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战姬超清

      到了最后五分钟,天佑的进食速度渐渐慢了下来。他的脸色也开始变青,嘴唇开始紫红了。

      「没事吧,天佑?」一直也在拼命为天佑抹嘴抹汗的彼拉非常紧张,他认为天佑会被弄至这个田地,是因为他的「希斯之泪」!要是天佑真的因此而吃坏了的话,他可就要负全责了。

      「我肚子裏,怪怪的⋯⋯有些残余的东西,无论怎样也炼化不了。」

      「天佑同学已到了极限吗?」众人心裏同时想到。他目前摄取到的能量单位为两千六百多,按进度预测的话已是十分危险,要是放慢速度的话⋯⋯」

      「呜⋯⋯不行了。」天佑突然双手按着嘴巴,像是拼命阻止自己呕吐。面前那吃剩一口的巨大牛扒可是再也吃不下去了。

      流了一身冷汗后,他决定闭目全力运转小宇宙,把肚子裏消化不良的部份完全炼化,似乎已放弃了跟时间竞赛。

      一分钟过去,两分钟过去⋯⋯

      期间天佑好几次有了强烈要吐的冲动,但都被强行止住。只剩下最后两分钟,此时已无人认为天佑能够通过这次测试,但同时大家心底裏却都在盼望着,盼望着奇蹟出现⋯⋯

      再反覆几遍全身冷汗和欲吐的循环后,天佑终忍不住吐意,「哇」地喷出了几口鲜红色的液体⋯⋯

      「糟了糟了!我害得天佑同学吃到吐血了!」彼拉心虚地照顾着十分痛苦的天佑,边替他擦去嘴角的污物,「咦?这不是血。天佑同学吐出来的是甚幺?」

      「那是⋯⋯泰莱莎姨姨给我喝的葡萄汁⋯⋯原来是这个消化不了啊⋯⋯」

      「葡萄汁?这怎幺那幺像是⋯⋯」彼拉怀疑不已。

      「彼、彼拉⋯⋯还剩下多少⋯⋯?」

      「现在是2703,还欠不够300点,」彼拉道,「放弃吧,还剩下十秒而已。」

      「烤、烤鸡,我想吃烤鸡串。」

      烤鸡摊档店员为了替天佑打气,早就待在天佑附近準备帮忙,不过他的烤鸡串自知帮不了天佑多少,所以只是旁观着穷担心。

      听到了天佑的召唤,他也不管自己的烤鸡对天佑来说根本是没用的,只管应对方要求把烤鸡串朝着天佑的嘴巴飞射过来。

      「烤鸡串来了!」

      天佑张开了嘴巴,让烤鸡串飞了进去!他那被时势锻鍊到化境的炼化能力,让烧鸡串甫进到口腔之内,就被融化成一道元气流,直接融入到天佑的本命小宇宙裏去。以天佑的基本功而言,把陌生的元气融为己用的过程,根本不会出现任何瑕疵。

      天佑的腕錶,传来了大家都出乎意料的系统讯息:总热量摄取为3003单位,达标。

      几乎与此同时,另一个讯息也传到所有人的腕錶。

      系统讯息:测试期限六小时届满,第四测试结束。

      ⋯⋯

      测试结束之后,平台缓缓下降,收回到母船船体内,天花和墙壁再次合拢,又变回和暖安全的宴会厅。

      约五分钟左右,母船传来了抵达陆地的震荡。

      虽然大部份考生,已被测试折磨至剩下半条人命,而最终没能达标的考生也很黯然,但场内的气氛仍然因为天佑的奇蹟逆转而炒热。

      没有人明白,为何天佑同学最后吃下的烤鸡串时,怎幺不会像他吃其他食物般点数被大幅打折,某些考生已在怀疑这一切都是天佑故意给自己的考验,但即使这样大家还是感到心裏很畅快,因为毕竟天佑刚才付出过的努力是真实的,看到有人凭努力最终达成目标,心裏的感觉都是好的。

      「哇,天佑哥又再一次做出奇蹟逆转了!」小龙小虎他们向着疲倦不堪的天佑扑过来,把他高高抛起。

      「真是的!天佑哥不要用这种让人吓破胆的方式练功好不好?害得我都为天佑哥哭了好几遍啦。」伙伴中的女生们双眼都红红的。

      同伴们当然认为天佑正在进行某种变态的练功,才会出现刚才那种「无论吃下多少系统纪录却总是推不动」的诡异。

      连刑天都几乎相信天佑是故意练功的了。「啧,又被他耍了一遍。早知不管他的小弟们,坐在旁边跟他斗吃好了。」

      其实最被蒙在鼓裏的人,是当事人天佑。但他的无言以对,反而被同伴们认为是一种「你们不会理解我所在的境界了」的莫测高深,反而对他更加崇敬了。

      「刑天哥,谢谢你刚才出手,保护了有危险的兄弟姊妹们!」黑龙等人都跑过来对刑天表示感激,他们口中那个「哥」字可是说得心甘情愿,而且真的怀着敬意。

      「哈、哈哈⋯⋯你们不用客气,这也是我应该做的。」这刑天竟也懂得装谦虚呢。

      「刑天哥,你就留下来和我们并肩作战吧!你和天佑哥两人都很强大又可靠,都是我们最理想的领袖人选!」

      「哈、哈哈哈⋯⋯让我考虑一下⋯⋯」刑天口裏虽然犹疑,但他的表情却是受用得不得了呢。

      「刑天,太好了!」天佑也跑过来跟刑天击掌道。

      虽然刑天的个性有点恶搞,死缠烂打起来的时候也很烦人,但在测试尾段他却显示出挺身照顾伙伴的义气和责任感,这让天佑对这个的好感,又提高了很多。

      这个人该是个理想的同伴,因为他在危急的时候,会把同伴的安危放置得比自身的利益更为优先。

      「哈哈⋯⋯天佑!我抢去了你大哥的位置啦!」

      「有能者居之,我不介意。」天佑耸耸肩,「队友之间彼此良性竞争的话,才会令团队实力更加进步。」

      这两句话一比较起来,众人便都知道还是天佑的器量比较大,他才是团队裏真正的精神领袖。

      「总之两人都是好大哥!」释黑道喊道,随即所有伙伴都齐声附和。

      「呼⋯⋯我这次是有点忽略了照顾大家,以后有机会一定要补回来。」天佑暗暗对自己发誓,「咦?彼拉?你在干嘛?」

      「⋯⋯你泰莱莎姨姨给你的葡萄汁有古怪。」他利用试管把样本收集起来,拿在灯光前左看右看,「不过算了,反正都全部吐出来了。」

      「反正泰莱莎姨姨不会害我的。」天佑坚定地道,彼拉也没有和他顶嘴。

      「似乎连「希斯之泪」也被泰莱沙清除了,这难道是金的意思?」彼拉暗道,「难道是金认为「希斯之泪」的效果还不够,所以叫泰莱沙换更厉害的吗?现在被天佑都吐出来了,我是不是应该给他下更重的药呢?」

      「彼拉你又在自言自说些甚幺啦?」

      「没、没甚幺啦。」彼拉紧张地道。「不过怎幺那幺久了,还没有帝京的负责人出来?不是要宣布测试结果和安排第五测试的事情吗?」

      他们正想要问问场上的工作人员,才发现所有工作人员都在测试完结后悄悄的退场了。状况不明又没人询问,考生们也渐渐开始鼓躁起来。

      这时候,母船的舰长正稳稳地坐在他的驾驶座上。

      不过他没能发施号令,因为他的嘴巴,正被施加了强大禁制异能的布条塞着。

      他也没能操纵船只甚至挪动身体,因为他正被绳子死死绑在驾驶座上。

      一位满头金髮,身材惹火,穿着一身黑色半透明内衣的年轻女郎,正在换上从他身上脱下来的舰长制服。

      「能够担任帝京的异能测试考官,果然不是一般的异能者。」她刻意在他面前把上衣的钮扣逐一扣上,展露出被上衣挤压得越来越深的乳沟,「竟然要我出动到「綑仙绝杀」才能够制伏得到你。」

      「⋯⋯」舰长剧烈挣扎,无奈连一点鬆动的迹象都没有。

      「我不会杀你的,因为我还需要你替我做假证,以愚弄那班反应迟缓的傻瓜。」她轻轻地摸了摸舰长的头。「三个小时后,你将会成为意外酿成近一千名落选考生死亡的唯一责任者。」

      那女郎穿好了衣服后,便在镜子前练习演技,直至满意自己的神态已像个舰长后,才出现在宴会厅的舞台前。

     

  • 名称:零度战姬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54: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