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新晚会超清

      在天佑的家裏,早已来了十个来历不明的人。他们看到了天佑等人,全都露出了兇狠的嘴脸!这些人当中,有一半是穿着豪门学园的校服,余下那些穿便服的人,看起来更加兇神恶煞,当中有人还故意亮出了腰间的兇器,看来都是被请过来助拳的职业流氓。

      而更让天佑觉得意外的是,他在这班流氓当中,也看到了熟人。

      「你、你不是那个⋯⋯」天佑觉着对这个人有印象,但想来想去,也想不起此人的名字。

      那人看到天佑,脸上随即现出怯意。

      坐在客厅沙发正中央的高瘦男生,正跷起二郎腿,以散漫而嚣张的嘴脸看着手中的漫画书。天佑对此人的印象倒很深刻,他正是李日成。李日成看到天佑他们出现,却装作不知,慢吞吞地看完正在看的那一页,才缓缓放下书来,对那天佑认识的流氓道:「史纹龙兄弟,当天那个偷袭你的,真的就是这个人?」

      「是,是的。」史纹龙道。

      原来话说当日篮球比赛,一年三班爆出大冷门打胜了一年四班后,四班嚥不下这口气,便找了史纹龙等一帮流氓在校外伏击天佑等人!结果可想而之,天佑凭着手中一个篮球,便把这一班人痛打个落花流水。

      不过这确实是一件小事,比起在卡拉ok上打了李日成更加微不足道。偏偏这两件小事情的对手,竟然走在一块儿了。

      「那真是太巧了!我们想要找的人,正好是同一个呢。」李日成笑着道:「真迟啊,天佑同学!你知不知道,我们足足等了你三天!望穿秋水啊⋯⋯」

      天佑当然是伙伴当中最冷静的一个人。他笑了笑道:「李日成同学,我跟你有约吗?我怎幺不记得⋯⋯对了!」他鎚了鎚掌心,「你和这班兄弟们肯定是没饭吃了,特地过来是跟我要饭的对吧?饿了整整三天吗?真是可怜⋯⋯没问题!我这儿今天晚上正好要办派对呢!儘情吃吧!」

      上一次在皇冠假日,天佑也同样在揶揄李日成等人吃白食,这次更是直接取笑他们在要饭了。天佑身后的陆家荣等人,虽然觉着天佑骂人骂得很爽,很想笑出声来,但看到身后那流氓亮出的刀子,便谁都不敢笑了。

      天佑竟然在这个时候,还够胆对这帮流氓火上浇油?这到底是胆色和自信心的表现,还是纯粹地缺乏危机感?他们向来都是操行不错的好学生,看到亮刀子的流氓会心怯是很正常。天佑到现在还那幺镇定,倒让他们心裏产生了一定的期待,想要知道他接下来该如何处理这件事了。

      李日成被天佑揶揄,脸色顿时憋得涨红,眼看着要爆发时,他却硬生生地压抑住了。他笑道:「天佑同学还是那幺的幽默,不过开玩笑也要看场合看情况,要看自己开不开得起玩笑⋯⋯」

      天佑道:「这裏是我家,我在家裏说甚幺你管得着?」

      李日成身旁穿着豪门学园制服的男生,狠狠拍了下桌面,指着天佑骂道:「混帐!你这是跟成少说话的态度?」

      天佑只是稍为看了那男生一眼,道:「轮到你说话了吗?喽啰。」

      那男生气得两眼暴突,一副想要作势扑向天佑的样子。他的目光向横瞟了一眼,发现李日成根本没有帮他说话的意思,最后只有灰头土脸地坐下来,满脸阴沉地盯着天佑看。单看此人的身材,就知道他不是打架的料子,刚才的作势明显是装的。

      李日成把腿搁在茶几上,道:「我想你也知道,我们这次是为了甚幺而来的吧?」

      天佑点了点头:「不就是要饭幺?我这会儿就打电话叫外送,你们再忍耐一下子,先去洗洗手⋯⋯」

      李日成怒得把手上的漫画撕碎,喊道:「皇冠假日那件事,我们今天怎幺也要讨回公道!」

      话音刚落,那几个流氓都同时亮出了刀子。

      天佑呆住了。他看了看身后陆家荣等人,同样也露出了惊讶中带着深深鄙视的表情。

      天佑当然不是被刀子吓到的。

      他心裏想,见过无耻的,没见过那幺无耻的。皇冠假日一事,明摆着就是他李日成在没事找碴,要说是讨回公道?天佑倒还真想让对方赔偿他当天的损失呢,才抽了他两个巴掌,也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不过李日成的意图也很是明显,谁有刀子,公道就在谁那边。

      审视着眼前的布局,天佑心想,这事或许有点麻烦。拿刀子的人太多,而且太分散,他不太可能同一时间制伏掉所有人,这样兄弟们便会有受伤的风险。不过他当然没有表露心中的想法,只是轻鬆地笑了笑,道:「全部自备餐具吗?还真是环保呢。不过怎幺所有人都不带叉子?我要看看厨房裏的叉子够不够⋯⋯」

      李日成冷笑。他是看透了这天佑了,大概他是那种处在恐惧状态裏会不由自主地语无伦次的人吧。他道:「我也不想吓到你们,这样吧?我看你家环境也不俗,让你一个人住那幺大的房子,还有两层呢。你就拿一笔钱出来,少说二十万吧,当作是给我们几位老同学的面子赔偿,至于史纹龙兄弟那边,也意思意思,拿二十万出来给他们当和解费好了。」

      天佑有点好奇地看着李日成。你身为豪门集团大少爷,竟在向我勒索?你有那幺缺钱幺?

      皇冠假日那件事,纯粹是李日成歪曲是非,论到和解,怎幺说也应该是由理亏一方向天佑等人和解才对!至于史纹龙那边的纠葛更是莫名奇妙。和解费?当初不是史纹龙收了人家的钱,半途拦截想要打人的吗?现在他还有脸反过来说和解?

      天佑看史纹龙也不是那幺无耻的人,他的表情态度明显是很不自在的,似乎是被他身旁那疑似是老大的人,硬拉过来的。

      林聪明听到李日成所报的数字,忍不住道:「有没有搞错?四十万是一个高中生拿得出来的数目幺?就算人家父母有钱,也不可能留下这幺大笔现金给他吧?」

      「说得好,其实数目方面还是可以商量的。」李日成道,「天佑同学,让你身后那位兄弟捅你一刀,就算便宜你五万。要是你挨得上八刀,那就一毛钱也不用拿出来,我们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不过你要记住,这是你自愿把身子压在刀锋上的,我们可没有捅你!」

      李日成这番话,令天佑身后的这班兄弟们,怒火爆发了。

      「你说捅便捅啊?你当我们是稻草人吗?」

      「亮刀子很了不起啊?老子的拳头你挺得住吗?」

      李日成那边的流氓,正恨不得把事情闹大呢,他们都把兇器握在手上了,正準备冲上前去大杀一场。

      其实在天佑进屋之前,这屋外的某处,早已潜伏着一个神秘人物。他一直在静静观察着事情的发展,想要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谁是谁非,也在等待着适合的时机出手。

      那人看到天佑在如此关头,仍然嘴巴毫不留情,损得李日成等人灰头土脸,有几次他都几乎要站出来拍掌叫好,但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

      「这个叫天佑的家伙果然有种,个性果然很对我的口味!这次真是来对了!看到了精彩的场面!不过这家伙也实在是鲁莽了些⋯⋯他真有信心同时对付五、六把刀子?天草堂的秘法真有那幺厉害?还是他早就察觉到了我的存在,知道危急时我肯定会跳出来?」

      此时,两班人马看着要打起来了,那神秘人着急地打算冲进去助拳,却听见了一把声音突然喝道:「给我住手!」

      这四个字,声音之响亮,足以令在场所有人耳鼓生痛。

      吼出这四个字的人,正是天佑。这一吼,夹带着一点点的炼能力,令接近他的人都给其气势强行逼退了好几步。最接近他的陆家荣,甚至因为中耳受到太强的震撼,而一时站不稳,要由他身后的林聪明扶着。

      那些亮着刀子的流氓们,当然没想过此人看起来甚是平凡,但是刚才一吼却是魄力惊人。如非习武者,哪能有这份中气和胆色?

      曾吃过他苦头的史纹龙,则躲在其他同伴后面。他心裏暗暗地想:「我早说这家伙不简单,你们硬是不信,现在看到了吧?」

     

  • 名称:迎新晚会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05: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