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的本愿动漫超清

      由于现场都是猛风和众人各式各样的喧嚣,以至场上大部份人都忽略了这测试场地的一角,所发生着的一件小事。相比起已有好几百人被万劫不复地从数万呎高空掉落,这真的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呜⋯⋯我再也撑不下去了。刑天同学,我想要放弃了。」

      「不要这样!天佑同学!我们绝对不能够轻易放弃生命⋯⋯呜,好冷啊,当初我怎幺要耍帅穿无袖衬衫⋯⋯」

      「没错,我要坚持下去。来到这个地步才失败,肯定会被兄弟们笑死。⋯⋯刑天同学!你千万不要睡着!」

      「呜⋯⋯我很冷,很睏,我不行了⋯⋯」

      天佑和刑天同学两手死抓着地板边缘,双腿任由强烈气流胡乱悬空摆舞着,正经历着生死一线的场面。

      刑天同学由于缺乏危险感而变成这个德性,这还可以理解。至于天佑同学嘛⋯⋯

      本来,他是最先嗅出了危险的味道,而乖乖坐在地上运功的考生之一,要不是他的直觉和观察力,他团队的兄弟们就不能够做好预备功夫而避过这次危险。

      对于自第一阶段测试以来,便常常都是狼狈不堪的天佑同学,这次他差不多做了先知般的角色,深受到同伴们的讚赏,内心因而沾沾自喜。他毕竟只是个十来岁的年轻人,要他像个大叔般任何时候也保持冷静是不可能的。

      「哇爽,终于有了个大哥的样子了。我真是个天才啊,看看四周的家伙们都在地上爬着连坐也坐不起来,你看我把小弟们照顾得有多好哇⋯⋯」

      他外表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貌似一个神机妙算的高人,但其实内心却在肆意地暗爽,以至危险感也就放鬆了那幺一点点。

      当宴会厅的天花和墙壁突然像橘子皮般张开来的时候,天佑还处在暗爽状态,直至被一阵超强寒流给迎面撞来,惊慌的情绪让他体内的元气流动随即散架了,身体便像只风筝般被吹至数米高,再在地上连翻十几个筋斗,在最危急时候幸好抓着了地板边缘,才免于不明不白地死掉。到他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身边的刑天跟自己处境一样,还在哇哇大叫救命呢。

      「天佑哥他怎幺会⋯⋯」

      小龙小虎他们都乖乖的依着天佑所言,全神贯注地运转着本命小宇宙,身形都稳稳的完全没有危险。他们看到最可靠的天佑哥突然在天空中飞舞,都感到莫名奇妙。

      「难道天佑哥他⋯⋯又修炼到另一个境界了吗?」

      小虎小龙看到天佑和刑天两人,肩并肩地抓着地板边缘随风飞舞,在他们方圆三十米内的考生早已全部被吹走了,就只有他们在最危险的地方撑着而已!

      他们很自然地想到:天佑正在和他的劲敌刑天在私下比赛!

      「实在是太厉害了,天佑哥⋯⋯在确认我们这些庸才的安全后,便为了成长而走到最危险的边缘玩命,这种境界真不是我们能及的。」

      「哇!天佑哥还要玩极限难度呢?他放开一只手向我们挥手啊,天佑哥!太棒了!」少女队友们无不像小粉丝般对天佑作出崇拜,哪知道天佑其实是在跟她们喊救命!

      但看到同伴们把他看得这幺高,那救命两字他又怎幺说得出口?既然他们认为自己是在轻鬆挥手,那他就唯有装到底对粉丝们轻鬆笑笑好了。

      「呜⋯⋯早知道的话,刚才就不装世外高人了!现在被大家严重高估了,想要示弱也太迟啦!」

      「天、天佑⋯⋯傻⋯⋯瓜。」躲在天佑领口内的彼拉被强风吹得连话都说不了,也不要说飞出去求援了。

      「想不到那个刑天也不示弱,看到天佑哥在锻练他也要参一脚进去啊,这不是正面挑战吗?」

      「天佑哥你要加油!不要输给那个无脑的肌肉男!」

      正在苦苦死撑着的刑天,听到小龙他们这幺说,随即前额青筋暴现。「你!原来你是故意跑过来挑战我的!你有种!」

      「不、不是啊!你以为我疯了吗?我是失手了,失手了啊!」天佑心想,拜託你们这些好同伴们不要乱说话刺激这个疯子好不好?

      「好,天佑,我们就在这儿来个男子汉的决胜负吧!」说罢刑天朝天佑踢来一脚。

      「哇哇!待我俩都脚踏实地了再当男子汉好不好?求求你了!」天佑扭过腰来勉强避过,但一阵强烈气流把他身子朝反方向猛推,竟让他撞在刑天身上,让他万分艰险地只能以单手抓着边缘。

      「呜⋯⋯不愧是⋯⋯我看上的对手⋯⋯要死我们也一起死⋯⋯」他竟然放弃了抓地板,拼命跳过来双臂紧紧地抱着天佑的腰。现在天佑那不强的臂力,还要支撑两人的体重!

      「呜⋯⋯你要热血地赴死你就直接跳下去好了,干嘛要拉上我!」他向着他的同伴们看去,他们都对着自己夸张地指手划脚,似乎很着急的样子。

      「第三百八十二名,天佑考生,最后一分钟。」柜檯方面的工作人员,已在喊着天佑的名字,并已是最后通牒了!

      「天佑哥,不要再跟那个傻瓜决斗了,登录要紧!」

      「天佑哥似乎不肯放弃呢!毕竟是男子汉之间的生死对决啊,为了把灵魂燃烧到极限而不惜放弃测试吗?真是太热血了。」

      似乎同伴们根本没意识到,他们的天佑哥有多幺需要帮助。

      「妈的,就是死撑着也没办法,再爬不上去的话就要被弃权了。」

      「天佑,最后机会!注意风的流动!」彼拉喊道。此时天佑也感觉到,他们正身处于气流与气流之间的真空地带,接下来将有可能出现突然的风向转变。

      「刑天!」天佑对刑天喊道。刑天虽然有点脑残,但对于凭身体本能活命逃生的能力,却是超强的。他也感觉到风向有异,便马上知道天佑的打算!

      「看我的!」刑天倒抽一大口气,然后便强烈收缩着腹肌!这一下,使他像荡鞦韆般大幅摆动着身子,然后两人同时发力,把自己甩出去!

      两人也是本命元气强大的潜力者,加上刑天的体能极之强劲,这乘着风的一甩,把两人甩到了近二十米的高空,而且还高速远离着宴会厅地板。

      此时其他考生们看到有两个考生被吹到老高老远,也没甚幺感觉,只认为又多两个死定的人了。怎知道气流竟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反方向的强风把两人吹了回来,重重地摔落在宴会厅地板上!

      天佑还正好摔落在登录柜檯不远处!

      他听到工作人员在倒数最后五秒,马上连滚带爬的赶到柜檯前登录。

      「考生天佑报到!」

      「天佑考生登录完成,你的名次是第三百八十二名,可得到强力补充剂一瓶。」

      「呼⋯⋯」

      越过了大危机的天佑身体立时软倒,连刚才被刑天扯脱了一半的裤子也没来得及拉回来。

      黎强和蓝雪琪看到天佑这个模样,心裏都颇为迷惑:难道我们都严重高估了这个叫天佑的考生?

      但坚信天佑是刻意表现如此的他的同伴们,却在为他这种赌命式的戏剧行径喝采起来。这就更令黎强和蓝雪琪将信将疑了。

      出了这幺大的洋相,天佑也觉得满不好意思。但刚才那记滑翔式的戏剧性大逆转让全场均目瞪口呆,即便是黎强等人,也不知道天佑是怎幺干出来的。

      竟然能够乘着强风的切变,仔细计算好角度,像回力标似的把自己抛出去,然后乘着风向的转变,把自己给甩回来啊⋯⋯

      就是那个舰长以及那些看透各种菜鸟的工作人员们,都对天佑和刑天那奇蹟般的滑翔惊叹不已。

      但问题是,这两个人干嘛要故意在大家面前玩命?

      不管强者们怎幺想,都不会想到那两个人是真的死裏逃生,而且会陷入那种境地是因为「嚣张过度」。

      而即使跑去问天佑或刑天本人,恐怕他们也答不出刚才那招是怎幺做出来的,这是一种在生死边缘时特别敏锐的求生嗅觉,也可看出二人其实对驾驭或观察自然元素流动方面,有异常的潜质。

      从彼拉及时的察觉及提醒,便可知道他是认为天佑有能力掌握到这个逆转的。出色的异能者都拥有这样的直觉。这种直觉或许在未来的测试裏,是决定性的胜负因素。

      只要二人把自己甩出去的角度要偏差一点,可能最终的着地点会是数万呎以下的大地了。所以他们能够活下命来,运气佔的因素还是很大的。深知自己的命是捡回来的天佑,在心裏发誓再也不要鬆懈下来了。

      至于刑天则好像没有这个自觉性。

      「天佑,很高兴能刚才跟你有这幺一场精彩的激战!下一次,我肯定会把你打个落花流水!」

      天佑心想,如果可以的话,我再也不要跟这个疯子扯上任何关係了。

     

  • 名称:人渣的本愿动漫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28: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