过是我们把玻璃窗打破的吗?」

      这话惹来众女生鄙夷的目光。

      面色苍白的阿兰,抓着手上的排队直伸到黄莱的面前,几乎擦着他的鼻子,「你够胆跟我说,这颗球不是你们的?」

      那颗球上面,清晰地印着「草根学园男排队」七个字。

      那黄莱一时也说不出话来。

      阿兰把球再伸前,逼迫着黄莱:「一句话,你说这颗球是不是你们的?」

      这球碰到了黄莱的鼻子,他一怒之下,一记扣剎般的挥手,把球用力拍开。这球却是击落在铭儿的肩膀上,再远远弹开。

      以铭儿那弱不禁风的身子,哪裏能够挺得住这幺一记扣杀?她尖叫一声,就被球打得摔倒在地上。

      阿兰怒上加怒,嘴唇都发白了,他指着黄莱道:「你!你竟然⋯⋯」

      那黄莱眼神游离,显然知道做得过火了,可是嘴巴还是没有放软着,他哼道:「不过是意外,你有本事就去告我,大不了便停学几天,我正好可以上街去玩⋯⋯」

      飙!

      就在这时,一颗排球有如炮弹般水平飞来,正正轰中了黄莱的脸颊,打得他像海豚般往后翻身摔倒在地上。

      众人同时看向球儿飞来的方向,天佑还在保持着扣杀的姿势呢。

      「不好意思,意外。」他笑笑道。

      他完全无视文展鹏等人的敌视,逕自走到黄莱身前,把球拾了起来:「你还好吧?同学?」

      那黄莱还在地上滚来滚去呢。他的嘴流着血,本来门牙所在的位置,如今变成了两个血洞,他突然被球重重击中,还被打脱了两只牙齿,一时间脑子转不过来,竟爬在地上到处找牙呢。

      他听到天佑在说风凉话,才清醒过来,也马上猜到了他就是袭击他的人。

      「你⋯⋯你竟敢在学校打人?」

      天佑一脸无辜的样子,「不是说了是意外吗?这裏是排球场,我来打排球有甚幺问题?倒是你身为排球队队员,却连一个外行人的扣杀都接不过来,你说这能怪谁呢?」

      那黄莱却是被天佑这句话说得回不了嘴。人家在排球场用排球向你扣杀,你身为校队成员,竟然也接不上来,说出来真是脸都丢到家了。

      不过刚才那球确实是很可怕,这种威力⋯⋯黄莱根本想不通,天佑为何会有如此恐怖的扣杀能!用排球轰脱别人的两只门牙?黄莱自问就做不到!他心裏想,这肯定是巧合,要他做第二次肯定是做不出来的!

      文展鹏等人距离球比较远,而且球的来势被黄莱的身子遮掩着,是以他们并不清楚这一球的真正威力,只以为黄莱这次是纯粹失手丢了脸,一边埋怨黄莱干嘛这幺大意,同时已把矛头对準了天佑。

      天佑倒是不把这班高大男生当回事,以带着关注的眼神看着铭儿那边。铭儿倒是没有受伤,只是受到打击的肩膀有点痛,正在委屈地掉眼泪呢。

      阿兰搂着铭儿的肩膊,转过头来向天佑示意一下,表示铭儿该没大碍。

      天佑这才放下心来。

      文展鹏逕自走到天佑面前,表情满是挑衅:「你以为自己打球打得很棒对不对?」

      天佑双目冷冰冰地盯着文展鹏,表情却是笑道:「当然不!我可是个完完全全的门外汉,连最简单的发球都不会!」说罢他把球抛高,然后使尽力气扣杀在倒地的黄莱身上!

      天佑对黄莱的恨意,是由于他把球打中了铭儿!对天佑来说,这是绝对不能忍受的一件事。

      这球狠狠打在黄莱的小腹上,打得他「呜!」地一声惨叫,抱着肚子卷缩在地上呜咽呻吟!他本来有一只牙齿被之前那一球打得有点鬆脱的,如今被他自己用力一咬,也给弄断了。

      「看,又出意外了。」天佑道,一双眼睛还死死盯着黄莱,恨不得给他再杀第三球。

      「欺人太甚!」

      文展鹏心裏愤怒到极点,他可是在校园内横着走路惯了的,如今竟然有人在排队场上当众落他面子,叫他以后还怎幺出来混?

      文展鹏一拳头就要打向天佑!天佑倒是没有一点惧色,直直站着让他打。天佑还恨不得文展鹏打他呢,校园範围裏,当众打人,这绝对是足够被罚停学的大过,停学还是小事,这件事整队男排队也脱不了关係,太多校内同学当目击者了,恐怕男子排球队会被罚停止对外比赛一年了。

      「住手!」此时,一把低沉的男声,及时喝住了文展鹏。

      文展鹏对这把声音的服从性很高,蓦地剎住了拳头,拳头在天佑鼻尖前一吋停了下来。天佑有点不满,偏过头来看看是谁在多管闲事,不过是谁也应该是很明显的了。

      男子排球队的教练史文雄,迈着大大的步伐过来了。这人晒得很黑,身材很矮但很健壮,样貌不苟言笑的样子有点吓人。

      「史教练。」男排队员们都很有礼貌地对教练打招呼。

      「文展鹏,下次做手臂伸展时,要先注意附近有没有其他人。」史文雄这幺一说,就连文展鹏企图打人的嫌疑都洗脱了。

      「是,教练。」文展鹏心裏乐着呢,他们当然知道教练正在护短。

      「教、教练⋯⋯」还没能站起来的黄莱,坐在地上惨兮兮地向史文雄投诉:「这、这个人他⋯⋯打我,还打掉了我三只牙!」

      史文雄看到黄莱的惨状,不由得心上一痛。看他这个模样,看来多少也会影响到三天后那场比赛的发挥,黄莱可是阵中的先发!

      史文雄的脸色顿时变了。

      「这位同学,你有甚幺解释吗?」他盯着天佑问道。

      天佑耸肩:「我不过是想要跟这位同学切磋一下排球技术,怎知道他竟然接不住球,受伤了我也没办法。」他对史文雄没有好印象,是以又补充了一句,「是我高估了我校男子排球队的实力,这一点是我不好。」

      史文雄听着,心裏怒火中烧。

      黄莱和文展鹏等人,马上围在史文雄身边加油添醋。「他哪是在练球,根本是恶意偷袭!」

      阿兰等人都听不下去了,她走过来道:「哪有像你们那幺颠倒事非的!明明这件事事是你们不对在先!」

      史文雄根本不听阿兰解释:「我相信我的队员们所说的话。我们排球队的队员们,全部都经过我本人的严格训练,在纪律上绝对服从,他们绝对不会在我面前撒谎。」

      「那你就是在说,我撒谎了?」阿兰可动真怒了,「我们的部室被你们队员一颗球砸过来,砸得裏面乱七八糟的,难道还有假的?那个人用排球打伤了铭儿同学,在场这幺多双眼睛都看到,难道这又是假的?我们设了这幺大的一个局,就是为了陷害你们男子排球队吗?」

      史文雄直接把阿兰当成透明,对她所说的话充耳不闻,只是对着天佑道:「这位同学,你在神圣的排球场上,蓄意伤害我的人,让他无法出赛,这触犯了非常严重的校规,这件事情我一定要追究,你要有心理準备,以后可能没机会穿上草根校园的校服了。」

      天佑只是笑笑,「啪!」的一声,一巴掌就把史文雄抽得原地转了个圈。

      「这巴掌才算是蓄意伤人,刚才那些全都不算!」天佑冷冷地道,「像你这种是非不分的昏庸之人,哪有资格为人师表?」

     

  • 名称:杀戮天使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05: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