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超清

      「哼,看一剑堂那班婆娘平时总是剑不离手,现在擂台比试之上却只能够用拳头,难道还能强得到哪裏去吗?」小虎抢道,「黑龙肯定会胜利的,对吗?」

      天佑跟刑天却是对看一眼,两人都从对方担忧的眼神中,看到了对赛果的不祥预测。

      「或许⋯⋯没那幺容易。」天佑说。

      「释黑龙会有危险,你们没察觉到那女子浑身散发出来的杀意吗?」刑天道。

      结果,释黑龙败得非常悽惨。

      对方为了私仇而下了重手,这是在预期之内的。但是释黑龙对这场比试的战术处理,也很有商榷余地。

      「刚才连续比试了十场,你也知道自己元气消耗得差不多了,在最初几回合的战术便应该保守一点。」彼拉直接点出问题所在,释黑龙的代理人贵竹也连连点头,都在骂释黑龙刚才表现太冲动了,完全不听他的指示。

      「因为我实在忍受不了那婆娘,在我面前侮辱天佑哥你。」伤势重得只能勉强坐着的释黑龙道,「现在我承认是有点冲动了,哎⋯⋯」

      「真是傻瓜,看到好兄弟为了争口气而变成这样,难道我还会高兴吗?」天佑骂道,但其实他心裏还是高兴的,因为释黑龙拼命想要维护他的声誉。

      不过释黑龙却因此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由于在测试期间是禁止使用循环补充剂的,要治疗伤势或恢复本命元气,必需透过在擂台上使用「元气」。

      他现在这副五痨七伤的模样,要是再次踏上擂台,擂主就是个弱智的也知道他最需要的就是「元气」,又怎可能会给他这个机会呢?

      除非碰巧擂主是自己人,否则的话便多数要带伤硬拼下去。

      正因为这一败,释黑龙从达标的热门份子,一下子跌落到出局边缘了。

      「不要紧,黑龙!天佑哥肯定会替你复仇的!」众人对于一剑堂所下的重手,均十分不齿。

      天佑并没有明确的回应,只是转过身来背对着同伴,搔着脑袋在自言自语。「那就有点麻烦了⋯⋯」

      「为甚幺?」彼拉问。

      「因为我⋯⋯不喜欢跟女生打架。」他说,「黑龙一战让我想到了这个问题,要是对手是个女生,我能够对她们出拳吗?」

      「来了来了,这个血统的老毛病发作了。」彼拉拍着前额道。

      其实放眼训练场上,不论擂台上对战的是男是女,也并未有人提出所谓「男生欺负女生」这个问题。

      因为异能者的实力强弱,完全跟性别无关。本命元气的修炼速度,只会受到个人资质的影响,也不存在哪个性别会享有优势。

      天佑同学所面对的烦恼,完全是他个性上的问题。

      即使把释黑龙打伤的那个女生是多幺的嚣张,一剑堂一伙女生是如何鄙视自己,他还是无法对她们生出使用暴力的恨意。

      「不过乾是站着烦恼也没法解决问题的,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第五测试「十面擂台」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考生之中,已开始出现五连败而被淘汰的,而在出局边缘挣扎的也大有人在。

      不过出局的也不儘是实力最弱的份子,有部份只能归咎于运气不好。

      就好像那个在之前几次测试均名列前矛的吕亦安,就是这次测试早段中,际遇最倒楣的考生。

      先是败给了刑天后,接下来第二次挑战的对手竟然是蓝雪琪,这也是毫无悬念的一战。被她狠狠地重伤了之后,他的实力大幅下滑,结果便接连败给两个本来应该不会输的对手。

      到了最后的挑战机会,他遇上的正是在第三擂台上悄悄地卫冕了六次的天佑。这已是天佑正在攻下的第三面擂台了。

      如果把天佑的战绩数字化,可是非常惊人的连胜二十七场,无败。在整个测试场上仅剩下不到十人拥有跟他比拟的成绩。

      不过由于天佑的战斗场面一点都不起眼,要是不仔细比对悬浮在各擂台上空的名人榜单,根本不会有人知道他已经以极速攻下了两面擂台。

      此时的吕亦安,还以为自己终于抽到了好籤呢。

      不过他现在的情况已是岌岌可危,又身受重伤,恐怕这位天佑考生就是实力比较弱,他也未必胜得过。

      这时候想要取胜,是需要用点智慧的。

      他在排队上场时仔细观察天佑的战斗习惯,发现天佑似乎非常在意对手的感受,常常在顾忌着不要伤到对手。这个明显的性格特点,是很好利用的。

      「哼,这就是传说中的「烂好人」了。这种人怎幺能够生存在这个尔虞我诈的社会?」

      他站到擂台之上,随即扮演出一副视死如归,悲壮豪情的样子。

      「擂主先生,坦白跟你说,我是个超级弱者,在这次测试裏已经连败了四次,现在,我的命就在你手上了,我为此感到荣幸,我的最后一战,竟然能够终结在像你这种强者的手裏。」

      「你不是第一战时被刑天打倒的那个吕亦安?」天佑却第一句便识破了他,「你不是很强的吗?你输给刑天不是因为轻敌吗?」

      「咳嗯⋯⋯往事不消提了,总之现在战绩代表了一切,我拿了耻辱的四连败,也就是说,我不过是个弱者。」他勉强瞎掰,倒也说得似是而非,「看看我的这身伤势?要是我很强的话,就不会弄到现在这个田地了。」

      「那也是。」

      天佑这幺简单地承认吕亦安是个弱者,反而让他火冒三丈。他强压着骄横的气焰,继续装出视死如归的样子道:「擂主先生,在被你狠踢出局前,可不可以答应我最后的请求?」

      「嗯,要是我做得到的话⋯⋯」

      「可不可以让我以最佳的状态,跟你来一次无悔的比试?」他说,「我们约好在最初五个回合一起使出「元气」,这样除了让我的伤势得到恢复之外,于你也是没有亏本的。我们同时让战力作出五次双倍加乘,彼此的差距是没有改变的。」

      「那⋯⋯我要跟代理人考虑一下。」天佑于是便跟彼拉轻声讨论起来。

      看到彼拉投来鄙视的眼神,吕亦安随即加大演戏的力度。「擂主大人,请答应我这个弱者的小小要求!让我可以带着尊严无悔的出局,求求你!」

      「天佑同学,你不会以为这个吕亦安是认真的吧?」彼拉道,「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在使诈!」

      「我只是想要试试看,在元气加乘的情况下如何準确调动元气的技巧。」天佑说,「这个练习做多了之后,也觉得挺有趣的,而且我觉得自己的本命小宇宙运转得更顺畅,元气流动也更随心所欲了。」

      「哼哼哼,总算明白我的苦心了吧?不愧是帝京首席练功狂的儿子啊。」

      决定好后,天佑便朝吕亦安道:「好的,答应你的条件。」

      「谢谢你!」他感激地道,但其实他的恶魔尾巴,正在兴奋地摇摆着呢。

      他现在身上带着的外伤虽然难看,但其实内伤不算太重,按估算最多只需要连续三次「元气」,便能恢复九成的状态。

      他所用的藉口,其实也没有甚幺说服力。只是他看中了天佑那烂好人的性格,才放胆一试。他根本不知道天佑答应他的原因,只是为了自我的修炼。

      比试开始。两人依据约定,同时使出了「元气」。

      这是天佑在测试裏第一次使用「元气」,被那阵感觉愉悦的绿色旋风包围着,确实是很畅快舒服的。之前他在摸索调动本命元气的精确度时,确是挨打了好几次,身上受了点轻伤,如今也一次过康复了。

      至于本命元气的恢复方面,天佑本来就是个变态的海量,恢复与否对他来说没甚幺分别。

      三个回合已经过去。两人都各自使用了三次「元气」,双方的力量都已经有了八倍加乘,是非常可怕的累积。

     

  • 名称:四月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09: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