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我思存的全部小说超清

      天佑表示:愿意。

      然后,他打开了盒子。在他打开盒子的同时,那盒子就消失了。

      他腕錶的主目录裏,出现了一个新的选项:海伦娜的闺房。

      天佑选了「海伦娜的闺房」,随即他眼前的世界骤变得一片漆黑,而在他腕錶的錶面上,浮现着一个巴掌大小的房间立体图像,这图像投射到天佑眼前,变成实物原大。

      绝美的折翼天使海伦娜,正在软软的床榻上熟睡着。她满身都是伤痕,破烂的长袍满是血污,显然之前经受过了残酷的折磨。

      腕錶出现了文字提示,这提示同样被投射出来,感觉就像是电影画面中所看到的字幕。

      「凭着勇气和坚毅不屈的努力,你终于把海伦娜成功拯救出来。她目前最需要的便是休息。你悄悄地关上了房间的门,让海伦娜沉浸在久遗的熟睡之中,好让她得到必需的恢复。她将会在二十个小时后醒来,到时候,她大概需要饱餐一顿久违的美食,以及换上一件新衣⋯⋯」

      天佑环视一遍海伦娜的闺房,看到一个座地的古老大钟靠在墙边,大钟的指针并不是在显示时间,而是在倒数着,二十个小时⋯⋯

      「设计这任务的家伙,肯定是个网游迷。」天佑叹了口气。他越来越肯定,这个坑是他老爸挖给他踩的。

      他离开了海伦娜的闺房,关好了门,随即他又回到了炼界。

      天佑取出了心门之钥,凭空一扭,一道闪光门扉又再出现。他穿过了门扉,便回到了蕾安的房间裏。

      蕾安一直坐在地上,盯着窗外的街景,眉头轻皱,正在为天佑担心着呢。她看到天佑回来了,脸上自然地现出笑靥,眼角流下了一滴欢欣的泪水。「你回来了⋯⋯」

      天佑笑着点头,「嗯,任务成功了。」可是他的状态还是有点狼狈的,因为他曾经潜入过鱼塘,下绳梯时又流过一身大汗。但他的笑容却是轻鬆和自信的。

      蕾安飞扑进天佑的怀裏,把脸埋到天佑的胸膛裏哭。

      「别这样,我全身都很髒,先让我清洁一下⋯⋯」

      蕾安只有把天佑搂得更紧。「我不要让你再离开我,哪怕是只有一分钟⋯⋯」她那晶莹莹的眼睛,恳求似地看着天佑:「天佑同学提早了三十分钟完成任务,对蕾安来说,就是最后的三十分钟了⋯⋯当任务时间结束之后,蕾安对于天佑同学的一切记忆都会消除⋯⋯」

      「蕾安⋯⋯」天佑怜爱地爱抚着她的秀髮。

      「⋯⋯求求你,让我在这最后的三十分钟裏,尝试一下被所爱的人佔有⋯⋯的幸福⋯⋯」

      天佑紧拥着蕾安那柔软而火辣的身体,情绪也渐渐高涨起来。不过是一个女孩的小小的愿望,要是他连这也拒绝,又怎配当一个男人?

      天佑抱起了蕾安,温柔地将她放于床榻上,然后褪去了她的下裳⋯⋯他看到了牵丝,表示那未经开垦的沃土,已然被雨水充份地润湿了。

      蕾安轻喘着气,满脸羞红地道:「请你⋯⋯温柔一点⋯⋯」

      天佑点了点头,然后便非常缓慢地,逐少进行着这伟大的开垦任务⋯⋯蕾安双手使劲地抓着天佑的手臂,激动过处,更是在天佑身上留下几道红红的爪痕。

      天佑不断在意识裏提醒着,他只有三十分钟。只是心裏越是有旁的念头,便越是难以在指定时间完成,时间渐渐过去,他也有点急了。

      蕾安以身体语言示意,让天佑放慢下来。她摇头道:「不要紧的,我本来也是对天佑同学一见钟情⋯⋯即使天佑同学在我眼中突然变成了陌生人,我也⋯⋯肯定会再次爱上⋯⋯你的⋯⋯」

      天佑默默点头,便放鬆了心情,以自然的速度继续进行着。两人的目光持续紧紧交会着,似是想要拼命加强对彼此的印象和记忆,虽然他们心裏知道,这些努力,最后都是徒劳的。

      在某一剎那,蕾安的眼神出现了一瞬间的彷彿。

      她完全想不起之前发生了甚幺事,却突然变成了这个状态,她盯着眼前那正跟她亲热着的男子,这面容总觉得很是熟悉,但她却很是肯定,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为甚幺我会和他⋯⋯」那男人正在怜爱地盯视着她,不断地喊着她的名字,蕾安完全没有被侵犯的感觉,虽然她完全没有跟男性亲热的经验,但是她从心裏有种感觉,只要对象是这个人的话,她是没所谓的。

      是的,她已经再度爱上了他。蕾安也觉得奇怪,为甚幺她脑海裏会蹦出「再度」这两个字?只是她已经无力再思考了,那男子已把她带到了九霄云外的高空⋯⋯

      「天⋯⋯佑⋯⋯?」

      天佑回到宿舍时,已是第二天的清晨。他才来得及稍为梳洗一番,便要赶往天草堂报到了。

      天佑来到了天草堂总堂,发现今天的总部冷清了不少。但他複看了一下腕錶,确实今天的基础训练课,是在天草堂总堂举行的。由于总堂也挺大的,他四处张望也找不到人问,便逕自绕来绕去,看看新生训练是在哪个角落举行。

      走着走着,一把粗声粗气的嗓音叫住了天佑:「喂!你!你知道现在几点钟了吗?给我过来!」那人是个又高又瘦的男子,看上去跟天佑似乎差不多年纪,但看起来老气横秋的。

      他手裏拿着一根竹剑,天佑一看便觉得很是熟悉,不就是那些道场前辈们用来教训后辈的经典刑具吗?

      那人正站在五十步外的一处墙边,他身后是三名天草堂新生,三人都被教训得脸青鼻肿的,他们都跪在地上,颈上还挂着一个牌子,写着:「我迟到,我以后不敢了。」

      天佑看得皱眉,心想竟然在帝京碰上了如此传统而不人道的体罚方式吗?

      天佑也真的是迟到了十分钟,以新人来说,第一堂课便迟到确实不太应该,但天佑也实在有点苦衷,谁人有像他昨天晚上那幺曲折的经历啊?潜入天草堂的地底迷宫收了一个身份不明的折翼天使,接下来还要在炼界失去了处男之身⋯⋯这整个晚上的折腾,他根本没甚幺睡觉的时间,他能够起得了床便已是奇蹟了。

      「这位学长,抱歉。昨天晚上我有点事,所以今天迟到了。」天佑当然不会乖乖就範,他装作没事般,边继续走着边朝那学长挥挥手道,「这位学长,请问新生的基础训练班是在哪儿?」

      那老气男子见天佑没有乖乖就範,顿时心火冒升,吼道:「给我站住!你这是甚幺态度?」他挥动竹剑,剑尖敲在地上发出了一下巨响,连天佑脚下都感到了微微震动。

      见这学长态度如此恶劣,天佑心裏也不爽了。他停下步来,偏着头,冷冷地道:「我不认为我刚才的态度有甚幺问题。我记得我刚才已经说了一句「抱歉」。」说罢天佑又转过身来继续走:「我还要上课,失陪了。」

      「滚!让你滚!」那老气男子吼道,他凌空把竹剑横向一挥,一道紫色的剑气波直飞而来,轰在天佑面前三步的一根柱子上。这柱子不是一般的坚固,并没受损,但这剑气波还是把柱子震得轻微抖动,并在上面留下了一个新月形的白印。

      那学长身后跪着的三名新生,全身都在颤抖着,看来他们刚才也见识过这一招的厉害。

      在天佑看来,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他嘴角带笑,一步一步地走到那老气男子的三步之前,道:「这位学长,你打算怎幺样?」  

      这老气男子狞笑一下:「知道回来了吗?给我跪下!认错!」他吼道。在他心裏,对于如何治这些新人可谓成竹在胸,他刚才那记剑气波,应该已把此人吓得魂不附体了,他没当场失禁就已经算冷静了。对着吓破了胆的后辈,他要对方做甚幺,对方根本不可能抵抗。

     

  • 名称:匪我思存的全部小说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50: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