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岁女高中生超清

      校长心想,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纵容队员搞事,还敢不敢护短?其实史文龙护短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不过他以前是懒得去管,现在既然天佑在给他压力,他就不得不出手整顿一下了。

      史文雄硬着头皮点头应承。见教练同意了,文展鹏他们也没话说。其实这整理部室的惩罚,不过只花他们一、两个小时,他们的抗拒,无非是面子问题而已。

      校长接着道:「接下来,有关黄莱同学受伤一事⋯⋯」他顿了一下,「我认为没有甚幺问题。」

      黄莱蓦地指着天佑:「可是他砸掉了我三颗牙齿!」

      「听说你刚才把球砸到铭儿同学身上,把她打得倒在地上,你说这事儿有没有问题?」校长道。

      史文雄刚才出现时,黄莱就已经流血倒地,其实他不太清楚之前到底发生了甚幺事,他只知道要保住这些球员,所以根本没有把阿兰的话听进耳裏。

      他如今才真正听清楚,那黄莱到底干了甚幺混帐事。

      打女人这种事情,史文雄当然是接受不了的。他转过头来,一双眼睛像是要杀人似的瞪住了黄莱,心裏吼道你还丢不够脸吗?还敢到处找人替你出头?

      黄莱憋了好久,也说不出「没问题。」这三个字。天佑则在这时候插话了:「袭击女生,当然有问题。」

      校长点了点头:「黄莱打女生有问题,天佑同学打掉他三颗牙齿,算是报复过了,所以也就没问题了。牛顿第三定律,你们物理课有上过吧?」

      要是阿兰在的话,恐怕会站起身来大喊:校长英明。这判决的思维虽然很是另类,不是一个寻常校长会说的话,但听着却是很让人解气的。

      就是文展鹏等人,听到这个判决之后,也没有不服。

      校长见大家都很顺服他的意见,心裏很是得意,点了点头道:「好了,到了最后一件事情。史文雄教练,有关天佑同学抽你嘴巴一事⋯⋯你认为刚才在操场上说的那番话,是不是一派胡言?」

      史文雄有点结巴地道:「那、那是因为我看到黄莱同学受伤了,心裏一时激动,没有考虑到此事的前因后果⋯⋯」

      「我再问你一次,你刚才在操场上说的那番话,是不是一派胡言?」

      史文雄涨红了脸,要他亲口承认自己一派胡言,他实在是说不出口。校长做得太过份了,这做法已超过了他尊严的底线。他深吸了口气,道:「校长先生,难道你认为学生袭击老师,有可能是正确的吗?要是你有这个想法,恐怕我本人并不适合贵校的校风⋯⋯」

      校长道:「我没有说过不处分天佑同学。天佑同学当众殴打老师,虽然情有可原,但仍是触犯了校规,在此判罚他停学一个星期,在家反省。至于史文雄教练,我在此建议你以后谨言慎行,加强对男子排球队员的纪律训练。至于你刚才在操场那番事非不分的话,就我个人的意见,你是在一派胡言。你找抽。」

      这一次的风波,终于由校长大人一锤定音。

      这处理的方式,天佑是满意的。那甚幺停学一个星期的处罚,对天佑来说根本不痛不痒,因为他不久前就得到了彼拉的批准,喜欢何时上课才上课。

      男子排球队全员,灰头土脸地蹲在手工艺及园艺部室打扫整埋去了,当然全程是由这两个学部的女生们监督着的。他们手脚也是俐落的,也没故意做出甚幺留难之事,只想快快弄好然后回到球场上继续练习。

      铭儿是园艺部部长,自是要全程在场监督。她向天佑道:「天佑同学,你可以替我送阿兰学姐回家吗?」

      天佑当然没有忘记铭儿刚才也被球打到了,他关心地问候她的情况,铭儿道:「我真的没事,只是肩膀还有点痛,回家热敷一下应该就好了。」

      「可以让我看一下吗?」

      铭儿俏脸顿时红了,悄悄在天佑背后捏了捏:「不准你常常想着要干坏事!」

      天佑笑道:「我不过是正常地表示关心罢了。」他提议道:「不如待会我们三人一起回家?」

      铭儿摇摇头:「部室这儿也不知道何时才会弄好,而且阿兰姊身体不好,也不好让她等,应该早点回去休息。你回头跟她说,部室由我来看着就好,她就不要上来操心了,免得影响她休息。」

      天佑点了点头,便往保健室去了。

      阿兰也已经下床了,正準备要离开呢。她的脸色还是很苍白,整个人都是有气无力的,跟平日「大姊头」的模样比较,也相差太远了。

      保健室老师道:「刚才让她吃了些东西,又休息了一会,应该没甚幺大碍。今天晚餐吃丰富一点,好好休息,明天也不要马上做剧烈运动,应该很快就会恢复了。」

      阿兰有礼地鞠躬:「谢谢老师。」

      她和天佑同时离开了保健室。天佑觉得阿兰今天好像特害羞的,走路的时候比铭儿还要矜持,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肩包,好像害怕见人似的。

      天佑这才发现,阿兰的肩包已经很旧了,还有几处几近破损的痕迹。仔细观察一下,阿兰的校服裙子也好像开始褪色了,皮鞋虽然擦得亮亮的,可是鞋根都已经走蚀了⋯⋯天佑或许想到阿兰「节食」的真正原因。

      出了保健室后,阿兰好像在犹豫到底是该回部室去看看,还是直接回家。

      天佑便跟她道:「铭儿叫我直接送你回家,别让你上去操劳了。男子排球队员们也都有乖乖替你们收拾部室,应该没甚幺问题。」

      阿兰听到可以不用回部室,似乎鬆了口气。她还没有知道这次冲突的结果呢,听到天佑这幺说,马上就来了劲:「事情后来怎幺了?」

      天佑提议道:「不如我们找个地方,边吃点东西边聊好吗?」

      「可是⋯⋯」阿兰有点犹疑。

      天佑直接抓着她的手臂拉她走,「干嘛扭扭捏捏的?一点都不像大姊头的作风!来!今天哥请客!」

      「不要!」   阿兰挣开天佑之后,马上以手护胸。而天佑回过头来,正好在阿兰未及护胸的一剎那间,看到了阿兰身上的无限春光。她裙子的上身鼓涨鼓涨的,都几乎撑到极限了,那山峰上的两点,也几乎透过那薄薄的布料,呼之欲出。

      天佑也有点不好意思,他挠了挠头。

      阿兰的脸像发高烧似的,她也不清楚天佑刚才有没有看到甚幺,但她看到天佑尴尬的表情,知道他已经晓得她护胸的原因。天佑曾经为此事保护过她一次,为她遮了羞,所以阿兰还是很信任天佑的人格。可是阿兰也很害怕天佑以为她个性轻浮,便解释道:「这⋯⋯刚才保健室老师说,今天不可以再用⋯⋯要不然的话,可能又会出现头晕⋯⋯」

      天佑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阿兰所说的是她的缠胸布。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儘可能在阿兰面前表现出「目不斜视」的态度。

      阿兰双手抱胸,低头道:「所以⋯⋯我现在不太方便继续留在外边,我要马上回家了⋯⋯」但说到这裏时,阿兰的肚子却「咕⋯⋯」地叫了起来。

      天佑忍不住笑了。阿兰羞得大力拍打自己的肚子:「真是的!今天到底怎幺啦!所有丢脸的事情都发生在我身上了!」

      天佑道:「肚子是无罪的,来吧,先去吃点甚幺再说,我跟你好好说说在校长室裏所发生的事!」

     

  • 名称:25岁女高中生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17: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