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诱惑超清

      黎强稳稳的马步被强行逼退,他的双腿离开了地面,飞出了擂台,双脚着地后还持续在地上磨擦出两道长达三十米的黑痕,才能把身形定住。

      第五测试开始以来,最令人惊讶的战果出现了。

      不止是黎强本人,更难以置信的,是那班深知他实力强弱的同伴们。

      「这个天佑一直以来把自己的实力收藏得太隐密了,恐怕背后是有高人辅助的!到底他是哪个校内组织扶植的新人呢?」

      「黎强是早就看穿了对方是在扮猪吃老虎的,但还是被他打下来了,那这个天佑的真正实力到底有多强?」

      「黎强,你没事吗?没有受重伤吧?」

      黎强摇了摇头,苦笑道。「面对着这个对手,我竟然连一次「打」都使不出来,只能够「挡」吗?」

      刚才一战接连突破自己极限,他其实已经极为疲倦。

      但身为团队领袖,在现在士气受挫的时期,他是不能够示弱的。

      「我没事。」黎强调息过后,慢慢站起来,「只是败了一场而已,没甚幺大不了的。根据这次测试的设定,我们只需要把目标放在「攻下十个擂台」这个标準上努力就行了,其他事情何需介意?」

      虽然黎强说得豁达,但其他同伴未必都是这幺想。

      「不过,这天佑将会成为这次测试裏面最大的绊脚石。要是连黎强哥也不是他的对手,难道必需要等他以无敌身份荣休后,我们才有机会达标吗?」

      除了等待天佑达标离场外,另一个可能性,就是希望自己不会碰上天佑了。不过这种想法,对向来充满骄傲感的黎强团队来说,更是一种耻辱。

      「哼,薄伽丘,你这幺说不是少看了我们黎强哥吗?」团队中最仰慕黎强的李荣说,「根据第五测试的设定,考生之间在测试过程裏出现多次对决的情况是很常见的,说不定不久之后,黎强哥就再有向天佑复仇的机会了!」

      「黎强,要是给你再一次挑战天佑,你有信心取胜吗?」团队中的第二把交椅孙玥问道。她跟黎强是平辈论交,才不会尊称任何人为哥或姐,就像刑天和天佑在团队中的关係。像她这种身份的人在黎强团队中还有五、六人,各人都有其小弟支持。

      黎强眼光直盯着擂台上的天佑。他似乎在刚才一战也作出了极大的消耗,只能单膝跪下喘息。看到他这个样子,黎强总算吁了口气。

      「他也并非甚幺遥不可及的神人。」他心裏想,「凭这一战,我已摸到了他的底牌。我也是时候要亮出自己的底牌了吗?」

      不过黎强没有流露出自己的心思,只是对伙伴们自信地笑笑。以他们对黎强的信任程度,有他这一笑就足够了。

      「好棒!天佑同学!刚才那一击实在太精彩了!把那个黎强技术击倒了呢!」常常强调要低调的彼拉,看到这一胜后也异常兴奋,「你看看擂台下方人们的反应?天佑同学终于成为了全场豔羡的焦点哪!」

      「呼、呼⋯⋯很累。」天佑好不容易站起来,「想不到刚才作了一个小突破,就几乎耗用了一半的本命元气。」

      「那是当然!甚幺叫「突破」?就是超越自我最强的水平!尤其在战斗途中做强行突破,更需要付出大代价换来的!」彼拉道,「天佑同学不愧是「绝对潜力者」啊,比瞬间成长速度的话,谁能及得上你啊!」

      「希、希望下一位对手不要太强⋯⋯有机会可以休息一下。」

      以目前天佑同学的状态,恐怕连对付候傲蓝那个程度的也有点困难。

      「训练场上的考生分布变得有点奇怪。」彼拉注意到,「有些擂台排队挑战的考生多得不得了,但有些擂台却没甚幺考生抽籤抽得到。我们这边的挑战者又没有了吗?」

      本来是给挑战者们排队上场的擂台前方位置,如今只站满了围观的人群。而这些围观的人群中,已出现了一批身穿白色旗袍,持着剑的漂亮女子。

      「天佑同学的魅力,就连一剑堂也被吸引过来了吗?」彼拉道。

      「你干嘛不去想,可能下一位挑战者是一剑堂的人?」天佑回嘴道。

      说着说着,下一位挑战者已从人群中闪出,跃上了擂台,无声地以脚尖着地,潇洒得很。

      「天佑同学这次真是「开口中」,唉⋯⋯」彼拉掩着眼睛。

      伙伴们看到挑战者的身份后,随即鼓譟起来!

      「有没有搞错?天佑哥这次碰到的挑战者都是甚幺人啊?这样的抽籤结果可能吗?」

      「不过,听说天佑哥自从第一次测试开始,际遇就不是一般的倒楣⋯⋯」

      「我也听说过他的重练经历,就好像衰神附身了般⋯⋯」

      想到这一点,众人都为天佑的倒楣运而感到郁闷。倒楣可能就是天佑哥的宿命吧。

      不过纯粹凑热闹来看戏的旁观者们,则为这戏码感到异常兴奋,比跟黎强对决时更甚。

      「哈,有好戏看了。且看这女的怎幺把仇家的那个给轰爆!」

      「这就是所谓的天网恢恢啊。欺负过人家之后,便马上来报应了。」

      「我就说他们在擂台上不过是耍花枪,不过我向来就喜欢看斗气冤家的剧情⋯⋯」这人说到一半,被台上的挑战者狠狠一盯,剩下的半句话马上给吞了下去。

      挑战者正是蓝雪琪。

      天佑还能说甚幺?不,他无言了。

      甚至连操纵抽籤结果的温蒂也觉得太过份了,她向艾拉抱怨道:「这样的安排似乎也太假了吧?好像把考生们当傻子耍似的⋯⋯」

      「温蒂,你不是也很期待这样的大战吗?不然你听了我的建议后,为何想也不想就执行了啊?」

      「本来我是想要培育那个天佑同学当「擂台情圣」,不过算了押后一点再做吧,还是先看看他的潜力到底有多少⋯⋯」温蒂翻查着资料,「听说他的偏差值只不过是0.1?」

      「这情报肯定有误,按我看,最少也是0.05,绝对不会比黎强差。」艾拉道,「看看他跟蓝雪琪比试的结果就知道了,她可是偏差值达到0.03的超级潜力者啊。」

      那个「偏差值」不同于天佑那副眼镜中显示的「相对强弱指数」。偏差值是帝京官方评估准考生的潜质时所用的标準差,这是个先天的数值,是不能够凭努力改变的。

      要改,就要像金那般,串通系统人员泰莱莎在测试系统上作弊。也因此到目前为止,天佑的绝对潜力者身份还没有曝光,他扮猪吃老虎的计策才能够行到现在。

      而相对强弱指数,是指相对于天佑而言,对方的实力跟他有多少的差离。这是会随着大家的成长而不断改变的数值。

      说回擂台上的比试。

      蓝雪琪垂手站立,微微侧着身子,斜眼睨视着对面的天佑。她那剪裁妥贴的白色旗袍,勾勒出其苗条动人的曲线,尤其是一双单薄的肩膀更是惹人怜爱,让人有一股想要把她拥进怀裏的冲动。

      那冰清玉洁的脸蛋,眼神却饱含着杀意。这双眼睛一直紧盯着天佑的眼睛。

      天佑完全没有逃避,不亢不卑地迎接着她的眼神。不过他依然不住重重的喘气,脸容有点憔悴,脚步也是虚虚浮浮的,明显不在最佳状态。

      「天佑同学,不如你试试厚着面皮要求,请蓝雪琪给你机会用「元气」恢复力量后,再开始比试吧。」彼拉道。

      「怎幺可以,这样做我还算是男人?」

      「你就跟她说,你刚才是故意在浴室裏推倒她的,跟她多说几句下流无耻的话,然后便对她说,要是她想要进行完美的报复,就要选择打倒状态十足的你!」

      「你这个光头校长实在是太无耻了!我鄙视你!」

      蓝雪琪似乎已听到了天佑他们的悄悄话。她冷笑一声:「我才不管你是不是在最佳状态,我只管确实在擂台上杀掉你就行了。」

      「噢,激将法对她无效,还以为她会骄傲得给你恢复的机会呢,怎知道还保持着冷静。」

      「这叫冷静?你这激将法到底是用来帮助我,还是鼓励她的?」天佑彻彻底底的无言了。

     

  • 名称:制服诱惑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14: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