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不易 消愁超清

      为免阿兰觉得不好意思,天佑特意选了一间普通不过的快餐店。两人各自点了个套餐,阿兰看起来很肚饿的样子,似乎刚才在保健室裏吃的东西完全不够。她身为运动员,实在是需要多吸收点营养的。

      两人很快就把食物吃了大半。阿兰的面色要好一点儿了,便饶有兴致地向天佑追问刚才的事。天佑便绘声绘影地把事情从头讲述一遍,特别讲到校长那句「你找抽!」时,阿兰果然如天佑所猜的,站起身来拍桌子叫好。

      「真是大快人心!怎幺我之前完全不晓得,我们的校长是个那幺有意思的人?」

      阿兰这幺一站起来,完全没有护胸的意识,也没意识到自己胸前已出现了极其强烈的起伏和反弹。这一下的震撼,让天佑一下子鼻翼充血!要是他有惯性流鼻血的毛病,恐怕早就喷出来了。

      天佑乾咳一声,道:「总之,事件能够得到正确的判决,对方也肯低声下气地认错,甚至负责任帮大家收拾残局,这事也算是完满解决了吧。」

      阿兰道:「天佑同学,谢谢你在最适当的时候,赶过来替我们出头。」

      天佑摇头:「我这不过是举手之劳,换成是别的人路过,大概也会挺身而出吧。」

      「哪会!即使会稍稍帮口几句,也不会像天佑那般全情投入。」阿兰淡淡地笑道,「因为被欺负的人,是可爱的铭儿同学嘛。」

      天佑认真地盯着阿兰的眼睛:「也因为是你。」

      阿兰没料到天佑会突然表白,她的粉脸刷地红了,整个人变得不知所措起来。她轻咬红唇,嘴角似是带笑,却有点不安。

      倒是天佑在中央突入之后,却突然收住攻势。他转换话题道:「阿兰同学不像是会节食的那种女生啊。」

      阿兰的表情有点尴尬。

      「有甚幺事情不怕跟我说,只要是在我的能力範围内,我都可以帮你的!」

      「事实是⋯⋯」

      阿兰于是向天佑讲述她家裏的事情。

      原来阿兰的父母都在外地工作,只留下她看管着四个不满十岁的弟弟妹妹,只有一个姨母每星期会来看望一次。由于忙于学习,阿兰不常有时间做饭,所以大部份时候都是阿兰放学时买现成的带回去给大伙儿吃。父母向来每个月都準时寄来五兄弟姊妹的生活费,但最近几个月开始不太稳定,由上个月开始更是没有寄过来了。阿兰向来有把用剩的钱储起来,所以勉强还撑得住,但她也不知道生活费何时会寄过来,所以也不敢乱花仅剩的钱。

      阿兰不想让弟妹们看出这件事,所以每天晚饭还是如常般的份量,但是她自己在学校的早餐午餐,就要开始节省了。

      提起经济上的难处,阿兰有点不好意思。这事情她连铭儿都没说,就只向天佑透露。她也不明白这种对天佑的盲目信任从何而来,或许是从两人分享了缠胸布的秘密开始的吧。

      「我明白了。」天佑听着听着,对阿兰就渐渐生起了怜爱之心,「我也很认同,阿兰的弟妹们还小,不应该为金钱的事而担心。其实我和阿兰也是同病相怜,我也是倚赖着每个月家裏人寄钱来渡日的,不过我不怎幺用钱,所以还剩下很多,便有事没事请同学们大吃大喝。」

      天佑也不便解释他怎幺来的钱,以他的年纪,解释成是父母每月寄钱过来,便最有说服力了。

      阿兰也大概听说了有关天佑的事,听见他父母也是外出工作的,便对他又生出了几分亲近感。她一股脑儿地向天佑倾诉着,父母长期不在家的种种不安和寂寞感,天佑很理解地点着头。

      他可是一点也不嫌闷,因为阿兰早说得忘形了,把那一双丰满的大团子名符其实地「放」在了桌子上,还随着阿兰的呼吸,或震颤或抖动着,形态万千,看得天佑如醉如痴。当然天佑的目光完全没有直接看着那个地方,他是直视阿兰的双眼,但注意力却放在视角的下方呢。

      说着说着,已是黄昏了。天佑同学已经完全忘记了,今天还有篮球队的练习呢。

      阿兰道:「我要回去了,弟弟妹妹都在等我。」

      天佑提议道:「我陪你一起去买些好吃的吧!让弟妹们好好的吃一顿,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这、这怎幺好意思⋯⋯」

      天佑坚持要买,阿兰也没他办法,唯有依着他的意思。天佑向来不是吝啬的人,他选了一家口碑相当好的风味小店,一口气买了八菜一汤的外送。

      阿兰道:「不用买那幺多啦!你当我们家的都是饭桶吗?」

      天佑道:「这好歹是我第一次带东西到你们家,总不可以那样寒酸,不然会给弟妹们留下不好的印象!」

      阿兰俏脸骤然一红,品味着这话当中的暧昧成份,她不禁有点心乱了,心乱之中,又带着点甜甜的味儿。

      天佑却好像一点没意会到话中的暧昧成份,呢条友仔在女生面前「扮哂嘢」的技巧,也越来越熟练了。

      来到阿兰家门前,她对天佑道:「送到这儿就好了,谢谢你,天佑同学。」

      「不邀请我到家裏去坐坐幺?」天佑问。

      这话要是用在别的女生上,可能是极度暧昧的一句话,但对阿兰来说却没有这个意思。因为他们都清楚,她家裏是有着四个弟弟妹妹的,可以预见裏面该是很吵很混乱的,绝对不是孤男寡女这样的气氛。

      阿兰俏脸还是红了。她支支吾吾地道:「家裏很乱,不好意思邀客人进去⋯⋯」

      天佑以为她是见外呢,他也不勉强,把食物都交给阿兰,然后挥挥手,「那⋯⋯再见,替我问候一下弟弟妹妹们。」

      天佑正要离去,阿兰又叫住了他:「天佑同学。」他转过身来,阿兰正好哄上前来,给天佑的脸颊轻轻亲了一记。「谢谢你。」

      炼界,第四层。

      自第四层起,炼界的面积就扩大到了几近无限的程度,在无限广阔的空间裏,藏着无穷无尽的秘密,有待人类发现。

      这第四层的云海地带,是其中一个在任何人类官方纪录都找不到的地方。

      在这神秘的边缘之地,有两个强大的「炼能力者」,正在进行着他们一生中不知第几次的决斗。

      金,和卡卡,帝京两大「重炼」高手。

      两人脚下本来就是极厚极密的云海,如今却在两人脚下出现了一个极大的空洞,这是两人战斗所带来的后果。往下一看,这云海以下的大地,同样被两人轰出了一个宽约数里,深不见底的洞穴,这洞穴的深处,隐约看到了地心溶岩的翻滚流动。

      两人均是气喘吁吁,衣衫破烂,显然已经过了多个回合的大战。

      卡卡突然收歛了全部的杀意,懒懒地道:「不打了。反正这次又会是平手。」

      金也轻轻叹了口气:「我就说过我不想再跟你打,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是吗?」

      「才怪!」

      两人都企图偷袭对方,连这企图两人都是一样,结果谁也没有佔到便宜。

      金道:「我们实在是太了解对方的个性了,所有的战术和诡计,都不会管用的。还是回归到基本功的比试吧。」

      卡卡打了个大呵欠:「这种闷蛋的事情,我才不要做呢!不比了不比了⋯⋯」

      金道:「那这次就由我来拿主意了?」

      卡卡听着又有点不愿意,但他实在不想跟金比拼基本功,他在空中侧躺着,道:「你且说说你的打算,要是合我的心意,也行。」

      金的嘴角,牵出一丝恶作剧般的坏笑,「我打算让天佑去触发那个「十世转生海伦娜」的任务。」

      卡卡蓦地睁大了眼睛。

      「海伦娜?你是说那个在无尽的炼界当中,最神秘,最闷蛋,也是最危险的守护天使海伦娜吗?」

     

  • 名称:毛不易 消愁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28: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