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即是色超清

      金皱着眉头:「你不会对海伦娜生起兴趣来吧?」

      卡卡连忙耍着手,「怎幺会?」接着他就笑起来了,笑得如此开怀,他还搂着金的肩膊,跟他亲近起来呢!「海伦娜⋯⋯哈!十世转生海伦娜!老金!你跟以前真的完全没变!还是那幺喜欢跟人家恶作剧呢!我真怀疑他到底是你的亲生儿子吗?据说你在入学试时,还给儿子灌了「希斯之泪」?」

      金只是耸了耸肩,「我怎幺调教我的儿子,是我的事。」

      卡卡道:「他现在也是我的徒弟了,怎幺调教他该是我的事了吧?」

      金皱了皱眉:「那你是对于「十世转生海伦娜」这个点子不满意了?」

      卡卡的表情变得很複杂,他想了一会,才道:「这幺多年来,我都觉得事事跟你唱反调,是一件很爽很有意思的事情,但这一次,我实在是无论如何都反对不了。金,你这个点子实在是太绝了,就是我卡卡都想不出来!」

      金笑道:「这也是为何你到现在连一次都没能胜过我的原因。」

      卡卡目光闪出杀意:「不要忘记你也没有胜过我一次!来!决胜负吧!」

      两人正值剑拔弩张时,天边突然传出一声河东狮吼。「你们玩够了没有!还要老娘等多久?」

      金心头一震:「小凌!」

      卡卡更是罕有地面露恐惧:「小凌!那个恶女!我到现在都想不通,你怎幺会娶这样的一个老婆!下次再一决胜负!」

      卡卡赶及在小凌过来前就消失了。

      小凌问道:「卡卡同学呢?」

      金听到了这个称呼,全身毛管顿时倒竖起来。她不说,他都忘记了卡卡是他们的同期同学了。「我说小凌,你能不能不要像以前那样称呼卡卡?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他了,他已经变态了!」

      「在我看来卡卡同学从来也没变过。」小凌道:「怎幺了?很难得看到你们搭着肩膊聊天呢?在聊甚幺了?」

      「咳嗯,没甚幺,交换一下附近地型的情报。」

      小凌怀疑地道:「你们不是在想甚幺古怪点子,然后利用孩子来作实验吧?」

      金道:「你怎幺这幺想我?我好歹也是个「重炼」,身份摆在那裏,我怎幺会做你所说的那种事?」

      「真的?」

      金信誓旦旦:「真的!」

      「那好吧,我信你。」小凌道,「那⋯⋯接下来我们要走哪边?」

      「往东,三十公里后往下走,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秘境了。」

      「唉⋯⋯希望天佑他不会介意,我们不出席他的入学典礼吧。」

      说罢小凌跟着金飞走了。

      天佑带着跟阿兰相处的甜美余韵,回到家裏,却发现连志玲已经离去了。

      她留下了一张字条:「三天之后,帝京新学季就要开始了,天草堂将会很忙,我要回去做事了。我们三天后见。志玲。Ps・都是你害的,到现在我有时候都会觉得痒痒的⋯⋯」

      这最后的一句附注,令天佑又回想起那个早上的事,害得小天佑又「元气」了。

      三天之后。

      天佑依着「手錶」上的指定时间,来到草根学园的校长室。彼拉乐呵呵地向他推销各种古怪商品,天佑一副避之则吉的样子谢绝。

      说真的,在入学考试时,天佑从那些古怪商品所受到到的教训,还不够多吗?就是免费送他,他也不敢要了。

      「呵呵⋯⋯那就算了。我们在第一层炼界再见吧。」彼拉道,「到时诚邀你光临彼拉小店,那儿的宝贝才算是齐全呢。」

      「炼界?第一层?」

      这对天佑来说,可是全新的词彙呢。

      「我们之前常常说的「异能世界」,其实就是炼界。而我们现在去的地方,就是炼界的第一层,也就是最低等的一层。」彼拉道:「作为一个「炼能力者」而言,天佑同学名符其实只是刚刚入门而已。」

      天佑还是跟彼拉一起进了衣柜。

      衣柜彼端,往常泰莱沙都会带着她妩媚的笑容迎接着天佑,这次却不见人影。

      「泰莱沙的研究所正好有些事情在忙,所以这次由我来替天佑同学操作传送舱。」彼拉道。天佑总觉得彼拉在替泰莱沙隐瞒着甚幺。

      见不着泰莱沙,天佑是有点失望的。不过也没办法了。

      天佑临行前,彼拉道:「天佑同学,别忘了进去帝京之后,替我找找有没有可以生髮的「能力」!」

      天佑心想,生髮真有那幺困难吗?这幺多的异能者,难道都没有人掌握到生髮的异能?难道这还是帝京的独家秘传?「好吧,我试试找找看。」

      彼拉大喜,笑着跟天佑挥手「天佑同学,一路顺风!祝你早日拿到「状元王」的衔头!」

      ⋯⋯

      天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乾净整洁的房间裏。这房间的配备,都是标準的五星酒店级数,睡床也软软的很舒服。

      天佑的「腕錶」正在闪光。他按了一下,墙上的平板电视便打开了。电视裏出现的,是穿着标準帝京全黑色制服的一名女子。

      这女子非常漂亮,秀髮全往后梳,使她那尖尖的小脸非常突出,跟媒体上看到的美女偶像比较也毫不逊色。天佑心想,这到底是录像,还是那位小姐真的在和他说话?

      「早晨,天佑同学。你现在身处的地方,是帝京的新生宿舍。这是为每一位帝京新生免费提供的标準配备。这裏是帝京学园的香山分校,位于炼界第一层的「中央高地」之上。现在距离入学典礼,还有大约三个小时,在这段时间,你可以到处参观,你的「腕錶」上有整个香山分校的地图和导航,以语音控制。你有甚幺想要问的吗?」

      「有。」

      「请问吧。」那女子笑笑,心想,新生的问题不就是那几个啊,甚幺是炼界,到底有几层,香山分校又是甚幺意思?到底还有多少分校?是不是还有主学校?是不是还要经过连串测试才进得去⋯⋯之类。她都答得烦厌了,但每个学季的新生期,就是要重覆做这种事啊。

      天佑倒是问道:「请问你叫甚幺名字?今天晚上有空吗?赏面一起去吃个晚饭?」

      电视随即自动关掉了。

      在彼端的控制中心,这位美女正在掩面摇头。她从未遇上过如此轻浮的新生!但被他这幺一闹,倒是在为她沉闷的工作中,带来了一些新鲜感。她对这位新生产生兴趣来了。她翻查了一下他的纪录:这人在入学考试的成绩普通不过,甚至几乎都排在末位,却在第五测试时来了个大爆发,连续战胜排名在上位的考生⋯⋯她看到最后,才晓得这人原来就是当日击倒了B级盗匪艾拉的超级考生!

      「这也难怪,原来是个超级天才。」美女对这个答案很是满意。她在异能界这几年,见惯了各种个性古怪的炼能力者,而不知是否巧合,个性古怪的程度,似乎跟实力成正比。她自嘲道:「也难怪我的水平一直上不去,大概是我的个性太平凡了。」

      天佑看到电视自动关上了后,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太心急了。」他也没把事情放在心上,好奇地在他的宿舍房间裏东摸摸西敲敲的,大肆好奇一番。

      他马上就发现了,放置在桌面上的一条腰带。这腰带是皮製的,通体发亮的黑色,银製的扣子有半个巴掌般大,而且刻上了帝京的校徽,帅气得很。

     

  • 名称:空即是色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40: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