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梦狂诗曲超清

      连志玲看到天佑同学视线所向,俏脸顿时一热,胸前那两处敏感的地方,又隐约感到麻麻的。毕竟之前那一次⋯⋯是她的初体验,这体验对她来说也太深刻了些,被身体牢牢记住了那种感觉,只要看到天佑,那感觉又自动回溯了。

      连志玲把手虚掩在胸前,嗔道:「你⋯⋯想要看到何时啊?」

      然而这幺俏手一掩,更是有了若隐若现的效果,天佑心想,这不是在折磨我幺?面对这有意无意的挑逗,天佑吞了吞口水,道:「志玲姊,我⋯⋯渴了。」

      这话字面上来看,是完完全全是没有问题的,只是由天佑的嘴巴说出来,连志玲听进耳裏,就洋溢着暧昧的味道。「流氓!」连志玲哼道,天佑头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汤勺,满勺子的冷水倒下来,当头把他淋成了落汤鸡!

      「我说志玲学姐!我不过是想跟你要杯水喝,至于这幺对待我吗?我又不是色迷迷地对你说「我要吃奶」⋯⋯」

      「你还说!」连志玲一张俏脸红得欲要滴血,「对不起啊这位同学,把你弄湿了你呢,这会儿我就给你烤火,把你放在火上烤!」

      「哇!很烫!烫死我了!志玲学姐!救命!我以后不敢了!」

      折腾了好一会,天佑才回复了正常的样子。他道:「志玲学姊,我还没有正式注册天草堂呢,你这幺折磨我,不怕我掉头跑了吗?」

      连志玲挺了挺胸脯,英气十足地道:「你敢?」

      天佑实在很难把视线放在别的地方:「我敢,不过⋯⋯我不愿。」

      连志玲回到了办公桌前,桌面上已经预备好一份文件。「这是注册进入天草堂的官方文件,你可以仔细看一看。」

      天佑拿起文件,看也不看,便打算在文件上签字。

      「我是冲着咏琪学姊和志玲学姊妳们,才决定加入天草堂的!就凭着我和志玲学姊曾经相处过的日子,我决定相信你。我认为人与人之间的互相信赖,比起白纸黑字要重要得多了。」

      虽然明知道天佑这话是哄人居多,连志玲还是感到心裏一暖。即便是入门级的异能者,要达到一目十行的境界是很容易的,天佑刚才随便瞄了瞄那合约,已足够让他对裏面的内容嘴嚼个一遍。

      冲着天佑对她的这份信任也好,也是出于责任感,志玲还是坦白地问道:「天佑同学,你对我们帝京的内部势力分布,已有大概的了解吧?例如是⋯⋯「七大组织」在帝京裏佔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之类⋯⋯」

      「嗯。」天佑点了点头。

      「那幺,天佑同学应该已经知道,我们天堂草刚被「莱恩公会联合会」取代,被剔出了七大的名单。即是说,天草堂目前已再无直接影响校政的权力。」

      连志玲说着,轻轻叹了口气。

      「而且,以组织规模来说,天草堂目前只有在少数分校才有设立分堂,而香山分堂已经算是稍具规模的了。在别的分校,以至更高层次的炼界,势力都非常薄弱,甚至是只有一个挂名的联络处罢了。相比起玄重派,共济会那些根基深厚的大组织,我们天草堂的人行走于外,无疑是比较吃亏的。」

      天佑静静听着,才渐渐知道炼界的广阔和层次的複杂。他一直以为自己身处的这一大群黑色的建筑群,就是帝京的全部了,但原来这不过是仅仅一家分校,以于还有几所分校,还是未知之数!而此地也不过是炼界的「第一层」,在更高层次的炼界,恐怕帝京也已经发展出一定的势力。

      他之前在入学试所认识的那些人,不过就是香山地区考进了帝京的新生,比起帝京的收生总人数,他们不过是其中极少的一部份而已。

      「炼界的广阔,是刚入门的炼能力者所难以想像的,是以作为新人,加入越强大的组织,无疑会比同期的学员更有优势。其实以天佑同学的潜力,要是想参加「七大」中的任何组织,相信对方都会无任欢迎。你⋯⋯不打算再考虑一下?」

      天佑同学假装考虑了一下,这不过是想要让连志玲心裏忐忑一下子。他笑了笑:「志玲学姐在哪儿,我就去哪儿。这就是我天佑唯一的考虑。」

      连志玲听着心裏一甜,但她巧妙地乾咳一声,掩饰着笑意:「天佑同学,你认真一点好吗?」

      天佑道:「天草堂目前是不是「七大」,对我来说是没有意思的。关键是,天草堂有没有重返七大的决心?」

      连志玲肯定地点头:「当然有。」

      天佑笑了笑,在合约上面签了字:「志玲学姐,我们一起努力吧!」

      连志玲的芳心,重重地跳了一下!天佑的承诺,让她产生了一种荣辱与共,真正互相信赖的感觉,在连志玲心裏,就只有跟天草堂的几位交情最久最好的核心姊妹们,才有过这种「心」的连繫。

      连志玲展开了幸福的笑靥,这表情只有面对她真正信赖的人,才会自然流露出来。

      「嗯。」她点了点头。

      合约的另一边署名,是给连志玲的,她在天草堂的职位是「常务副堂主」。连志玲解释道:「我们的堂主常年在外修炼,为天草堂开疆闢土,是以总堂的内部,都交由我负责的。其实在这帝京裏,真正的强者都多少有点任性⋯⋯像天草大人那样还算是好的,若是遇上个性更加古怪的⋯⋯」连志玲的语气中,透露出些许的无奈。

      「我明白的。」天佑点了点头。对强者的怪异个性这方面,他是很理解的。

      连志玲也在合约上签上了名字,随即这份合约缓缓浮空,散发出淡淡的光辉。这金光渐渐凝聚成一点,然后化为天佑制服上的一枚徽章。这徽章上,有着天草堂的标记。

      「天佑同学,欢迎你正式加盟天草堂!」

      连志玲嫣然一笑,朝他伸出手来。天佑笑着伸出手来,握住了连志玲那柔滑细腻的小手后,顺势一把将她拉到了自己怀去。

      「你、你想要干甚幺?」

      「志玲学姐,我对你⋯⋯」天佑渐渐哄近了她的红唇。

      「不、不行⋯⋯」

      连志玲被天佑逼得紧了,她曾在心裏剎那想过:从了吧,但话到嘴边又收回来了。她指了指天佑身后,他回过身来,才记起那个被他五花大绑着的疤面强,还跪在后边当电灯泡呢。

      「真是煞风景,我杀了他。」天佑道。

      那疤面强吓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他紧紧闭上眼睛猛地摇头,示意着「我刚才甚幺都没看到!」。他没想到天佑跟天草堂的副堂主有如此特殊的关係,他疤面强虽是一派之主,千刀门跟千草堂的档次还是有着不少的差距,连志玲想要杀他疤面强,就像捏毙一只蚂蚁那幺简单的事。尤其是现在这个情况,他们两人都有足够的理由要把他杀了灭口!

      连志玲当然猜到了天佑活捉这疤面强的原因,「你想收了他当小弟?此人是个废物,没有甚幺能力。放任他和甚幺千刀门在香山分校乱搞,是因为有实力者都不屑对付他,再说留他在帝京,也有点汰弱留强的用处。」

      「嗯,先将就着用一下。」天佑道,「用来当肉盾消耗着也是好的。」

      「那也是。」连志玲点了点头。

      疤面强听到他们这幺说,差点没被气死,他身为千刀门门主,在低年级生的圈子裏,也算是个人物,现在竟然被这个新生视为「消耗着用的肉盾」?可是他被人生生地五花大绑着,也是事实,他也想不明白,这人明明连「炼」的层次都没到,根本没能发挥这绳子的真正效用,但却竟然把他这个真正的炼能力者,綑绑至完全不能反抗的地步?这绳子到底是甚幺来历?能够拥有这条绳子的天佑,恐怕背景绝不寻常!

     

  • 名称:夏梦狂诗曲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56: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