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和枣超清

      所谓的「破坏对方的默契」,直接说就是要多做组织破坏工作,让敌人无法有效地产生攻守上的化学作用。

      这破坏工作的关键,就在于天佑同学了。

      天佑同学担任的破坏者角色,不断作出偷球堵截之类的干扰,让对方的进攻流畅度大打折扣,降低投射命中率。

      只要射球不中,篮板球就是天佑和陆家荣的天下了。

      而在进攻方面,天佑同学在这场比赛也变得很是积极。本来,在比赛最初的几分钟,天佑还是很本份的专注于防守,不太参与进攻,直至他的目光跟观众席上的铭儿对视。

      天佑记起他跟铭儿的承诺了。

      天佑高速奔跑到对手篮下,向控球的林聪明做出了食指往上的指示。林聪明心想:「你这小子终于要爆发了。」便巧妙地把球儿抛到高空。

      不管场内场外看来,这一球都抛得不着边际,说是投射呢,準头也差不远了,说是传球?谁也不在那儿,众人眼看着这记大失水準的传球,恐怕都直接丢到观众席上去。

      此时天佑却是高高跃起,展示着他那可怕的腾空力,在最高点处接着了球,然后全力扣进篮框裏!

      惊天灌篮出现了!

      这还是天佑第一次在比赛场合灌篮呢,还要是难度极高的「空中接力」!这一手令不少特意前来支持三班的同学,顿时热血沸腾起来。

      铭儿也激动地站起身来,高声欢呼。

      她身旁的阿兰虽然看来也是很兴奋地高呼着的样子,但她也同时很敏锐地注意到铭儿的变化,以及她跟天佑不时的眼神双接。

      阿兰在铭儿耳边悄声道:「待会排球队有练习,我先回去了。」

      铭儿盯着阿兰,此时两人的心事,彼此也已经十分明白了。铭儿道:「阿兰姊,比赛才刚刚开始,再看一会吧。」

      阿兰摇摇头:「就我看来,胜负已是十分明显了。」

      看着阿兰离去,铭儿心裏不禁有点负疚,但她看了看在场上跟队友们击掌的天佑,很快便把这情绪抹去,全心全意为对方打气了。

      接下来的四次进攻,全都是交由天佑作出「空中接力」得分。

      连续灌篮五次!

      虽然在计分板上,这不过是带来十分的得分,但是这五连灌的震撼,却把三年一班的士气和意志都震毁了。

      全场的欢呼声,都落在了「灌蓝王」天佑的身上。

      天佑瞄了瞄观众席那边,见铭儿旁边属于阿兰的位置已经空了,心裏似乎有点空洞,但这空洞感只是产生了一剎那。他毫不避嫌地向铭儿竖起了大姆指。

      铭儿也鼓起了勇气,向天佑竖起了大姆指和应着。跟铭儿同来的几位园艺部和工手艺部的学姊学妹,把两人的小动作看在眼裏了,都哄过来向她逼问。

      「铭儿!你跟我们说清楚!你跟天佑同学如今是甚幺关係!」

      看铭儿虽然脸上表现得很是难为情,但挂在嘴边的笑容却是甜滋滋的。

      三年一班自此一蹶不振,被天佑他们打了个落花流水,结果居然以五十分之差,六十二比十二,败了。

      自从那五连灌之后,天佑也没有再出手灌篮了,平稳地干好防守和篮板的工作,只要确保胜利就行了。

      一年三班晋身决赛!

      乌归荣振臂一呼:「耶!这次一定好狠狠地庆祝一番!我强烈建议去天佑家裏疯狂派对!天佑万岁!」

      众人都齐声赞成。几次请客,天佑已在众人心裏,建立起慷慨好客的形象。

      「呃⋯⋯这个⋯⋯最近不太方便⋯⋯」天佑倒是扭扭捏捏的,因为他家裏住了个性感学姊呢。他还没有问清楚,这位志玲学姊到底可不可以曝光,「不如这样,我请大家去吃自助餐唱歌!」

      「只要天佑哥请客就好!万岁!」众人也都没所谓。

      「那⋯⋯我先打个电话⋯⋯」天佑鬼鬼祟祟地走到一边去,打电话回家。「志玲学姊,我今天胜出了比赛,今天晚上会和同学们出去庆祝,这个⋯⋯你不用等我回家吃饭了。」

      「这样啊⋯⋯你就又少了一个晚上练习的机会了⋯⋯还只剩下四天呢。」电话彼端的志玲学姊,声音极尽挑逗的能事。

      「我知道,我从明天开始会努力的。」

      「⋯⋯我今天晚上还是穿同样的睡衣啊,你⋯⋯还是想要尝试一下吗?」

      这话一说,小天佑几乎马上就元气起来了。「我只出去应酬一下,很快就会回来了。」刚挂上电话,天佑才发现林聪明就在他身后偷听着!

      「你⋯⋯刚才在跟谁聊了?」林聪明怀疑地问道。

      「我、我妈。他放心不下,要我每天打长途给她报告情况。」

      林聪明食指向下:「可是,你那儿硬了啊⋯⋯」

      天佑马上双手掩着。他穿着的篮球裤子为了透汗,是很单薄的,在「元气」的时候可谓纤毫毕露。

      「有人在家裏藏着个女人呢,天佑同学,你也真是胆大包天啊⋯⋯」林聪明的表情却是一脸的豔羡。

      「林聪明,你千万别跟其他人说。」

      「你怕甚幺?这种好事儿就该大方地显摆一下!」说罢林聪明竟向队友们吹嘘天佑的韵事儿,这帮青涩男儿顿时以又羡又妒的眼神盯着天佑看。

      「求求你们别再说下去了,人家的身份⋯⋯是不可以曝光的!」天佑求情道。

      这话更惹来众人的无限揣测。

      「不会是阿兰吧?按我看那天晚上打球时,他俩的举动就很有嫌疑。」

      「按我说是铭儿,昨天有同学跟我说,她看到天佑和铭儿两人单独待在部室裏很久,两人的影子都是紧紧黏在一起的⋯⋯」

      「怎幺可能?铭儿刚刚还在观众席上打气啊⋯⋯」

      「难不成还有第三个?」

      天佑本来约了铭儿在部室私下庆祝一下的,毕竟那天的一吻,让他也是颇为回味。但听兄弟们说来,他才知道那天在园艺部部室的事差点被人发现,今天想要再去,是不太合适的了。

      天佑悄悄发了个短讯给铭儿,告诉她今天取消,改天再约她来个补偿约会好了。

      铭儿也很善解人意,没有埋怨甚幺,只跟天佑说恭喜他比赛胜出,今天晚上好好尽兴。

      就在这时,校长大人很难得地现身于体育馆。他名义上是前来恭贺一年三班的胜利,也顺道安慰一下落败的三年一班。

      天佑正想要找彼拉聊聊呢,他就正好出现了,也就省去了给兄弟们找藉口的功夫。天佑向彼拉耍了个眼色,彼拉会意,便乾咳了两声道:「天佑同学,过来校长室裏一下,跟你聊聊有关你最近申请弹性上课的事。」

      天佑便乘机向兄弟们道:「你们先去皇冠假日卡拉ok玩着,用这张贵宾卡签单,我随后就来。」天佑把一张贵宾卡丢给林聪明,这卡还是上次入学考试之前的大玩特玩,驻场经理发给他的。

      天佑和彼拉来到了校长室。

      「对了天佑同学,之前被那个甚幺赵老师分散了注意力,忘了跟你说,由现在开始,你只要在喜欢的时候回来学校就可以了。不过当然,考试测验之类最好也都出席一下,也不要全部拿满分,参考着往年的纪录,拈量着比第二名高出十多二十分就算了。」

      说罢,彼拉还递给天佑一张清单,上面列明今个学年每个科目的详细测验,考试时间表。天佑点了点头,笑着收下。

      虽然到目前为止,天佑还只是尝试过利用异能来温习国文古文而已,对于其他科目例如是数理科这些难以背诵的,他还没有头绪该怎幺应付呢。不过看到彼拉那理所当然的语气,天佑心想,难度应该不会太高吧。他对自己也很有信心,认为应该可以应付得来。

      彼拉道:「天佑同学以后不用硬性上课了,可以把时间花在课外活动或其他校际比赛上,你就好好的为本校增光吧。」

      天佑道:「不用你说,我也会干的。」

      彼拉转过话题道:「呵呵⋯⋯天佑同学,漂亮学姊已经过来了吧?怎幺样?还算满意吗?」

     

  • 名称:香蕉和枣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18: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