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超清

      「虽然我看不到,但我肯定你是眼花,因为开动了空调,体育馆的天窗全都关上了啊。要是刚刚有雷劈进来,肯定会把天花板或窗户给劈烂的!」

      「可是⋯⋯我刚才也好像看到⋯⋯」

      「天佑同学⋯⋯你右手的手指⋯⋯好像在冒烟啊?」

      「没、没有!」天佑同学马上坐起来,遮掩着缠上「制约之绳」的右手尾指,「那、那是水蒸气!运动太剧烈了,我热得全身都冒烟啦!」

      「你真的没事吗?」跟天佑最友好的林聪明和乌归荣,拍了拍天佑的两边肩膊,竟同时惨叫弹开。「哇哇哇!我触电了!」

      「天佑刚才真的被雷劈中了!他的身体还带电!」

      「这、这是静电啦!冬天穿毛衣时不是常常会有的吗?夏天穿体育服也偶尔会发生的啦!」天佑以非常勉强的藉口解释着,一边悄悄偷看其他同学的反应。

      幸好没有人相信天佑身体带电的事,因为被雷劈中后还没有烧焦,根本是不符合常识的,再说因为林笨瓜和乌龟荣的反应实在太夸张了,他们只把二人的反应当成是不好笑的笑话,也就一笑置之算了。

      「那、那我们继续比赛了!」急着转移大伙儿视线的天佑说。

      「我才不要!」林聪明说,「跟天佑一起打球,会被他电死的!」

      「拜託!小学生的玩笑也开够了吧?」陆家荣说。

      「家荣!你不怕的话便碰碰天佑的身体!肯定痛到你跳到二楼高!」林聪明说,「这家伙从这星期开始,就变得很奇怪!他不再是以前的天佑了!」

      「你在说甚幺啊?」陆家荣紧紧抓着天佑的手臂,一点异样都没有。他转过头来问林聪明道,「你坚持要继续搞笑吗?」

      「咦?」林聪明小心兮兮地用指尖碰碰天佑的身体,果然不再触电了。「那为甚幺我刚才会被电到的?」

      此时天佑心裏,其实是暗暗鬆了一口气。为了準备今天早上的物理测验,天佑昨天晚上就以其异能记忆术,把课本「複印」到脑子中了。而正好今次测验的主题是「电学」,内容有讲述电力传导的习性。当家荣正要伸手碰天佑时,天佑的另一只手正好抓着了篮球架的金属柱子,把电力都先传走了。

      「好啦好啦!有人搞笑搞完了,可以继续比赛啦!」家荣说,「教练,可以吗?」

      一直默默站在人群后面的教练,呆呆地点了点头。他还被刚才天佑那记差点成功的灌篮震撼着呢。

      ⋯⋯

      虽然这次的动作并没有完成,但天佑拥有足够的能力,做出职业篮球员般的灌蓝,这是教练心裏坚定地相信着的。所以在练习比赛完结后,只乘着机会把所有球员鞭策一番,便匆匆离去了。因为需要他去思考和烦恼的事情,现在可多着呢。

      由于被雷电击中这个荒唐的理由不能成立,故陈教练便开始埋头思考着,刚才那记灌蓝失败的原因,并思考着如何在剩下不多的时间裏训练这位球员,让他成为震撼全校的「灌篮王」了。

      被天佑那记灌篮震撼着的,又哪只是陈教练而已?

      「天佑同学,刚才那记灌篮真的很厉害!」家荣首先开口说:「真难以想像你竟然背着我们,默默锻鍊到这个程度!你们看看天佑的腿!」家荣指着天佑那经过剧烈运动后,更膨胀了几分的大腿肌肉,」肩膊也很结实呢!天啊!你是趁着冬天时穿着长袖衣裤,把苦练的成果一直隐瞒到现在的吗?」

      天佑难为情地摸着后脑袋,心想虽然他这双大腿是苦练回来不错啦,不过他只花了一个星期便练成这个程度,是难以对其他人解释的。

      「不过刚才空中接力的动作没有完成呢,你在秘密练习的时候,应该没有尝试过这种灌篮吧?刚才是第一次使用的吗?」

      比起灌篮失败的丑态,天佑同学其实还更害怕他那记灌篮真的成功了呢。在被天雷击中的瞬间,他终于明白校长对他说过的话:「每一个异能者,都可以在现实世界运用自己的能力,但切记要低调行事,别超越人类的极限太多。否则的话将会乐极生悲,成为被清除的对象。」

      至于如何判定自己的行为,已到达帝京不能容忍的水平,则需要倚靠校长给他缠在尾指的那条「制约之绳」了。

      虽然说,天佑在练习赛时的表现,看似全靠他在帝京入学试苦练得来的一双健腿,但其实他在运动时,已不自觉地在体内运转着本命元气。本命元气并不是甚幺了不起的东西,所有生物体内都有本命元气存在。

      因为本命元气就是生命之源。

      只是异能者的本命元气要比正常人来得深厚,而且能够通过体内经脉所出显着的运行,并加以利用,发挥威力。

      本命元气跟人类本身的「生命力」,也存在着一定程度的正比例关係,例如说练就一身肌肉的正常人,即使完全没有本命元气或异能的概念,其实他已在不自觉中懂得某些运用本命元气的窍门。

      「制约之绳」正是以受制约者运行本命元气的质和量,来判别该异能者有否违反异能界的首要规条:不得随意在现实世界暴露自己的能力。刚才天佑那记异乎常人的空中接力,似乎正好触及了「制约之绳」的触发点,警告便马上降临到天佑身上。

      只是,天佑同学无论如何也估计不到,这制约之绳的警告,竟然会是这幺显眼的「天雷」啊!还以为只是像孙悟空戴在头上那个金刚圈般,在犯规时稍为收紧一些,弄痛一下就算了。刚才那记天雷虽然只是警告性质,真正击中天佑的部份只有一条线那幺薄弱,击中的时间也极短,但产生出来的触电感却让天佑痛得不得了,而且当时体育馆外那夸张的雷声和电光,也足以让天佑想像得到,要是他再次触发「制约之绳」的话,会有甚幺下场。

      「唉⋯⋯我想我以后也不敢再使出刚才的动作了。」天佑犹有余悸地说道。

      「不用担心的!以你的弹跳能力,多练习几次就会成功的了!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裏,我可以为你抛球,帮助你特训啊!」说罢,家荣对天佑露出了爽朗灿烂的笑容。

      虽然同是争取先发位置的对手,但陆家荣却从来没有对天佑产生过敌对之心。相比起出场比赛的机会,家荣似乎是个真心喜欢篮球,喜欢跟同伴们一起打球的过程,对同伴显示出的才能而感到欣喜。

      「家荣,为了抢夺你的位置,这几天来我一直把你当敌人,但你仍然⋯⋯」

      「你在说甚幺傻话啊天佑?篮球是一种必需要分出胜负的竞技,既然我是你练习比赛的对手,那你当然要视我为敌人了!你为了胜利而恨我,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尊重,男人之间的尊重!」家荣说,「但现练习比赛已经完结,我们将面对共同的敌人,就是别班的球队!咱们球队能够得到像天佑你那般热血沸腾的选手担任先发,肯定会变得强多了!」

      「先发?我⋯⋯」

      「凭刚才的表现,我相信教练一定会选上你的!放心吧,我会全力支援你,当你的替补!下星期的班际比赛,我们三班定能让全校同学大吃一惊!」

      家荣环顾着围在四周的其他球员们,寻求他们的认同。沉默了一会儿后,其中一位红队的球员首先说话了:「⋯⋯老实说,家荣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在场上也数跟他最合拍,自从几天前听说天佑要抢去他的位置,我心裏就很不爽:这家伙算是甚幺东西?难道他以为会打得比我们唯一的校队代表好吗?」

      另一位红队队员接话道:「当我们发现天佑原来是有备而来之后,虽然也很佩服他决心改善体能的毅力,也对他刚才的场上表现感到吃惊,但我们却只是越看越生气,心裏为家荣觉得很不值。我们都不甘心,不忍心看到家荣被你给比下来。」

      「我们也知道这只是对你的偏见,你的好朋友林笨瓜也跟我们说过了,但我们心裏就只会认同家荣当我们的领袖,不认同你这个突然冒起的万年替补球员,抢去了他的位置。本来我们打算在教练公布名单后,集体向他抗议,甚至要向天佑作出杯葛行动的!」

     

  • 名称:排球少年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45: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